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小奶兔在清冷神尊怀里撒个娇

作者:何去兮 | 悬疑惊悚

收藏

  顾初六穿成了一本仙侠文中的炮灰男配杨诗兔,这小说她只看了个简介,里面的剧情一律不知道!为了防止出现被炮灰掉,她没办法可以选择去抱神尊女主这条金大腿!二师姐:“师尊,小师妹把您最宝贝的目羽鸡煮了吃了!”做为神界残存的天神容予神尊冷袖一挥,“不妨事,去给她送碗助消化汤。”大师兄:“师尊,小师妹又在您的床上睡着了了,还沾了一床的兔子毛!”有重度洁癖症的某神尊两指一弹,“把这粒丹药给她服下,能迅速升发,别掉光了。”众仙尊:“神尊,您那个小徒弟通奸魔族,快请神尊命令杀了她!”容予眼神肃杀之气:“你们的眼睛莫也不是琉璃做的,那就毫无用处,但是挖她惊坐而起,被眼前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幕给惊呆了。。

    御魔洞外,十多名仙门弟子歪七扭八地倒在地上,身上正冒着缕缕黑气,昏迷不醒。“废物,这一点事都办好,分身要你何用!”洞内传闻一声怒喝,紧然后砰地一声,几道黑色的身影被震飞出,倒地不起吐了口黑血,男人伸出手擦去嘴角的血渍,再度跪回石壁前。此人身材高“废物,这点事都办不好,本尊要你何用!”。...

    御魔洞外,数名仙门弟子歪七扭八地倒在地上,身上正冒着缕缕黑气,昏睡不醒。

    “废物,这点事都办不好,本尊要你何用!”

    洞内传出一声怒喝,紧接着砰地一声,一道黑色的身影被震飞出来,倒地吐了口黑血,男人伸手擦掉嘴角的血渍,再次跪回到石壁前。

    此人身材高大,肤色白晰,五官轮廓深邃而分明,幽暗的冰眸显出几分狂野邪魅,暗黑的气息与其俊肆的容貌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他隐藏住了精元气息,外界根本感应不到他的存在。

    他面前的石壁散发着浓烟般的魔气,一张怒火中烧的暗黑面孔在魔气内若隐若现,仿佛张口便能将人吞噬。

    曾经叱咤六界,翻手云覆手雨的魔尊浑觉,此刻被牢牢地封死在石壁内,怒气无处发泄,只能转嫁到自己的属下身上。

    男人抬头,望向墙壁上的虚影,“魔尊,属下虽未找到珐蓝灵戒,但已经避开了仙门的追踪,派人暗中潜入了各大家族门派,相信用不了多久,定能将灵戒带回来!”

    浑觉身陷囹圄万年之久,如今身边可用之人只剩他一个,他也不好强加指责,只是冷哼一了声,说道:“敖戈,你不要小瞧了容予,本尊当年就是被他算计才沦落至此,几十万魔军全部被他诛杀,这个仇,你莫要忘了!”

    “属下一刻不敢忘!”

    敖戈抬头,冒着被惩戒的危险,问出了心中疑惑,“魔尊,属下找遍了灵兽界,都未曾发现灵戒的下落,恕属下斗胆,魔尊当真确定它就在灵兽界?”

    浑觉暴怒,一道强悍的魔气自洞壁中迸发而出,再次击打在敖戈身上,怒喝道:“你在质疑本尊?!”

    敖戈再次吐了口黑血,从地上爬了起来,道:“属下不敢!”

    浑觉冷哼,“本尊虽被囚禁在这破洞里,可五感还在,要你去找你便去找,哪来这么多疑问!”

    “是,属下这就去!”

    “本尊再给你一次机会,倘若再失败,就不必来见本尊了!”

    “是,属下必不辱使命!”

    敖戈退了下去,走了几步后顿住,扬手一挥,将地上的两滩血迹清除干净,转身来到洞外,化去仙门弟子身上的迷烟后倾刻间消失不见。

    倒在地上的杓山弟子相继醒来,看着跟自己一样刚刚转醒的同门,不明白他们为何全部睡了过去。

    刍尘亲传大弟子白然眼神一凛,“不好,快进去看看!”

    师弟们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急忙奔进了洞里,片刻之后跑出来回报,“大师兄,里面没发现什么特殊情况,一切正常!”

    白然凝着眉头,总觉得这事太过蹊跷,他转首对师弟们道:“你们在这里守着,我速去将此事禀告容予神尊!”

    杓山离此地太远,情况又紧急,所以他只能优先选择离此地最近的岿山,回头再回师门禀告师尊。

    “是!”

    **

    容予抵达御魔洞后不久,刍尘真君也到了,他们先是在洞里洞外察看了一番,并未发现任何异样,这才走到封印浑觉的石壁前。

    浑觉冷笑一声,用沙哑的声音哼道:“容予,你竟然会来看望本尊,真是稀罕啊!”

    容予并未说话,而是冷眼望向封印他的结界,发现一切尚好并无不妥,而洞内也没有丝毫陌生气息,他不禁凝眉。

    事出反常必有妖!

    刍山弟子训练有素,绝不会无缘无故集体昏睡过去,肯定另有隐情。

    刍尘真君与容予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想法不谋而合。

    “浑觉,你都被封印一万年了,一身戾气非但没收敛,反倒还生出了这诸多怨气,本君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在这儿修身养性,尽早化去你的执念,莫要再动歪心思。”刍尘真君道。

    “刍尘小儿,就你也配跟本尊讲话!”石壁上的怨气更重了几分,“真是愚蠢至极,本尊靠的就是天地怨气和各方的欲念,只要人的心魔一日不除,本尊便一日不灭,想要劝化本尊,哼,先滚回去修炼修炼你们自己再说吧!”

    刍尘老脸通红,“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容予并未说话,他承认,浑觉所言确非妄言。

    人生而自私,自私便会产生执念,贪念,欲望,怨念等等,久聚便会在心底产生心魔为他所用,所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说到底,世间最大的魔不是浑觉本身,而是在人自己的心里。

    但是,想要去除每个人心底的魔,又谈何容易,一个魔尊死了,还会有下一个魔尊站起来,所以,他们能做的,也仅仅是将浑觉永远困在这里,却无法真正覆灭他。

    他冷冷地望着浑觉,道:“魔尊被困于此,可会寂寞,可会有人来陪你说说话?”

    他的声音中带着淡然冷漠,瑞凤狭眸在昏暗的山洞里闪烁着审视的利光,紧紧盯着浑觉,不错过他的任何一个表情变化。

    浑觉怔了一下,随即冷哼,“神尊大人何必挖苦本尊,你若觉得日子无聊,大可以把本尊放出来,本尊陪你好好说说话!”

    容予静静地望着他,沉吟半晌后,什么也没说,转身向山洞外走去,身后,传来浑觉的狂笑,震得山洞数块石头哗哗滚落。

    “容予,待本尊冲出这牢笼,定要与你打个昏天黑地,本尊要让你亲眼看着,你舍去性命守护的六界,是如何臣服于本尊脚下的!”

    容予脚步未停,头也不回地走了。

    出了下虞峰,刍尘真君问道:“神尊,您方才这话,是在怀疑浑觉还有余党?”

    容予道:“浑觉若想突破封印,唯一的法门就是赤火珠,所以,那缕丢失的精元便成了至关重要的一环,烦请刍尘真君继续严守此处,本尊亦会亲自监察各方异动,寻找精元下落。”

    刍尘真君是服他的,点头道:“请神尊放心,下君绝不放过任何风吹草动。”

    容予点头,遂化作白光闪身离去。

    **

    翌日,初九和锦铭在几位师兄师姐的监考下,成功地通过了门规这一关,接下来由于神尊不在,他二人只好随着岿山新弟子去了穹晖台参加集训。

    一连五天过去了,容予神尊都始终没有出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