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寒风在陆家大宅里肆掠穿梭,雪花像撕破了的棉絮一样在空中翻飞,漫无目的地到处飘飘扬扬。乌云很沉重地压向地面,使宅中环境愈显晦暗。房屋被寒霜全部覆盖,在风的压力下下沉、呻呤。一切都在弯折、颤抖着、蜷,已发出无比惨烈的哀鸣。这时此时此刻,除鬼司前镇抚使唐荟正穿行在乌云沉重地压向地面,使得宅中环境愈显晦暗。。...

    寒风在陆家大宅里肆虐穿行,雪花像扯破了的棉絮一样在空中飞舞,漫无目的地四处飘落。

    乌云沉重地压向地面,使得宅中环境愈显晦暗。

    房屋被寒霜覆盖,在风的压力下倾斜、呻吟。一切都在弯折、颤抖、蜷缩,发出惨烈的哀鸣。

    此时此刻,驱魔司前镇抚使唐荟正行走在狭窄的走廊之中。

    因为他在这座宅子里待了十五年,所以他对这里面的环境极为熟悉——就算这大宅错综复杂,房间庭院不计其数,游廊走道蜿蜒曲折,他也能每一个岔路口迅速找到正确的方向。

    就在这时候,黑暗之中悄无声息出现了数十个模糊的身影。

    凭借第五境修士的强悍神识,唐荟能够轻而易举地看清楚它们的模样。

    它们都是鬼差打扮的恶鬼。

    皮肤青绿,体型庞大。

    头上戴着软翅纱帽,身上穿着血迹斑斑的圆领半长衫,脚下踏着歪头皂鞋,长着一脸络腮胡子,瞪着一双圆眼睛。

    它们手中拿着冰霜凝成的锁链,还有血液结成的小刀。

    这无疑是一副令人不寒而栗的画面。

    正常来讲,被它们撞上的人,都会被用锁链绑到冰柱上,遭受痛苦的折磨。

    但是唐荟的心头却一点也不慌张。

    他从容一笑,从衣兜里掏出一张由黄铜制成的令牌——

    其正面用正楷字体刻着“大齐钦差令”几个字,背面则雕刻着一条五爪金龙,周围饰有云纹,看上去格外精致。

    这一瞬间,令牌上迸发出耀眼的金光。

    随后,黑暗中隐约响起雷鸣之声,并浮现出金龙与祥云的幻影——在这阴森恐怖的地方,显得神圣而尊贵,能够让人内心深处情不自禁冒出想要对其顶礼膜拜的冲动。

    看到这一幕后,那些体型庞大、鬼差模样的鬼怪突然在原地愣了一瞬,接着转身远去,一刻也没有在唐荟附近停留。

    似乎那些五爪金龙的幻像,令它们格外忌惮。

    唐荟笑了笑,继续前进。

    这张皇帝陛下亲手给他的钦差令牌,已经在这座可怕的鬼宅中庇护了他十五年——就算遇到可怕的恶鬼,也能使他安然无恙。

    “或许……我很快就有机会离开这座凶宅了吧!”唐荟默默地在心头想道。

    他只希望,那个文采出众的青衫少年能够顺利地通过下来的两个考验,让那神奇的惊鸿笔重现世间。

    这样一来,他十五年的蛰伏就不会白费。他付出的一切努力,都终将获得可观的回报。

    …………

    与此同时。

    陆家大宅西北角仆役小院。

    当顾旭写完最后一句对联后,挂在大榆树上的灯笼全都消失不见;而这座被血红色光芒映照的小院,也瞬间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顾旭明白,自己已经顺利地通过了“惊鸿笔”设下的第二个考验。

    “现在我写了诗,也写了对联,等到了第三个考验,又会被要求写什么呢?”他在心头暗暗猜测道,“莫非是要填词?或是要猜谜?”

    旁边的楚凤歌神色则有些恍惚。

    他没想到,顾旭竟然如此轻松地就通过了两个关卡。

    “唉,难怪司首大人非要指名道姓地让顾旭这家伙来解决陆氏凶宅这个案件,”他想,“他这玩弄文字的能力,恐怕连那些金榜题名的士子们都不一定比得过。”

    只不过,顾旭表现得越优秀,楚凤歌内心就越焦虑。

    毕竟,这意味着他今后做天下第一的难度又增加了不少。

    要知道,名器的主人往往拥有跨境界作战的能力。

    倘若顾旭能够连续通过三个考核,成为“惊鸿笔”的新主人,再配上他那远超常人的修行天赋——说不定再过几个月,楚凤歌就打不过他了。

    “如果我也能够搞到一件名器就好了……”楚凤歌不禁长叹一声。

    这时候,他脑子里冒出了“夜闯大齐皇宫盗窃泰阿剑”、“一人一马独闯西北蛮族营地抢劫招神鼓”、“找襄阳陈氏家主长期借用圣言薄”等一系列极为不靠谱的计划。

     …………

    正当楚凤歌陷入遐想之际,“惊鸿笔”的器灵——那个头发蓬乱的小女孩,再一次踏着地上的霜雪,出现在两人的面前。

    她抬起头,看着顾旭。

    发丝挡住了她的大半边脸,使得顾旭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三个成功通过前两关考验的人,”小女孩用空灵淡漠的声音对顾旭说道,“不过,你写的诗词要比另外两个人更好。”

    看来另外两个人都在第三关考验中失败了。

    通常说,压轴的都是重头戏。这第三个关卡估计难度不小,我一定要慎重对待。

    顾旭心里暗暗想道。

    然后他对小女孩开口问道:“可以把第三个考验的线索给我吗?”

    小女孩没有立即回答,也没有递给他新的花笺。

    她弯下腰,从脚边捡起一根枯树枝,在冰霜凝结的地面上,快速地画了一朵雪花的图案。

    “这就是线索,”她淡淡道,“我会在目的地等你。”

    话音落罢,她便离开小院,很快就消失在茫茫黑暗之中。

    楚凤歌看着地上的雪花,感到有些头疼:“这该死的丫头,从来不会好好说人话,整天就让我们猜各式各样的谜语,真是令人心烦。”

    顾旭笑了笑,回应道:“楚大人,其实这一次的谜语应该是最简单的了。”

    “最简单?”楚凤歌微微眯起眼睛,显然不太相信顾旭说的话,“她画在地上的是一朵雪花。可现在整座宅院里都是冰雪。谁晓得她说的‘目的地’究竟是什么地方。”

    “我想,既然‘惊鸿笔’器灵提出这个要求,那么这个雪花的图案,或许指代的不是真实的雪,而是某个特殊的地名,”顾旭解释道,“而整个陆家大宅里唯一一处与‘雪’有关的地方,就是陆诗遥当年居住的‘素雪苑’。”

    “那我们就尽快出发吧,不要再耽搁时间了。”

    此时此刻,在解谜方面,楚凤歌已经完完全全地信任顾旭给出的答案,根本不再有丝毫的质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