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已完成

魔渊

作者:阅读王 | 白领职场

收藏

  《魔渊》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段天颜,段天明,雪莲,杨筱禾,金轮,万虫,雪剑,雪墙,啼血琴,段羽楼,法术,老酒鬼,傅青山,九公子,酒神,诸葛千钧,九尾灵凤,千月之间的故事。魔渊约17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杨筱禾金轮是哪部小说_杨筱禾金轮是什么小说_魔渊小说杨筱禾金轮

    杨筱禾法轮小说名字叫作《魔渊》,提供更多杨筱禾法轮是哪部小说,杨筱禾法轮是什么小说。魔渊小说杨筱禾法轮节选:杨筱禾和刚出生于的孩子,道:“的确段夫人刚生子,这杯喜酒在下就不讨扰了。”破天哼了一声,然后道:“段天颜,三十…...

    杨筱禾金轮小说名字叫做《魔渊》,这里提供杨筱禾金轮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魔渊小说精选: 段天颜听得巨响,抬头一看,见暗门被击碎,一个高大的人走了进来。 那人进来暗室后,冷笑一声,道:“段皇爷,你好。三十几年不见,原来你藏身此处,我原想你如此高人,怎么会轻易便死?哼哼,原来是藏在此处享那春光之福啊。这件密室建造倒也惊奇,我已经在此寻了三天,竟然找不到,如果不是国主确定你藏在这儿,而且刚才七彩光芒大盛,我想必还要在外面待些时候。素闻段皇爷素雅好客,原来却是藏而不见,在下今日方深信江湖传言实在是道听途说,大口炎炎…

    段天颜听得巨响,抬头一看,见暗门被击碎,一个高大的人走了进来。

    那人进来暗室后,冷笑一声,道:“段皇爷,你好。三十几年不见,原来你藏身此处,我原想你如此高人,怎么会轻易便死?哼哼,原来是藏在此处享那春光之福啊。这件密室建造倒也惊奇,我已经在此寻了三天,竟然找不到,如果不是国主确定你藏在这儿,而且刚才七彩光芒大盛,我想必还要在外面待些时候。素闻段皇爷素雅好客,原来却是藏而不见,在下今日方深信江湖传言实在是道听途说,大口炎炎。”

    此人像是被憋了很久没有说过话一样,一段话喋喋不休的说了出来,却也迅速异常。言语中虽然用词客气,语气却是咬牙切齿,恨不得撕碎了段天颜。

    段天颜看那人身材高大,容貌雄伟,一身红衣显得极为诡异,心下一动道:“阁下莫非是血泽西方护法?你说是天明吐露了我们的所在,并让你来杀我们的?”

    那人哈哈一笑,道:“不过,正是国主看你们不顺眼,让我来杀了你们!难得段皇爷如此高人,时隔这许多年,却还识得在下。不错,在下正是血泽大冥王座下西方护法破天。三十多年前,龙首山大战,在下身受段皇爷幻雪剑一击,以为就此送命了,谁知道在下却有奇遇,竟然未死,段皇爷却也是大为惊奇的了?”

    听了此言,段天颜一冷,接着冷笑道:“不错,当年阁下曾受我幻雪剑一击,只恨在下当时未用全力,竟然没有送阁下前往极乐。”

    破天道:“段皇爷此时才后悔,怕是有些晚了。这三十多年,我潜心修炼,只盼有朝一日能再和段皇爷过过招,看看我的七杀金轮能不能在段皇爷的幻雪剑下走的一两招,那也不负我三十几年的万虫噬体之苦了。我今日来此,说为公差,更为私仇,只要我杀了你,谅那落月三宝也跑不了”

    段天颜动容道:“你竟然修炼了万虫功?”

    破天哈哈大笑道:“不错,我深入万虫窟忍受痛苦习得此功,想想今日便可用此功会会上古七剑之一的幻雪剑,却也不胜欣喜,往年的痛苦便也值得了。”

    段天颜听说破天练习了万虫功,心下暗暗焦急。三十几年前,龙首山大战,那时的破天功力已经和段天颜相差不多,段天颜依靠幻雪剑,方把破天打的重伤。然而自从龙首山大战之后,段天颜便因为龙首山之战杀伤太重,厌倦了尘世,遂和妻子诈死隐居。这些年,段天颜不再修习法术,除了和妻子琴棋书画,主要的精力便是放在了化去泣血琴戾气上,落月古卷勉勉强强从第三重境界升入第四层境界,然而进境如此缓慢,早已经比不上破天忍受万虫噬体之苦练成的万虫功。虽然段天颜拥有上古七剑中的幻雪剑,然而当功力不如对方之时,虽有神剑亦有反噬之祸。

    段天颜自从隐居之后,便将一切看到淡了。如果是在平常,那么大不了一死而已,也没什么大不了,可是现在妻子刚刚生了孩子,段天颜刚刚有了一种作为父亲的自豪感,曾经的种种牵绊又开始萦绕在他心里。

    段天颜听着破天说话,一直想着怎样把妻子孩子救出去。妻子。孩子。救出去。

    破天看了看段天颜身后的杨筱禾和刚出生的孩子,道:“看来段夫人刚刚生子,这杯喜酒在下就不叨扰了。”破天哼了一声,接着道:“段天颜,三十几年前,你将我打成重伤,害我妻子被仇家杀死,今日我也让你血债血偿,你们一家人都去给我死去的妻子陪葬吧!”

    话音一落,破天挥舞着七杀金轮向段天颜攻来,段天颜急忙闪过,俯首拔出挂在床边的幻雪剑,向后挥出一道白光,击开了破天,左手护住了妻子。

    破天躲开幻雪剑的白光之后,一声长啸,身子腾在半空,手中的七杀金轮发出一圈金光,从上到下笼罩着段天颜击落下来。段天颜把幻雪剑祭在头顶,舞出一阵剑光,抵挡住了七杀金轮的金光。

    段天颜看着和破天已成僵持之势,便大声对杨筱禾道:“筱禾,带着孩子们冲出去。”杨筱禾看着丈夫勉强阻挡住了破天,又看了看怀里的孩子,大声道:“天颜,你坚持住,我去去就回。”杨筱禾边说话边向门外冲去。破天在半空中微微冷笑,只是缓缓加深灵力,并不管杨筱禾的逃走。

    段天颜看到杨筱禾奔出了密室小门,刚刚略微舒了口气,只听到杨筱禾一声大叫,便不再说话。段天颜心中大急,匆忙之下,使用处移形换影,迅速移动到密室门外。破天微微吃惊,道:“移形换影!”也迅速跟着从密室中冲出来。

    段天颜奔出密室以后,看到妻子受伤倒地,怀中的两个孩子仍然紧紧的抱在怀中,周围站着一群鬼兵。

    段天颜大喝一声,旋转幻雪剑击杀了杨筱禾身边的几个鬼兵,迅速抢到妻子身边,扶住了妻子。

    原来杨筱禾刚刚抢出密室,便有众多鬼兵对她射出冥箭。杨筱禾刚刚生育,身体乏力,又因为要保护怀中的孩子,被射中了左腿,大叫一声倒在地上。众鬼兵刚刚上前想缚住杨筱禾,段天颜便从屋里冲出,击杀了几个鬼兵,护住了妻子。

    破天缓缓飘落在众鬼兵身前,微微一笑,对身边的鬼兵道:“鬼婆婆还没有料理了那个老头子吗?”

    段天颜夫妇听到鬼婆婆也来了,心里一冷,知道今天几乎没有取胜的把握了。段天颜心里道:“鬼界果然被大冥王控制了。今日敌人太强大,但我要拼尽全力保护筱禾和孩子逃走。”杨筱禾心里道:“今日大势已去,要想办法保护好孩子,自己和天颜一起死在此处罢了。”

    破天看了看眼前的段天颜道:“段皇爷,我现在不杀你的妻子,只我们两人来一决胜负如何?”当下破天吩咐手下众鬼兵,没有自己的号令,谁都不许动。

    段天颜听他这样说,悄悄对妻子道:“我一会稳住破天,你带着孩子们从后院曲幽道逃走,只要你进入了曲幽道,他们便奈何不了你。”不等妻子说话,段天颜便催动灵力,祭起了幻雪剑。

    段天颜左手捏个剑诀,右手虚空画御雪图。只见幻雪剑白光闪耀,那些白光渐渐凝结成实物,竟然幻化成了一片片雪花,击向破天。破天双手交叉于胸前,七杀金轮在他头顶旋转,“嘶”的一声巨响,如万虫嘶鸣,声动九天,破天将万虫功的灵力运用于七杀金轮上,七杀金轮的金光里夹杂着数不清的金色小虫把幻雪剑的雪花纷纷击落。

    段天颜急忙催动灵力,雪花大盛,铺天盖地般涌向破天,破天感到一阵凄冷,金色小虫纷纷冻僵掉落在地上。眼看着汹涌的雪花就要扑到破天身上,破天突然不见了。

    段天颜大骇,知道万虫功练到最后便可用灵力催动身形快速移动,和自己的移形换影有异曲同工之妙,然而如果落月古卷练到第七重便可以随心所欲的变幻身形,丝毫不伤元气,可是如果没有达到,便极伤元气。万虫功却是集万虫阴毒练成,用灵力催动身形,虽耗元气,但是却远比现在的自己消耗的少。当年龙首山一战,紧要关头,段天颜便是用移形换影一击成功。想必是那次大败之后,破天铭记于心,便修炼了万虫功来克制自己的移形换影。

    段天颜见破天用万虫功催动身形,不敢大意,立刻收回雪花,在自己周围接起了三道冰圈,抵御破天的突然进攻。

    段天颜知道,只要防住了破天的快速进攻,便可以伺机反击。

    杨筱禾听了丈夫的话以后,便想设法把孩子救走。看着着丈夫和破天打得难分难解,正是逃走的大好时候,可是那曲幽道只要打开一次,便会封死。如果把丈夫留在这里,凭借破天现在的当行和这许多鬼兵,丈夫几无生还的希望,但是如果留在这里陪丈夫一起死,孩子却又怎么办。杨筱禾看看丈夫,再看看孩子,犹豫不定。

    段天颜结成雪墙以后,催动灵力,雪墙越结越厚,段天颜闭上双眼,聆听破天的动静,以便出手一击。

    破天在雪墙外迅速转换方位,忽然仰天长啸。七杀金轮抛入半空中,旋转激射而下,直落雪墙之中。

    段天颜听得半空中响声大作,睁开眼睛看到七杀金轮向自己激射而来,大喝一声在自己头顶也化出三道雪墙。学墙外的破天啸声不停,七杀金轮金光越来越盛,只听“叱”的一声,段天颜头顶上的雪墙被击破了一层。瞬间,第二层雪墙也被击破了。段天颜连忙催动灵力,一层层的雪墙结于头顶。七杀金轮击破五层雪墙以后便不再动,段天颜稍一放松,四周的雪墙却突然一起碎开,无数条金色小虫密不透风的向段天颜飞来。上有七杀金轮,周围有无数毒虫,段天颜情急之下,把幻雪剑奋力往上一击,稍稍震开了七杀金轮后,迅速用移形换影逃出雪墙,落在妻子身边,胸口一动,嘴里喷出一口鲜血。

    破天念动口诀收回七杀金轮,走近刚才雪墙凝结的地方,捡起段天颜失落的幻雪剑,冷笑道:“幻雪神剑,原来不过如此。”

    团天颜体内气血翻涌,硬生生的把一口鲜血咽入肚中,眼睛死死的盯着幻雪剑,说不出话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