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中

天地之主

作者:阅读王 | 白领职场

收藏

  《天地之主》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许名扬四海,宫殿,卓元青,元气,狄尚,凤圣裘,卓元青道,天池,桑格格,天池大师,更年轻男子,元青先生,卓元青先,金狼,金叶子,青儿,信儿之间的故事。天地之主约17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天地之主小说最新章节_天地之主最新更新_天地之主小说许名扬金叶子

    许名扬四海金叶子小说名字叫作《天地之主》,提供更多天地之主小说以及最新章节,天地之主以及最新更新。天地之主小说许名扬四海金叶子摘选:许名扬四海道:“你不不愿意吗?是了,小胖是我的好朋友,你是我的好朋友。你只不愿意做你自己对吗?如果……”许名…...

    许名扬金叶子小说名字叫做《天地之主》,这里提供许名扬金叶子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天地之主小说精选: 许名扬道:“你不愿意吗?是了,小胖是我的好朋友,你也是我的好朋友。你只愿意做你自己对吗?那么……”许名扬上下打量了一下神鸟,灵机一动,笑道:“鸟儿,我看你头上这根青色的翎毛非常漂亮,那么以后我便叫你‘青儿’怎么样?” 神鸟这一次开心的上下跳了跳,连连点头。 许名扬哈哈笑道:“原来你喜欢这个名字,那么我就叫你青儿啦。青儿青儿……” 青儿跳到许名扬的肩膀上,用嘴巴在许名扬的脖子里挠啊挠,许名扬痒的哈哈笑道:“哈哈,真是我的宝贝青儿。” 两…

    许名扬道:“你不愿意吗?是了,小胖是我的好朋友,你也是我的好朋友。你只愿意做你自己对吗?那么……”许名扬上下打量了一下神鸟,灵机一动,笑道:“鸟儿,我看你头上这根青色的翎毛非常漂亮,那么以后我便叫你‘青儿’怎么样?”

    神鸟这一次开心的上下跳了跳,连连点头。

    许名扬哈哈笑道:“原来你喜欢这个名字,那么我就叫你青儿啦。青儿青儿……”

    青儿跳到许名扬的肩膀上,用嘴巴在许名扬的脖子里挠啊挠,许名扬痒的哈哈笑道:“哈哈,真是我的宝贝青儿。”

    两个人闹了一会,青儿展开翅膀,看了看许名扬,向前慢慢飞去。许名扬道:“青儿,你是想要带我向前走吗?”

    青儿对许名扬点了点头,又慢慢的向前飞去。许名扬便快走几步,和青儿并排向前走去。

    这是一片巨大的森林,许名扬跟着青儿走了好久才走了出来。在森林旁边,竟然是一个小镇。许名扬会心的笑了笑,这让他想起来自己在太平镇的时候的生活。也许天下的小镇样子都差不多吧,就像每个小镇上的人也都差不多一样。

    太阳已经西下,金红色的光芒照射在白雪覆盖的小镇上,美丽异常。

    几个八九岁的小孩子在不远处的一片空地上在打雪仗,笑声不时的响彻在半空中。一个农民模样的大叔赶着一辆牛车在大街上缓缓的行走着,车上装满了木柴。一座座小房子里已经冒出了淡淡的炊烟,在半空中像是升起了一片雾一般。

    这是一个如此安详和谐的小镇。

    许名扬让青儿落在自己的肩膀上,跟着青儿指点的方向,缓步的向小镇里面走去。走过那群打雪仗的孩子身边的时候,许名扬停下了对他们笑了笑。一个雪球朝许名扬的身上飞来,许名扬没有躲避,雪球打在他胸膛上散开成一空的白。

    一个满脸红红的小男孩跑过来惊异的看着许名扬说道:“大哥哥,你不冷吗?怎么不穿棉袄?”

    许名扬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发现自己穿着的还是春天的衣服,而且还在刚才的打斗中划出了许多破洞,有些破洞流出的鲜血把衣服都染成花衣服了。许名扬摸了摸小孩子的头,笑道:“我体质好,穿这么少是锻炼身体呢。”

    小男孩张大嘴道:“大哥哥你好厉害!”这时候,另外几个孩子也都围了过来,小声的唧唧喳喳笑个不停。

    小男孩道:“大哥哥,你的鸟真好看。”

    许名扬笑道:“是啊,我也觉得它好看得很,它叫青儿。”

    小男孩道:“青儿,真好听。大哥哥,你跟我去我家吧,我让我娘给你做一件新衣服,还给你做肉汤好,我娘做的肉汤可好喝了。青儿的羽毛受伤了,让它去我家烤烤火吧。”说着便来啦许名扬的手。

    许名扬不忍心推辞小男孩的好意,便对青儿道:“青儿,我们先去他家看一看怎么样?”

    青儿对许名扬点了点头。几个小孩子立刻开心的叫起来:“这只鸟儿竟然能听懂说话?”“哇,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好看的鸟儿。”“我也想要一只这样好看的鸟儿。”“我也想要,我让我娘也给我买一只。”

    小男孩这一次却没有说话,只是睁大眼睛看着许名扬和青儿,用手紧紧的拉着许名扬的手,仿佛怕他会跑了一样。

    许名扬笑道:“好,那咱们走,你在前面带路好不好?”

    小男孩这才放开许名扬的手,对其他的小孩子们说:“我要带大哥哥去我家了,明天再给你们玩,你们都回家去吧。”其他的小孩子都很听这个小男孩的话,虽然恋恋不舍,但还是一个个走开了。

    小男孩的家并不远,不一会便到了。这是一座普通的房子,应该很久远了,墙壁已经显出斑驳的样子。小男孩推开院子的门,让许名扬走进来以后,对着里面大喊:“爹,娘,我回来啦,还带回来一个大哥哥!”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也许是被烟熏了的原因,两眼通红。她惊愕的看了看许名扬,问道:“这位小哥,你是……”

    许名扬连忙道:“大嫂你好,我叫许名扬,途径这里,刚才在外面遇到了你家的小男孩,他要带我进来……”

    小男孩叫道:“娘,你看这位大哥哥的衣服多单薄,而且都破了,你快给他做一件新的吧。这只鸟儿也受伤了,得让它烤烤火。”

    女人突然像是要流泪的样子,她对着小男孩招了招手,说道:“天寒地冻的,这位小哥,你进来暖和一下吧,我给你找件干净的衣服换了。萌儿,你也进来。”

    许名扬躬身谢道:“如此就打扰了。”

    屋里生着一个炉子,炉火正旺。许名扬体内元气充足,却也没有感觉屋里屋外的气温有多大的区别。女人找了一件大皮袄给许名扬,道:“小哥,你先穿着这件皮袄暖和暖和,我们乡下人家,也没有什么好衣服……”

    许名扬连忙接过来穿在身上,谢道:“多谢大嫂了。”

    小男孩跑过来对许名扬笑道:“大哥哥,这是我爹在山里打猎杀了一只大牛,用牛皮做的皮袄,穿了可暖和了,我一会就不冷了。不过鸟儿没有衣服穿,你把它放在炉子边烤烤火吧。”

    许名扬依言把青儿放在了炉子边,虽然他知道凭青儿的修为,根本不害怕冷,但是他必须接受一个小孩子的好意,这是一种多么美好的单纯的感情。

    女人的眼睛又一红,仿佛快要哭了一样,她连忙低下头,对小男孩说:“萌儿,去给大哥哥倒点热水来。”

    许名扬一愣,想要说话也不知道怎么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心事,如果别人不说,自己也最好不问吧。况且问了又能怎样呢?有些难过是无法弥补的了。

    小男孩又跑了进来,可是他看许名扬的眼神却有些害怕,只是远远的站在一边,不敢走过来。

    许名扬笑道:“怎么了?过来呀。”

    小男孩摇了摇头,跑了女人的旁边,紧紧的抓住了女人的衣服。女人把小男孩抱在怀里,低下了头。

    这个时候,又一个小男孩跑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热水,来到许名扬的身边,笑道:“大哥哥,你喝点热水吧,暖和暖和,一会让我娘给你做肉汤喝。”

    许名扬接过热水,茫然的看着两个长得一模一样,衣服也一模一样,性格却一个外向一个内向的两个小男孩,不由得笑了起来,说道:“原来你们是双胞胎。”

    外向的小男孩笑道:“是啊,那是我弟弟,叫信儿,我是他姐姐,叫萌儿。”

    许名扬手里的碗一晃,失声道:“你是女孩子?”

    萌儿笑道:“是啊,大哥哥没看出来吧。我们长得一样,衣服也穿得一样。除了我那些小伙伴能认出我们,邻居的大叔大婶们都以为我是信儿呢。”

    女人道:“萌儿,不许乱说。”

    萌儿干净抿住了嘴,眼睛里却全是笑意,眼珠滴溜溜的转着,像给许名扬说话一样。

    许名扬笑道:“萌儿,我说刚见你的时候觉得你一个小男孩子长得太俊俏了呢,原来你是一个女孩子。可是,你怎么要穿男孩子的衣服呢?”

    萌儿道:“是因为……”

    第十一章明眼识贵人

    “萌儿,不许乱说!”萌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女人打断了。许名扬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别人既然不方便说,许名扬便也就不再问了。

    女人道:“小哥,天寒地冻的,我这就给你做点饭吃。不过我家里小,留下你也不方便。不是我不愿意留你,实在是……”

    许名扬笑道:“大嫂,我明白。我还有急事,就不打扰了。”

    女人立刻显出不好意思的样子,双手搓个不停,说道:“先吃点饭……吃点饭再走吧……”

    萌儿也去拉许名扬的手,恋恋不舍道:“大哥哥,你别走了好不好?我娘做的肉汤可好喝了,你晚上可以在这里喝肉汤,我娘说了今天要给我做的。晚上你可以为住信儿的房间,让信儿来跟我住……”

    女人擦了一把眼泪,喝道:“萌儿,不许乱说!”

    许名扬拍了拍萌儿的脑袋,笑道:“萌儿,改天哥哥再来看你好不好?我送给你一个礼物吧。”说着许名扬摸了摸身上,他想把混元袋里的东西送给萌儿,可是那些都是修道者用的东西,送给了萌儿也没有用。最后,他摸到了自己身上的几片金叶子,就拿了出来,藏到身后,对萌儿说:“萌儿,大哥哥给你变个戏法好不好?”

    萌儿眨巴着眼睛,喜道:“是什么戏法。”

    许名扬催动灵力,让金叶子停住在自己身后的半空中,然后把双手拿到前面给萌儿看,道:“萌儿,你看,现在我手里什么都没有对吧?”

    萌儿仔细的看了看许名扬的手,又摸了摸,才道:“对。”

    许名扬微微一笑,把手往后伸了一下,又拿到前面来,对着手掌吹了一口气,喝道:“变!”张开手掌,三片金叶子闪着光芒出现在萌儿的面前。

    萌儿拍着手跳了起来,大笑道:“真好看的叶子!”

    许名扬把金叶子塞到萌儿的手里,笑道:“送给你了,萌儿。”

    萌儿拿在手里看了看,跑过去,塞给信儿两片金叶子,对他说:“信儿,这是大哥哥送给我们的,好不好看。”

    女人一看金叶子,大惊失色,对萌儿道:“萌儿,不能要大哥哥的东西,快去还给大哥哥,这是金叶子,是金子!”

    信儿连忙把金叶子塞到萌儿的手里,萌儿拿着又跑到许名扬的身边,递给许名扬道:“大哥哥,这是金子,我不能要。”

    许名扬笑道:“萌儿,这不是金子,妈妈骗你呢。我是我变得戏法,是假的,你忘了吗?好好留着吧,这不是金子,是大哥哥给你的礼物。”

    萌儿好奇的看着那几片叶子,转过脸对着女子道:“娘,大哥哥说这不是金子,是送给我的礼物……”

    女人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她说:“那好吧,萌儿,那你就留着吧。小哥,你先别走,我马上就出来。”说着,女人走进了里面的小房间。

    许名扬看着女人进去了,俯下身,低声对萌儿道:“萌儿,你娘经常哭吗?”

    萌儿想了想,道:“好像这些时间经常哭……”

    许名扬道:“为什么呢?”

    萌儿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从我娘让我剪短了头发,和弟弟穿一样的衣服以后,便经常会哭,还每隔一段时间就给我做一次肉汤喝,每次都做一点,我弟弟也想喝,我娘却不给,我便说我实在喝不下了,留下一些给弟弟。”

    许名扬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过了好一会,女人才从屋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红布包着的东西。她走近许名扬的身边,对许名扬道:“小哥,你过来这边一下。”

    许名扬疑惑的跟着女人走到房间的一边,女人把那个红包塞到许名扬的手里,说道:“小哥,这是一颗百年人参,是我丈夫从森林里挖的,也是我家最值钱的东西了,当然,这没有三枚金叶子那么贵重,但是,我实在没有别的东西给你了。”

    许名扬一愣,笑道:“大嫂,我送给萌儿礼物,并不是……”

    话还没有说完,外面的门“吱”的一声开了。一个男子粗犷的声音喊道:“信儿,萌儿,爹回来了。”

    信儿和萌儿一同朝屋外跑去,大叫道:“爹,爹,你回来啦!”

    不多时,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抱着信儿和萌儿走了进来。男子身材魁梧,一脸剽悍的神色。头徐一顶皮帽,腰间围着一条用鹿皮做的腰带,脚上穿着一双皮靴,像是一个猎人一般。他进来以后,看到一个陌生男子站在那里,还和自己妻子相互推辞着那只装着百年人参的红包,不由得一愣。

    萌儿拿着手里的三枚金叶子,对男子说:“爹,爹,你看,这是大哥哥送给我的礼物,是他变戏法变出来的。”

    男子低头一看,脸色一变,把三枚金叶子拿起来仔细看了看,对许名扬道:“这位公子,你是?”

    许名扬把红包塞到女人的手里,拱手道:“在下许名扬。”

    男子对许名扬微微一笑,也拱手道:“原来是许公子,在下赵松。不知道许公子所来何事?”

    许名扬把来到这里的缘由简单的说了一遍,至于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还有在森林里面的大战,却只字不提。

    听完许名扬的话,赵松笑道:“既然是萌儿的客人,那便在舍下饮几杯水酒如何?”

    女人道:“可是……”

    赵松扬了一下手,打断了女人的话,对萌儿道:“萌儿,让大哥哥留下来,你开不开心?”

    萌儿大喜,笑道:“大哥哥能留下来吗?那么让娘给大哥哥做肉汤喝好不好?”

    赵松抱起来萌儿,笑道:“好好好,萌儿说好,那就好。”

    许名扬迟疑了一下,说道:“请恕在下直言,是不是赵大哥家里有什么难言之隐,如果我留下有什么不方便,那么大哥直说便是,在下不愿意给大哥添麻烦。而且,我还有事要办,也不能在此停留。”

    女人连忙道:“没有没有……”

    赵松放下萌儿,对女人道:“我今天又去找了王老爷,他没有同意我的要求。我想非得要我孩子的一条性命,不如我们给他们拼了,今晚就偷偷离开这里。”

    女人惊讶的用手捂住了嘴,说道:“这怎么行……”

    赵松道:“是他们逼我们,我们有什么办法?难道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的孩子去死不成?如果非得要死,那也是我们一家人死在一块吧!”

    许名扬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松许声道:“许公子,你先坐下,我慢慢给你说这件事。信儿,萌儿,你们去帮你娘去给我还有你们大哥哥做菜去,萌儿,你再去打几斤酒,我们今天好好吃一顿。”

    信儿和萌儿拍手大叫道:“今天有好饭吃了,太好了,太好了……”

    赵松和许名扬在火炉边的一张小桌边坐下,小青自己在一边闭目养神,刚才那一战,它消耗了不少元气,而且受了轻伤。待两个孩子跟着母亲出去以后,赵松长叹了一口气,一杯热水一饮而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