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中

盖世夜尊

作者:双手背后的人 | 都市生活

收藏

  入伍后二十年,衣锦还乡,本也可以光宗耀祖,但沈七夜,却被所有人都瞧不起……飞机上,一名大汉满头大汗的劝道。。

第19章 忌日_盖世夜尊_ 沈七夜, 林初雪

    第二天大清早,林初雪早坐到进了奥迪车里,但是是一辆二手的,但这是沈九夜作为礼物自己的第一份礼物,林初雪要说不开心,那当然是假的。两人两块到了公司,沈九夜并也没立刻去两人一块到了公司,沈七夜并没有立马去公司,而到了江边。。...

    第二天大早,林初雪早早就坐进了奥迪车里,虽然是一辆二手的,但这是沈七夜送给自己的第一份礼物,林初雪要说不高兴,那肯定是假的。

    两人一块到了公司,沈七夜并没有立马去公司,而到了江边。

    “兄弟,这江有什么好看的?”

    早上摊位上的生意不多,赵龙走近问道。

    沈七夜说道:“我父亲的骨灰,撒在这一片水里。”

    赵龙听了先是一愣,然后面露敬仰的说道:“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是一个孝子啊。”

    “你不也是?”沈七夜笑着指了指轮椅上的老人说道。

    久病无孝子,老卫士中风,赵龙连做生意都要拉上他的父亲,可见他才是真正的孝子。

    赵龙尴尬大笑:“哈哈哈,这都被你看穿了。”

    回到东海十,赵龙是沈七夜第一个能上说话的人,两人干脆就坐在江边聊了一会,直到沈七夜离开,老人都激动的不能自己,却苦于说不话来,心想:“阿龙啊,如果你能与他交好,那我们赵家几辈子修来的福份。”

    沈七夜刚进办公室,林初雪急忙关上门说道:“沈七夜,上班时间你别到处跑,小心沈家的那些人在背后高你黑状呢。”

    要是在其他公司,总经理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敢告总经理的状,但是沈七夜的出身注定了的现状。

    沈家的子弟巴不得揪住沈七夜的小辫子,可沈七夜又怎么会把那帮小人放在眼里,笑道,“没事,让他们去告。”

    林初雪翻了翻白眼,这个沈七夜怎么就不听劝呢:“那我问你,你当卫士这十年,你都干嘛了?”

    沈七夜看了林初雪一眼:“当然是当卫士啊。”

    林初雪翻了翻白眼:“沈七夜,你别想糊弄我,那你当了十年的卫士,获得了几次奖项?”

    林初雪一个女人哪懂什么,这都是她刚刚上网查的呢。

    她之所以大清早问沈七夜的过去,除了唐灵的追问以后,她自己也好奇沈七夜的过去。

    “你想知道吗?”沈七夜好笑的说道。

    “如果你愿意说,本小姐倒是想听听?”林初雪哼了一句。

    “你走近一点,我告诉你……”

    林初雪是标志的大美女,当她贴近的刹那,只觉得一股体香扑面而来,沈七夜笑道:“我在队伍养了十年的猪。”

    林初雪先是一愣,随即气的直跳脚:“好你个沈七夜,你骗鬼呢。”

    “如果你真是养猪的,那你身上的伤都是哪来的。”

    虽然她一介女子,根本不知道沈七夜身上是什么伤,但是她念过大学,最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

    那些伤,肯定不是普通的伤。

    “我身上的伤不都是被猪咬的吗?”

    沈七夜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气的林初雪扭头就走:“不说就不说,我以后再也不问了。”

    见到林初雪生气的样子,沈七夜重重的叹气:“林初雪,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是你根本接受不了我的过去。”

    一想到那晚半夜,林初雪惊吓过度的样子,沈七夜就打算将过去深埋在心底。

    这时,坦克打来了电话:“境主,真的想清楚辞掉西北的一切了吗?”

    前天,毒蛇等人擅离职守差点闯下弥天大祸,他不问都不行。

    沈七夜将门上,沉重的说道:“想清楚了。”

    电话那头,坦克眉毛胡子纠成了一团:“要不要再好好考虑考虑,西北真的没有你啊,而且毒蛇他们五个人都跟我发了毒誓,以后再没您的命令,他们绝对不会离开一步。”

    “算我求您了,成吗!”

    “我意已决。”

    坦克是沈七夜带大的,深知他的脾气,他决定的事情,再劝也只是徒增伤感,所以坦克早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境主,虽然您已正式退役,但告别礼还是需要的,就在三天后,这一次您可千万别再推辞了。”坦克口气坚定的说道。

    一看时间,沈七夜仰天长叹,面带感激:“坦克,你们有心了。”

    因为三天后,正是沈七夜养父的忌日。

    中午,唐灵再一次不请自来,走进了林初雪的办公室。

    “沈七夜的事情,你问清楚了吗?”唐灵直接问道。

    “问了。”

    林初雪想起沈七夜的答案,哭笑不得:“表姐,他说自己养了十年的猪。”

    噗,唐灵刚喝进去的水,直接喷了出来:“林初雪,这你也信啊!”

    “宋总身家上千万,能逼着他道歉的,岂会是一般人。”

    林初雪无奈的说道:“表姐,我是不信,可是沈七夜就是不说,我有什么办法。”

    “我总不可能把他的嘴巴给撬开吧。”

    “对了,你老是打听沈七夜的底细干嘛?”

    唐灵戳了下林初雪的小脑袋说道:“你以为我是为了我自己啊,还不是为你。”

    林初雪一愣,“为是我?”

    唐灵用力再戳了两下林初雪的小脑袋,恨铁不钢的数落道:“初雪你忘了三天后,就是你沈七夜养父的忌日啊。”

    林初雪猛拍额头,揪心的自责:“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三天后就是君文叔叔的忌日了。”

    “怪不得,他最近总是往江边跑。”

    沈七夜的养父沈君文走了三年,以前每年都是林初雪去江边哀悼,但最近事情太多,一忙结果就给忘记了。

    唐灵叹气的说道:“少年离乡,衣锦还乡,沈叔叔走后,这是沈七夜第一次去祭奠,你说这场面总不可能太寒酸吧?”

    “如果沈七夜混出牛逼样来,你叫老林家的,我叫上老唐家的,这起码看起来也是风风光光的。”

    “但如果沈七夜就只是个普通人,你让我怎么回家跟我妈说啊。”

    林初雪呆滞的点了点头,对唐灵的说法深表认同。

    三年前,沈七夜不能亲自给养父老人家送葬,现在他回来了,这头一回去哀悼总要弄的风风光光的吧。

    可是以沈七夜在沈家如今的地位,沈长生与沈明辉他们会大操大办吗?

    这时,姜萌萌从外面走进来,吓的唐灵立马站了起来,因为姜大明正是她上司的上司,她哪跟在姜家的小公主面前放肆。

    “正好,唐灵你也在,林初雪我代表沈家来跟你说一下。”

    姜萌萌一边玩着手机,一边随口说道:“三伯的忌日,我们沈家不来了。”

    “沈家怎么能这样?”

    林初雪惊站了起来,这可是沈七夜头一回去祭拜,沈长生不来,这算什么意思啊。

    姜萌萌没好气的说道:“什么这样那样的,要怪就怪三伯他自己喜欢玩花样,把骨灰撒在江里啊。”

    “我告诉你,不光爷爷明辉哥他们不来,你们也去不了。”

    林初雪气的浑身发抖!

    你们不去,还不让我们去了?

    你们还是不是人啊!

    如果没有沈七夜的养父,沈家的人有什么资格吹着空调,在这幢大楼里上班。

    沈氏集团能有今天,完全是靠沈七夜养父的功劳,但是你们连他的忌日都不去,这算什么?

    这算赤果果的侮辱吗!

    林初雪只觉得一股血液直冲天灵盖,怒气冲冲的说道:“我亲自去找爷爷,我不相信他会说出这种话。”

    唐灵可不敢得罪姜萌萌,急忙拉住了林初雪说道:“你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萌萌,你说是不是啊!”

    姜萌萌将手机一关,非常不屑的说道:“林初雪,别说你去找爷爷,你就是去找天王老子都没用。”

    “我爸说了,三天后,东海市获得国家专利的特大号船艇队试航,三江封锁。”

    “林初雪,你想死的话,那你就去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