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中

伪装单身狗系统

作者:糖分超低 | 白领职场

收藏

  给大家提供更多掩藏单身狗系统免费深度阅读,掩藏单身狗系统小说以及最新章节了出了,掩藏单身狗系统小说目录怎么看?这是一部超级很好看的幻想言情小说,讲诉了主角夏果在双十一那天吃了晚上的狗粮后,意外获了一个奇妙的单身狗系统,她与系统一同完成4任务,再后来,她把系统变为了自家老公……少女粉色系卧室内虽然只有夏果一个人,但是有一种难言的尴尬在弥漫,这个尴尬主要来源于云枫。。

第3章 俄罗斯方块最新章节,第3章 俄罗斯方块

    免费提供更多掩藏单身狗系统第3章 俄罗斯方块的全文深度阅读,下午十一点整,夏果正好站在自家楼道口。老式楼房也没电梯,幸得家里在三楼,爬一爬楼梯也也不是...楼底下仰头可以看到自己家,油烟机不停地往外抽/送着白色的油烟,辣炒鸡丁的香味远远地飘出来。。...

      中午十二点整,夏果正好站在自家楼道口。老式楼房没有电梯,幸而家里在三楼,爬爬楼梯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儿。

      楼底下仰头可以看到自己家,油烟机不停地往外抽/送着白色的油烟,辣炒鸡丁的香味远远地飘出来。

      夏果深吸一口气,扯出一个微笑,上楼。防盗门外还有一个铁门,开门也需要一点功夫。

      “爸,妈,我回来了。”从玄关处往客厅里一瞧,平常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等饭开的夏志华不见身影。

      餐桌上已经有一大桌子菜,用饭菜罩罩着,远远看着都觉得异常丰盛。

      “果果回来了?等一会,炒完这个菜就开饭。”吴玉芬从厨房里探出个头回了一声。

      “好,知道啦。”夏果还站在门口,朝着厨房的方向。“爸和哥呢?”

      “你爸去买烤鸭了,那家店人多,估计还在排队。你哥在路上,刚刚说快回来了。”

      夏果喜欢吃素,肉类只吃鸡肉、鸭肉和牛肉。而鸭肉中最爱的就是小区门口的那家“林家烤鸭”。这家店开了十几年了,烤鸭皮酥肉嫩,色泽红艳,味道醇厚,肥而不腻,每天从十点开始就排着长长的队。

      “哦”。夏果这个角度只能看见吴玉芬的背影。操持的身影微微的佝偻,在厨房不停地忙碌着,锅碗瓢盆碰撞发出轻微的响声。

      夏果忍不住揉揉眼睛。换好鞋子往自己卧室走去。“我去换衣服。”

      “嗯,快点啊。”油烟中忙碌的人回了一声。

      夏果走进自己房间中。很典型的女生卧室,淡粉色的墙纸和窗帘,木质书桌、书柜,大大小小的娃娃、玩偶、小玩意摆在各个地方,床单被罩是一整套的纯棉碎花图案,甜美而温馨,与夏果流露的高冷具有很大的反差。

      夏果换好衣服,仔细地观察脖子上的玉坠,有点发怔。

      这半天过的兵荒马乱,甚至是光怪陆离而不知所措。即使内心接受了单身狗系统的存在,可对于这个玉坠,还真没有好好地看过。

      夏果不懂玉,看不出来什么品种,只觉得好。

      这块玉色泽均匀,透亮细腻,给人以温润的感觉,摸起来光滑如卵,水滴状更似浑然天成。朱红色的玉坠在莹白的手心中,静静地摄人心魄。

      夏果坐在书桌前,楼下有棵梧桐树,窗外的阳光透进来,形成斑驳的树影。

      “这玉镯和玉坠有什么关系?”夏果抬起左手自言自语。

      纤细的手腕上戴着一个玉镯。与玉坠似乎材质相同。

      这镯子夏果看过很多遍。玉镯通体纯绿色,与玉坠只是颜色不同。这镯子打小就在夏果手上戴着,从记事起就没取下来过,其实夏果自己尝试过很多次,根本取不下来。

      吴玉芬以前一直哄着说,是小时候一个路过的和尚给的,是有福气的象征,让夏果好好戴着。

      可,什么镯子能够在年岁里,从来都是大小正合适,还恰好取不下来呢。

      小学的时候,老师还专门点过名不让戴饰品,怕有个磕绊,那玉镯看起来就价值不菲,让孩子戴着觉得这家长一点都不靠谱。后来还是吴玉芬亲自到学校去跟老师说,不知说的什么故事,老师神色不豫,但最后只是让小心些。说来,小时候那么调皮,跑跑跳跳摔跤扑地,玉镯从来没事。

      初中的时候,夏天天热穿短袖遮不住,同学们都看到她戴着镯子。那会兴古装宫斗剧,里面的娘娘皇后手上都戴着玉镯,便都喊她夏娘娘。夏果笑起来的时候顾盼生辉,倒也应了这个外号。

      高中大学后,戴镯子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况且人们身边的圈子也小了不少,只有关系亲近的人会好奇一下,大多时候事不关己己不关心。夏果也省了很多麻烦和别人奇怪的目光。

      夏果长大后心里也有疑惑,和尚的故事大多是个哄骗,自己仔细想想总觉得没有逻辑,不靠谱。可吴玉芬不再回答她,要不就坚定重复以前的那个故事。渐渐地,她也没有再问过。

      夏果又仔细地端详玉镯,手转动着镯子。从小到大看过无数次,这玉镯闭着眼睛都知道长什么样。其实也找人看过,但没人说出个所以然来,到底什么品种。

      “啊!”夏果突然惊呼一声,这玉镯,在阳光下与之前有不同了!

      从前是通体纯绿色,均匀而纯粹,可现在,镯子中隐约能看到有八个相同大小的水滴形状在其中,这些红色的水滴凭空出现,仿佛镶嵌在绿色的镯子中,颜色比脖子上的玉坠红色要暗,不是特别显眼,隐隐约约朦朦胧胧,但仔细观看时绝对不会忽视。

      这个发现在波澜壮阔的一天里,更加映证着系统的真实。

      夏果呆呆地看着窗外,有点颓然趴在桌子上。其实一切早有预兆,一切都有关联。

      十一月已经立冬,窗外的梧桐树却依旧翠绿。

      “叮咚”一声,夏果拿起手机看微信消息,是夏泽。

      “我还有十分钟就到家了,恭迎大驾吧!”

      “哦”

      夏果冷漠地回了她哥一个字,嘴角却微微翘起。兄妹俩一起长大,都上的本市的大学,但不是同一所。上大学后开始从以前的朝夕相对变成了一个多月才能见一回,只有周末回家才能见着,虽然临近,但是夏果很少去夏泽的学校。

      夏果回完信息,刚要关掉手机就看到一条自动推送。

      “俄罗斯方块那些背后不得不说的秘密!”

      夏果一个愣神,关掉手机,利落地转身扑到床上趴着,忍不住想起昨天晚上。

      那场不知真假的殉情案因为信息实在过少,各个群里的消息大同小异,都是那几句话。大晚上跑到隔壁学校又过于隆重,几个人看看后便略过了这件事,又继续之前的话题。

      夏果无奈,诚然没有兴趣也没有办法加入她们,就又开始攻克手机里的俄罗斯方块。

      这是夏果无聊时便玩的小游戏,改良版的俄罗斯方块。将不同形状的方块拖动到屏幕中,方块不能变形。横或竖满了一行之后就可以消除。方块无处可放即为失败。

      消一个小方块是一分,一下子消几排有分数加成。只要玩的好,理论上来说可以一直玩下去。

      社会在发展中变得愈加浮躁,人们没有耐心,不懂得慢为何意。人也越来越无聊,不知道怎么消磨时间。而这类小游戏恰好有饮鸩止渴的效用。

      越是精巧复杂的游戏越是玩不长久,简单的俄罗斯方块、消消乐、贪吃蛇反而有特殊魔力。

      夏果躺在被窝里认真地玩着手机里的俄罗斯方块,心中略有点惆怅。怎么好好一个日子,大家都剁剁手就好了,干嘛我还要被闪瞎眼?创建和谐社会人人有责,先富带后富,共创富裕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怎么就徒留我一人?

      心里想着,手里动作不停,脑袋无意识地转着,一个方块一个方块被拖过去,消除,消除,等无处可放的时候才发现已经破了之前的记录,此时还有一次金币复活机会。

      现在已经晚上十一点了,室友们都还在腻腻歪歪,整个寝室说话声夹杂似乎很热闹,夏果这儿却成了一个单独的凄凉的空间。

      夏果立马用金币复活,全神贯注地盯着手里的方块,寻找最好的位置落下去。毕竟玩游戏除了打发时间,破纪录也是令人相当愉快的一件事情。

      等她再次无处可放且不能复活的时候,时间正好11点31分,记录11111分。

      夏果心里顿时百转千回,双手捧着手机一时没有动作。看到新纪录居然没有浓厚的喜悦,而是一种无语与沧桑,深刻地体会到了一种哑巴吃黄连而说不出的感觉,感受这个世界对单身狗浓浓的恶意。

      这种复杂情绪下,打小就戴着的手镯突然一瞬间出现的温润的暖意,被夏果自然地忽视了。

      被这个记录打击到怀疑人生,完全没有兴致再玩一把。夏果眼睛困得不行,脑子晕成浆糊,抱着手机上11111的记录和屏幕上硕大的“无处可放”四个大字直接睡着了。

      后来,就是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梦境,就是那一场荒诞至极的单身狗系统会面。

      “早上好。”脑海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没了昨天最后的虚弱。

      “……”

      “十二点半,已经中午了。”夏果翻个身看着天花板,脑海里两个人对话。

      一人一系统之间似乎十分熟稔。

      “你昨天怎么突然消失了?”

      “我休息了一下。”

      “系统还需要休息?!”夏果一脸震惊,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我补充了一下能量。”云枫连忙更正了说法。

      “系统初期比较弱小,所以每天需要时间补充能量,随着任务完成会不断变得强大。”又补充了几句,增加可信度。

      “哦。怎么判断你在不在休息?呸,补充能量。任务什么时候发布?”夏果头上悬着三个月的期限,心中不安。

      “玉坠光泽微微发亮就是我醒着,任务发布请耐心等待。”又是套路回答。

      “妈,我回来了。”客厅传来响亮的夏泽的声音,还有关门的微响。夏泽和买烤鸭的夏志华正好碰上,一起进门了。

      “回来了,快先把东西放下。去叫你妹妹吃饭。”吴玉芬应和了一声。

      “夏果,吃饭了!”门外不多时就传来夏泽的敲门声和催促声。

      夏果听到声音立马坐起来开门,准备去摆碗筷。

      “哥。”一开门,就看见夏泽杵在门口,夏果软软地叫了一声,只是天生嗓音冷淡,听起来不甚乖巧。

      兄妹俩打了个照面。夏果感到脖子处传来了一阵温度,她诧异地低头。

      玉坠微微发热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