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中

大明崇祯

作者:棋风 | 架空历史

收藏

  1625年,陈圆圆才四岁,顾秋波八岁,柳如是除了一年就得当妓女了。皇太极刚继位,魏忠贤权倾朝野,客眼巴巴专横跋扈,一个时代刚拉大帷幕。  1625年,我为信王,1625年我为皇帝,1625年我为崇祯!  1625年,一个人故事,一群人的故事这个举措让很多人看到了希望,书生士子也是一片赞扬之声,朝堂上下欢欣鼓舞,所有人都在等着崇祯皇帝在加把劲中兴大明。。

棋风小说作品_大明崇祯全文免费阅读_第九章 复杂的人事

    大名鼎鼎的三顺王。努尔哈赤覆亡元朝的三位急先锋,其中孔友德充分发挥极其最重要的的作用,是大明在辽东朝鲜之间最后的牵制力量毁于一旦。  朝鲜是孔友德为努尔哈赤打下去的,是大明丧失了始终的盟友,造成辽东的局势愈发的不可收拾。  也可以说袁崇焕杀了毛文龙,让辽“毛文龙,也是一个能人!”崇祯皇帝拿起笔,在一张铺开的纸上写下了毛文龙三个字,在毛文龙的下面又依次写下了几个名字。。...

      对于不启用袁崇焕,崇祯皇帝心里还有一个顾虑,那就是毛文龙。毛文龙这个人,说起来此时已经有了唐代藩镇的意思,可是在崇祯皇帝看来,他存在比铲除他作用要大的多。如果不是袁崇焕弄死了毛文龙,恐怕也不会有后来的皇太极兵围北京城的事情了。

      “毛文龙,也是一个能人!”崇祯皇帝拿起笔,在一张铺开的纸上写下了毛文龙三个字,在毛文龙的下面又依次写下了几个名字。

      孔友德、尚可喜、耿仲明,多么有名的三个人,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三顺王。后金覆灭明朝的三位急先锋,其中孔友德发挥极为重要的作用,是大明在辽东朝鲜之间最后的牵制力量毁于一旦。

      朝鲜就是孔友德为后金打下来的,是大明失去了一直的盟友,导致辽东的局势越发的不可收拾。

      可以说袁崇焕杀了毛文龙,让辽东的局势急转而下,原本说毛文龙耗费钱粮过重,对后金的牵制微乎其微。杀了毛文龙之后呢?袁崇焕又说为了安抚军心,需要给皮岛将士卒加饷。

      崇祯皇帝捏着鼻子掏了这笔钱,皮岛不但没能起作用,反而更不如毛文龙活着的时候了。

      最后更是导致了孔友德等人的叛乱,以至于后来投降了后金,想到这里,崇祯皇帝叹了口气。真的是一笔烂账,这些人用心里没底,不用心里更没底,究竟因该怎么办呢?

      看着纸上的四个人名,崇祯皇帝眼睛猛地一亮,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袁可立。

      袁可立在明末也是声名赫赫,可以说是一员能臣干吏,无论是做地方巡抚,还是在朝堂为官,建树颇多。为人也正直忠瑾,不好名利,崇祯皇帝对他还是非常看好和器重的。看了一眼刚刚走进来的王承恩,崇祯皇帝开口问道:“王承恩,袁可立现在何处?”

      王承恩一愣,没想到崇祯皇帝居然问起了袁可立,自己不是去查魏忠贤在宫中党羽了吗?

      对于魏忠贤的党羽,崇祯皇帝其实不怎么看重,魏忠贤都倒台了,魏忠贤的那些党羽还能掀起什么风浪?现在最重要的是组建一个班底,一个属于自己的班底,能够对自己的皇命令贯彻和执行班底。

      “回皇上,袁可立致仕了!”崇祯皇帝想问什么,王承恩自然回答什么。

      袁可立的名字,王承恩不可能没听过,四朝老臣,五世荣恩,在朝堂上能与袁可立比肩的,已经没有人了。袁可立因为受到魏忠贤的排挤,到了南京户部尚书的任上。天启皇帝还在世的时候,袁可立已经上奏折乞骸骨了。

      对于袁可立的功绩和为人,天启皇帝给予了肯定,让其以太子太保的官职致仕。

      “致仕了?”崇祯皇帝一愣,怎么会致仕了呢?自己明明还想启用他,询问一下辽东的事情,怎么就回乡养老了。

      “皇上,是否想要启用袁大人?”王承恩看着崇祯皇帝的样子,心中瞬间明白崇祯皇帝的意思,开口说道:“皇上,袁大人今年已经六十九岁了,年纪大了,皇上要启用袁大人,恐怕要三思而行啊!”

      六十九岁了?崇祯皇帝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一点,讪讪的摆了摆手,不能办事,做个咨询也好啊!后世不是有顾问,用什么名义让袁可立进京呢?

      “皇上,奴婢觉得要用袁大人,直接下旨让其进京也就是了。”王承恩适时地提醒:“袁大人忠贞耿直,想必不会拒绝的。”

      瞪了一眼王承恩,说三思的也是你,说直接的也是你,两面三刀的家伙。崇祯皇帝摆了摆手,沉声说道:“那你就去让内阁拟旨,语气客气一点,明白吗?”

      王承恩有些尴尬,连忙保证道:“皇上放心,奴婢知道怎么做。”

      崇祯皇帝点了点头,想起自己交代给王承恩的事情,随意的询问了一句:“让你办得事情怎么样了?有没有结果?”

      “回皇上,已经有结果了,查出了几个人!”王承恩恭敬的答了一句:“皇上的意思是怎么处置他们?”

      摆了摆手,崇祯皇帝随意的说道:“让他们去皇庄里种地,体会一下百姓的辛苦,相信他们会有所悔改的。”沉吟了片刻,崇祯皇帝有些担心的说道:“不知道方正化那边怎么样了,朕的心里还真的没底。”

      那边不但是自己对方正化的考验,同时也关系着几十车东西,崇祯皇帝可不相信魏忠贤带走的不是好东西。

      旌旗招展,马蹄用力的敲打在地面上,掀起一阵阵的尘土。大路上的人看到来的人,全部都远远的避开,因为来的是锦衣卫的校尉。一队队的校尉骑着马,杀气腾腾的向前走,后面跟着的则是东厂的人马。

      为首的是一个太监,面容严肃,一脸的杀气,不停催促着身边的人快一点,正是被崇祯皇帝交办了差事的方正化。

      “大人,发现了魏忠贤的队伍,就在前方五里的一座客栈之中。”一个锦衣卫的校尉打马来到方正化的身边,抱拳当胸:“程千户请大人示下!”

      方正化还没有说话,在方正化身边的陈凤猛地抬起头,不敢置信的说道:“我们追的是魏忠贤魏公公?”

      转过头看了一眼陈凤,方正化目光锐利,盯着陈凤,声音沙哑的说道:“怎么,难不成陈千户有什么想法不成?还是说陈千户觉得我们不能追魏忠贤?”

      看着方正化微微眯起的眼睛,陈凤心头一寒,用力的摇了摇头:“陈凤是东厂的掌刑千户,自然是为皇上效力,以东厂督公马首是瞻。”

      回答的很官方,甚至都没提方正化,方正化却是一笑,拍了拍陈凤:“记住你说的话,如果你能做到,无论到什么时候,你的命都不会丢掉。”和陈凤说完话,方正化将目光转向锦衣卫的校尉:“把客栈围起来,没有咱家的命令,谁也不许轻举妄动。”

      “是,方公公!”校尉答应了一声,调转马头,飞马而去。

      李家老店,院子当中停着几十辆大车,有的甚至都停到了路上。马匹全都被卸了下来,正在马厩里面吃草,魏忠贤的保镖们正在院子里吃肉喝酒,不过也没忘了站岗示警,毕竟这些东西都是大家以后吃饭的家伙。

      客栈的二楼,一张桌子上摆满了酒菜,魏忠贤和一个人坐在桌子前,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朝钦,你哥哥已经掌控了东厂,以后咱们的日子不会太难过。”将一杯酒喝掉,魏忠贤对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人说道:“我算是安心了很多了,做了大半辈子奴婢,说我的感觉真是不错。”

      “公公在朝这么多年,是该享享清福了,以后每日寄情于山水,吃喝玩乐,不亦快哉。”李朝钦将酒给魏忠贤倒上,一边笑着说道:“至于我哥,如果没有公公的提携,他怎么会有今天。公公的大恩大德,我们兄弟都不会忘记的。”

      突然楼梯上响起了急切的脚步声,一个人从楼梯口快步的走了上来,来到魏忠贤的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干爹,下面来了人,锦衣卫的人,大队人马!”

      魏忠贤一愣,颇为疑惑的问道:“怎么会是锦衣卫的人?咱们的人没有收到一点消息吗?”

      “回干爹,没有!”男子摇了摇头,用力握了握手中的宝剑:“干爹放心,无论出什么事情,我一定护卫干爹的安全,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笑着摆了摆手,魏忠贤随意的说道:“命数是不可抗争和改变的,你不必如此,下去看看,来的肯定不光是锦衣卫,让说话算的上来,我想看看究竟是谁来的。锦衣卫的人还有人敢追我?没准还能看到熟人。”

      眼中凶光一闪而逝,魏忠贤猛地灌了一口酒,狠狠的将酒杯蹲在了桌子上。

      翻身下了战马,随手将手中的缰绳交给东厂的校尉,方正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看着停的到处都是的马车,不由嘲讽的哼了一声:“自己找死,真的怪不得旁人,如此嚣张,真是世间少见。”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男子走出门口,怀中抱着宝剑,盯着方正化,大声的说道。

      “咱家方正化,带着东厂掌刑千户陈凤以及锦衣卫千户程峰,求见魏公公!”方正化看着跟在自己身边的陈凤和程峰,语气客气的说道:“还请通禀一声。”

      男子一侧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干爹说了,楼上请!干爹在楼上见你们。”

      甩了甩身后的披风,方正化笑着对男子点了点头,迈步向着楼上走去,脚步不急不缓,轻轻的敲击着楼梯板,仿佛敲击着每个人的心灵。

      气氛越来越凝重,陈凤的额头上已经见汗了,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偷眼看了一眼方正化。

      只见方正化依旧从容不迫,面色丝毫不变,踏上二楼之后,目光自然就落到了桌边的两个人身上:“魏公公,咱家一路上追着你,终于把你给追到了,真是不容易啊!咱家不请自来,会不会扰了魏公公的酒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