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在花笺与墙壁接触到的霎那,那壁画上迸发出出璀璨的光芒。伴着宛转悠扬悦耳的洞箫声,光芒迅速向周围扩撒,一直到弥漫住整座宅院。院子里的冰霜溶化了。地上的尸骸也看不见了。雕栏玉砌、亭台楼阁,都完全恢复了正常地的模样。并且相对于之后那破落不堪入目的模样,此时的陆宅真是焕然伴着婉转悠扬的洞箫声,光芒迅速向周围扩散,直到笼罩住整座宅院。。...

    在花笺与墙壁接触的刹那,那壁画上迸发出璀璨的光芒。

    伴着婉转悠扬的洞箫声,光芒迅速向周围扩散,直到笼罩住整座宅院。

    院子里的冰霜融化了。

    地上的尸骸也不见了。

    雕栏玉砌、亭台楼阁,都恢复了正常的模样。

    而且比起之前那破败不堪的模样,此时的陆宅简直焕然一新。

    碧瓦飞甍,玉阶彤庭,富丽堂皇,繁华热闹。

    仿佛昨日重现。

    “我们现在已经来到了壁画中的世界。”唐荟在一旁介绍道。

    话音刚落,便有两个穿着藕色襦裙的丫鬟出现在他们身边,语气恭敬地对他们说道:“敢问贵客有‘百花诗社’的请柬吗?”

    顾旭把手中的花笺递给她们。

    在顾旭的感知里,这两个丫鬟既不是活人,也不是恶鬼,反而更像是虚幻的投影。

    这使得他不禁惊叹于“惊鸿笔”的神奇。

    “请贵客跟我们来!”两个丫鬟接过花笺,朝顾旭屈膝行礼。

    随后,顾旭、楚凤歌和唐荟便跟着这两个丫鬟,穿过无数房间、庭院与游廊,来到了陆氏大宅的后花园。

    此时此刻,花园里早已聚集了很多人。

    和壁画上描绘的一样,一张长桌摆放在水榭中央。

    诗社社长陆夫人居中而坐。

    其他的夫人、公子、小姐们则依次坐于她的两边,显然已经跃跃欲试,期待着在众人面前展露才华。

    “夫人,这几位是新来的客人。”两个丫鬟朝陆夫人行礼禀告道。

    在场所有人目光顿时落在了顾旭等人的身上。

    在他们的眼中,顾旭等人的面孔都非常陌生——也不知这些人究竟有几分才华,能够在这“百花诗社”里拥有一席之地。

    其实顾旭心头也有些紧张。

    他知道,如果自己要在这“百花诗社”崭露头角,得到陆家众人的认可,那么前世那些优秀的诗词作品就是他的底牌。

    但是文抄公不一定做得成。

    因为在这类文人墨客们结社作诗的活动上,大概率不会让他自由发挥,而会是命题写诗。

    甚至有时候还会搞一些类似对对子、析字、飞花令的文字游戏,写一些藏头诗、回文诗、离合诗等等烧脑的东西。

    一个没有真才实学的文抄公,绝对会露出马脚。

    “但愿他们不要搞太难的题目吧!”顾旭默默在心头祈愿。

    这时陆夫人抬起头来,微笑着开口道:“几位贵客有别号吗?”

    “别号?那是什么?”楚凤歌问道。

    “既然结了诗社,那么我们都是文人雅士,以雅号相称,那才不俗,”陆夫人颇有耐心地解释道,“比如我的别号叫做‘远香居士’,安之的别号叫做‘上阳妃子’,诗遥的别号叫做‘素雪仙子’……”

    顾旭这时想起资料中提起过,当年参加百花诗社的每个成员,都会颇具情趣地给自己取个别号。

    陆诗遥居住的院落叫做“素雪苑”,所以别号“素雪仙子”。

    陆夫人住在“远香楼”,且私底下信佛,所以别号“远香居士”。

    至于襄阳陈氏的小姐陈安之——她的家族当年正计划着把她送进皇宫里做皇妃,而大齐皇室的离宫叫做“上阳宫”,所以别号“上阳妃子”。

    ……

    “我的别号叫做‘琼林才子’。”唐荟率先说道。

    很多年前,唐荟在加入驱魔司之前,曾经考中过进士。

    而“琼林宴”就是皇帝为殿试后的新科进士举行的宴会。

    所以唐荟以此为别号。

    “请坐!”陆夫人语气温和地说道。

    “多谢夫人!”说罢,唐荟便坐在了陆夫人右手边第三个空位上。

    “嗯……那我就叫‘长生公子’吧,”顾旭微微一笑,“‘长生斋’是我书房的名字。”

    “别看我,我只是他的随从!”楚凤歌指着顾旭,有些慌张地说道。

    别看楚凤歌这家伙容貌比女子还要秀美,但实际上他就是个名副其实的粗鄙武夫,平生最痛恨的事情之一就是吟诗作赋。

    为了不写诗,他宁可暂时放下自己的骄傲,假装自己是顾旭的随从。

    …………

    一番寒暄之后,陆夫人叫人拿来了一个竹雕的签筒,里面装着象牙签子,摇了一摇,放在长桌的中央。

    又取来一个骰子,放在签筒旁边。

    “这些象牙签子,都是花名签,每根签子上都写着一种花的名字,”陆夫人介绍道,“稍后我会掷骰子,数到的人需要从签筒里抓一根竹签,并根据竹签上的花名作诗一首。

    “倘若写不出来,就自罚三杯酒。”

    听到这话,顾旭松了一口气。

    这“花名签”难度不算大。

    相当于以某种花为题目,命题作诗。

    凭借他前世的诗词积累,还是勉强能够应对的。

    “那我身为社长,就自己先来一首抛砖引玉吧!”陆夫人笑了笑,率先从签筒中抓了一根“花名签”。

    众人凑过去看,只见签上画着一枝石榴花,题着【烈炎红裙】四字,下面又刻着一行小字——“似火山榴映小山”。

    她身边的陈安之立即举杯笑道:“石榴乃多子多福之兆!我在此敬夫人一杯!”

    顾旭看着那气质温婉、容貌秀丽的陈家小姐陈安之,心想:不愧是门阀嫡女、未来的皇后娘娘,这情商可真不一般!

    在看到签名后,陆夫人沉思几分钟,然后开口吟诵道:

    “一片红云映夕晖,

    “千点碧叶染朱扉。

    “纵使人夸多子贵,

    “葬入尘土尽成灰。”

    陆夫人话音刚落,周围人立即鼓掌夸赞道:“好诗!”

    但顾旭的注意力却被那句“葬入尘土尽成灰”吸引了。

    这句诗凄凉的意境,显然与石榴象征的“多子多福”相违背。

    他默默在心里感慨:如果这一切都是“惊鸿笔”制造出来的幻象,那么它是不是在借此怀念它逝世的旧主人,怀念消失的陆氏家族?

    …………

    陆夫人吟完诗后,便轻轻抛起桌上的骰子。

    骰子转了几圈,停在一点。

    从她自己开始数,正好数到她身边的陈安之。

    “安之,该你了!”她温和笑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