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完结

茶香世家

作者:岭南茶人 | 悬疑惊悚

收藏

  岭南采摘茶叶世家千古谜团逐一重现,世家传人郑思南和陈飞岩,上深山,下迷海,斗冤神,分天时,深入地中国南北两大茶楼不传之密,重现传说茶中绝世圣品。寻茶跨越五大洲,创造出中国茶的辉煌的历史神话! 茶香“行啊,这才几年就鸟枪换炮了?”我盯着一脸大汗从车上下来的石麻杆儿。。

岭南茶人小说作品_茶香世家全文在线阅读_第六节 金灯银盏(上)

    !”  “走,走吧,咱们上来找个地方过一早上,明日夜间再下去好了,这大早上的。”麻杆一劲儿的往我身边凑。  “回去?这个谷唯一的好处是野猪豹子什么的根本下不去,要说出来,是这个山里现在的最安全的的地方,上来,真要上来,要是撞上什么东西,我是天阴谷不比会仙谷,这一旦没了亮儿,当真是伸手不见五指,我和麻杆都不约而同的把电筒打了开。但作用其实相反,手电筒照的到的地方固然能看见东西,但照不到的地方,就更显恐怖了。。...

      说起来我年年都进山很多次,天阴谷也并不是没路过过,但就和郑村一样,从来没仔细看过,加上昨天晚上又遇上那么邪门的事情。现在一旦没了亮儿,自己心里就先慌了。

      天阴谷不比会仙谷,这一旦没了亮儿,当真是伸手不见五指,我和麻杆都不约而同的把电筒打了开。但作用其实相反,手电筒照的到的地方固然能看见东西,但照不到的地方,就更显恐怖了。

      更可气的是麻杆,拿着手电直往我脸上晃。

      “你他娘的干什么!瞎照啥啊!”

      “走,走吧,咱们上去找个地方过一晚上,明天白天再下来好了,这大晚上的。”麻杆一个劲的往我身边凑。

      “出去?这个谷最大的好处就是野猪豹子什么的根本下不来,要说起来,是这个山里现在最安全的地方,上去,真要上去,万一撞上什么东西,我是救你还是不救你?”,话一出口我又有点后悔,毕竟昨天要不是麻杆,我还真有可能就被闷死在那个塑像里面了。“其实还是这里安全,我们找找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山洞什么的地方。”

      “扯呢吧,这大晚上的,黑灯瞎火。还没找到呢,估计就已经没电了。”麻杆道:“你爹当年怎么想到到这里来找茶?还一呆就是很久?”

      “那怎么知道,我那个时候还小,我爹找回来的茶叶,也不会给我看,究竟他找到了什么茶,我也没听家里人说起过。”

      “唉,这次就怕是救不了人,把自己的命还要搭上啊……”麻杆叹了口气。

      “还说呢,正好现在也出不去,你要不要把北楼南楼的事情和我说说?你小子能下跪求别人,肯定不是一般的事情。”我蹲下来摸了摸身后,后面有着一块挺大的石头,干脆直接就一屁股坐了下来。

      “唉!这个事情吧…..”麻杆也挨着我坐了下来。“从哪儿开始说起呢?”

      正在麻杆要说未说之际,山谷的上方,突然传来了一阵嗡嗡的声音,开始还是很小的声音,后来便越来越大,不一会儿,感觉头顶上像有一架直升机在盘旋一样。

      麻杆顿时手足无措:“那,那是什么东西?”

      我慌忙把电筒熄灭了,又让麻杆照做,然后小心翼翼的摸到石头后面。“别说话!咱们估计是遇上蜂群了。”

      岭南一带的山里,要说厉害的东西不少,但最厉害的就是在山间经常大批出动的野蜂,和其他地方的蜂不一样,这里的蜂不仅个儿要大上很多,而且攻击成性,经常因为其他动物或者人稍微侵占了他们生活的地盘就大举出动,而且不攻击则已,一攻击就一定要把来犯之敌彻底消灭。加上野蜂毒性惊人,我以前见过几个误闯了蜂巢死掉的人,全身上下被扎了几千个眼,浮肿的就和被水泡过几十天一样。

      虽说厉害,但是野蜂倒是不主动进攻人,除非你惊扰了它,所以这个时候,老老实实的呆着怕才有命。

      麻杆一听说要命,忙把自己的嘴堵得严严实实,趴在石头后面一动不动的呆着。

      我抬头往上面看了看,其实是什么也看不见的,但是听声音来判断,飞在上面的蜂群,至少有几千只之巨。要是一下扑下来,我和麻杆瞬间就能变成血人,然后浮肿而死,惨不忍睹。

      在僵持了一会儿以后,那聚在一起的嗡嗡声,突然分散开去,跟着模模糊糊的,一阵极其细小的嗡嗡声逐渐靠近了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在我眼前,一点淡淡的金光刷的一下亮了起来!

      “啊!”我大叫着往后退了好几步,脚下又被石头一绊,仰面朝天的摔在地上,再看的时候,黑色的天幕上,接二连三的亮起了淡淡的金色光点,随着金色光点的越来越多,山谷中的景物,也开始慢慢的从阴影里面显露出来。

      麻杆张大了嘴:“这个是,这个是…..”

      直到再亮了一些,我们才看清,那些金色的小光点,竟然是一只一只本地特产的银色萤火虫,这种虫子向来不是成群出动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聚集起来。当然,既然是萤火虫,就没什么好怕的了,我们俩从石头后面站起身来,看着这从未见过的奇景。

      银色萤火虫在墨色般的夜空中,如同星辰发出幽幽的光芒。随着萤火虫越聚越多,在空中纷舞摇曳,就像打碎了的阳光一样,在浓墨的底色下,悠然随意飘飞,骤而落到地上、石壁上,又遽然飘扬起来,生动写意。这样的美丽和幽静我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宛如仙境,瑰丽深邃,不属人间所有。

      “那是什么!”就在我如痴如醉,整个魂灵陷入萤火虫营造的瑰丽世界的时候,麻杆突然大声叫了起来。

      我猛然惊醒过来,暗自怨怪自己疏忽大意,然后看向麻杆,问:“怎么了?”

      “那……”麻杆伸手指向前方山壁。

      此时,山谷聚满了无数的萤火虫,密密麻麻的,而且从各个方向聚集而来的萤火虫仍在源源不断地赶来。一时间把整个天阴谷映照的如同白昼一样,甚至比白天还要亮的多。然后萤火虫突然分散,三三两两的落在地上、山壁上,在一片金闪闪的光芒之间,渐渐显现出点点墨绿色的光芒来。

      有几只萤火虫落在近前,我仔细看了看,那映照出墨绿色光芒的,竟赫然是一棵又一棵只有成年人拇指般大小高矮的草,草叶子更是小的只有指甲盖的四分之一大小,放眼看去,在点点金光的照耀下,蔓延了整个山谷。

      “怎、怎么回事?”我顿感一阵凉意从背脊处升起,瞬间传遍全身,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在幽静的山谷中显得格外响亮。我记得真真切切,之前我们下到谷里的时候,这里除了我爹坟边的那颗大树和杂乱的野草外,就只有光秃秃的岩石,根本没有其它东西。此时此刻,骤然出现这数也数不清的绿草,让我心里油然升腾起一股强烈的惧意,意识到这里正在发生一件令人魂灵战栗却有无可抗拒的事情。

      我浑身一个哆嗦,下意识地就想转身抬腿逃跑。麻杆眼疾手快,伸手抓住我的胳膊,问:“你做啥?”

      “逃啊!”我歇斯里底地尖叫,拼命用力地想挣脱麻杆的手。麻杆虽然看上去身材魁梧、人高马大,力量却没有我大,不备之下,反倒将他拉出好几米远。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