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中

腹黑大少请排队

作者:锦瑟 | 科幻未来

收藏

  一觉醒过来,整个世界放佛都变了。她爱的未婚夫,变为了贪钱的小人。她尊重……的父亲,不惜牺牲用她当作筹码。她温柔如水的继母,两面三刀吹捧她。她善良真诚的姐姐,狠毒谋算。这一切,好像今天是她的十八岁生日,过了今晚十二点,她就是成年人了。。

第29章 财大气粗_腹黑大少请排队_ 安歌, 沈郁

    “伯母,我住哪里也不需要和您汇报情况,这是我自由的,至于您的儿子为何会是我的邻居,那我就不很清楚了,但是请您自己去再次询问他吧!”安歌明白了沈母的质问,定是想多了,她可不想提着沈母见安歌说的条条是道,想必是自己误会了。。...

    “伯母,我住哪里也不用和您汇报,这是我自由,至于您的儿子为何会是我的邻居,那我就不清楚了,还是请您自己去询问他吧!”

    安歌明白沈母的质问,定是想多了,她可不想背着黑锅,还是说清的比较好。

    沈母见安歌说的条条是道,想必是自己误会了。

    但是,沈郁住在这里,定是冲着她而来的,这样下去早晚不是个事。

    “安小姐,我可否和你单独谈谈?”

    “又谈!”安歌暗自说道,还真是麻烦。

    “伯母里面请。”

    安歌并未拒绝,而是将沈母请进了自己的家中。

    沈母刚刚进屋,米雪儿却跟了上来,她也想进去,却别安歌拦了下来。

    “这位小姐,不好意思,伯母说要单独,和我谈谈。”

    安歌可以在“单独”上面家中了语气。

    沈母见米雪儿想要跟过来,则对她试了个颜色。

    无奈,米雪儿见沈母既然这般了,自己只好等在外面。

    随后,安歌关上了门,可是却没注意,门并未关严,而是留下了一道缝隙。

    安歌还是很有礼貌地将沈母请到了房间。

    沈母来到了客厅,坐在了沙发上。

    安歌则为沈母倒了一杯水,随后,也坐了下来。

    然而,沈母却未领情,而是直视着面前的安歌。

    两人都未开口,整个房间安静之际。

    须臾,沈母开了口。

    “安小姐,上一次你我见面,说的很明白,你也不会对我家郁儿纠缠,但是,郁儿却搬到了你的隔壁,这总归不是什么好事。”

    “天呐!这是什么逻辑,你儿子住我隔壁我又什么办法?总不能叫我搬走吧?如果我搬走,他在住到我隔壁,那我比不是要天天搬家了?”

    安歌心中默默暗道。

    “伯母……”

    安歌刚要开口辩解,却被沈母打断。

    “安小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不想看到,我希望你还是不要出现在郁儿的眼前……”

    这一次,为等沈母说完,安歌再也忍不住,打断了她。

    “伯母,您的意思我懂,但是,也请您明白,不是我缠着您儿子,他住我隔壁,我是不知道的,所以还是请您将这些话,说与您的儿子吧!”

    沈母没想到,安歌会打断自己,还从有人敢打断自己说话,可见,这个安歌还真是难办。

    “说吧,要多少?”

    安歌愣住了神,要多少,这是什么意思?

    沈母见安歌移神,看来是没明白自己的话意。

    “你要多少钱,虽说你的家庭条件也不差,但是,你的心思我明白,不就是看上了我沈家的家产吗?想要嫁给郁儿,我可以告诉你,不可能,这种事我遇见很多,同样,为也为郁儿处理过这种事情,你说个数字吧,只要能够离开郁儿,我给你。”

    安歌这才明白,沈母的话意,原来是要个自己前。

    她把她想成什么了!

    她已经说的明白,她对沈郁没有任何兴趣,更不会像她所说那样,想要嫁给沈郁。

    虽说,沈郁无论家庭背景,还是样貌,都是无可挑剔,但是,她却真不稀罕。

    “伯母,请您不要侮辱我,至于您说的钱,我也不需要。”

    语落,沈母并未回应,心中却想着,“没想到,安歌居然这样难缠,小小年纪,心机却是这样的重,我就不信,你不是为了钱。”

    只见,沈母从包中那处一叠支票,一支笔在扇面填写上了数字,随后抛给了对面的安歌。

    安歌看的明白,这女人还真是霸道,不论安歌怎么说,她还是开了一张支票。

    安歌拿起那张支票,嘴角上扬。

    “伯母还真是大方,一出手就是一个亿,真沈家还是真财大气粗。”

    “撕拉”

    随后传来了撕拉的声音,安歌竟将支票一分为二。

    沈母看到安歌的这一举动后,目瞪口呆。

    这时,沈郁竟走了过来,一把拽起沙发上自己的母亲。

    沈郁的突如其来,让安歌有些乱了手脚。

    “你怎么进来的?”

    只见米雪儿缓缓也走进了安歌的家中。

    殊不知,就在安歌与沈母进房后不久,沈郁想着下楼去接自己的母亲,却发现米雪儿站在门外。

    经过询问,这才知道,自己的母亲去了安歌的家。

    然而,沈郁并未直接推门而入,而是透过门留下的缝隙看着房内二人的对话与举动。

    沈郁将一切尽收眼底,就在安歌撕碎了那张支票后,沈郁的脸上浮现一丝喜悦。

    之后,沈郁便不再继续观看,而是进入到了房内。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