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陆家祖宅坐落于青州府郊区,占地面积面积六十余亩,可分中、东、西三路,各路均为五进四合院,有大小房间两百余间。根据书里的描述,顾旭明白这里曾是整个胶东行省最富丽堂皇的地方。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丫环仆役不计其数,往来宾客络绎于途不根据书里的描述,顾旭知道这里曾经是整个胶东行省最为富丽堂皇的地方。。...

    陆家祖宅位于青州府郊区,占地面积五十余亩,分为中、东、西三路,各路均为五进四合院,有大小房间二百余间。

    根据书里的描述,顾旭知道这里曾经是整个胶东行省最为富丽堂皇的地方。

    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

    丫鬟仆役不计其数,来往宾客络绎不绝。

    可谓“金门玉户神仙府,桂殿兰宫妃子家”。

    但现在,这座恢弘壮丽的府邸却变成一片荒芜。

    朱红大门已然褪色,金属门环也已锈迹斑斑。

    周围灰蒙蒙的沙草、白森森的枯树、空洞洞的窗眼,还有那颓圮的围墙,更给此地增添了阴郁钝重的气氛。

    顾旭和楚凤歌走下马车,一前一后朝陆府大门走去。

    只见其大门之上,歪歪斜斜地挂着一个破旧不堪的牌匾,上面写着“书香门第”四个刚劲有力的大字。

    顾旭知道,这四个大字乃先帝数十年前亲笔所书——那时候的陆家皇眷正浓,兴盛如鲜花着锦、烈火烹油。

    谁能想到数十年后,这偌大的家族竟呼喇喇如大厦倾倒,淹没于历史之中?

    顾旭沉默几秒,把洛司首送他的“替身手镯”套在手腕上,手头紧紧攥着“杀鬼符”和“破空珠”,然后对身边的楚凤歌说道:“楚大人,咱们进去吧!”

    楚凤歌深深吸了一口气。

    虽然楚凤歌脸上的表情很淡定,但是顾旭却注意到他脖颈上的寒毛不知何时都竖了起来。

    “楚大人,您害怕吗?”顾旭关切问道。

    “你才害怕呢!”楚凤歌冷冷哼了一声。

    说罢,他便背负双手,昂首挺胸地从大门走进了陆氏凶宅。

    顾旭笑了笑,也跟上他的步伐,走了进去。

    …………

    进了陆宅,两人首先看见一面高大的影壁,巍然阻隔了他们的视线。

    这影壁上有一幅色彩斑斓的壁画——如果顾旭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一群达官显贵在花园中饮酒作乐的画面。

    顾旭曾在风水书籍里读到过,鬼怪的邪气通常是直来直去的——而在院门内修建影壁,可以一定程度上挡住外来的鬼怪。

    “可惜这一次的鬼怪,应该是在宅邸的内部,这影壁并没有任何用处。”顾旭默默心想。

    随后两人绕过影壁,进了垂花门。

    两边是抄手游廊,中间是穿堂。

    穿堂,就是沟通前后院落、供人穿行的厅堂。

    其中央有一个倒在地上落满灰尘的屏风,在岁月侵蚀下已经变得破烂不堪。

    而在这穿堂的楹柱上,则挂着一副简短的对联——

    上联:竹雨松风梧月;

    下联:茶烟琴韵书声。

    “真不愧是闻名全国的文青家族!”看到这副对联,顾旭不禁在心头感叹,“这对联蛮有文艺范儿!”

    但与此同时,他的心情却愈发凝重。

    如果要用两个词描述这座破败府邸给顾旭的感觉,那就是“太安静”、“太寻常”。

    他们一路穿过两个院落,都没有见到任何鬼怪的踪影,也没有见到任何驱魔司失踪修士的人影或是尸骸。

    更别说有任何跟“惊鸿笔”或是“霜蚀”诅咒有关的蛛丝马迹。

    只看到灰墙暗壁、枯树残枝,倒塌的屏风,碎裂的瓷器,以及房檐下毛茸茸的青苔。

    而他们的呼吸声、脚步声,便是这庭院里仅有的声响。

    “楚大人,您上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有发现什么线索吗?”顾旭一边仔细观察四周,一边对楚凤歌问道。

    楚凤歌没有回答。

    他的双眼直愣愣地盯着前方,双唇微微发颤,俊美的脸上毫无血色。

    顾旭从未见到过楚凤歌如此失态的模样。

    “楚大人上次来这凶宅的时候,究竟是见到了多么恐怖的东西?”顾旭在心里暗暗揣测,“竟然能给他留下了这么深的心理阴影?”

    他微微皱眉,右手抓紧衣兜里的符纸,准备朝穿堂走去,去寻找“霜融”法术的线索。

    然而就在这时候,异变发生了。

    空旷无人的院落里,突然响起了哀伤凄婉的洞箫声。

    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似乎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能够让人回忆起悲伤的往事,情不自禁潸然泪下。

    顾旭脑海中顿时回想起资料里的一段描述:“……除了诗词之外,陆家庶女陆诗遥还精通音律,尤其擅长吹洞箫,曾在宴会上以一首《葬雪》使满座宾客涕泪涟涟、衣衫尽湿……”

    “难道在这座大宅里搞事情的,真是陆诗遥的亡魂?”顾旭默默猜测道。

    而随着这箫声响起,宅院里也发生了令人惊惧的变化。

    太阳的光芒瞬间敛去。

    两人的视野变得一片昏暗。

    四周的墙壁、窗户、立柱、屋檐等,均像烂泥一样腐烂掉落在地面,又像一张张被人粗暴撕开的纸张,迅速腐朽衰败。

    随后,这些景物统统变成了冰雕冰柱,地面上白雪皑皑,散落着冰封的尸骨。

    顾旭感到一阵强烈的寒气涌入骨髓。

    按照常理来说,他作为修行者,可以用真元抵御酷寒——就算在最冷的冬天,他也感觉不到丝毫寒意。

    但现在,这陆氏凶宅里的寒气却让他忍不住瑟瑟发抖,双耳生疼,嘴唇乌青,手指也变得格外僵硬,近乎失去知觉。

    “顾……顾旭,快看前面的那副对……对联!”楚凤歌伸手指着前方,声音因为寒冷而不住发颤,“它……它变了!”

    顾旭立刻朝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

    只见刚才那副颇具诗情画意的“竹雨松风梧月,茶烟琴韵书声”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用血红色字迹书写成的潦草对联——

    上联: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下联:地狱无门休咎自取。

    “地狱无门……”

    看到这个词,顾旭立即转过头。

    在他的感知里,陆府的大门早已消失不见。

    …………

    注释:

    (1)“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唐·杜牧《阿房宫赋》

    (2)“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地狱无门休咎自取。”——《因果图鉴·地狱变相图》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