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中

带着城市闯战国

作者:空逸 | 架空历史

收藏

  赵无铭在玩网页策略游戏之时,带着城市突然再次穿越。成了赵王,最不不待见的小儿子。面对自己兄长们的夺嫡之战,冷眼旁观。默默的的发展城市,招纳历史之中的文臣、武将。在无尽的北方,重新组建自己的帝国。 带赵无铭睁艰难的睁开双眼,一张脸出现在面前心中一惊,刚想开口胸中却传来疼痛感:“咳、咳……“。。

空逸小说作品_带着城市闯战国完整版_第十章 生死大敌

      赵无铭在心中松了一口气,目光看向孙不二随即又转向那些亲卫,才发现他们那满脸的疲倦:“没有就事情就好,不如我们就在这里修整一下,你们认为怎么样“。  “公子、我们乘坐...

      赵无铭在心中松了一口气,目光看向孙不二随即又转向那些亲卫,才发现他们那满脸的疲倦:“没有就事情就好,不如我们就在这里修整一下,你们认为怎么样“。

      “公子、我们乘坐的是战车,所以感觉不累。但他们不一样,身披重甲一路奔跑,自然需要休息“。青雀见赵无铭的目光看向那些亲卫,忍不住插言。

      赵无铭点头,看来还是自己思虑的太少,他们毕竟不是数据而是活生生的人:“刚刚没有考虑到你们身披铠甲,一路步行的艰难,无铭在这里向你们赔礼道歉“。

      “主公不可,护卫主公本来就是我等亲卫的职责所在,这点疲倦又算的了什么“。眼见赵无铭就要行礼,一众亲卫慌忙劝阻。

      赵无铭见状只能作罢,看着他们一丝暖意浮现在心头:“以后无铭会注意的,就地休息吧“。

      “多谢主公厚恩“。一众亲卫大喜过望,手中的长枪随手往地下一扔,一屁股坐到了地下。

      孙不二也笑了笑,也一屁股坐了下去,静静的恢复自己的体力。

      青雀走向战车,拿起自己的那杆枪。依靠在战车旁边,抱在怀里使劲的擦了又擦、

      看着那些坐在地下,东倒西歪的亲卫,以及孙不二和依靠在战车旁边的青雀。赵无铭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一股淡淡的温馨也渐渐弥漫开来。

      抬起头一阵清风吹过,枯黄的树叶从树上掉落。摊开手掌,一片宽大枯黄的落叶飘到手中。赵无铭仔细打量,会心一笑。也许这些,就是自己所想要守护的东西。

      就在他们享受着这难得的时光之时,从树林的前面有两头猛虎正在缓步走来。其中一只左眼还插着箭矢,显然就是刚刚那一头。

      赵无铭回头,正好看见前面有两头猛虎扑来,大惊失色连忙提示:“不好、有猛虎“。

      孙不二、青雀与十名亲卫一惊,慌忙拿起自己手中的宝剑和长枪,从地上站起来。看着迎面扑来的两头猛虎,十名亲卫上前冲了上去。

      利剑出鞘,孙不二鼓起仅存的力气,就要冲过去的时候却被赵无铭阻拦。只能乖乖坐下,恢复体力。

      猛虎本来以为,只要扑过去就能撕了那个卑鄙的偷袭之人。可没想到,迎面而来的确是十名甲士与十杆长枪。

      枪头交击,两头猛虎步步后退。见事不可为,连忙转身打算逃跑,进行下一次偷袭。

      眼见猛虎就要逃跑,十名亲卫连忙分出两拨,一拨五人把两头猛虎团团围住。

      两猛虎拼死反抗,扑向亲卫撕咬,却被铠甲阻拦。紧接着几杆长枪刺入体内,猛虎一声悲鸣倒在地下已经断了气。

      青雀看着十名亲卫干净利落的围杀猛虎,心生感慨:“甲士生披铠甲,果然不是一般士卒和侍卫能抗衡的“。

      “要不要过几天,我帮你弄一套重甲过来,让你也耍耍威风“。赵无铭看着青雀感慨的样子,想到他穿着铠甲的样子,恶作剧般的提议。

      青雀对自己的胳膊笔画了一下:“算了,我就这身体、我这力气,感觉穿上重甲估计都站不起了“。

      “青雀看来你需要多加锻炼“。孙不二在脑海中,勾勒出一幅青雀身穿重甲的样子,笑意不自觉的浮现在嘴角。

      亲卫擦了擦枪头上的血迹,抬着两头以死的猛虎走来:“公子这两头已被猎杀的猛虎,我们应该怎么样处理“。

      “放在战车之上吧“。赵无铭想了想,又看了看战车,随即对着亲卫吩咐。

      亲卫领命,抬着两头老虎往战车走去。正在此时,一头小鹿快速跑来。赵无铭一愣,紧接着从树林中钻出一头熊,看见那头鹿露出馋意。目光巡视眼前的这群人,心中的馋意战胜了理智,直接扑了过去。

      熊扑来的方向,正好是赵无铭站着的地方,孙不二见状大急连忙迎面跑了过去:“主公小心“。

      话音未落熊已经扑来,孙不二连忙拔出自己的佩剑,对着熊连出数剑。熊吃痛舍弃赵无铭,攻击孙不二。

      一众亲兵此时已经反映过来,连忙丢掉手中扛着的猛虎,拿起长枪扑了过去。

      熊一挥前掌,孙不二被打飞在地,剧烈的咳嗽声也随之传来。熊的目光转向赵无铭,刚想出手却看见十名亲卫已经赶到。

      那只小鹿,看见熊被阻拦。稍微平复下那颗剧烈跳动的心,然后钻入一处草丛往远方跑去。

      熊见小鹿逃跑,心中大怒。含恨提起一只熊掌,重重的拍向亲卫。

      亲卫纷纷四散,有几名亲卫提起手中的长枪一跃而起。长枪树立,枪头朝下狠狠的插向熊掌。

      两只熊掌被四杆长枪刺穿,重重的插在了地上。熊吃痛手掌又提不起来,只能怒吼。

      剩下六名亲卫见机不可失,纷纷提起长枪,一同刺向熊的心口。

      六杆长枪被刺入身体,巨熊轰然倒地。赵无铭大舒一口气,稍微平复了下心神。

      就在众人稍稍松气的时候,一支箭矢直接往赵无铭的胸口飞来。赵无铭身边的青雀大惊失色,连忙扑了过去:“公子……“。

      双眼一黑赵无铭被青雀扑倒在地,一支箭矢正好插在青雀的左肩。大滴大滴的鲜血,顺着箭矢流了出来。

      就在迷迷糊糊之时,突然听见一声嘶鸣。四匹良驹拉着战车,正扑了过来。眼看马蹄就要踩到青雀和赵无铭,孙不二顾不得多想,鼓起全身仅存的力气,提起长剑就往马蹄上砍去。

      两只马蹄应声而段,马匹吃痛随即一歪。战车失去平衡,也就往地下倒去。

      战车上有一名男子,身穿轻甲双目之间满是威严,阵阵铁血之气扑面而来。眼见战车即将倒地,男子轻轻一跃。落在一匹马的头上。再次一跃回身就是一剑,刺向一匹马的心口:“大胆竟敢伤我四弟,畜生死不足惜“。

      话音一落,又是几剑。四匹良驹,已经气绝。

      就在此时,战车之后大批士卒一拥而上,亲卫反应过来也连忙提起长枪与之对持。男子看向涌来的士卒,目光扫视满是威严:“大胆、这是我的四弟,你们还不住手“。

      大批士卒纷纷把手中的青铜剑收入剑鞘之中,缓缓往后退去。赵无铭迷迷糊糊的起来,看着躺在地下的青雀,刚刚那惊险的一幕不停的在脑海中回放:“青雀、青雀你醒醒……“。

      “四弟刚刚让你受惊,是三哥的错,所以三哥杀马向你赔罪“。看着赵无铭不停喊着昏迷不醒的青雀,赵范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赵无铭盯着青雀左肩只是的那支箭矢,脑海中关于自己和赵范的恩恩怨怨浮现出来看,随即大怒对着赵范大吼:“是谁射的这支利箭,赵范我与你何冤何仇,居然值得你苦心积虑的杀我而后快“。

      “四弟我刚刚追逐一只小鹿,不小心误伤你的下人,是三哥的错,三哥可以向你赔罪。但是你口不择言,实在是让三哥心寒“。在众目睽睽之下,赵范连忙狡辩,装出一副因为关心弟弟,反被误解的兄长。可是心中却升起一阵恨意,昨天故意发生口角把他推入河中,他居然没死。今天游猎好不容易抓住这天赐良机,却又被他躲过,想想真令人恶心。

      赵无铭知道无凭无据纠缠下去也是无用,捡起地下一柄青铜剑,对着自己的衣服就是一划。一块布料被划开,随手扯下给青雀包扎伤口。

      赵范见到赵无铭替青雀包扎伤口,好似陷入沉思,故意露出一副关心和遗憾的样子:“三哥游猎从来都不带药品,现在误伤你的下人,又拿不出那些东西,实在是不好意思“。

      “多谢关心,只是你的那些药品太过于精贵。我用不起、青雀更用不起“。赵无铭也不转身,只是专心致志的替青雀包扎伤口。

      赵范正打算说话的时候,从后面传来震天的脚步声,爽朗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三公子这下你可心服了“。

      薛谦提着一只鹿,驱使战车缓缓走来。见到前面的场景一愣,慌忙走下战车狐疑的看向赵范。

      “让薛都尉见笑了,刚刚我和四弟发生了点误会,所以……“。赵范见薛谦发愣,立即解释。

      薛谦迟疑,却又不敢相信:“是不是三公子刚刚追逐那头小鹿的时候,误伤了四公子的仆从?“。

      “薛都尉明鉴,正是如此“。赵范故意尴尬一笑,一名误伤自己弟弟仆从的兄长模样,瞬间显露出来。

      薛谦也不多想,对着身后一阵吩咐:“快把我战车之上的药物给拿出来,给四公子的仆从疗伤“。

      战车之上持枪的人听闻,连忙拿起一些药品跑向赵无铭。

      “多想薛都尉好意,只是我这侍卫只怕需要静养,所以我想先回去,不知道行不行“。赵无铭连忙接过药品,对着薛谦询问。此地看着赵范的嘴脸,是一刻也不想多待。

      赵范嘴唇微微动了动,最终还是没有出声。薛谦思索片刻,看向赵无铭轻轻点头:“好“。

      “多谢薛都尉成全,这两头猛虎以及巨熊还请薛都尉转交给太子“。赵无铭一指战车旁边的两头被猎杀的猛虎以及身后的巨熊,对着薛谦请求。

      薛谦顺着赵无铭指的方向看去,心中一震,对赵无铭不由得高看了两眼:“四公子所托的事情,谦必会办到。若空闲还请四公子,多多来府上坐坐,我也好向公子讨论弓马方面的事情“。

      “无铭谨记,薛都尉告辞……“。赵无铭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赵范一眼,和孙不二一起把昏迷不醒的青雀抬上战车。孙不二一挥马鞭,战车转头带着十名亲卫,向自己居住的地方奔驰而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