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那我就在此现丑了!”陈安之盈盈一笑,翩然站起身。作为出身贫寒名门的大家闺秀,她的一举一动都优雅高贵得体大方,令人挑不出丝毫毛病。随后她也伸出手掣出一根签字。这根签条上画了一枝牡丹花,旁边写着【艳冠群芳】四个字,和一句诗——“任是无情地也动人心弦”。“牡丹的大作为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她的一举一动都优雅得体,令人挑不出丝毫毛病。。...

    “那我就在此献丑了!”陈安之盈盈一笑,翩然起身。

    作为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她的一举一动都优雅得体,令人挑不出丝毫毛病。

    随即她也伸手掣出一根签字。

    这根签条上画了一枝牡丹花,旁边写着【艳冠群芳】四个字,以及一句诗——“任是无情也动人”。

    “牡丹的大富大贵之花,”陆夫人笑着调侃道,“安之,你可是要入宫做皇妃的人,这牡丹倒和你挺配。”

    “夫人莫要取笑我。”陈安之低下头,笑不露齿。

    随后她思索片刻,开口吟诵道:

    “落尽残红始吐菲,

    “佳名唤作花中魁。

    “深宫椒房堆绣被,

    “喜轿新妇裹霞帔。

    “水上芙蕖少风趣,

    “秋后黄花多伤悲。

    “唯有牡丹真国色,

    “一朝盛放动宫闱。”

    在她话音落后,在场众人先是怔住片刻,继而才开始纷纷鼓掌。

    陈安之的这首七律,修辞用的不错,对仗格律也还算过得去。

    但在它的字句之间,却暴露了陈安之的文静外表下隐藏的野心。

    顾旭不禁暗暗猜测:这“百花诗社”上的每一首诗,是否象征着诗社上每个人今后的命运?

    陆夫人抽到“多子多福”的石榴,却写出“葬入尘土尽成灰”——这无疑对应她当年怀着身孕死去的结局。

    陈安之抽到“花之富贵者”牡丹,并写出了“椒房”、“喜轿”、“宫闱”等字眼——这显然与她现今大齐皇后的身份相匹配。

    …………

    接下来又到了掷骰子的环节。

    这次数字是三,数到唐荟。

    “琼林才子,这雅号一听就是才华横溢之人,”陆夫人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唐荟,说道,“想必一定能写出惊艳全场的诗作。”

    唐荟微笑道:“夫人太高看我了。”

    说罢也伸手抽签。

    他抽到的签条上画着一株兰花,旁边写着【幽谷君子】,以及诗句“名在山林处士家”。

    “兰花乃花中四君子之一,”在看清楚签子上的内容后,陆夫人笑着提议道,“等稍后有人抽到剩下的梅花、竹子、菊花后,你们共饮一杯吧!”

    “兰花……”

    唐荟盯着签子,皱着眉头,久久不语。

    他只觉得自己脑袋空空,文思枯竭,根本想不出任何合适的字句。

    “抱歉,我才疏学浅,就不在各位夫人小姐面前献丑了,甘愿自罚三杯。”

    片刻后,他歉疚一笑,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

    掣签作诗的游戏仍在继续。

    顾旭深深感受到,青州陆氏不愧是鼎鼎有名的书香门第,在座的每一个人几乎都能在须臾之间出口成章。

    虽然这些诗远远比不过他前世的那些传世之作。

    但基本上格律严谨,各自有可圈可点之处。

    而与此同时,在场众人也似乎忘记了平时的身份地位,充分地参与到对诗作的讨论之中。

    倘若有人写出精妙的句子,他们都会为之鼓掌喝彩;但如果有人像唐荟那样写不出诗,他们也会一同起哄,笑呵呵地往他杯子里倒酒。

    但在这个充满欢声笑语的群体之中,仍然有一个异类。

    那就是坐在长桌一角的“素雪仙子”陆诗遥。

    她白衣胜雪,肌肤如霜,就连神情也如霜雪般淡漠。

    听到别人吟诵诗句,她会随众人一起鼓掌,但几乎从不表态。

    更多时候,她的眼神是飘忽不定的,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周围的一切热闹喧嚣,都仿佛与她无关。

    “真是个高傲的人啊!”顾旭在心头评价道,“不过作为‘惊鸿笔’的上一任主人,整个大齐王朝公认的才女,她也有资格这么骄傲。”

    …………

    骰子在桌上咕噜滚动,随后停在两点。

    这一回数到的人,是一个名字叫做“书砚”的丫鬟。

    她衣着朴素,貌不惊人,坐在长桌旁边,也鲜少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怎么连丫鬟都有资格参加这‘百花诗社’了?”有人捂着嘴窃窃私语,显然对此有些不满。

    毕竟,主仆不同席,是大齐王朝世家门阀一直以来都遵守的规矩。

    丫鬟书砚顿时站起身,神情格外局促,似乎在犹豫着自己是否应该去抽取签条。

    这时候,坐在长桌一角的陆诗遥终于用淡漠的语气开口道:

    “是我让她来参加的。”

    见陆诗遥发话,在场众人便不再吭声。

    书砚瞥了一眼陆诗遥,眼神中充满感激的情绪。

    陆诗遥则朝她微微点了点头,淡色的唇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

    看到这样一幕,顾旭想起资料中的一段描述:陆诗遥和她的贴身丫鬟书砚关系很好,不似主仆,更像姐妹。

    随即,书砚伸出手,小心翼翼地从签筒中取出一根签子。

    这根签子上画了一枝桂花,旁边写着【天香云外】,以及一句“人与花心各自香”。

    书砚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开口道:

    “犹记故园桂,

    “幽径向阳开。

    “暄妍无人见,

    “冷香入梦来。

    短暂的沉默后,席上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

    众人显然没有料到,一个相貌平平的小侍女,竟然也有几分诗才!

    …………

    骰子再次转动,最终停在三点。

    这回终于轮到了陆诗遥。

    所有人都坐直了身子,不约而同地望向这位清冷美人,神情中充满期待。

    众所周知,“惊鸿笔”选择的主人,都是才华横溢之辈。

    这使得众人都很好奇,陆诗遥接下来写出的诗,能否鹤立鸡群、独占鳌头。

    陆诗遥款款起身,伸手掣签。

    她个子高挑,手指纤长白皙,好似冰雪雕琢。

    只见她抽出的签条上画着一朵芙蓉,旁边写着【风露清愁】四个字,以及一句诗“莫怨东风当自嗟”。

    “芙蓉啊……”她轻叹一声,抬着头,没有看在场众人,反而瞥向遥远的天边。

    随即她轻声吟诵:

    “生来不著尘泥涴,

    “天下何妨名字多。

    “一世炎凉独风月,

    “四时荣落付烟波。

    “自知根节全冰玉,

    “人道丰姿照绮罗。

    “濯濯晨光香十里,

    “为君敲桨叫渔歌。”

    当她开口吟诗之际,在座众人皆屏息静气,似乎沉浸在诗词意境之中。

    陆诗遥这首诗,虽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刻意堆砌华丽的辞藻,却把芙蕖那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质刻画得淋漓尽致,又与签子上的“风露清愁”相呼应,颇有浑然天成之意,令众人不禁叹服。

    这无疑是一首颇具灵气的诗。

    在它的衬托之下,其他人作品都显得有些匠气过重,与之相形见绌。

    “不愧是‘惊鸿笔’选中的主人!”众人由衷感叹。

    而在她吟诵诗句的过程中,水榭边的池塘中竟迅速生长出一枝雪白的芙蕖——短短一瞬间,它完成从开花到凋零的整个过程,然后渐渐枯萎,最终沉入水塘之中。

    诗词意象化为真实。

    这是“惊鸿笔”所具备的能力。

    但只有足够优秀的诗词,才能将其触发。

    截至目前,唯一得到“惊鸿笔”认可的,只有陆诗遥。

    …………

    骰子继续滚动。

    此时此刻,在场众人都有些心不在焉。

    因为陆诗遥的精彩作品不经意间拔高了他们的审美标准。

    所以,后续几个人的诗作虽然遣词造句还算过得去,但都显得有些乏味,没有那种令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随后,骰子停在六点,数到顾旭。

    “长生公子,该你了!”陆夫人和蔼笑道。

    众人依旧在走神。

    在他们看来,比起“素雪仙子”、“远香居士”等,“长生公子”这个别号无疑显得有些俗气。

    一个俗人,又怎能写得出雅致出尘的诗句?

    顾旭对众人的目光不以为意。

    他从容起身,也伸手掣签。

    只见签子上画着一枝梅花,旁边镌刻着【傲雪凌霜】四个小字,以及一句诗——

    “自向深冬著艳阳”。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