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中

东皇继承者

作者:夜语清扬 | 奇幻修真

收藏

  缥缈仙途,长生之路。他在仙途中奋勇当先往前,他在爱恨间欢欣心伤。一场机遇,一场浪漫的,一场腥风血雨。后世东皇太一,强势崛起之路。 东皇太一承继者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秦然跟着拥挤的人群,走在通向山顶的路上,烈阳当日。。

夜语清扬小说作品_东皇继承者全文在线阅读_第七章 自由市场

    因为,秦然也明白了,自己这一点水平是不可能会获第一的,即使撞大运得了第一,怕是也也没哪位执事不愿意收他。虽然对于第二和第三,秦然但是无比非常热心。大奖赛的第三名,可得一百块中品灵石、一件上品法器,除了一枚五品妖兽卵。第二名可得两百块中品灵石、昆虚派每隔十年,有一个内门弟子入选赛,但凡是在比试中获得好成绩的修士,都会得到一定的门派奖励。其中的第一名除了各种奖励,还能成为一位执事的亲传弟子。。...

      秦然回到昆虚派后,并没有大肆张扬自己筑基之事,他在等待一个机会。

      昆虚派每隔十年,有一个内门弟子入选赛,但凡是在比试中获得好成绩的修士,都会得到一定的门派奖励。其中的第一名除了各种奖励,还能成为一位执事的亲传弟子。

      秦然对于这个第一,连一点想法都没有。据门派传说,每次大赛的第一名,无不是筑基四层以上的天才,年龄皆在二十岁上下。这比秦然这种十七入门,二十七才凑巧筑基的普通人自然好了不知多少。所以,秦然也明白,自己这点水平是不可能获得第一的,就算撞大运得了第一,恐怕也没有哪位执事愿意收他。

      但是对于第二和第三,秦然可是无比热心。

      大赛的第三名,可得一百块中品灵石、一件上品法器,还有一枚五品妖兽卵。第二名可得两百块中品灵石、两件上品法器以及一枚五品顶峰的妖兽卵。另外,第二和第三如果表现抢眼,说不定也会得到一个成为亲传弟子的机会。

      在秦然回到门派不久,关于这次大赛的消息便流露出来。

      昆虚派山顶。

      巨大的广场上熙熙攘攘,诸多昆虚弟子人头攒动。秦然费力的挤到人群中间,看到了关于大赛的告示。

      “本次大赛将在一个月后开始,各位已筑基的昆虚弟子皆可参加。大赛秉着公平公正的原则,全力维护门派利益。本次比赛规则如下……”秦然顺着告示念下去,觉得和之前听到的消息差不多。

      规则无非是不许下死手,对方投降便算获胜云云。奖励和传说的一样。

      秦然看完便准备离开。

      “咦,秦然师弟,好久不见啊。”一个耳熟的声音传到秦然耳边。

      秦然回头一看,是器殿的李尚。

      秦然笑道:“原来是李尚兄啊,怎么,李兄也要参加这次大赛?”

      李尚惊讶道:“这么说,秦然师弟也要参加?多日不见,师弟你竟然筑基了!”

      秦然微笑,道:“侥幸,侥幸。师弟我刚刚筑基,倒是李兄怕是早就筑基了吧?师弟我自然比不上了。不知师兄那是否有些好玩意儿,这次大赛前卖给师弟可否?”

      秦然暗道:“好东西怕是有,估计藏着自己用,谁会拿出来增加对手实力?”

      果然,李尚一脸遗憾:“这可不巧了,师兄我目前只有一件拿得出手的,还得自己留着用呢,要是有多的,一定给师弟留着!”

      李尚拍着胸脯,一脸豪气。

      两人聊了一会儿,便分道扬镳。

      “这秦然,果真不简单啊,竟然筑基了。大赛若是遇上,得多提防提防。”李尚暗道。

      秦然回到小院后,一如往常的打坐修炼。直到第二天清晨,秦然才起身离开门派。

      昆虚派与名剑宗的势力范围接壤,在两者的交界处,有一个自由市场,许多门派弟子和修真家族之人、闲散修士都会到这里购买自己需要的东西,或者卖一些不便出手的货物。这样的自由市场,鱼龙混杂,在整个修真世界里多不胜数。

      秦然向着自由市场的方向赶了三天,方才到达。

      眼前一片虚无,除了杂草什么也没有。秦然掐了个灵目决,双眼闪过一阵青光后,一座巨大的城池便出现在他眼前。

      自由市场也有自己的势力,这里的城主,便是一位元婴期老怪。每年,这位城主都会向昆虚派和名剑宗交纳一笔不小的费用,两个宗派对于此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毕竟自由市场的存在,有它自身的道理。而这位元婴期老怪,也会收取那些安身在城内的修真家族的安身费,还有在城中开店的商人一定的商业税。甚至入城,如果没有金丹修为,也是要交入城费的。这些费用,与交给两大派的相比,多了不知多少。

      秦然身为昆虚派弟子,虽然修为是筑基,但是还是可以免去这一税款的。守城部队一见秦然掏出的门派令牌,便十分客气的放行,秦然轻松的入城,这让他感受到了身为大派弟子的好处。

      城外荒草凄凄,城内却是热闹非凡。

      宽达数十丈的道路两旁,矗立着各种高楼玉阁。卖法器的,卖丹药的,卖奴隶或是妖兽卵的大店小店依次排在街旁。秦然越是往里走,便越是感到这座自由市场的繁华。

      秦然随意的走到一间贩卖妖兽卵的店铺,店中伙计便热情的凑上来介绍。秦然问了下一枚五品妖兽卵的价格,吓得他心头直跳。

      “五品妖兽卵最低价,三万下品灵石,或是两百六十块中品灵石。”伙计见秦然没有打算买的意思,也就懒散的回答道。

      “我去!这是兽卵还是灵石卵啊!”三万下品灵石,直接让秦然翻了翻白眼。

      秦然在市场逛了半天,方才明白门派对于一个修士何等重要。

      门派发给他的下品法器长虹剑,在这里最低也要一百下品灵石。门派内只需贡献便可学习的秘法,在这里最低都是数百灵石起价。

      平时秦然没觉得门派有多大好处,现在走到修真者的社会一体会,才明白门派的重要性。有了门派,衣食无忧,法器不愁,还没人敢欺负。而那些在外面混的低阶修士,每天都要面对死亡的威胁,勾心斗角。

      秦然修真天赋一般,但是对于这人情世故却是学得很快,短短半天他便明白,自己现在与那些闲散修士相比,经验差了很多。

      秦然修真十年,大概积累了接近三百块中品灵石,其中大部分还是上次发的死人财,以及历次门派任务得到的妖兽尸体换来的。而这些灵石,估计只够他买一件灵器。

      修士用的法器,也是有等级之分的。炼气修士用的叫法器,一般筑基修士也会用些上品法器,比如秦然那根捆仙索。不过,等到了筑基后期和金丹期,修士的主流法器就换成了灵器。之所以称之为灵器,是因为这些法器有了灵性,更加容易操控。而元婴期修士用的,就换成了道器。在这之上,还有仙器碎片、伪仙器等等。

      秦然这次来自由市场。便是打算买一把下品灵剑,自己那长虹剑,早该淘汰了,之前一直有捆仙索撑着,秦然还能应付。现在要参加门派大赛,秦然自然得准备周全,能多一分实力,便多一分把握。

      秦然走了许久,逐渐接近市场中心。

      “咦,这家万宝阁,看上去很是气派,进去瞧瞧。”秦然暗道。

      前方不远,秦然看到的那家万宝阁矗立在大街左边,纯白玉的建筑风格和周围的店铺相比,简直是鹤立鸡群。高达五层的楼阁更是高出周围店铺一大截。万宝阁的对面,便是城主府。

      秦然走近后,只见那紫檀木的牌匾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万宝阁。

      万宝阁的大门前,更是立了个告示:元婴以下修士所用之物,无所不有!

      “霸气!也不知是哪位前辈开的店铺。”秦然心想。

      秦然进入店铺后,一个娇滴滴的少龄女修便前来问明来意,随后领着秦然上了二层。这第一层,秦然所见贩卖之物,大都是炼气修士所用,但无一不是精品物件。

      秦然上了二层,便随着女修来到专门出售灵剑的柜台,而后那名女修便下去了。

      柜台的看管是一名中年男子,对秦然笑道:“在下万宝阁筑基修士宏阳,道友可是想买一灵剑?”

      秦然点头称是,回道:“在下秦然。”

      看管宏阳拿出一个长达三尺的木盒,当着秦然打开,一把黑色灵剑正放在盒中。

      宏阳道:“此剑乃千年黑晶铁打造,又由资深铸剑师镌刻了三个法阵在剑身上,可谓是剑中精品。这把黑晶剑属于下品灵剑,只需三百中品灵石。道友,此剑可合你意?”

      秦然想了想,道:“宏道友,不知还有没有更好的剑?尤其是利于飞行的,这样我也省去了购买飞行法器的开销”

      宏阳回道:“飞剑虽然也可飞行,但是至多只能乘坐两人,道友若是没有大量奴隶,倒是挺适合。”

      说完,宏阳便从柜台拿出一个同样大小的玉盒。打开后,是一柄冰剑。

      宏阳接着介绍道:“此剑乃北冥玄冰所铸,一旦刺中对手,便会在体内留下寒气,严重影响灵力运行。剑身同样镌刻有数个阵法。价格八百中品灵石。”

      秦然想了想,这柄冰剑好是好,但是不适合自己的心法大日如来经。大日如来经依靠吸收日光修炼,与这冰剑正好相冲。

      秦然道:“宏兄,不知有没有适合阳性心法的灵剑,这冰剑正好与在下心法相冲。”

      宏阳想了想,道:“这剑倒是有,而且算是筑基修士能用的最好的灵剑了,甚至到了金丹期也可接着用,只是在价钱上贵了点。”

      秦然喜道:“那劳烦宏兄了。”

      宏阳从柜台下拖出一个精铁箱,打开锁后,拿出一个黄色的剑匣放到柜台上。

      宏阳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把精细的钥匙,刚把剑匣打开个缝,道道金芒便从剑匣透出,灵气逼人。待金芒散去,宏阳才把剑匣完全打开。

      宏阳道:“秦道友,此剑算是中品灵剑里最好的了,甚至勉强可算是上品灵剑。因此剑阳性太重,只适合修炼阳刚心法的修士,所以才屈居中品。这剑的主要材料是四品金乌石,因而名曰:金乌。此剑身上有四个阵法,具体作用会有玉简记录,只要秦兄买成,玉简立刻奉上”。

      秦然心喜,这把剑简直是为自己定做的一般。秦然道:“不知此剑价格多少?”

      “一千二百中品灵石。”宏阳答道。

      秦然暗道:“那柄冰剑也是中品灵剑,却只要八百中品灵石,换成这柄金乌竟然贵了如此之多。”一千二百中品灵石,那就是十万两千块下品灵石以上啊,毕竟下品灵石与中品灵石的比例可不是对等的。

      秦然沉默了一会儿,道:“宏阳兄,在下乃昆虚派内门弟子,不知是否有打折?”

      宏阳笑道:“按理说,万宝阁卖东西是不会打折的,但是考虑到某些因素,对于你们这些地头蛇似的门派,一般会给九折。这是最大限度了,万宝阁在修真三千多界,大都开有店铺,后台老板的势力有多大,秦兄可想而知。”

      秦然骇然:“这要什么样的人物,才能做到如此地步?”万宝阁老板的神秘强大,在秦然心中立刻树立起来。

      秦然想了想,从储物袋中拿出几枚玉简放到柜台上,道:“宏阳兄,不知这些东西值多少灵石。”

      宏阳依次查看玉简后,轻笑道:“想不到秦兄真有本事,这种东西也能弄到手,不过秦兄放心,万宝阁做生意,一向为用户保密。这些东西,算你七百中品灵石。”

      秦然拿出的玉简,自然是上次从名剑宗弟子刘成武储物袋得来的。那些东西都是和名剑宗一种剑诀成套使用的,秦然已经有了大日如来经,也就拿出来卖了,考虑到万宝阁的强大,秦然才放心的拿了出来。

      七百中品灵石,加上储物袋里的所有灵石,秦然终于如愿以偿的得到了金乌剑。

      “姥姥的,十年辛苦,一把灵剑就让我回到解放前。”秦然肉痛不已。

      离开万宝阁后,秦然便迅速离开了自由市场。一来也是以防万一,二来,秦然彻底成了穷光蛋,与其留在城里看着宝贝干瞪眼,还不如迅速离开,眼不见心不烦。

      秦然没有注意的是,两个修士见秦然出万宝阁时面带喜色,知道秦然定是得到了宝物,远远的潜伏跟踪,直到到了城外数百里,秦然察觉到不对劲时,对方已经形成了包围圈。

      “大哥,这小子身上绝对有宝贝!他刚去过万宝阁。”一个皮肤黑得跟碳似的修士对着带头的筑基修士说道。

      秦然看着包围自己的四名修士,两个筑基,看上去像是兄弟。黑皮和另外一个只有炼气九层。

      “小子,实相的快把宝贝交出来,省得丢了性命。”带头的筑基修士对着秦然吼道。

      秦然冷静下来,对着那体型肥胖的筑基修士喝道:“我乃昆虚派弟子,尔等不怕事后我师门报复?”

      “哈哈哈……”

      另外一个同样肥胖,但略显年轻的筑基修士大笑道:“杀了你,这事怕是只有老天爷知道!”

      秦然冷笑:“两只肥猪,也敢口出狂语。”

      一听这话,那两个筑基修士大怒,哇哇怪叫着分别拿出一巨大铜锤砸向秦然。

      “好小子,死到临头还敢胡言乱语!”

      秦然拿出金乌剑,踏上剑身向空中冲去,躲开了两个巨锤。

      “呔!休走!”

      其中一个肥胖的筑基修士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块红色木牌扔向秦然。

      嘭!

      木牌瞬间爆炸,巨大的冲击波让秦然控制不住方向,随后被两名筑基修士追上。

      秦然怒道:“哼!跟小爷我玩这手,玩不死你!”

      说完,秦然从储物袋拿出大把灵符,一股脑的往身后扔去,各种爆炸声便从身后传来。

      秦然趁机仗着金乌剑的速度拉开了距离。

      眼见对方追不到自己,秦然憋住了气,喝道:“两头白猪给我听好了,这次小爷算是记住了,给我等着!”秦然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天边。

      两名筑基修士直叹晦气,别人用的是名牌,追不上只能认了。

      秦然在一天半后,终于回到了昆虚派的地界。

      秦然叹道:“这就是教训啊!以后得记住了,做人要谨慎。”在深感经验不足的同时,秦然也为金乌的犀利而欢喜不已。

      “回去得好好参悟大日如来经的秘法道术,配合这把金乌,定能博得好名次。”秦然暗道。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