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中

大明崇祯

作者:棋风 | 架空历史

收藏

  1625年,陈圆圆才四岁,顾秋波八岁,柳如是除了一年就得当妓女了。皇太极刚继位,魏忠贤权倾朝野,客眼巴巴专横跋扈,一个时代刚拉大帷幕。  1625年,我为信王,1625年我为皇帝,1625年我为崇祯!  1625年,一个人故事,一群人的故事这个举措让很多人看到了希望,书生士子也是一片赞扬之声,朝堂上下欢欣鼓舞,所有人都在等着崇祯皇帝在加把劲中兴大明。。

棋风小说作品_大明崇祯全文在线阅读_第十章 来要一样东西

    “狡兔死,走狗烹!”魏忠贤冷哼了一声:“的确方公公去理解的很更透彻啊!”  方正化没说话的,四下看了看,对站在离处的店家招了招招手:“怎么做生意的,看见客人登门,还不回来打招呼一声?”  店家早已吓蒙了,魏忠贤来的时候,店家是小心翼翼侍候着,生方正化也不以为意,向前走了几步,笑着拉过一把椅子,一屁股坐到上面:“咱们这些做奴婢的,自然是皇上交代什么做什么,其他的问题还是不要过问的好。皇上要的是一条听话的狗,一旦这条狗有了自己想法,那也就到了炖狗肉的时候了。”。...

      轻轻的放下手中的酒杯,转过头瞥了一眼方正化,魏忠贤也没起身,只是面无表情的说道:“皇宫里面的公公很多,我还以为皇上会派些亲信过来,像王承恩之流,没想到把你方正化派过来了。”

      方正化也不以为意,向前走了几步,笑着拉过一把椅子,一屁股坐到上面:“咱们这些做奴婢的,自然是皇上交代什么做什么,其他的问题还是不要过问的好。皇上要的是一条听话的狗,一旦这条狗有了自己想法,那也就到了炖狗肉的时候了。”

      “狡兔死,走狗烹!”魏忠贤冷哼了一声:“看来方公公理解的很透彻啊!”

      方正化没说话,四下看了看,对站在不远处的店家招了招手:“怎么做生意的,见到客人上门,还不过来招呼一声?”

      店家早就吓蒙了,魏忠贤来的时候,店家就是小心翼翼伺候着,生怕惹怒了这帮大爷。倒不是魏忠贤等人没给钱,实在是这些人看着太凶了,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没想到这帮煞星还没伺候走,锦衣卫和东厂的人又来了,店家正在心里叫苦,自己这是做了什么孽了。

      “来了,来了!”听到方正化叫自己,店家连忙走过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道:“您有什么吩咐?”

      “炒几个拿手菜,在来一坛子好酒,没看到我们三个都等半天了!”有些不耐烦的呵斥了店家一句:“真是没眼力劲,这个样子怎么做生意?早晚被人封了店,抓了人,到最后命能不能保得住都未可知。”

      这下可怕店家吓坏了,那表情都快哭出来了,方正化摆了摆手:“还不下去准备,在这里看什么!”

      魏忠贤听着方正化呵斥店家,微微皱了皱眉头,显然方正化是在指桑骂槐。

      “陈凤,见到我也不过来打个招呼?虽然我不再是东厂督公了,可是在东厂共事这么多年,咱们也算是老相识了吧?”魏忠贤没搭理方正化,看着陈凤,沉声说道:“据我所知,现在东厂的督公好像是李朝庆吧?”

      对于陈凤的表情,魏忠贤可以说非常的不满意,这个家伙是自己提拔上去的,现在居然和方正化走到了一头,这算怎么回事?自己不是安排了李朝庆在京城,陈凤居然也敢倒戈,魏忠贤话语中的不满是个人都能听得出来。

      陈凤的神情有些尴尬,向前走了一步,对魏忠贤行礼道:“陈凤见过魏公公,魏公公对陈凤知遇之恩,陈凤万死不敢忘。”

      “不敢忘?”一边的李朝钦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咱家没觉的你不敢忘,反倒觉得你早就等这一天。”

      对于李朝钦,陈凤当然也非常的熟悉,这位也是魏忠贤的红人,现在代掌东厂李朝庆的弟弟。对于陈凤出现在这里,李朝钦更为不满,自己的哥哥是怎么办事的?不但让陈凤过来了,而且还一点消息都没传过来?

      李朝钦还要在魏忠贤手下过活,他不敢想象自己的大哥李朝庆要是背叛了魏忠贤,自己在魏忠贤手下怎么活下去,索性就把责任都放到陈凤身上,让他来背黑锅。

      听到李朝钦的话,陈凤神情几位尴尬,脸色涨得通红,张了几次嘴,而是却也没有说出话来。

      “呀,这位小公公是谁啊?看着可是挺面生,好像不是宫里的人吧?”方正化看着李朝钦,眼睛微眯道:“所有的奴婢都是皇上的狗,拿的是皇上的俸禄,做的皇上的官,要说恩义也是皇上的恩义,与别人有什么关系?”

      李朝钦指着方正化,刚要张嘴,却被魏忠贤挥手打断了:“好了,不要说这些没用的了!”转头看向方正化:“方正化,你带着这么多人,大张旗鼓的来到这里,也不是和我说这下废话的吧?有什么事情赶快办,我魏忠贤接着也就是了。”

      对着魏忠贤竖了竖大拇指,方正化笑着说道:“魏公公果然大气,不愧是大人物。咱家过来的目的很简单,从魏公公这里拿些东西!”

      仓啷啷!

      方正化的话音刚落,一边的一个人已经把宝剑拽了出来,目光凶狠的盯着方正化,显然一言不合就要动手了。

      “把兵器收起来!”魏忠贤看了一眼自己的干女儿,沉声说道:“成何体统!”

      “干爹!”男子叫了一声,在魏忠贤目光为威慑下,还是将宝剑收了起来,不过目光依旧盯着方正化。

      魏忠贤端起桌子上的酒杯,笑着对方正化说道:“看来是逃不过一死,早就预料到了,没什么大不了。我魏忠贤一生,落魄过,风光过,贫苦过,也富贵过。有生之年,娶过妻,也享受过女人,没什么遗憾了。”

      看了一眼方正化,魏忠贤笑着说道:“况且一个刚愎自用,刻薄寡恩的皇上,我魏忠贤会在下面看着,他能把大明治理成什么样子。”

      “魏公公!”李朝钦面色大变,自己年纪可不大,也没想过去死啊!自己只是不想在京城里,跟着魏忠贤到下面享清福,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听着魏忠贤的话,方正化面色不变,沉声说道:“魏公公倒是看得开,只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停下来就能停下来的,走出一步,就只能向前走。进得退不得,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啊!”魏忠贤感叹了一句,淡然的道:“拿我回京城开刀问斩,还是在这里就赐死?方公公画一条道出来吧!”

      “魏公公还真叫人刮目相看了!”方正化笑着赞了一句:“咱家还以为会很难办,要知道咱家带来的锦衣卫和东厂的人,以前可都是魏公公的人。要是魏公公一声令下,他们很可能还会听魏公公的,咱家这条命恐怕都保不住了。”

      “我的人?”魏忠贤冷笑了一声,嘲讽的说道:“他们永远也不会变成我的人,只是我能带给他们想要的东西而已。现在的魏忠贤不过是阶下囚,不要说指挥他们动你,吩咐他们倒一杯酒,恐怕他们都会将酒杯个我摔到地上。”

      沉默,方正化没有说话,在心里琢磨着魏忠贤的话,他的路走到头了,自己的路却刚开始走。

      走么样能走的更好,走的更顺,不像魏忠贤一样走进死胡同,这都是方正化要想的事情。看着魏忠贤此时的样子,方正化心情有些沉重,刚刚来时的意气风发已经不在,居然有些寂寥和落寞。

      “来吧!”魏忠贤拿起酒壶,嘴对嘴狂饮了几口,笑着说道:“我是不会和你们回京的,把我人头带走吧!”

      方正化回过了神,笑着说道:“魏公公,何人说要你的人头了?咱家只不过说要一些东西,可没说要您的命。皇上让你去凤阳给太祖守灵,那可是莫大的恩赐,怎么会有人想要你的命?圣旨既然已经下了,那就是金口玉言,谁敢违背?”

      “不是皇上让你来要的命的?”魏忠贤诧异的看着方正化:“魏忠贤已经落魄至此,出了这一条命,还有什么东西值得皇上惦记的?”

      轻轻的叹了口气,方正化自嘲的笑了笑:“魏公公这么说,让我们这些人情何以堪啊!落魄的魏公公,还有这么多人随行,还带着这么多东西?看看外面的大车,看看那箱子,想必里面有不少好东西吧?”

      魏忠贤一愣,良久才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己对面的李朝钦,没想到真让这个小子说对了。

      皇上对自己这个人没兴趣,反而对外面的金银财宝兴趣很大,神情瞬间落寞了很多。如果皇上派人来杀魏忠贤,魏忠贤反而不会如此,可是这种无视,深深的刺痛了魏忠贤。自己还比不上外面的那些金银财宝?魏忠贤把脸阴沉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皇上真的要那些东西?”魏忠贤盯着方正化,咬牙切齿的说道:“没有别的旨意?”

      “魏公公,你误会了,皇上只是说那些都是大明百姓的膏血,怎么能让让你带走!”方正化对着京城的方向抱了抱拳:“至于魏公公,皇上倒是没有提起,想必还是希望魏公公到凤阳为太祖守灵吧!”

      猛地站起身子,魏忠贤一把将桌子掀翻,酒杯盘子散落了一地,放出了巨大的响声。

      “干爹,和他们拼了!”男子再一次拽出宝剑:“大不了鱼死网破,孩儿保护干爹离开这里。”

      “滚,滚出去!”魏忠贤抓过头,盯着男子:“带着你的人,将东西交给方正化,让他们滚,全都滚,所有人都滚!”

      崇祯皇帝的举动,彻底刺痛了魏忠贤的心,转过头看着方正化,沉声说道:“方正化,带着东西走吧!皇上确实有眼光,那里面东西不少,而且都是好东西。国库里和内库里有多少钱,我清楚而很,查抄了我的家,估计够皇上花几年的了。”

      方正化皱着眉头看着魏忠贤,沉声说道:“魏公公,皇上可没下旨查抄你的家。”

      粉嫩的新人,满地打滚求收藏,求推荐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