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中

绝密东方之山术

作者:君火 | 悬疑惊悚

收藏

  中国中国古代有“三易”:《连山易》、《归藏易易》、《周易》。  命相医卜,风水墓葬,奇门奇门,行兵布阵……无数学科由排在排在最后的周易衍生。  比周易更神秘的古老的历史的连山、归藏易又代表中国了什么?古人为何要毁了它们?  魔门百术之祖的山术,与连山和归藏易有什么关“怎么回事?谁在大呼小叫,妖言惑众?”。

君火小说作品_绝密东方之山术目录章节_第七章 百死石血虫

    中间那辆驴车中,一个衣饰细节考究的青年,正半跪在一个满头银发的和服老者斜对面,施礼施礼。这个青年,恰恰姬乘风曾在依玛村没见过的那个犬养。  银发老者凝望着月色下的莽莽群山,好像正去思考什么问题,闻言醒过神来,轻轻笑道:“老师更年轻的时候,走遍了这驴车旁边,还有二十来个身穿黑衣的年轻人跟着跑步前进。这些人背上都背着硕大的登山包,个个神情彪悍,眼睛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动静。从他们沉甸甸的背囊中可以看出,这些人应该都带着硬家伙。。...

      从依玛村到玉矿的山路上,三辆驴车正就着月色快速前行。辚辚车声在深宵的昆仑山中显得格外清晰。

      驴车旁边,还有二十来个身穿黑衣的年轻人跟着跑步前进。这些人背上都背着硕大的登山包,个个神情彪悍,眼睛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动静。从他们沉甸甸的背囊中可以看出,这些人应该都带着硬家伙。

      “伊藤老师,玉矿离这里已经不远了!您今天刚从日本飞过来,这么晚还要赶路,真是辛苦您了!这里条件艰苦,非常抱歉!”

      中间那辆驴车中,一个衣饰考究的青年,正跪坐在一个满头银发的和服老者斜对面,躬身行礼。这个青年,正是姬乘风曾在依玛村见过的那个犬养。

      银发老者凝视着月色下的莽莽群山,似乎正在思考什么问题,闻言醒过神来,微微笑道:“老师年轻的时候,踏遍了这个国家的山山水水,这点辛苦算不得什么!倒是你来中国不到三年就发现了一座保存完整的远古术士墓,很让老师惊喜啊!老师也是急于一探究竟,这才连夜赶路的,你不必歉疚。”说着还对犬养投去一个赞许的眼神。

      犬养忙躬了躬身:“全仗老师教导有方!犬养不敢居功!”神情谦抑,眼中却掠过一丝得色。

      银发老者叹道:“我们找得太久了!希望这一次不会再度失望!”

      犬养道:“这一次我经历了非常周密的调查,查阅了大量资料,又从附近的村民口中打探到不少消息,基本上可以断定这个墓主就是当年参与设计那座陵墓的术士!他的身份不低,当年应该是想办法从那座陵墓里逃出来了,之后在这里为自己找了个上品吉穴希望能尸解升仙。老师,我们一定可以找到我们需要的东西!”

      听犬养两次提到“那座陵墓”,银发老者眼底也隐隐有炽热的光芒闪现。他微微点头,望向玉矿的方向,再次陷入沉思之中。

      此刻,在为首的一辆驴车上,却在进行着另一番完全不同的对话。曾在依玛村出现的那个眼镜青年不停的催促赶车的维族老者:“快点快点!犬养先生吩咐了,今晚十二点之前必须赶到玉矿!”

      虽然赶这趟车得了一千块钱,但维族老者嘴里仍有些不满的唠叨:“我说小哥,你们那个白发老头年纪不比我小了吧?性子咋这么急呢?这黑天半夜的非要赶路,白天已经赶了一天了,人受得了,牲口也受不了。有什么事明天去不行呀?”

      眼镜青年斥道:“少废话!你知道那老先生是谁吗?那可是日本久负盛名的阴阳师伊藤先生,是最接近神的人。在日本就算再有钱有势,想见他一面都是千难万难!他肯雇你的车,那是你几辈子修来的造化!”

      维族老者世居昆仑仙乡,活的年头久了,倒也没那么容易被唬住,嘀咕道:“再厉害也就是个小日本子,什么狗屁阴阳师,还不就是学了点中国术法的皮毛?到了老祖宗的地盘,充什么大爷?”

      不料这番话却被眼镜青年听了去,眼镜青年随手捡起驴车上一根棍子抽在维族老者身上,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道:“老东西,你嘴里叽里咕噜的胡嘚嘚什么?日本人你也敢得罪?想死了不是?”

      维族老者梗了梗脖子,想反驳几句,想到小儿子的聘礼还没着落,话到嘴边却又缩了回去,闷声不吭的继续赶车。心里却对这狐假虎威的眼镜青年很是瞧不上眼。还自称是上过大学的人呢,算什么东西?明明是个中国人,非要去舔日本人的腚眼子。也不知道他爹娘养他这么大是怎么想的。搁老子,当年早把这驴日的甩墙上了!

      ……

      “师父,石头又流血了!是不是有恶鬼要出现了?”姬乘风想起艾尼瓦尔说的那些事情,双手一阴一阳的摆了个攻守兼备的姿势护在师父面前,悄声问了一句,似乎生怕惊动了附近的鬼魂。

      关山随手一抹,将滴落在脸上的一滴鲜血抹去,用手指搓了搓,对姬乘风道:“过来,给个亮!”

      姬乘风将手电照在师父的手指上,见师父盯着手指看得聚精会神,不由急道:“师父,别看了,咱们到底是继续前进还是撤回去?这些鬼东西让人恶心得慌!”

      关山噗的一声吹灭蜡烛,把手伸到姬乘风面前道:“你自己瞧!”

      “血有什么好看的?杀羊的时候见多了!”姬乘风心不在焉的瞟了一眼,却见师父的手指上又缓缓凝聚起一滴鲜血。他之前明明见到师父将那滴血液搓掉了的。这时他也意识到这些鲜血绝没有那么简单,忙将手电光移近,瞪大眼睛仔细看去。

      这一看却是让他心猛地一跳,手掌差点将电筒捏扁。原来,在那滴鲜血之中,竟有无数细如发丝的小虫子在不断蠕动。

      如果仅仅是这么一小滴也就罢了,可现在整个墓道中都是这种血液,岂不是说他们已经被上亿条这种小虫子包围了?

      且不说这种虫子对人体是否有害,光是这让人毛骨悚然的数量,如果爬到身上,那绝对是能恶心死人的。谁知道它们会不会顺着毛孔钻进去?

      想到这里,姬乘风身上的寒毛根根直竖,脖子上滴了血液的地方,原先还不觉得有什么,这时候却只觉又麻又痒,忍不住便伸手去挠。

      关山忙止住他道:“千万不要去挠!挠破皮就麻烦了!”

      姬乘风手停在半空,微白着脸问道:“师父,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关山道:“这是百死石血虫,平时像石头一样处于假死状态,据说能存活数千年。一旦遇到火光,便会逐渐复苏并以一种快到难以想象的速度繁殖,在繁殖过程中会分泌出一种体液,这种体液几乎跟血液没什么两样!古时候的盗墓者都是使用火把蜡烛作为光源,于是有人将这种百死石血虫布置在陵墓周围,造成石头流血的假象,吓退盗墓者。一旦火光熄灭,这种虫子又会慢慢僵化成石头,并且逐渐往真正的石头里面渗透。下次遇到火光,又会故态复萌,生生不息,‘百死’之名,就是由此而来。这是古人发明的一种简单而又有效的循环防盗手段。”

      看来当年石头流血只是一场巧合而已了。偏偏是老烟头挖到了墓道附近,又偏偏是他最爱抽烟,定是他抽烟时的火光“唤醒”了渗入石壁的“百死石血虫”。想通了这一点,姬乘风惊惧稍减,问道:“那要是挠破了会怎么样?”

      关山似乎是有意锻炼姬乘风的胆量,不急不缓的道:“据传百死石血虫就是远古的巫师利用鲜血培养出来的,本是用来惩罚犯人的。百死石血虫一旦遇到鲜血,就会加速繁殖,直至将血液全部消耗干净。巫师们把犯人的皮肤割开一道道小口子,将百死石血虫磨成的粉末撒上,用不了多久,犯人就会被吸干血髓,全身石化。将石化的尸体敲碎碾磨,又可以用于下一个犯人……”

      这么说,这些涂在墓道壁上的百死石血虫有可能是石化的尸粉?姬乘风听得胃里面酸水直冒,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对关山道:“师父,您别说了!我知道厉害了!我……”

      一句话没说完,手电光束之中,突然无声无息的飘来一缕血红的雾气。关山面色微变,喝道:“转为内呼吸,不要吸入这些红色雾气!快离开这里!”辨明方向,快速往墓道深处闪去。

      这一程也不知跑了多远,墓道一直在倾斜着往下,料来已经进入山腹之中。这时跑在前方的关山陡然间脚下一空,身子沉下半截。也亏他眼明手快,右手伸指在壁上一捺,便借着这点力腾空而起,在空中连番数个空心跟头,人已落在十多米外。

      脚刚着地,身子却是再次往下沉去。这次他早已有了防备,刚刚察觉脚下不对劲,又故技重施,再次翻出十多米外,终于踏上了实地。

      姬乘风反应亦不慢,在师父踏空的那一刻便意识到墓道中设有陷坑,身形却是丝毫不缓,脚尖在壁上一点,正想踏着墙壁掠过去,突然察觉脚尖着力处微微往里一陷,紧跟着破风之声大作,墓道两侧数不清的箭矢呼啸而出,在小小的墓道之中织成了一张箭网。

      身在半空,下方又是不明底细的陷坑,姬乘风毫无思索余裕,平时所学不知不觉便施展出来,将手电往腰间一插,双手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护住全身,将两侧射来的箭矢一一击落。同时脚尖在墙壁上连连借力,身形化为一条黑影从箭网之中穿了过去。

      落地之后,只听陷坑的翻板下面也是风声飒然,良久方绝,显然陷坑之中也布满了暗箭。姬乘风与师父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凝重之色。方才这一切虽然只发生在短短数秒之间,但其中的惊险,却足以用九死一生来形容。长达三十米的陷坑,加上两侧数不清的暗箭,身手稍稍差一点,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

      这条墓道之中的算计可谓一重接一重,步步惊心。接下来,师徒二人再也不敢掉以轻心。好在往前走了不远之后,一道石门终于出现在他们眼中。

      让他们惊讶的是,那道石门,竟然是打开着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