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顾旭之后早已猜到:陈济生为了帮他获那弥足珍贵的雪参,所以付出过了不小的代价。虽然陈济生总在他面前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更有甚者有时候会不刻意释放出第四境修士的真元气息,进而传递出“我现在的很强悍,你无须怕我”的信号。虽然那时时不时响了的咳嗽声,却在不经虽然陈济生总在他面前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顾旭之前早就猜到:陈济生为了帮他获得那珍贵的雪参,应该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虽然陈济生总在他面前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甚至有时还会刻意释放第四境修士的真元气息,从而传达出“我现在很强大,你不必担心我”的信号。

    但是那时不时响起的咳嗽声,却在不经意间暴露了真相。

    顾旭一直为此深感担忧。

    在最近这几天里,他翻阅了不少书籍,试图查清楚陈济生的伤势或是病因。

    不过,由于陈济生总是在他的面前刻意隐瞒,他迟迟没能查到结果。

    直到今天。

    楚凤歌告诉他,“陈济生中了雪女的‘霜蚀’诅咒”。

    这让顾旭的心情又变得更加沉重了几分。

    他深深感受到,陈济生为了那雪参所做出的牺牲,比他想象中大得多。

    也正是在这一瞬间,顾旭毅然做出了前往陆氏凶宅的决定。

    他不再去计算投入产出、利益得失。

    毕竟,陈济生曾经冒着生命危险,进入沂山雪女的领地,替他采摘珍贵的雪参——稍有不慎,便有可能丧命雪山,一去不回。

    而现在,顾旭身上既有“破空珠”、“替身手镯”这种珍贵的保命法宝,又有楚凤歌、乃至于驱魔司司首洛川的保驾护航。

    那凶宅里的鬼怪想要杀死他,难度不亚于与当世圣人隔空对决。

    如是情形下,如果他再继续推脱拒绝,那他简直就跟冷血动物无异。

    “放心,陈大人,”顾旭在心头默默道,“我一定会想尽办法,替你在那凶宅里取得‘霜蚀’诅咒的破解之法。”

    …………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顾旭简单地收拾了行李——其中包括厚厚一沓“太上北极镇魔杀鬼符”、“解秽神符”、“缚身符”等各种不同类型的符篆。

    楚凤歌背着双手站在一旁,静静观望着他收拾东西。

    他曾经在“温故壶”幻境中见识过顾旭画的这些符篆的威力。

    他不敢想象,如果这些符咒的力量被同时施放出来,其产生的焰火会有多么的绚烂。

    随后,顾旭又对屏风上小书童的符文进行了一定程度的调整,把他接待客人的台词修改成“我家少爷正在外出办事,有事请留言”。

    办妥这一切后,顾旭和楚凤歌一起走出房门。

    金色的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照亮了他的面庞。

    这时,顾旭习惯性地掏出三枚铜币,想要用“六爻起卦法”进行占卜,预测这次任务的凶吉。

    但他沉思片刻,又把这些铜币塞回了衣兜里。

    既然他现在已经下定决心去解决这个案件,那么这占卜的结果不论是“大吉之兆”还是“大凶之兆”,都将不再有任何意义,都无法再改变他的决定。

    在这世界上,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有些事情却需要自行争取。

    这一回,顾旭决定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

    “顾贤弟,你恐高吗?”

    片刻后,楚凤歌站在平安巷上,对身边的顾旭问道。

    “还好吧!”顾旭摇了摇头,回答道,“楚大人,我们今天是要飞去青州府吗?”

    “你不是要赶时间吗?”楚凤歌语气冷淡地说道,“沂水县距离青州府有二百余里。御剑飞行是我们前往青州府的最快方式。”

    话音落罢,楚凤歌又一次仰头望天,高声喝道:

    “剑来!”

    一柄造型精致的长剑瞬间出现在他的身边,悬停在半空中。

    顾旭知道,这柄剑就是楚凤歌的本命物。

    它平日里存放于楚凤歌的丹田之中。

    使用的时候,楚凤歌只需心念一动,这柄剑就可以凭空出现。

    凭借敏锐的观察力,顾旭看到在这柄宝剑的剑柄上,雕刻着两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天魁”。

    “天魁”是北斗七星第一星。

    楚凤歌作为司首洛川的传人,修炼《列星诀》,掌握不少星象法术——而他的理想又是做天下第一,自然而然就把自己的剑取名为“天魁”。

    而顾旭记得在占星术书籍中提到过,“天魁”、“文昌”、“文曲”、“左辅”、“右弼”、“天钺”、“禄存”等星辰皆是紫微星的辅星。

    其中,“天魁星”乃贵人之星,号称“天乙贵人”,其有一股浩然之气,热衷济弱扶倾、伸长正义,同时也乐善好施,常常施荫于别人、为他人铺设前途。

    不过,当顾旭看了看楚凤歌这狂拽自恋的模样,又回忆起书中的描述,总觉得这二者不太搭调。

    …………

    楚凤歌轻盈一跃,便双脚踏上“天魁剑”,稳稳地踩在剑身上。

    “快上来吧!”他朝顾旭招了招手。

    顾旭看着那狭窄的剑身,心头有些慌慌的,感觉它根本站不下两个人。

    他沉吟片刻,从衣兜里掏出一张“驭风符”,贴在自己身上——有了这张符,就算他从高空坠落,也能影响周围的气流,形成缓冲,避免他被摔死。

    随后,他才心安理得地踏上“天魁剑”,站在楚凤歌的身后。

    而这时他发现,自己多虑了。

    因为就算他们两个人挤在这狭长的剑上,他也感觉自己站的很稳,仿佛踩在坚实的土地上,根本不可能摔下去。

    “顾旭,你对我御剑飞行的技术这么没有信心吗?”楚凤歌皱着眉头问。

    “当然不是。”顾旭笑着否认。

    “那就好,”楚凤歌淡淡道,“抓住我的衣服,我要起飞了。”

    顾旭立即伸手紧紧抓着他的袍子。

    由于顾旭抓得实在太紧,楚凤歌感觉自己的袍子随时可能被这家伙拽下来。

    随后楚凤歌心念一动,两人便驾驭飞剑,直上云霄。

    虽然顾旭早有心理准备,但起飞那一瞬间的惊人速度依旧使得他肾上腺素飞快飙升,令他感到无比刺激。

    十几秒的时间里,他们便来到数百米高空。

    地面上的景物迅速缩小,视野也越来越宽广。

    县城里的房屋成了火柴盒,行走的路人成了渺小的蝼蚁,田间的小路成了弯曲的细绳,宽阔的河流成了长长的白玉带。

    “紧张吗?”片刻后,楚凤歌又问。

    “有一点,”顾旭诚实地说道,“这毕竟是我第一次上天。”

    楚凤歌沉默几秒,面无表情道:“其实……我也很紧张。因为我是第一次带人上天。”

    …………

    PS:抱歉还是有点卡文,更新晚了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