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中

绝密东方之山术

作者:君火 | 悬疑惊悚

收藏

  中国中国古代有“三易”:《连山易》、《归藏易易》、《周易》。  命相医卜,风水墓葬,奇门奇门,行兵布阵……无数学科由排在排在最后的周易衍生。  比周易更神秘的古老的历史的连山、归藏易又代表中国了什么?古人为何要毁了它们?  魔门百术之祖的山术,与连山和归藏易有什么关“怎么回事?谁在大呼小叫,妖言惑众?”。

君火小说作品_绝密东方之山术目录章节_第九章 红凶

    乘风宁可自己被歪脖子树,也不愿被这未明来历的鬼东西咬死。  心里正恨得翻江倒海,远处忽然“嗒”的一声,亮起一朵火苗,好像是有人用打火机直接点燃了一支蜡烛。  “是师父,肯定是师父!”姬乘风大喜,想出声求救,怎奈半点声音也发不出。眼见得师父举着蜡心里的念头还没转完,两片冰冷的嘴唇又凑了上来,那种湿寒的感觉,让姬乘风身上的鸡皮疙瘩瞬间炸起。他已经感觉到锋利的牙齿轻轻抵住了自己的血管,那条又冷又黏的舌头还在轻轻舔舐,似乎并不急于下口。。...

      一条又冷又粘的物体,在姬乘风脖子的右侧轻轻舔了一下,让姬乘风整个脊梁柱都升起一股寒意。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一条……舌头。他发誓,如果他能动手的话,他一定会把这条舌头剪下来,剪成肉酱!

      心里的念头还没转完,两片冰冷的嘴唇又凑了上来,那种湿寒的感觉,让姬乘风身上的鸡皮疙瘩瞬间炸起。他已经感觉到锋利的牙齿轻轻抵住了自己的血管,那条又冷又黏的舌头还在轻轻舔舐,似乎并不急于下口。

      在这一刻,姬乘风宁愿自己被吊死,也不愿被这不明来历的鬼东西咬死。

      心里正恨得翻江倒海,远处突然“嗒”的一声,亮起一朵火苗,似乎是有人用打火机点燃了一支蜡烛。

      “是师父,一定是师父!”姬乘风大喜,想要出声求救,奈何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眼见师父举着蜡烛四处走动寻找他,嘴里还在叫着他的名字,姬乘风急得差点晕过去。

      那白面红裙的女鬼似乎对火光颇为忌惮,也就不再磨蹭,张开猩红的嘴唇,对着姬乘风的脖子狠狠咬下。

      姬乘风哪有那么容易就范,虽然被勒住脖子吊在半空身上使不出力气,仍是死命扭动身子不断挣扎,不让那女鬼咬对地方。

      挣扎中也不知怎么一只鞋子掉了下来,“啪”的一声,在寂静的地宫之中显得格外响亮。这声音立马吸引了关山的注意力,可惜蜡烛光不能及远,他忙取出手电照了过来。

      女鬼也知机不可失,两条冷冰冰的手臂死死掰住姬乘风的脑袋,张嘴便咬。

      眼看着女鬼白森森的牙齿就要咬在姬乘风的脖子上,突然,半空里一道黑光闪过,“唰”,吊住姬乘风的红绫顿时被割断,姬乘风嗖的坠落在地。只是他被吊的时间久了,身上的力气一时半会还无法恢复,想要举起双手推开那搂住自己脑袋的女鬼,却是怎么也举不起来。

      女鬼在他耳边冷笑两声,再次咬下。斜刺里又是一道白光射来,如同破屋顶上漏下的阳光,刚好照在女鬼脸上。女鬼惨叫一声,脸上升起丝丝烟雾,臭不可闻。

      被这股臭味一呛,姬乘风猛咳几声,身上终于恢复了几分力气,掰开女鬼手臂,滚出了裹住自己的红布。一眼便看到师父正左手掐“伏魔印”,右手举着一面古意盎然的铜镜死死照着女鬼。女鬼被困在铜镜射出的白光中凄声哀嚎,身上白烟阵阵,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逃脱。

      姬乘风活动了一下身子,抬脚便对着女鬼那张恶心的脸上踩去。关山喝道:“这样灭不了她!快去取剑!”说着眼睛往墓墙上一瞟。

      姬乘风捡起手电往师父目光指示的方向一照,果然见那儿插着一把乌黑的短剑。看来刚才师父就是用这把剑斩断了吊住自己的红绫。他纵身而起,将短剑拔出,问师父:“怎么用?”

      关山道:“插其眉心!”

      姬乘风应了一声,也不管那女鬼如何哀哭,一剑便插了下去。剑身红光大盛,如同烧红的铁水一般不断涌入女鬼头颅。女鬼惨叫一声,便不再动弹,慢慢化为一滩粘稠的血水,腥臭难闻。

      关山收了铜镜和短剑,取出一张符扔在那块红布上,念了几句咒语,符文“蓬”的一声燃烧起来,将那块红布也引燃了,迅速缩成一团。姬乘风这才发现那块红布原来不是别的,却是一条用上好绸缎缝制的红色长裙,有点像是新娘子穿的那种。

      趁着红裙燃烧的功夫,关山问姬乘风:“你没事吧?怎么会着了这‘红凶’的道?”

      姬乘风当下简要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末了问道:“师父,什么是‘红凶’?”

      关山道:“古人认为婚前失身是一种不可饶恕的罪行。在某些地方,新婚之夜如果下身不能见红,新娘子会被剃去眉毛逐出家门,以示不贞不洁。严重的甚至会被夫家处死。这个女子身体被斩成了两段,想来是婚前便已有了身孕。碰到这样的情况,处罚会更加严重,一般都会处以腰斩之刑,上下两截身子分开埋葬,就是要让其母子永远分离。这样被处死的女子,心中的怨念都极其厉刻,死后怨魂不散,很容易成为凶煞。又因这种事一般都发生在新婚之夜,被处死的女子身上还穿着大红吉服,所以这种凶煞便叫‘红凶’。”

      姬乘风闻言恻然,心中对方才那差点置自己于死地的“红凶”,憎恶稍减,反而多了几分怜悯之意。

      关山道:“你说的那幅壁画在哪儿?带我去瞅瞅!”

      姬乘风引着师父来到壁画前,见壁画中的女子眼中两行血泪仍未干涸,心中更是难过。

      关山在壁画上扫了一眼便道:“这不是一幅简单的壁画,而是一个隐藏得极好的拘魂阵。这个女子的怨魂被拘禁在此,就是用来守墓的。说不定这个‘红凶’,就是墓主人特意制作出来的。”

      姬乘风道:“那她的魂魄还在这里吗?师父,您把她放走吧!”

      关山叹道:“没那么容易。我刚才只是暂时把她的怨魂打散了。找不到她的下半截尸首和她孩子的尸首,这股怨魂就永远不会消散。这人死了至少两千年了,我们又去哪里找她的下半截尸首?”

      姬乘风默然,这件事确实是无从下手。

      关山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难过了,至少她不用困在这座墓里了。希望她自己能找到吧!”

      姬乘风心想也只能这样了,吁了口气,问道:“师父,你刚才干嘛去了?蜡烛一灭,我好像还见到有什么东西在攻击你,转眼就不见了你的人影!”

      关山道:“你没看错,我被‘尸傀’引入了‘阴尸阵’里面,黑暗之中无法看清周围的情况,也无从破阵,费了一番手脚才出来的。这座墓不简单,一定要小心点!”

      什么“尸傀”、“阴尸阵”,姬乘风连听都没听说过,但一听这名字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脸上不禁露出茫然之色。

      关山知道徒弟不懂,也不解释,说道:“你自己过来看看就明白了!”

      姬乘风跟在师父后面往地宫深处走了约有二三十步,关山停住脚步道:“要有心理准备,待会儿看到的东西,可能会超出你的想象!”

      今晚见到的东西哪一样不是超出了想象?姬乘风的神经比进入墓道之前已经大条了很多,点头道:“放心吧师父,我扛得住!走吧!”说着手电光往上微微一抬,就在那一瞬间,眼前的景象,却是让他胸口如被重锤锤了一下,一口气差点没接上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