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完结

茶香世家

作者:岭南茶人 | 悬疑惊悚

收藏

  岭南采摘茶叶世家千古谜团逐一重现,世家传人郑思南和陈飞岩,上深山,下迷海,斗冤神,分天时,深入地中国南北两大茶楼不传之密,重现传说茶中绝世圣品。寻茶跨越五大洲,创造出中国茶的辉煌的历史神话! 茶香“行啊,这才几年就鸟枪换炮了?”我盯着一脸大汗从车上下来的石麻杆儿。。

岭南茶人小说作品_茶香世家全文阅读_第五节 大道山(下)

    都有人要。”麻杆扭头问我:“你太爷爷的书上,有这种茶的详细记载么?”  “你扯呢,我太爷爷的书上,详细记载的实际上都是些很普普通通的茶,别说别的了,连你说的那种虎啸茶都完全也没时间记录,要不然我怎么就更本不明白什么南楼北楼呢?”一忆起这个事情就气不打一处来。  麻杆“我天!这真的是好茶!”,说着小心翼翼的将罐儿倾倒,从里面倒出两三片叶子来。。...

      罐盖一开,一股淡淡的茶香,直接就飘进了我们的鼻孔。麻杆深深吸了口气。

      “我天!这真的是好茶!”,说着小心翼翼的将罐儿倾倒,从里面倒出两三片叶子来。

      和所有见过的茶叶不同,这里面的茶,叶片呈现椭圆状,不像一般茶叶那样卷曲,而是平平展展。更奇异的地方是,虽然叶片是极为深的绿色,但叶片中间的叶脉,却如鲜血一般殷红。粗略的看上去,罐子里面大概有个四五十片儿。

      “我天,就这东西,弄到马连道,多少钱都有人要。”麻杆转头问我:“你太爷爷的书上,有这种茶的记载么?”

      “你扯呢,我太爷爷的书上,记载的其实都是些很普通的茶,别说别的了,连你说的那种虎啸茶都完全没有记录,要不我怎么就根本不知道什么南楼北楼呢?”一想起这个事情就来气。

      麻杆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这个,这个……里面的相关事宜,等找到那个茶,兄弟一定仔细和你说说,其实,其实,你不知道也罢……”

      我哼了一声,把那几片茶叶收到罐子里,封了**给麻杆收好。又把那面小铜牌放到兜里。“还翻么?没什么东西了,把这石板翻过来,埋上吧。”

      “埋上?干嘛?搬出去找人看看……”麻杆说到一半也停住了,想那石板至少有个几百斤,我们只是翻个个,就费了老鼻子劲儿,要想搬出去,恐怕是比登天还难。

      “东西就在这儿,丢不了,要是真想要,到时候多找几个人来挖就是。”我双手合十对着那尸体拜了两拜。“晚辈误打误撞,打扰了您老人家的休息,勿怪勿怪。”

      于是合了力,把尸体先掩埋好,又照原样把那个石匾额压上,再用土埋好,麻杆还怕有问题,找来不少枯枝败叶,覆盖在上面。把身边带着的冥纸取了一卷儿焚化了,磕了两个头,这才站起身来。

      弄完这些已经接近正午,阳光直射下来,照在郑家祠堂前的空地上,凭空生出一股萧索陌生的味道。

      我呆呆的看了好久,到麻杆推我的时候才回过神来。

      “怎么了?”

      “你说,刚才我们发现的那个牌匾,是不是就是原来你们郑家祠堂的匾额啊,看上去大小其实差不多不是么?”麻杆抬头看了看。

      “你是说,我家的祠堂,以前就是郑都庵么?”

      “只是有这个可能不是,要不怎么昨天晚上就你撞了邪,而我一点事情都没有?你们家不会和那个叫郑都的,有什么关系吧。”

      “我怎么知道?”

      “郑都庵,郑都庵,我确实记得听你说过啊,但想不起来什么时候了。”麻杆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头,“岁数不大啊还,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

      我抬头看看天,要是再不抓紧,估计到达天阴谷,又是半夜了,我忙催促麻杆起身。

      要说这一天一夜遇上的事情,比我先前二十多年遇上的事情加起来,还要怪异的多,可是想来也奇怪,我们家号称也是采茶世家,怎么这许多事情,在我太爷爷的书里面都完全没有记载呢?

      也没什么再多的话,我们俩背好了装备,再度起身,一路上麻杆不停的念叨“郑都庵”,一路下来至少念了几千遍,这一分神,走路倒是比刚进山的时候快了许多,傍晚时分,我们就进到了大道山最深处的天阴谷。

      天阴谷,顾名思义,就是终年晒不到阳光的极阴之所,这个山谷纵向其实不过两里地,但四周的山生的奇怪,都呈向内生长的状态,所以导致整个山谷温度比山中还要低上十来度,要说我爹当年并不是死在山谷里面,而是到周围的崖上采茶,偶尔失足,掉落到山谷之中,也因为搬运不便,就永远的埋在了这里。

      我和麻杆,用登山绳拴住一棵大树,顺着山崖开始往山谷里面滑,随着逐渐接近谷底,温度越来越低,麻杆冻的打了好几个冷战。

      “怎么会这么冷?”好不容易落了地,麻杆一边呵着自己的手,一边说。

      “早和你说过,这个地方从来就没见过阳光,怎么可能不冷啊。”我把绳子找了棵树拴好。“早和你说这个地方不可能产茶叶,你还不信,非要来。”

      麻杆没回答我,只是自顾自的看着四周的环境,但见四周全部光秃秃的峭壁,哪儿有茶树的影子?

      我爹的坟墓就在山谷最深处的一颗大树下,离他尸体被发现的地方不远,我也就是当年我爹摔下来的时候跟着村子里的人来过一趟,这一晃又过了十几年,坟头上的草多年没有人修剪,已经长的和人腰一般高了,用开山刀劈开丛生的稗草,好半天才找到当年立下的墓碑。

      简单到无以附加的碑铭:“郑定国”。

      因为我爹死在野外,当时也找不到什么人来刻碑,只得搬了一块谷里的石头,然后找人随便的在上面刻上了我爹的名字。这么多年过去了,坟头上的土,早就不知道被山中的暴雨冲刷到什么地方去了,只有这块碑还留了下来。

      麻杆拿出包里的五粮液倒在碑前,又点着了香烛冥纸,竟然还和我一起,在坟前磕了九个头,磕完了头,我慢慢的站起身来,用家乡话说了句:“爹啊,儿子不孝,这么多年才来看你啊。”

      谁知道听了我说的这句话,麻杆顿时一激灵。

      “等等,老郑,我想起来在什么地方听过郑都庵了!”

      看我一头雾水,麻杆忙解释道:“就在昨天我们出发的时候,你临走的时候和你店里的那个小伙计说什么话来着?”

      “没说什么啊?我就说我们去大道山,三两天就回来。”

      麻杆朝我挥了挥手:“你等下,大道山,你用方言说一遍。”

      “大道山。”

      念了一遍我愣在当场,用方言念起来,大道山的发音,几乎和普通话的“郑都庵”一摸一样!

      “你什么意思?”

      麻杆站起来仔细看了看四周。

      “爷们儿,有点不对劲儿啊。”

      “怎么不对劲?”

      “你朝那边看。”麻杆伸手一指,指向谷口处,虽然天已经逐渐的暗了下来,但是还是能看清谷口的地方,有着一左一右两个小山包。

      “看见那两个山包了么?你想想看,咱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麻杆问道。

      “没有啊,这一路上什么都没看见啊。”

      “你看看那个距离,再看看这颗树,这块碑,你再看看你爹摔死的那个位置!”

      麻杆不说我不觉得,但他一说之下,我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周围的情况,也突然觉得似曾相识一样。

      “靠的了!这你都想不起来?这个山谷,不是和那个郑村一样的格局么!那两个山包,对应村口的那个大坑,这颗树,对应的是那块牌匾埋着的地方,你爹摔死的那个地方,不就是,不就是郑家祠堂的位置么!”

      傍晚的阳光逐渐淡去,山谷的最后一丝光亮也消失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