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无愧于……”顾旭在心头默诵这柄剑的名字。不不经意间,他忆起了八年前九婴白蛇肆掠人间的场景,忆起了沂水县驱魔司前任知事郑誉的那座孤零零的衣冠冢,忆起了被郑大人救下的那几个孩子……严禁不说,“无愧于”这个名字,与那位奋不顾身、舍己为人的英雄十分相衬不经意间,他想起了八年前九婴蛇妖肆虐人间的场景,想起了沂水县驱魔司前任知事郑誉的那座孤零零的衣冠冢,想起了被郑大人救下的那几个孩子……。...

    “无愧……”

    顾旭在心头默念这柄剑的名字。

    不经意间,他想起了八年前九婴蛇妖肆虐人间的场景,想起了沂水县驱魔司前任知事郑誉的那座孤零零的衣冠冢,想起了被郑大人救下的那几个孩子……

    不得不说,“无愧”这个名字,与那位奋不顾身、舍己为人的英雄非常相配。

    “当年,郑大人不论做什么事情,都从不会计算利益得失,只会追求无愧于心,”只听见陈济生接着说道,“这既是这柄剑名字的来源,也是郑大人当年在【望乡台】境界找到的初心。

    “正是这份纯粹而明确的初心,使得郑大人那时候的修为迅猛增长,令众人刮目相看。”

    顾旭轻叹一声。

    每一次听到前任知事郑誉的故事,他内心深处都会由衷萌生出钦佩与惋惜的情绪。

    “陈大人,那您寻找到的初心是什么呢?”沉吟片刻后,顾旭开口询问道。

    “这是秘密,”陈济生笑了笑,“现在暂时还不能告诉你。

    “只是,顾旭,我有一件事情想要提醒你——

    “当你晋入第四境后,在选择本命物时,一定要牢牢记住,法宝的品阶并不重要,用得顺手才是最关键的。

    “很多年前,这柄‘无愧’剑只是粗制滥造的凡铁。但经过郑大人在丹田里日复一日的温养锤炼,它现在已经是一件中品法宝了。”

    顾旭点了点头,把他的话记在心里。

    而旁边的时小寒则已经开始思考,待自己晋入第四境后,要不要把背上这把“昆吾刀”炼制成自己的本命物。

    …………

    闲话说完,便是任务汇报时间。

    顾旭在桌上的玉佩上轻敲两下。

    玉佩顿时绽放出五彩缤纷的光芒。

    他在寻柳街对付槐树树妖分魂的整个过程,俱以全息投影的形式展现出来。

    这一回,陈济生一直聚精会神地盯着这段影像,关注着其中的每一个细节——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分心去处理其他公务。

    从这影像中,陈济生看到了顾旭实力在短短几天内的突飞猛进。

    要知道,在上个月的时候,顾旭不管对付什么类型的鬼怪,都是依靠那“太上北极镇魔杀鬼符”。

    尽管那“杀鬼符”被他改造出了第二代、第三代……杀伤力强得吓人。

    但归根到底,顾旭对抗鬼怪的手段非常局限——万一某一天,他身上携带的符篆不够用,那就只能坐以待毙了。

    现在可不一样。

    顾旭除符篆之术外,还学会了神识攻击的法术,甚至还不知从何处学来了一门威力强大的新功法。

    就算他不掏出“杀鬼符”,他也能把“恶灵”级鬼怪的分魂像拍苍蝇一样直接秒杀。

    “顾旭这小子的学习能力,真是可怕!”陈济生在心中默默地感叹道,“恐怕在这世界上,就根本没有他学不懂的东西吧!”

    符篆之术是大荒公认最难学明白的法术之一。

    神识攻伐之术在众人的认知里,也是至少得晋入第三境后才能掌握。

    可顾旭初入第二境,就把这两种以复杂多变出名的法术用得出神入化。

    这种事情说出去,估计没有人会相信。

    …………

    “顾旭,有一件事情,我必须跟你说清楚,”在看完这段影像后,陈济生面色严肃地对顾旭说道,“虽然在我们驱魔司的纲领里,救人是第一要义——但你也要记住,做任务时一定要量力而行,最重要的还是得保住自己的性命。”

    “可是,陈大人,您以前一直说,郑大人是我们的榜样,要学习他先人后己、公而忘私的精神……”时小寒忍不住插话道。

    “那是我说给外人听的,”陈济生淡淡道,“你们是自己人。跟你们说话,就得坦诚,没必要搞那冠冕堂皇的一套。”

    时小寒怔怔站在原地。

    她只觉得,今天的知事大人,和她以前认识的不太一样。

    而顾旭则点了点头,对陈济生的话表示认同。

    毕竟他本身就是个非常惜命的人,向来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就在这时候,一阵凛冽的风从窗户钻进了衙门大堂。

    陈济生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他立即从衣兜里掏出手帕,捂住嘴。

    “这次去青州府办事时,我跟那边的官员一起去吃了几顿饭,”待咳嗽声渐渐停息后,陈济生解释道,“那饭店是蜀地人开的。

    “真不知道为什么,蜀地人竟会对辣椒这种该死的东西情有独钟,让我上火了好几天,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过来。”

    听到“饭馆”和“辣椒”二字,时小寒顿时睁大眼睛。

    她脑海中瞬间冒出了以前在《蜀地食珍录》中见到的水煮肉片、麻婆豆腐、宫保鸡丁……不禁开始悄悄地咽口水。

    “陈大人,我想冒昧问一句,那家蜀地人开的饭馆具体地址在何处?”她情不自禁开口问道。

    “你可真是个小白眼狼!”陈济生冷冷哼了一声,“居然只关心饭馆的地址,不关心自己上司的身体健康!”

    “陈大人,我错了!”时小寒立即乖巧地低下头,不敢再提起跟饭馆相关的事情。

    随后,陈济生又从抽屉里掏出一个盒子,递到顾旭的手中。

    “顾旭,这是青州府千户大人送我的人参,”他以平静的语气说道,“它对我没什么用。你把它拿回去,用来补补身子吧!”

    “陈大人,您太客气了——”

    “——在我面前,不许说客套话!”陈济生严厉地打断了顾旭的话,“我让你带回去,你就给我乖乖地把它带回去。”

    “遵命,大人!”

    霸道上司开口,顾旭不敢不从。

    …………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顾旭和往常一样,用任务换取功勋,又用功勋兑换丹药。

    这个任务奖励三百功勋。

    再加上给驱魔司画“杀鬼符”所赚取的一百五十功勋收益,已经足够他兑换一瓶新的“长明丹”。

    不过,以他的修炼速度,一瓶“长明丹”,恐怕不到两天就会消耗殆尽。

    他必须还得接新的任务,赚取更多的功勋。

    “唉,如果有任务能让我一次性赚几千功勋,那该多好啊!”顾旭长叹一声,感慨道。

    在这个氪金才能迅速变强的世界里,做一个“肝帝”简直痛不欲生。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