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已完成

魔渊

作者:阅读王 | 白领职场

收藏

  《魔渊》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段天颜,段天明,雪莲,杨筱禾,金轮,万虫,雪剑,雪墙,啼血琴,段羽楼,法术,老酒鬼,傅青山,九公子,酒神,诸葛千钧,九尾灵凤,千月之间的故事。魔渊约17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杨筱禾段天颜小说大结局_杨筱禾段天颜小说结局是什么_魔渊小说杨筱禾段天颜

    杨筱禾段天颜小说名字叫作《魔渊》,提供更多杨筱禾段天颜小说大结局,杨筱禾段天颜小说结局是什么。魔渊小说杨筱禾段天颜摘选:杨筱禾顺手放下自己孩子,身子一抖,背后的啼血琴旋转在膝前,双手在琴弦上一拨,一阵悠扬悦耳的琴声缓缓地响…...

    杨筱禾段天颜小说名字叫做《魔渊》,这里提供杨筱禾段天颜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魔渊小说精选: 破天把幻雪剑交给身边的鬼兵,挥动七杀金轮,一道金光向段天颜击来。杨筱禾随手放下孩子,身子一抖,背后的泣血琴翻转在膝前,双手在琴弦上一拨,一阵悠扬的琴声缓缓响起,金光被琴声凝滞在半空,便不再向前。 杨筱禾用快速绝伦的手法弹奏泣血琴,琴声叮叮而作,霎时,天地变色,阴风阵阵,满院的花朵被琴声激起,化作漫天花雨在空中涌动。破天双手虚空交叉,凝聚元气抵挡这阴柔无匹的琴声。周围无数鬼兵已经承受不了泣血琴的琴音,纷纷捂着耳朵惨叫…

    破天把幻雪剑交给身边的鬼兵,挥动七杀金轮,一道金光向段天颜击来。杨筱禾随手放下孩子,身子一抖,背后的泣血琴翻转在膝前,双手在琴弦上一拨,一阵悠扬的琴声缓缓响起,金光被琴声凝滞在半空,便不再向前。

    杨筱禾用快速绝伦的手法弹奏泣血琴,琴声叮叮而作,霎时,天地变色,阴风阵阵,满院的花朵被琴声激起,化作漫天花雨在空中涌动。破天双手虚空交叉,凝聚元气抵挡这阴柔无匹的琴声。周围无数鬼兵已经承受不了泣血琴的琴音,纷纷捂着耳朵惨叫不绝。

    杨筱禾弹琴的速度越来越快,琴声突变,由阴柔变得极为诡异,段天颜听在耳里,知道妻子想要弹奏《殉情曲》。当年拜月楼主倾心于月神,视天下人为无物,为了讨得月神欢心,修炼此泣血琴,实在是摄取了无数道、人、鬼族的精气,使得此琴邪恶无匹。终于有一日,道魔合力,于大空山伏诛拜月楼主。拜月楼主力竭之际,月神终于感动于拜月楼主的多年痴心,用毕身元气弹奏出一曲《殉情曲》,重伤道魔众人,自己却也元气耗尽而亡。拜月楼主看到月神去世,也不愿意独活,将月神埋葬以后,自尽于月神墓旁。

    段天颜大喝一声:“筱禾不可!”长袍无风而鼓起,灵力化为手中无数冰凌,向破天掷去。冰凌飞舞到中途,突然一阵紫光凌空将冰凌击落。一个阴冷的声音道:“夫妻合力,好不要脸!”

    段天颜大吃一惊,看到破天身边突然出现一个老妇人,一身黑衣,头上也用黑布包裹,只露出一对眼睛,闪闪发光。这时,一个身影也飘落在段天颜身边,段天颜回头一看,原来是七先生。七先生手扶胸膛,嘴角有淡淡血丝,显然受伤不轻。

    段天颜大惊道:“七先生,你怎么样?”

    七先生一张嘴,吐出一口鲜血,道:“老夫技不如人,和那鬼婆婆恶斗三天,终于败下阵来。”

    黑衣老夫听到七先生的话,身形微微一动道:“老头子能和我拼斗三日,也不是泛泛之辈。至少比这以二敌一的下流之辈好的多了。”

    段天颜大怒道:“你就是鬼婆婆,那么让在下来接你几招吧!”

    破天冷笑一声,道:“我们还没有比完,怎好让婆婆插手。”

    鬼婆婆和七先生一出现,杨筱禾就停止了弹琴,知道鬼婆婆又来,合自己三人之力是无论如何抵挡不住对方二人。当下气凝于心,乘段天颜和破天说话之际,用暗语向七先生道:“七先生,我夫妇今日命丧于此了。这两个孩子只好拜托与你,过一会我和天颜挡住他们,你进入后院曲幽道,进了生门,入口自闭,他们就奈何不了你,此通道通往岩山。这两个孩子双眼皮的是哥哥段羽城,单眼皮的是弟弟段羽楼。大恩大德,来世再报。”

    七先生听到杨筱禾的暗语传音,心里一动,刚想出声,只听到杨筱禾大声道:“天颜,我们阻住他们,让七先生走!”

    段天颜听了以后,已明白妻子的意思,心里一痛,道:“好。”长袍鼓动,一道道冰凌向破天和鬼婆婆击去。

    杨筱禾道:“七先生,跟我来。”抱起泣血琴,击退了堵住后院门口的鬼兵,七先生稍一迟疑,心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抱起两个孩子,尾随杨筱禾向后院奔去。

    破天大声对鬼婆婆道:“我来对付段天颜,你去阻住他们!”

    鬼婆婆身影飘动,躲过冰凌。破天舞动七杀金轮,一圈圈金光将段天颜围绕在光芒之中,使得段天颜无暇向鬼婆婆出手。鬼婆婆绕过段天颜,朝杨筱禾和七先生追来。

    段天颜奋力突破金光,朝后院追来,破天也追随过来。

    杨筱禾带着七先生来到后院的一丛海棠花前,用手指在其中一朵海棠花叶上轻轻一拂,嘴里喃喃念动口诀,那朵海棠花突然变大。花瓣中间慢慢分开,俨然要变作一扇门的形状。

    鬼婆婆这时候也已经赶到,诧异道:“是曲幽道!看我给你们闭了生门。”

    杨筱禾也不答话,继续念动口诀。

    鬼婆婆发出一道紫光向杨筱禾击来,杨筱禾正在开启曲幽道的最后时刻,无暇躲避,眼看紫光就要击在身上。段天颜催动元气,使用移形换影,挡在妻子背上,紫光这时候也已经击到,穿透了段天颜的胸口,段天颜喷出一口鲜血,倒在妻子背上。

    杨筱禾心里大痛,停止开启曲幽道,转身抱起丈夫,大哭道:“天颜!天颜!”

    段天颜微微睁开眼睛,想要说话,却已经无力再说。

    杨筱禾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的一些全部变为灰色。往年和丈夫在一起的情景迅速的闪现脑海,仿佛是进入了幻境。杨筱禾用手轻轻擦去了丈夫嘴角的鲜血,感觉到世间的一切都已经没有意义。

    破天大喝一声道:“拿命来吧!”

    天上突然一阵惊雷响起,倾盆大雨从天而落。

    “哇……”一声婴儿尖锐的啼哭声在大雨惊雷声中显得格外苍凉。

    杨筱禾像是突然惊醒一样,抬头看了看在七先生怀中的两个孩子,眼睛中突然精光大盛,变为红色,像是要滴出血来。破天和鬼婆婆看到杨筱禾的眼神,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当”的一声,七杀金轮失去了主人的控制,从空中掉落在地上。

    杨筱禾把丈夫放在身边,俯身捡起落在地上的泣血琴,放于膝上。念道:

    九天灵气,聚于此琴。

    但为情故,奉我身躯。

    月光皎皎,照耀世人。

    九天十地,俱于从君。

    杨筱禾念罢《殉情决》,两滴鲜血从眼中滴落在泣血琴上。杨筱禾急速抚琴,琴声缠绵悱恻,正是《殉情曲》。天地突然变色,雷声轰隆隆的不绝于耳,大雨倾盆,几欲如翻江倒海般落下。琴声化作一道道红光向周围射去,七先生抱着孩子急忙藏于杨筱禾身后,众鬼兵惨叫倒下,破天把七杀金轮挥舞起一道道金光护于身前,鬼婆婆祭起法宝阴阳镜,挡于身前。本来已经停止开启的曲幽道这时候在激越的琴声中又缓缓开启。

    杨筱禾闭上眼睛继续抚琴,破天和鬼婆婆迅速的催动法力抵挡琴声。琴声悲凉,使人闻之忍不住就要痛哭失声。杨筱禾一滴滴血泪滴落在泣血琴上,泣泣血琴慢慢变成血红之色。

    七先生在杨筱禾背后看到曲幽道慢慢打开完毕,忍住悲痛,回头看了看靠在一起的段天颜夫妇,抱住两个孩子用力一跃,奔向曲幽道。

    正在这时,“咔嚓”一声,鬼婆婆的阴阳镜受不了琴声的凌厉,被击成脆片,破天的七杀金轮也被击的脱手飞去。破天和鬼婆婆各自后退一步,口中喷出鲜血。杨筱禾此时也已经元气耗尽,手上一软,泣血琴掉落在膝前。

    鬼婆婆摔倒之际看到七先生想要从曲幽道离开,立刻发出一道紫光击在阴阳镜的碎片上,紫光经阴阳镜碎片反射,向七先生击去。七先生正想着从曲幽道离开,没有防备后面,那紫光经过阴阳镜的反射,速度增大几倍,快速绝伦的击向七先生。七先生听到有微微风声,知道受了偷袭,可是已经没有时间躲避,急忙往左边一闪,紫光击在七先生右臂上,把右臂连肩击断。断臂抱着怀里的孩子掉在地上。七先生大叫一声,不及细想,抱着怀里剩下的一个孩子,迅速进入了曲幽道的生门。鬼婆婆重伤之下一击打断了七先生的右臂,却也用尽了全力,脚下一软,倒在了地上。

    破天捂住胸口,看到七先生逃走,知道已经无法追击,向前走了两步,道:“段天颜,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段天颜微微睁开眼睛,看着身边的妻子道:“筱禾,我们今天死在一起了。”

    杨筱禾已经元气耗尽,对着丈夫,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趴在丈夫怀里,没有了呼吸。段天颜深情的抚摸了一下妻子的头发,把头靠在妻子头上,便不再动。破天过去用脚踢开段天颜,看到段天颜已经没有了呼吸,恨恨的道:“死的如此轻松,倒是便宜了你。”

    破天走过去捡起七先生失落的孩子,看了看道:“这小崽子竟然还没有死,大爷送你见你父母去吧!”说着便要将那孩子摔在地上。鬼婆婆突然叫道:“慢着!”

    破天把孩子举在半空,诧异道:“怎么?”

    鬼婆婆低声道:“你拿着落月三宝去向大冥王请功,这个小孩子就交给我吧。”

    破天冷笑一声道:“哼,一个小孩子你也不让他好死吗?”

    鬼婆婆阴森森的道:“我的事就不要你管,别惹恼了老身。”

    破天心中大怒,但是刚才被琴声一击,受了内伤,虽然鬼婆婆也受了重伤,但是鬼界中人阴毒手段层出不穷,破天也不敢随便向鬼婆婆挑衅。当下捡起幻雪剑和泣血琴,却一直找不到落月古卷,料想被七先生带走了。破天怕时久生变,当下脱下长袍包好幻雪剑和泣血琴,离开了新月山庄。

    鬼婆婆调动了一会内息,觉得微有好转,也抱起孩子离开了新月山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