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完结

茶香世家

作者:岭南茶人 | 悬疑惊悚

收藏

  岭南采摘茶叶世家千古谜团逐一重现,世家传人郑思南和陈飞岩,上深山,下迷海,斗冤神,分天时,深入地中国南北两大茶楼不传之密,重现传说茶中绝世圣品。寻茶跨越五大洲,创造出中国茶的辉煌的历史神话! 茶香“行啊,这才几年就鸟枪换炮了?”我盯着一脸大汗从车上下来的石麻杆儿。。

岭南茶人小说作品_茶香世家全文在线阅读_第六节 金灯银盏(下)

    !”  受我未知的恐惧情绪的影响,麻杆的神情立马变的紧张出来:“你是也不是又看见了我看不见的东西?”  “我……”我极力让自己冷静下去,但心里依然倍感无比的怕,闭起双眼,敢去看金色光芒世界里的一点点绿色。我都忍想,它们就像幽暗中猛兽双眼的幽麻杆一脸无辜地看着我,说:“我还想问你呢,你跑什么啊?”。...

      麻杆回过神来,见我疯狂逃窜的样子,“啪!”给了我一个重重的耳光。他下手很重,扇的我一阵头晕耳鸣,脸颊火辣辣的疼,吃痛之下,忍不住大叫起来。一股怒气猛地冲上脑门,将先前的种种恐惧不安驱散的干干净净,我回过头怒视着麻杆:“靠,你打我做什么?!”

      麻杆一脸无辜地看着我,说:“我还想问你呢,你跑什么啊?”

      “啊……”我一个激灵,恐惧的感觉再度降临,身子不争气地哆嗦起来,“麻、麻杆,我、我们快、快逃!”

      受到我恐惧情绪的影响,麻杆的神情立刻变得紧张起来:“你是不是又看到了我看不到的东西?”

      “我……”我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但心里依然感到无比的害怕,闭起双眼,不敢去看金色光芒世界里的点点绿色。我忍不住想,它们就像黑暗中猛兽双眼的幽光,正饱含饥饿地望着我,是如此的渗人,令人心悸恐慌!

      “你、你、你……”我用力吞了几口唾沫,深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变得顺溜起来:“你没看到那些草吗?”

      “废话不是,如果我没看到,我瞎叫什么啊?”麻杆见我是因为山谷中骤然出现的绿草而惊惧,神情立马轻松下来,语气变得奇怪起来,“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什么?”我问。

      “咦?你不知道?”麻坛叹了一口气,然后煞有其事地说:“你这采茶人当的,居然不知道‘金灯银盏’,我表示我的压力很大啊。”

      我一愣,听麻杆所言,他似乎知道怎么回事,而且他一副岿然不动毫无所惧的样子,让我心安不少,高悬的心渐渐落了下来,问:“那是茶树?”

      麻杆没有回答,他见我彻底冷静了下来,忍不住出言讥讽:“还真看不出来,你个大老爷们,胆子咋这么小?”

      我心想昨天你孙子还不是吓的丢了魂儿,但看麻杆那个状态,估计没什么大问题,也就放下心来。

      “哎,没文化真他妈的可怕啊。”麻杆晃了晃脑袋,一脸怒我不争的神态。

      我心里大恼,给了他一脚,反唇相讥:“你得瑟啥啊,是谁在郑家宗祠一副见鬼的样子啊。”

      麻杆嘿嘿干笑几声:“好了,说正经的,你真不知道金灯银盏?”

      不耻下问,这并非是什么不光彩的时候,我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

      “你看过烟花吗……”我白了他一眼,他识趣地止住大发厥词的念头,转入了正题,指着山谷的点点绿色,“金灯银盏非常罕见,因为它对生长环境极为苛刻,一般只生长在阳光普照不到的阴霾的地方,就像这天阴谷,一年到头见不到阳光。这些茶树非常矮小,又与山石的颜色相近,在阴暗的环境下,如果不是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它们的存在。但是这种茶,有一个特点,就是在入夜时分会张开自己的叶片来吸取养分,在吸收养分的同时,会放出一种很独特的香味来,而这样的香味,会引来银色萤火虫在周围徘徊,采茶人就是依照萤火虫指出的方位,来确定茶的位置。正因为萤火虫遍体银色,光芒又是金色,所以“金灯银盏”也就成了这种茶的名字。”

      说完麻杆瞥了我一眼:“你家祖传的书上,没写这个?”

      我摇摇头,麻杆接下去道:

      “北齐年间,北派禅宗大师芋禅师,每日在山上寺庙参禅,到了晚上,就发现两盏金灯从东到西飘进寺内,整个寺庙顿时金光满照,于是芋禅师改原来的宝岩寺为金灯寺,因此金灯这两个字也就有了明心见性、明性见佛的禅意。后来又有了照远和尚“十三谒山门,灯随心现”的故事,所以这“金灯银盏”,可谓是世间无上的佛茶!就如同这天阴谷地势恶劣偏僻,而如果这种茶只能生长在这样的地方,那么必定需要跋山涉水、历经险阻才有可能寻到,正合了佛需要苦修、苦参的要义,而佛更需要悟,世俗来讲就是缘分了,如果不是因为萤火虫的出现,这些茶就算近在眼前,我们也无缘得见。”

      说完,麻杆念出一段话来:“佛說眼明经.兩眼似金灯.舍利金山塔.莲花满座香.千手千眼童子王.两眼依旧焰焰光。”然后跟着就是一脸兴奋,不停地搓着双手:“老郑,这可是极品好茶啊,没想到天阴谷居然长了这样的好茶。哈哈,我敢肯定,这山里一定有神茶存在。这些金灯银盏虽然是由人栽种,沾了人气,不过几百年的野生野长,它们恐怕和真正的野生金灯银盏没太大区别。哈哈,这可是一座金山啊,只要守着它们,这辈子就不愁吃穿了。”

      “俗,真俗!这么高雅稀有的茶被你一说,彻底地阿堵物了。”我嘴上抬杠,但心里却也是为之大动,再看那些点点绿幽幽的光芒,顿觉它们变得无比可爱起来,不再有之前令人心寒的感觉了。“你真就不怕遭了报应,刚才还大讲佛法道理,怎么这么快就变了市侩小人?。”我忍不住泼麻杆的冷水,心想,这一路行来,不过是一天一夜的事,却遭遇了寻常人一生恐怕都无法遭遇到的各种光怪陆离的事情,谁能保证接下来的行程能无惊无险啊,“你就真担保我家老爷子是在这里找的神茶?”

      麻杆呵呵傻笑:“我相信天命啊。”

      “天命者,有德而居之。”我白了他一眼,貌似在进山之前,他因为天命搞的跟死了爹娘似的,这会儿却因为天命弄的像打了兴奋剂似的。天命这东西,或者说关于命运的概念和构想,虽然在人们的头脑中仍然zhan有一席之地,不过大多数情况下,它是作为一种迷信而存在的,我们对它半信半疑,信则有,不信则无,而麻杆毫无疑问就是这样的情况。

      “不对!”麻杆忽然瞪大眼睛瞧着前方。

      “又怎么了?”我的心不由的一紧,在遭遇这些事情之前,我一直认为自己是胆大的人,但事情临头,方才发现心性和魂灵的脆弱。

      “你看。”麻杆伸手向四周指了指,“进谷之前,我们不是觉得山谷的布局和郑村一样吗?现在你再看看,这些金灯银盏的位置,是不是郑村那些房屋的位置,它们构成的形状是不是那些房屋的平面图啊?”

      听了麻杆的话,细看之下,我越来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这个时候如果站在高处俯瞰山谷,一定可以发现整个山谷的布局就是郑村倒扣过来的形状。出现这样的情况,毫无疑问,这些茶树肯定是人为培植的,可是,是谁有这么大的精力在天阴谷培植如此数量庞大的稀有茶树,而且费劲地按照郑村房屋的位置和形态种植布局?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我和麻杆两人面面相觑,实在无法想明白其中的奥秘。

      麻杆轻咳了一声,说:“大道山,郑都庵,加上这里这么奇怪的设置,难道说这座大道山,就是当年郑都育茶的茶场?如果这样说的通的话,这些茶树难道是郑都培植的?那就是说,郑都那老鬼的庙,就在就在……”

      我们俩不约而同的向身后看去。

      在身后,闪闪金光和墨绿的茶枝,明明白白勾勒出来了郑家祠堂地基的形状……

      “果然,你爹当年摔死的地方,就是茶仙庙的位置,而……”

      再回头看我家老爷子的目的,我们两个都愣在当场。

      在老爷子墓碑的下方,金灯银盏围成了一个标准的长方形。

      “老郑,这个大小,和咱们上午挖出来的那个石头匾额一样啊……”麻杆看着我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