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长生从斩妖除魔开始

作者:布丁三分甜 | 都市生活

收藏

  天昏地暗,人鬼同途。顾旭带着三个天赋,再次穿越到妖魔横行无忌的修真世界,成了大齐王朝驱魔司的普普通通小吏。他本只想默默的修佛,去寻求长生。却一不当心,却把这世界搅得天翻地覆。书友群:877093715沂水县郊区弥漫着灰白色的雾霭。。

    当洞箫声响了的时候,陆氏大宅中的黑暗与寒风一起褪尽。夹杂着鲜血的寒霜全数融解。门窗、墙壁、走廊、家具……一切都完全恢复了原本的模样。这时顾旭抬头,意外发现遮挡住天穹的云翳也也消失了了,露着辽远的夜空和璀璨的星河。借着苍白色的星光,顾旭大体看清楚了“素雪混杂着鲜血的寒霜尽数消融。。...

    当洞箫声响起的时候,陆氏大宅中的黑暗与寒风一同褪去。

    混杂着鲜血的寒霜尽数消融。

    门窗、墙壁、走廊、家具……一切都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这时顾旭抬起头,发现遮挡天穹的云翳也也消失了,露出渺远的夜空和璀璨的星河。

    借着苍白色的星光,顾旭大致看清了“素雪苑”屋内的陈设。

    其窗边设有桌案,桌上摆放着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墙边的书架上更是摆满陈旧的书籍。

    窗上挂着青碧轻纱。

    隔着轻纱,隐约能窥见水塘和九曲石桥。

    不见富丽堂皇,只有书香质朴、清幽雅致。

    “不愧是‘素雪仙子’的住所,”顾旭在心头评价道,“倘若是在荷花盛开的夏季,这里看上去恐怕就跟仙境一样。”

    然而,在这间屋子里,他却并没有找到“惊鸿笔”器灵的身影。

    “那个小女孩说过,她会在目的地等我们,”顾旭默默心想,“难不成我们需要达到某种条件后,她才会现身?

    “或者,藏在这间屋子里的,并不是器灵,而是‘惊鸿笔’的本体?”

    他心里冒出一个大胆的猜测。

    随后他走进屋子,开始寻找线索。

    他的目光首先落在墙壁上的一张肖像画上——那是一张线条细腻、色彩柔美的工笔画,画的是一个衣着朴素、笑容温婉的女子。

    因为顾旭早已把所有跟青州陆氏有关的资料牢记于心,所以他很轻松就认出,这个女子正是陆桓的侍妾、陆诗遥的生母。

    顾旭记得资料里提到过,陆诗遥在母亲死后,一直沉静少言、郁郁寡欢;而在这间屋子里,她又把母亲的肖像挂在如此显眼的位置。

    “看来这位陆家小姐与母亲的感情非常深厚啊!”

    接着,顾旭走到木制的书桌旁边。

    在这张满是灰尘的桌上,有一张泛黄的宣纸,纸上用秀气的簪花小楷写着半首《清平乐》。

    其内容如下:

    “寒雨初霁,黄花碎满地。

    “芳菲散尽残照里,不复旧时旖旎。”

    只有上阙,没有下阕。

    而且最后几个字写得有些潦草——似乎那位作者写到一半,就被人强行打断了一样。

    当顾旭读完这半首《清平乐》时,只觉得一股悲凉的气息扑面而来,仿佛看到了当年青州陆氏大厦倾倒时的画面。

    如果说“悲剧”就是把美好撕碎了给人看,那么这半首词无疑很符合所谓的悲剧美感,也很符合陆诗遥“忧郁的婉约派诗人”人设。

    “‘惊鸿笔’器灵设下的第三个考验,会不会是让我把这首词补全?”顾旭微微眯起眼睛,如是猜测,“按照那支笔的文艺青年脾性,倒确实可能提出这样要求。”

    只不过,顾旭脑子里虽然装着无数优秀诗词,但是补全别人的作品,对他来说难度可不小。

    “这简直就是在为难文抄公。”他心里吐槽道。

    …………

    顾旭并没有急着填词。

    他打算静下心来,再多搜集一些线索。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打开书桌的抽屉,发现里面零零散散摆放着无数张颜色各异的花笺,上头都有着娟秀的字迹。

    他从中随意取出一张花笺,仔细阅读。

    只见上头写着:

    “兴德三十九年二月初八。今天天色阴沉,下着小雨。我在院门旁边的灌木丛里发现了一只小猫。它腿上受了伤,走路一瘸一拐,喵呜叫着,像是在哭泣。我想它一定非常痛苦。

    “我去家族的药房拿了些草药和纱布,替它包扎伤口。小喵刚开始很不听话,一直在乱动,但当我把它的毛理顺后,它就渐渐安静下来。希望它的伤能早日恢复吧!

    “不过,这天晚上,我偷拿家里草药的事被周姨娘发现了。她把我狠狠训斥了一顿,而且不准我吃晚饭。我的肚子现在饿得咕咕叫。唉,早知道我就把中午的饭菜偷偷藏一些在屋子里了。”

    ……

    顾旭记得,陆诗遥死于天行八年,享年十八岁——以此推算,兴德三十九年时,她只是个九岁的小姑娘。

    那时候她的母亲刚刚逝世,正是她在陆宅中处境最为艰难的时刻。

    顾旭轻轻叹了口气,又从抽屉里取出另一张花笺。

    ……

    “天行元年四月十八。在这个家族里,跟人打交道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由于我一向记不清人脸,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把人的面孔跟名字匹配起来,所以我经常因此在别人面前出丑,受到长辈的责骂。

    “今天,父亲大人的两位同僚来陆府拜访。由于我不小心把吏部尚书邹大人认成了户部侍郎卫大人,惹得父亲很不开心。

    “另外,邹大人临走时送给我了一盒点心,我愉快地收下了。毕竟我一直很喜欢吃点心。

    “但是,父亲却说我‘很不懂事’,要求我必须再三推辞,这才符合人际交往的礼仪。

    “唉,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为何会如此复杂?简单直接一点不好吗?”

    ……

    看完这张花笺上的内容后,顾旭不禁心想:我一直以为这位陆小姐是个清冷高傲的才女,没想到她不仅是个社交恐惧症,还是个脸盲。

    然后他又从抽屉里掏出第三张花笺。

    ……

    “天行二年正月十四。今天是母亲逝世的三周年。整个陆家只有我记得这个日子。所以我为母亲画了一张画像,将其挂在墙上。

    “虽然我的日子很孤独,但我相信母亲一直在天上看着我、保佑着我。”

    ……

    “天行四年正月十五。今年陆家的元宵灯会,我依旧没有资格参加。但是,有书砚陪着我,在那偏僻的小院里挂灯笼,猜灯谜,我很开心。

    “和一个朋友在一起过节,要比跟一大群人一起折腾各种繁复的礼节、说一堆无聊的客套话有趣多了。”

    ……

    “天行四年六月廿八。今天,我在窗前发现了一只死去的蝴蝶。它的翅膀被雨水打湿,看上去很是凄惨。我把它葬在屋后的假山边,为它写了一首诗,然后用树枝为它搭了一座简单的墓碑。

    “书砚觉得我太过感物伤情。我告诉她,这只默默无闻死去的蝴蝶让我想到了母亲,想到了自己。”

    ………

    “天行五年腊月初三。我顺利通过考验,成了‘惊鸿笔’的主人。父亲专门为我举办宴会,邀请各路宾客前来参与;陆夫人、骆姨娘、周姨娘、武姨娘……也纷纷热情地来祝贺我,并送了我很多点心作为礼物。

    “但我并不开心。因为母亲终究没法亲眼看到她女儿出人头地的一天。”

    ……

    “天行六年正月初六。我成功晋入第三境,获得神通‘慧眼’。凭借这个神通,我能够辨认周围的人是否在说谎,能够看到每个人与我接触是否出于真心,也能看到每个人做过的善行和恶事。

    “书砚认为我的神通很鸡肋,对于修行没有太多帮助。

    “但是我却借助这个神通,看清了这个肮脏虚伪的世界。

    “比方说,我父亲在各个小妾面前说的‘你是我最钟意的人’,没有一句是真话;再比如,我父亲那个名叫唐荟的学生,尽管表面上是个谦谦君子,但私底下却性格暴虐,经常殴打妻子和孩子……”

    ……

    “天行八年十月十三。我父亲因犯下叛国罪,即将被诛九族。所有人都认为,他与西北蛮族暗中勾结,意图谋反。

    “但父亲却告诉我,事情的真相并非如此——事实上,他是因为无意中发现了皇上的一个秘密,触怒了皇上,使得皇上非杀他不可。

    “凭借‘慧眼’神通,我推断出他没有撒谎。

    “至于皇上的秘密究竟是什么,他打死都不肯告诉我。”

    ……

    “天行九年正月十八。没想到人死后,竟能以这种神奇的方式拥有第二次生命。

    “但我很饿。我想吃点心。

    “不,我想要灵魂。

    “我想要人类的灵魂。”

    ……

    “天行十八年五月初六。阿鸿说,这一辈的年轻人太差劲了。她设下的考验,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通过。

    “我告诉她,不必着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

    “天行二十三年十月廿六。今天,陆宅里来了一个名叫‘长生公子’的少年。

    “阿鸿说他长得非常英俊帅气。

    “但我一向认不清人脸,不知道他长得究竟好不好看,只知道他的诗写得很好。

    “在诗会后,我很想跟他聊聊,他为何能写出如此激昂豪迈的诗句。只可惜,我从未有过主动跟一个陌生男孩子打招呼的勇气。”

    ……

    读到这里,顾旭深吸一口气,把花笺放回抽屉。

    此刻“素雪苑”里,碧纱橱无风自动,仿若有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