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完结

山贼三国

作者:白色De夜幕 | 架空历史

收藏

  浅宅男一个,本科毕业说再见。  喝酒时后迷迷糊糊的就回到了东汉时期初年,这时候黄巾还没起义军,董卓也没烧洛阳,蔡文姬毕竟没被劫走,……  很抱歉,别想太多。  我而已个小人物,没什么大志向,只想在山上当个幸福和快乐的山大王……清澈的浅蓝色天空下,巍巍青山绿意盎然,山坡上一块相对平整的草地上镶嵌有一块硕大的大青石。歪歪斜斜的穿着一身银色盔甲,头盔被随意的丢在了一边,躺在大青石上枕着双手安静的仰望着天空,这一刻少年的心难得的静。。

白色De夜幕小说作品_山贼三国全文在线阅读_第008章:谁说典韦老实人

    腿不需要完全自主地后退了半步。  “真可怕!”  前方的汉子皮肤很黑,这也不是着重,更着重的是汉子很丑,丑的了到了骇人的地步。  “淡定从容,淡定从容!”  在众人面前林筑深吸了两口气,迅速淡定从容了下去。  丑汉子和两个还算长的正常地的女人拉着一辆板车,板说话间地上又躺下了好几个士兵。。...

      “上!”

      “哥几个,揍他!”

      “啊!”

      “呃!”

      “点子烫手,掏家伙,并肩子上!”

      重振旗鼓,林筑正准备再一次爬上马去,队伍的前方出事了。

      说话间地上又躺下了好几个士兵。

      “弓箭手!”

      越来越多的士兵们亮出兵器围了过去,弓箭手们也从车队中间开始往出事地点移动。

      “让开,让我进去先!”

      林筑扒开人群挤到了前面。

      “嘶!”

      刚刚看清楚眼前的人,林筑吓的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双腿不用自主地退后了半步。

      “真恐怖!”

      前方的汉子皮肤很黑,这不是重点,更重点的是汉子很丑,丑的已经到了骇人的地步。

      “淡定,淡定!”

      在众人面前林筑深吸了两口气,很快淡定了下来。

      丑汉子和两个还算长的正常的女人拉着一辆板车,板车上放着行李、两个半大的小子和另一个生病的丑汉子,车上的丑汉子和丑汉有些像,不过与丑汉相比好看了不少。

      这丑汉子虽然丑的恐怖,可看上去并不像坏人。

      “住手,怎么回事?!”

      林筑有些发火了,盗亦有道,林筑的山寨可是有明文规定不得打劫穷人、不得仗势欺人。

      “少爷!”

      “林璧带人在前面探路,路过的时候初见丑汉被吓了一跳,一时没注意脚下绊倒砸在了板车上,也没怎么滴,林璧也道歉了,可这丑汉还是动手将林璧打成了重伤!”

      林竹很气愤,可是却没有往前冲,并不是他伤势未愈就怯战了,从他肿起的脸颊可以看出他吃了不小的亏。

      “我上去,被这丑汉子一拳打了出来,这才一会儿这丑汉又打伤了我们好几个兄弟了!”

      林竹给林筑讲述了事情的经过。

      “弓箭手准备,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

      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林筑刚收下贾诩之后无限增大的自信心让他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

      弓箭手到位了,可是都不敢动手。

      “壮士请住手!”

      从林筑发话到弓箭手到位,仅仅一小会儿的时间,在众人的掩护下,林筑不仅被打的鼻青脸肿还被丑汉活捉了提在手里当了人肉盾牌。

      林筑那个憋屈啊!

      在双方僵持不下,随时可能差枪走火拼个两败俱伤的时候,贾诩贾先生终于出声了。

      “我们是山贼,并非官兵,更不是来抓捕好汉的,好汉似乎误会了!”

      “啥?”

      贾先生刚说完,林筑直接傻了,这哪跟哪啊!

      “你怎么证明!?”

      丑汉掐着林筑的手松了点点。

      “东汉的皇帝就是头猪,错了,应该是猪都不如!”

      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可是听了贾诩的话,望着贾诩脸上人畜无害的微笑,丑汉的手从林筑颈上拿了下来。

      “昏君无道,宦官当权,贪官遍地,奸邪丛生,天下早已民不聊生,壮士有一身好本事,可带着一家人四处漂泊也不是个事啊!贾某想请壮士到山寨担任总教习,不知好汉意下如何?”

      贾先生的眼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官兵不一定比我们这些山贼好说话吧,官兵所作所为不一定比我们这些山贼正义吧!”

      见丑汉还在犹豫,贾先生又补充了一句。

      “好,我们去看看!”

      看了一眼憔悴的家人,丑汉考虑了一下就干脆的答应了。

      ……

      显然这是一起官逼民反的事件。

      “把武器都收起来!”

      贾先生发话了,士兵们却都望向了林筑,初来乍到,贾先生的威信还不够。林筑没有急着回答,他看了看被放倒的士兵,见所有人都挣扎着爬了起来,林筑才点了点头。

      见林筑点头了,士兵们这才将弓箭都收了起来。

      “别笑了,太丑了!”

      丑汉放开了林筑。

      林筑想着以后都是一家人了,于是回头对着丑汉善意的一笑,丑汉却说出了一句让林筑非常不爽的话来。

      “还不知道壮士姓名!”

      贾先生微笑着走了过来,很友善的把手搭在了林筑伤处,力道那是相当的大!明知道这厮是打击报复,可是偏体鳞伤的林筑这会儿也无力反击了。

      “陈留典韦!”

      “你叫减为!”林筑脸肿了,门牙也掉了,说话口齿不清。

      “典……韦……”

      发现大家都一脸疑惑,顿了顿,林筑一字一字的总算说清楚了。

      “丑汉子,你认识我!”

      典韦一脸惊讶。

      “恶来烟味啊!哈哈,恶来烟味啊!”

      此刻,被叫做丑汉子,林筑也丝毫不在意,捡到一个超一流武将,让林筑兴奋无比,于是他又笑了。

      “丑鬼,哎,真是的!”

      望着典韦鄙视的眼神,林筑的兴奋瞬间荡然无存,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不是,不过发现典韦示威的比了比拳头,林筑理智的选择了暂避锋芒。

      须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经过简单的商议之后,一行人继续前进,打算招到人后再一起回山寨去。

      月黑风高夜。

      收下典韦一家之后的第一夜,林筑一行人住进了一家路边的野店,林筑找了一根粗壮的木棒,蹲在公厕旁边的草丛中守了好久,终于在林筑打算放弃之前典韦来上厕所了。

      在典韦上完厕所出来的时候林筑一闷棍狠狠滴砸在了典韦后脑上。

      “嘭!”

      “咔!”

      手臂粗的木棒断了,典韦只是后脑勺稍微红了一点就没有后文了。

      转身,跑!

      林筑的反应很快,可惜典韦的反映更快。

      “我是寨主!”

      林筑被典韦抓住了。不得不说,论武艺,讲身体,典韦和林筑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打的就是你这个丑鬼寨主!”

      典韦说的话激起了林筑的斗气。

      “人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即使是面目全非,不可否认我依然比你帅,如果我是丑鬼,那你!”

      “哎!悲哀!”

      “哇,如果不认识你的人在夜里看见你,一定会以为是见鬼了,哦,错了,鬼应该比你好看不少,这个问题,你说我该怎么形容呢?!”

      ……

      林筑在二十一世纪的经典国骂桥段的耳语目染之下这么些年怎么会连典韦都骂不过!

      典韦的脸色越来越青,张嘴想插话却总接不上来。

      不过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

      在林筑摇头叹息之际,典韦的拳头来到了林筑的脸上……

      伤上加伤。

      “少爷??”

      第二天一早,看见几乎看不出人样的林筑,贾先生狠狠滴被吓了一跳。

      “嘉现身,我除了电为题,撤堆就……”

      林筑是来麻烦贾诩帮忙指挥车队的,他伤的太重了,说话都说不清楚,无法指挥了。

      “好吧,你的意思我知道了!”

      又是说又是比划的,贾诩终于搞清楚了林筑的意思。

      “咯吱!”

      典韦起床了,他刚打开门就看见林筑正在住在他对面的贾诩的门前说着什么。

      “唉!”

      典韦深深的大声的叹了一口气,把林筑和贾诩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人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目不转睛的盯着林筑看了许久,他嘴里蹦出了一句林筑昨晚的话。

      “我们走着瞧!”

      火气大振,林筑牙关紧咬,充分考虑眼前的情形之后,以大毅力转身回房上伤药去了。

      离开路边的野店,赶了一天的路,林筑他们终于赶在天黑前来到了一座小镇,在镇上一阵溜达之后,他们住进了一家不错的客栈——礼记客栈。

      今天无云,月高星稀。

      收下典韦一家之后的第二夜,晚饭时,林筑买通客栈的伙计在典韦的碗里下了一大把巴豆,不过很怪的是,第三天一早,林筑发现经过了整整一夜,典韦居然屁事没有,精神一如既往的充沛。

      “靠,怎么回事?”

      在林筑纳闷的时候,早饭端上来了。

      “巴豆有问题?”

      吃过早饭之后,林筑很快觉得肚子不对劲,上完厕所之后,还没离开厕所多远,林筑又迫不及待的进去了。

      林筑拉肚子了。

      这一拉,整整拉了一整天,林筑拉的都虚脱掉了。

      “林寨主,身体不好!”

      这一天,典韦在见到林筑的时候都会对着他微笑,那笑容很贱,很明显,让林筑拉肚子的事情是他干的。

      经过了一天的粪战。

      喝了药之后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林筑的肚子终于不拉了。

      “典韦,我跟你没玩!”

      林筑躺在床上默默发誓一定要报复。

      收下典韦一家之后的第四天,由于林筑太虚弱,他们在客栈又住了一天。晚上,林筑以求和为名请典韦喝酒,在一众家将、亲兵们的“调和”下,典韦答应了。

      豪饮了整整一个时辰之后,林筑得逞了,自以为自己海量的典韦被林筑一对一的单挑灌倒在地。

      “典兄,典兄!”

      林筑在新时代也是个酒精考验的主,那时候喝的可是60度以上的白酒,现在喝这种只有十几度的酒,放翻典韦那是小意思啦。

      然后。

      “典韦,你死定啦!”

      林筑挥舞着木棒冲了上去。那一夜,林筑终于知道为什么胡车儿只是偷走了典韦的双戟而没有直接杀典韦。那一夜,典韦暴走了。那一夜……

      谁说典韦是老实人来着,靠!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