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已完成

错嫁王爷巧成妃

作者:阅读王 | 白领职场

收藏

  《错嫁王爷巧成妃》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王妃,洛雪,卜天,袭衣,洛裳,素棋之间的故事。错嫁王爷巧成妃约66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洛雪洛裳小说目录_洛雪洛裳小说全集目录_错嫁王爷巧成妃小说洛雪洛裳

    洛雪洛裳小说名字叫作《错嫁王爷巧成妃》,提供更多洛雪洛裳小说目录,洛雪洛裳小说全集目录。错嫁王爷巧成妃小说洛雪洛裳摘选:洛雪要当心,并盼咐袭衣要守着洛雪。因为,每次洛雪离开了湖心别院时总是会左边一个小喜,右边一个袭衣…...

    洛雪洛裳小说名字叫做《错嫁王爷巧成妃》,这里提供洛雪洛裳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错嫁王爷巧成妃小说精选:自从上次险遇刺客后,豫王爷就告诫洛雪要小心,并吩咐袭衣要守着洛雪。所以,每次洛雪离开湖心小筑时总是左边一个小喜,右边一个袭衣。走到哪里,哪里就有下人们惊异的目光,弄得洛雪很不自在,索性就呆着小筑里不出去了,实在是闷得发慌了,就去砚书那里聊聊天,解解闷。感动的是,温婉的砚书从来不会介意这些琐碎的事情。料峭的春风在时令的移迁中变得柔和了,柔和到吹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生机盎然。却不是洛雪能享受的。她坐在镜子前,用手拂过额…

    自从上次险遇刺客后,豫王爷就告诫洛雪要小心,并吩咐袭衣要守着洛雪。所以,每次洛雪离开湖心小筑时总是左边一个小喜,右边一个袭衣。走到哪里,哪里就有下人们惊异的目光,弄得洛雪很不自在,索性就呆着小筑里不出去了,实在是闷得发慌了,就去砚书那里聊聊天,解解闷。感动的是,温婉的砚书从来不会介意这些琐碎的事情。

    料峭的春风在时令的移迁中变得柔和了,柔和到吹到哪里,哪里就是一片生机盎然。却不是洛雪能享受的。她坐在镜子前,用手拂过额头上因为烫伤留下的红色印记,深思着:洛裳,姑姑,你们都在哪里呢?往事再次浮现:

    年幼的洛雪带着妹妹洛裳,一路奔跑。不知道跑了多久,反正是从天黑跑到了天亮。正值战乱,无论跑了多久周围都是一片萧索颓靡的景象。恐慌,饥饿,乏累……原本陌生的词汇一一出现且让洛雪深有体会,直到再也跑不动了。到处都是老弱病残,他们聚居一起,痛苦哀叫,抱怨着。洛雪紧紧抱着洛裳,身体却不自觉的颤抖着。

    “姐姐,我饿了。”洛裳在洛雪的怀里小声说着。

    已经饿了三天了,妹妹的体质素来不好,不吃东西怎么得了?“洛裳,你要乖,姐姐去找吃的。”洛雪放开洛裳,小心翼翼的跨过地上或坐着或躺着的人的身体。哪里还有吃的呀?如果有会轮的到她么?想到这里,洛雪落下了眼泪。

    “姐姐,你怎么了?洛裳害怕,想和你一起去。”小小的洛裳拽着洛雪的衣袖央求着。

    洛雪用衣袖擦掉眼泪,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好,我们一起去。我们去山上找些果子。”

    一路上,洛雪牵着洛裳的小手,朝着山上的方向走着。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在把那颗迷蝶香给洛裳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她告诉洛裳,当自己真的不想活了,就把它吃了。

    “姐姐,你听见有声音了么?”洛裳停了下来,看着前方。

    洛雪驻下脚,静心聆听,那是她第一次听见《蝶殇》。“真伤感。”

    《蝶殇》的曲调,勾起了洛裳对亲人的思念,她噙着泪水说:“姐姐,我想爹爹和娘了。”

    “裳儿不哭,爹和娘看着我们呢。”说时,自己却不争气的掉下了眼泪。

    “姐姐,我们都不要哭,爹和娘不喜欢我们哭的。”洛裳用小手为洛雪抹掉眼泪。“姐,我饿了。”

    “我们去找吃的!”给自己鼓了鼓劲,拉起洛裳的手,继续向前走着,可是前方悲惋的乐声愈来愈近,越发清晰的声音,使得洛雪放慢了脚步。

    “谁?谁在那里!”一个警觉的男声怒喝着。

    胆小的洛裳赶忙钻到洛雪身后,护着妹妹,洛雪告诉自己不能害怕,她站在那里,一动也没有动,前面未知的恐惧似乎近在咫尺。

    只见从前面走来一个衣衫褴褛的男孩,身侧别了一把极不相称的笛子。“我当时什么呢,原来是两个小孩啊!”

    “小孩?我们可不是!”眼前这个男孩不过也是十几岁的样子,就敢在自己面前卖老?

    “我看蛮像的,刚好可以给我做晚饭!”男孩放肆的大笑。

    洛雪赶忙护起洛裳,壮着胆子大声说道:“谁吃谁还不一定呢!”

    “那就先吃了你吧。”

    “你敢!”

    “你……后面……”男孩指着她身后。

    “少唬我!”

    “哎呀,我说你后面的小女孩晕过去了!”

    立刻转过身子,发现洛裳已经倒在了地上“裳儿,你怎么了?”用手拍着妹妹的脸,担心她会有什么不测,顿时不争气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让我看看!”男孩走到洛雪身边,想把她扒拉开。

    倔强的洛雪,害怕他会对洛裳不利,狠狠的凶道:“不用你管!”

    男孩挠挠凌乱的头发,“我刚才逗着你们玩的。你快叫我看看她吧!”然后,从洛雪怀里夺过洛裳,把手放到了洛裳的鼻子下,“还有气,可能是饿的!”

    “饿的……”知道妹妹是饿昏过去的,洛雪忽然觉得自己很没有用,连照顾妹妹都做不好。

    “来,帮我把她扶到河边,先弄些水给她喝。”男孩说着,就把洛裳背到了背上,一步一步向着河边走去。

    半昏迷的洛裳觉察到自己被人背着,尽管这个人的背没有爹爹的宽,没有爹爹的结实,但却叫她觉得温暖和安全,安全到可以闭上眼睛小睡一会。

    男孩把洛裳放到一颗大树下,叫她的身子靠着树干。“好了,就叫她在这里睡会吧。我们去抓鱼,等她醒了就可以吃了,这样才有体力。”

    “抓鱼?怎么抓?”从来没有干过粗活的洛雪自是不知道怎么做。

    男孩无奈,“当然是用手抓啊,难道你要她饿死?”

    听闻妹妹会饿死,洛雪咬着嘴唇,脱掉鞋子,挽起裤腿,走到河里,卷起袖子,弯下腰用手抓着,抓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抓到。她抬头看着岸边叫自己抓鱼的男孩,却发现他正拿着小刀削着树枝的头。“哎,不是抓鱼么!你干什么呢?”

    男孩放下手里的活,好奇的问:“你在河里干什么呢?”

    “抓鱼啊!”

    “抓鱼?哈哈”男孩大笑,不一会就捂住自己的肚子笑的更为猖狂了。“抓鱼!哈哈”

    “怎么了?不是你告诉我抓鱼的么?不是你说用手的么?”洛雪站在河里,不解为什么他会笑的如此灿烂。

    男孩不笑了,他拿起刚刚削好的的两根树枝,走到洛雪身边,递给洛雪一根,“看着,是这样用手抓!”说着,竖起树枝,见鱼儿游来,用力的一插,抬起,一只摇头摆尾垂死挣扎的鲫鱼就被钉在了树枝上。“怎么样?厉害吧!学着点吧!”

    不甘心轻易认输的洛雪,照着他的摸样,插着。可是毕竟手生,插到第三下才插到了鱼,初尝成功滋味的落雪,倒是来了兴致,又连插了六条。

    “别插了,吃不了的。佛祖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已经蹲在岸边的男孩,捡了些细小的树枝,堆成了一个小堆。

    “你在干什么?”洛雪走到岸上,用袖子擦干脚,把鞋子穿上了。

    “点火啊,要不怎么烤鱼?看见地上削尖的树枝了么?把鱼叉上,咱们烤鱼啦。”

    洛雪俯身,捡起小树枝,走到死鱼附近,坐下,开始穿鱼的工作。

    篝火点好了,烤鱼的架子也架好了,洛雪拿着穿好的鱼,准备放到火上。

    “等一下!”男孩阻拦。

    “怎么了?”

    “苦胆没有处理,小心苦死你呀。”男孩掏出小刀,小心的把每一条鱼身上的苦胆剔了下去,才放心的放到了火堆上,专心的烤了起来,谁也没有再说什么。

    洛雪摘了片较为宽大的叶子,盛了点水,小心的滴在洛裳干涸的嘴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鱼的香气渐渐散开。

    “好了,把她叫起来吧。”男孩走到洛雪身边,递给洛雪两支串着熟鱼的树枝。

    接过来,轻轻摇醒洛裳,“妹妹,起来吃东西吧。”

    “吃的?”洛裳揉揉惺忪睡眼,接过鱼,问:“哪里来的?”

    洛雪指了指已经坐到火堆前的男孩,“是他。”

    “哦。”呈现在洛裳眼前的是一个瘦弱的背影,尽管单薄,尽管看不见正脸,但她料定,刚刚背着自己的人就是他。

    吃过鱼以后,洛裳就睡了,她的身体太虚弱了,也许睡睡能补回来些。洛雪脱下自己的外衣为洛裳披上,然后走到火堆前,问:“刚才是你吹的曲子么?”

    “嗯,这是我唯一会的曲子呢。我叫阿然,你叫什么?”

    洛雪顿了顿,“我叫阿雪,那个是我妹妹,叫阿裳。”虽然眼前这个男孩帮了自己,但是防人之心还是要有的,所以洛雪并没有说出自己和妹妹的本名。

    “你们要去哪里?”

    “不知道。”

    望着远方墨色的夜空,阿然笑了,“兵荒马乱的,谁又知道要去哪里呢?”

    “你吹的曲子叫什么?”

    “《蝶殇》”说完,抽出笛子,吹了起来。

    洛雪静静的守在一旁,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了梦乡,醒来天已经亮了,身边是熟睡的洛裳,不远处是已经熄灭的火堆残骸,唯独没有了阿然的影子,心中暗暗失落。

    “醒了?”阿然手捧着几颗青色的果子走了过来。

    来自未知地方的喜悦赶走了洛雪心底的阴霾,“我去洗洗脸。”

    “我和你一起,我去洗洗这些果子。”

    来到河边,洛雪用手捧着水,反复的拍在自己的脸上,知道认为干净了,才用衣袖擦拭干,她侧过头想看看阿然,却见阿然正在看自己,“你在看什么?”

    “你真好看!”阿然如实的说。

    洛雪笑了,如果换做是别人,她大概会凶他一顿,但是对于阿然,洛雪凶不起来,大概是他救过洛裳吧。

    “姐姐,你在哪里?”远处传来洛裳焦急的声音。

    “在这里,来了。”赶忙跑到洛裳身边。

    “我们一会要去哪里?”洛裳起身。

    “不知道,”说的时候,洛雪看着还在河边的阿然,“跟着他走。”

    “他是谁?”

    “他叫阿然!”

    “他会同意么?”

    洛雪用力的朝着阿然喊道:“阿然,你同意我们一起走么?”

    阿然伸了个懒腰,“我不反对!”

    于是,三个人就开始一起的结伴旅程。他们走的是山路,云南的山是富饶的,不管走多久,都不会挨饿,阿然告诉她们,再走走就是大理了,那里应该还没有被蛮夷攻占。三颗同样是受过苦难的心,在一起搀扶着向前行着,一路上倒也热闹,有说有笑的使他们都忘记了战争所带来的不愉快,当然只是洛雪和阿然说着,洛裳则在一旁静静听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