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那锋利无比的刀刃迅速便割断了书砚的脖颈。她的脑袋落在地上,睁着眼睛,面如死灰。但很奇怪的是,她脖颈处流入的鲜血半点儿都也没沾在地上,不是全部飞到树上挂着的白绫上。几个士兵愣在原地,目瞪口呆。他们本我以为,书砚但是是在说胡话罢了。可他们万万想不到没想起,这她的脑袋落在地上,睁着眼睛,面如死灰。。...

    那锋利的刀刃很快便斩断了书砚的脖颈。

    她的脑袋落在地上,睁着眼睛,面如死灰。

    但奇怪的是,她脖颈处流出的鲜血半点儿都没有沾在地上,而是全部飞到树上挂着的白绫上。

    几个士兵愣在原地,目瞪口呆。

    他们本以为,书砚不过是在说胡话罢了。

    可他们万万没想到,这看似不切实际的誓愿,竟然会真的应验!

    “难道……陆家真的是被冤枉的?”其中一个士兵忍不住小声嘀咕道。

    他们显然不敢接着想下去。

    随后他们转身离去。

    眼前发生的事情,无疑超出了他们的认知——他们需要立即去请求上官的指示。

    …………

    虚幻的影像很快便消失了。

    顾旭站在水井边,抬头望着挂在树上的染血白绫,若有所思。

    他记得陈济生曾经对他说过,每逢六月份,“沂山雪女”都会在青州府范围内掀起大规模的暴风雪,借此机会捕食人类。

    他还记得陈济生说过,天行八年到天行十一年,青州府曾经发生过一场严重的旱灾,使得稻田干涸,民不聊生。

    天行八年,就是青州陆氏被指控犯下叛国罪的那一年。

    如果这段影像记录的,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那么丫鬟书砚当年立下的三桩誓愿,显然已经在现实之中一一应验。

    “陆家的叛国罪……真是一桩冤案吗?”顾旭微微皱眉。

    其实在阅读过相关的资料后,他感觉当年的案件中存在着不少疑点。

    比如陆家家主、内阁首辅陆桓藏在床底下的那件明黄色袍子。

    他觉得,正常情况下,一个头脑清晰的谋反者,应该不会给人留下这么明显的把柄。

    这更像是其他人嫁祸的手段。

    不过,顾旭并没有想要掺合案子、查明真相的打算。

    因为陆家的叛国罪,是大齐皇帝亲自认定的。

    倘若想要替陆家洗冤,那就必然会站在皇帝的对立面。

    而皇帝又是大齐王朝当前明面上最强的修行者,他的实力还在国师、驱魔司司首、剑阁阁主等五位圣人之上。

    跟皇帝作对,那无疑是作死行为。

    顾旭只想好好活着。

    但这时候,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如果陆氏凶宅中的一切,都是“惊鸿笔”的考验,那么它为何要让人看到这段影像?它会不会还有别的目的?

    顾旭暂时不知道。

    不经意间,他再次低头瞥了眼井底的枯骨——不知在那风雨飘摇的一年里,究竟有多少人像丫鬟书砚一样,怀着怨愤与屈辱,在这座宅院中凄惨地死去。

    如果那些人的怨气汇聚起来,想必是一股非常可怕的力量吧!

    至于他身边的楚凤歌,在看了这段影像之后,则不由自主地握紧拳头,口中忿忿地说道:“真没想到,我们大齐的士兵,私底下竟然会做出羞辱犯官女眷和仆役这种龌龊的行为!若我看见这几个渣滓,定要用我手中的宝剑,把他们统统阉掉!”

    听到他的这番话,顾旭默默心想:这楚凤歌虽然平日里有些自恋,但骨子里还挺有正义感的。

    …………

    在影像完完全全消失后不久,顾旭手中的花笺也突然间化作碎片。

    像雪花在空中翩翩起舞,然后眨眼之间消失不见。

    这时候,井边的榆树上出现了几盏造型精致的灯笼。

    它们泛着绯红色的光芒,把这座阴森破落的小院染成了血色。

    而在每个灯笼底下,都挂着一张纸条。

    顾旭猜得到,这便是所谓的“元宵灯会”——而纸条上面的内容,应该就是他现在面临的第二关考验。

    …………

    顾旭记得资料上写过,在像青州陆氏这样的世家门阀里,比起正妻所生的嫡系子女,庶出子女的地位是很低下的。

    他们不能登堂入室,不能出席正式场合,甚至不能与正室子女同桌吃饭。

    除非他们拥有出色的修行天赋,或者是在其他方面讨得家主的欢心,否则他们的待遇并不比仆人高多少。

    当陆诗遥成为“惊鸿笔”的主人之前,她也只是陆桓的一个不被看重的庶出女儿。

    那时候,她虽然有着清丽的相貌、惊人的诗才,但是都因为她内向的性格、朴素的打扮、深居简出的作风,几乎不被人所察觉。

    尤其是在她的母亲去世后,她更是独来独往,很少与人交流。

    丫鬟书砚,可以说是她唯一的朋友。

    按照陆家的规矩,作为庶出子女,陆诗遥是不被允许参与每一年的元宵诗会的。

    所以,每逢元宵佳节,她就会和书砚一起来到这间偏僻的小院子,把灯笼挂在树上,互相给对方出谜语、对对联,体验“元宵灯会”的乐趣。

    或许正因如此,惊鸿笔才会在这个地方,以“元宵灯会”的形式设下考验。

    …………

    “我应该得回答出这些灯笼底下挂着的所有题目,才能够顺利通关吧!”顾旭在心头默默猜测道。

    随后他走上前去,从第一个灯笼底下,取下纸条。

    只见这张纸条上写了一句上联:“古寂寞寒窗空守寡。”

    同时要求答题者填写出下联。

    “那纸上写了什么东西?”楚凤歌站在旁边问道。

    “一句上联。”顾旭一边回答,一边把纸条递到楚凤歌手中。

    楚凤歌看了一眼,想也没想,就开口说道:“这看上去很简单啊!‘古寂寞寒窗空守寡,今快乐人生把酒欢’!根本不需要动脑子就能对出来了!”

    “不,”顾旭摇了摇头,“楚大人,您或许没有注意到这句上联的一个特点——从它的第二个字到最后一个字,偏旁部首都是相同的,都有一个宝盖头。它要求我们填写的下联,应该也要符合这一个特点。”

    “该死的酸腐文人,竟然搞这么多讨厌的规矩!”楚凤歌骂骂咧咧,然后他转头看向顾旭,“那么你有什么想法吗?”

    顾旭没有立即回答。

    虽然作为穿越者,他脑海中有无数的优秀诗词作品,但对对联这种东西,还是有些超出他的能力范围了。

    不过,他虽然没有陆诗遥的才华,但他拥有【博闻强记】这样的天赋,可以像计算机算法一样,尝试用暴力破解法来解决这个对联。

    比如尝试列举出某个偏旁的所有文字,再从中挑选出读起来比较合适的七个字,组成下联。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