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完本

乡野女人香

作者:风雅 | 都市生活

收藏

  给大家提供更多乡野女人香免费深度阅读,《乡野女人香》是网络作家风雅为大家带给的原创作品,这是一本故事情节十分给力的乡村小说,乡野女人香苏若尘万晴是书中的主人公。苏若尘是村里诊所里面惟一一个妇科医生,在哥哥结婚了的时候苏若尘被逼着去给哥嫂压床,本来与嫂子就很尬尴的他后面更是被叫女主持人拿着纸条“72号男嘉宾,请上台。”。

第一章 被大哥强迫和嫂子睡最新章节,第一章 被大哥强迫和嫂子睡

    免费提供更多乡野女人香第一章 被大哥被强迫和嫂子睡的全文深度阅读,昨天是我大哥苏大傻结婚了的日子,此外我也正面临着人生中第一次和女人亲密接触到的机会,凤溪村...我刚开始是不相信的,以为家里人在拿我逗趣,最后被强迫着躺到了喜床上。。...

      今天是我大哥苏大傻结婚的日子,同时我也面临着人生中第一次和女人亲密接触的机会,凤溪村自古有一个风俗,哥哥结婚由弟弟压床,据说新娘的床有灵气,新郎家里要请一名年少强壮的近亲童男睡在洞房的新床上,一是为了驱妖避邪,二是为了头胎能生个男娃,讨个好彩。

      我刚开始是不相信的,以为家里人在拿我逗趣,最后被强迫着躺到了喜床上。

      房间很黑,桌上两根大喜蜡摇曳着,整个房间被印上一片暗红。

      我偷偷瞄了她一眼,目光从她眉宇间往下扫,我立马变得心浮气躁,口干舌燥。

      这对于未经人事的我来说,实在太特么刺激了!

      似乎是穿着衣服睡觉太难受,不一会儿,嫂子蹑手蹑脚的坐起来解衣襟。

      她的动作从小心翼翼一点点走向急骤,似乎是内衣卡住了,她的气息一点点变得焦灼,时不时有“嗯哈…嗯哈……”的低音发出来。

      我听着那阵声音,很可耻的进入了想入非非的状态。

      “撕拉……”

      我下意识看过去,发现她把自己的衣服给拉坏了。

      “那个……”我干吞了一口唾沫,不自在的偏了偏视线,“转过身来,我帮你……帮你扯一下。”

      嫂子满脸通红,羞涩的点了点头。

      我把手伸过去摸索着婚纱的扣子,时不时碰到嫂子光滑的玉背,嫂子知道我是因为光线问题不是故意揩油也只是略微颤抖。

      那个嫂子,把这个扣子解开就好了吧?"我低下头,眼神不自觉往上瞟。

      “嗯”嫂子想蚊子一样小声说"你可以用力些,扣子好像卡住了。"我往下拉,扣子好像是和什么东西夹在一起,我刚想使劲,嫂子突然着急说。

      “你你先转头过去。”

      这是我第一次听嫂子说话,带点口音的普通话,却听起来很舒服。

      我答应了一声,转过头去,手便开始用力,往下一拉,只听嫂子一声惊呼,我下意识过头看去,只见两颗圆润饱满的玉球弹出,我居然把婚纱胸罩都扯下。

      嫂子刚想说些,我连忙捂住嫂子的嘴,倒不是我想趁人之危,万一家里人听见,冲起来,到时候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连忙对嫂子说。”嫂子,我不是故意的,你可别叫,我哥进来会打死我的。”

      这个动作太急,我才发现我是从后面抱住嫂子,我的胸膛直接贴在嫂子背上,一只手捂住她嘴巴,还有一只手竟直接按在嫂子的大白兔上。

      我甚至能感受它发出的温度,

      我的呼吸扫在嫂子的肩膀上。我们居然保持这个姿势几分钟嫂,子有些委屈地说“你能放开我吗?我不叫。”

      我连忙撤手,气氛简直尴尬到极点。嫂子胡乱拉上婚纱背过身去不敢看我,我也胡乱躺下拼命咽下口吐沫,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从喉咙跳出来。

      我悄悄望向嫂子,心想她不会生气了吧。

      这一看我的血瞬间冲向脑门,婚纱下摆被嫂子压在身在下,整个屁股都露了出来,翘臀被卡通人物内裤包裹着,因为久坐的缘故内裤有些向中间的夹缝缩去,半边臀部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在夹缝褐色的边缘好像还有这稀疏的黑亮毛发。

      我头脑发懵,眼睛直愣愣盯着那道沟壑。那内裤有些薄,如果光线亮一点,估计能若隐若现,看见薄布下的内容。

      不行,这是我嫂子啊,是我大哥的老婆啊。

      正想着突然感觉内裤上的小猪佩奇好像变淡了,我以为是我的错觉。我使劲揉了揉眼睛。

      这才发现印着小猪佩奇的内裤,就好像变成了保鲜膜。那可爱的褐色凹陷就没有阻碍出现在我面前。我向上看去,那白壁试的玉背没有没有丝毫阻隔,映入我的眼球。

      吓得我一咬舌头,一个激灵。这才发现嫂子依然穿着婚纱,依然露出了半边屁股。

      我心想难道是刺激过度导致眼花?把平日替患者诊断的情景安插在嫂子身上。

      正想着,吱呀的一声门被打开。大哥醉醺醺的进了房间,他甚至头都没有抬起。就这么栽倒在床上,发出了阵阵鼾声。

      本来喜床就不大。加上一个人跟是显得拥挤。嫂子被挤得贴在我身上,只觉身边一阵柔柔。我那早已充血的下体,真一丝不苟的贴在露出半边的圆润上。嫂子好像察觉到了什么,但又不敢移动。

      我就这样,背贴着床,面贴的嫂子,听着大哥的鼾声,迷迷糊糊,也不知道是否睡着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