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午餐后,时大寒便离开了了顾旭的宅院。狭小的房间重又归入静寂。“不知道这价值连城的雪参,能不能延长至我的寿命……”顾旭望着自己面前的空碗,脑海中冒出这样一个念头。他边这么心里想,边从衣兜里摸出一枚铜币,将其轻轻地抛起,口中默诵上苍的名讳,企图通过卜卦窄小的房间重又归于寂静。。...

    午餐后,时小寒便离开了顾旭的宅院。

    窄小的房间重又归于寂静。

    “不知这价值连城的雪参,能否延长我的寿命……”顾旭望着自己面前的空碗,脑海中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他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从衣兜里掏出一枚铜币,将其轻轻抛起,口中默念上苍的名讳,试图通过占卜的方式,获悉问题的答案。

    眨眼间,铜币“当啷”一声落在桌面。

    背面朝上。

    这显然证明,雪参只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他的身体健康状况,却无法增加他的寿元——如果他无法在三十岁前修到第七境,重塑身躯,超凡入圣,他依然会英年早逝。

    “也许那本占星术典籍说的是对的,”他暗暗想道,“我之所以会短寿,是出于命格的缘故……身体虚弱多病,不过是附带效果罢了……

    “可问题在于,如果我真的是那大富大贵、权倾天下的紫微命格,为何我现在还会如此贫穷?”

    望着自家简陋狭窄的屋子,陈旧朴素的家具,以及手头寥寥无几的丹药,他不禁无奈地摇了摇头。

    …………

    随后,顾旭和往常一样,在竹席上盘膝坐下,服下一颗“长明丹”,闭上双眼,默默念诵《赤炎真诀》的口诀,进入修炼状态。

    天地间的阴气化作漩涡,涌入他的身躯,接着在他的反复淬炼之下,化作如熔岩般灼热的真元,在他的经脉中奔腾咆哮。

    一个时辰过去了。

    当“长明丹”药效耗尽的时候,他按部就班地成功晋入“黄泉第二曲”境界。

    此时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真元力量又变得比以前更加磅礴浑厚。

    …………

    这天下午,顾旭一共在家做了三件事情:提升境界,练习“流星走月”身法,完善第三代“太上北极镇魔杀鬼符”。

    除此之外,他还在家里招待了两位客人。

    第一位客人是时小寒的丫鬟,名字叫做“晨熙”,是个眉清目秀、脸上有着淡淡雀斑的年轻姑娘。

    晨熙最早是时小寒祖母赵蝉衣的贴身丫鬟——那时候,她的名字还叫做“念雪”。

    当时小寒及笄后,赵蝉衣便把这个丫鬟赠给时小寒。

    时小寒觉得“念雪”这个名字太过柔媚婉约,不符合自己豪放不羁的女侠风范,就把丫鬟改了名字叫做“青霜”。

    “青霜”,意思是剑光青凛若霜色。

    在大齐王朝,常用“紫电青霜”一词指代宝剑。

    后来,时小寒又觉得“青霜”这个名字的意境太过肃杀,便又把丫鬟改名叫做“晨熙”,意为“清晨的光明”。

    在得知这些事情后,顾旭非常同情这位丫鬟。

    短短一年间,接连改了两次名字,要适应起来估计挺不容易。

    “顾大人,这是我家小姐给你送来的礼物,”丫鬟晨熙在屈膝行礼后,把三个装着“长明丹”的瓶子恭恭敬敬递到顾旭的手中,“还请您笑纳。”

    “请替我向你家小姐转达我的感谢!”顾旭接过瓷瓶,诚恳笑道。

    此时此刻,他已经数不清自己欠了时小寒多少丹药了。

    “等我以后有了实力,有了钱,再慢慢地偿还她吧……”他无奈地心想。

    第二位客人,是沂水驱魔司的新晋九品缉事马钦。

    刚一走进顾旭家的宅院,马钦便双手抱拳,朝着顾旭长揖及地。

    “马兄不必多礼!有事情咱们好好说!”看到这样一幕,顾旭立即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把马钦扶了起来。

    “下官是来感谢顾大人救命之恩的。”马钦抬起头,诚恳地说道。

    “救命之恩?”

    顾旭眉头微皱。

    自从在“温故壶”幻境中参与晋职考核之后,他从未与马钦一同执行过任何任务,更不知道自己何时救了马钦的性命。

    “是您画的‘杀鬼符’,顾大人,”马钦很快就解答了顾旭的困惑,“昨天我接到一个任务,要求我在沂水郊区的树林里杀掉一只名叫‘傒囊’的鬼怪。

    “这鬼怪生命力比我想象中强得多,我耗尽了所有真元,只把它砍了个大残,没能把它砍死,而它又拥有快速自我恢复的能力。若不是我之前在库房里兑换了五张您画的‘杀鬼符’,恐怕我就没办法活着回到这里来了。”

    “马兄,这可是你自己凭本事换的‘杀鬼符’,不必来感谢我。”顾旭摆了摆手,回应道。

    “不,不,不,”听到他的话,马钦立刻连连摇头,“顾大人,这是因为您画的‘杀鬼符’与众不同,威力强大得吓人——倘若这符是别人画的,恐怕不足以帮助我从险境中脱身。”

    “‘杀鬼符’用在那‘傒囊’身上的效果如何?”作为一个热爱搞研究改进符咒的修士,顾旭忍不住问了一句。

    “很不错,”马钦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当时,我都还没反应过来,那‘傒囊’就瞬间化成灰了。

    “现在,顾大人,您的‘杀鬼符’在咱们衙门可是相当抢手呢!这个月的符篆已经全部被兑完了,就连下个月的份额都被人提前预定了!

    “唉,可惜我没有学符道的天赋,否则我一定要拜您为师,向你学习画‘杀鬼符’的办法!”

    …………

    待到马钦离开之后,顾旭重新坐回竹席上,准备开始修炼“日蚀”法术,继续强化自己的神识。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桌上的“神机令牌”再一次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神机营那边又有新的任务了?”

    他站起身,走到书桌旁边,伸手拾起令牌。

    他的视野中顿时浮现出几行文字:

    “青州府陆氏凶宅长年闹鬼,驱魔司曾多次派人前去调查,至今无果。请接到任务者……”

    “我拒绝!”

    顾旭读到这里,立即把这‘神机令牌’放回原处,不再理会它。

    开什么玩笑?

    陆氏凶宅闹鬼案件,这可是第四境修士楚凤歌都解决不了的案子,让我这个弱小可怜无助的第二境修士去解决?

    这简直就是想我死啊!

    …………

    PS:月初啦,求一下月票!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