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完结

捺钵王朝

作者:兵马司 | 架空历史

收藏

兵马司小说作品_捺钵王朝(完整版)_第十章 春秋梦醒

    两匹快马径自奔来。果真是甫古。  “你来了。跑得好急。”罨撒葛道。他现在的也没心情去问家里的事安排好得如何。想起百花楼的人都关在营帐里,为的是封锁皇上驾崩和自己赶去继位的消息。这些事不问也罢。但是两天,真有恍若隔世之感。  “王爷,大事好了!”“王爷,是不是是甫古追上来了。我过去迎迎。”。...

      忽然西北方向传来一阵急促奔驰的马蹄声。初夜寂静,北风劲吹,声音传得格外辽远。这显然不是普通商旅之人,也不像传递军情的急递,因为听起来只有一匹马。蹄声急促而单薄,直奔这个方向而来。所有的人都竖起耳朵绷紧神经。阿钵长年与马为伴,还当过好多年牧马人,能辨别各种马的蹄声差别。他细细倾听一会儿,说道:

      “王爷,是不是是甫古追上来了。我过去迎迎。”

      “好,先悄悄看看是不是他。”罨撒葛道。

      片刻之后,两匹快马径直奔来。果然是甫古。

      “你来了。跑得好急。”罨撒葛道。他现在没有心情去问家里的事安排得如何。想到丽春院的人都关在营帐里,为的是封锁皇上驾崩和自己赶去登基的消息。这些事不问也罢。不过三天,真有隔世之感。

      “王爷,大事不好了!”甫古声音嘶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看看对方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强烈的反应。接过阿钵递过来的水囊喝了一口,接着说:

      “王爷,处理完府中的事我就急着追赶。走到前天,去驿站打探您们是什么时候路过的。恰巧碰到一个认识的兄弟。他悄悄告诉我出事了。王爷刚走,朝廷的哀报就送到了。大行皇帝驾崩,新皇登基的消息正式通告天下。当今皇上尊号天赞皇帝,改了新朔,年号保宁。颁旨大赦。夷腊葛、乌里只都以宿卫不严治罪处死。他知道王爷拿的是夷腊葛的驿票,特意告诉我这些。我想王爷要是还不知道就糟了,凭着夷腊葛大人那封信就能治成死罪。所以快要急死了。”

      “啊!”罨撒葛尽管已经知道罨撒葛出事,还是被新皇登基的详情惊得目瞪口呆。他一把抓着甫古的袖子问:“你有没有问皇上是哪个,现在朝中是谁在掌权?”

      “在下问了。他说皇上是太祖爷四世嫡长孙,世宗爷的嫡子讳贤。掌朝的首辅大臣是原来的侍中萧大人。”甫古悄悄看了王妃一眼。这是所有坏消息中唯一令人感到有一丝安慰的。

      “哈,哈,哈,哈,哈,哈,……”太平王狠狠地瞪着甫古,好一阵一把将他推开,让一个趔趄退了好几步。突然仰头发出歇斯底里的大笑,在沉寂的夜空听起来像鸱枭长嚎。

      “你怎么了,笑什么?”王妃使劲摇着丈夫的胳膊,以为他疯了。随从们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甫古满脸狐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说错了话。

      “我高兴,我太高兴了!皇兄死了,皇位丢了,我完了。可你现在成了新皇的大姨子,我们又有救了!你说不可笑吗?你爹原来是我的人,现在竟然抢走我的皇位!他把你的皇后送给了你的妹妹。耶律贤连个郡王都不是,他凭什么登基。你爹他对得起我,对得起你吗?”

      罨撒葛语无伦次地大声喊着,喊着喊着狂笑变成嚎哭。他快要疯了。竟然是耶律贤那个傻瓜!他一个堂堂的太平王,皇上唯一的亲弟弟,等于就是太弟储君,等了十年竟然落了一场空。耶律贤是个笨蛋不说,还不是皇上一枝的血脉。皇兄真是个混账昏君,连后事都没有安排就糊里糊涂地被人杀死了。最可恨这个萧思温老狐狸,他是长公主的驸马,皇上拿他当心腹,他却背信弃义卖主求荣。这是明明就是一场政变,背后的主使说不定就是这个老贼。

      “你凭什么怪我爹。到底是什么情况还没有弄清楚。我相信他不会害我。”胡辇也吓得心惊肉跳,听到丈夫出口不逊更加担心。她当然希望继承皇位的是王爷。她一样怨恨气愤。她心里又有说不出的委屈,难道她希望这样?难道这是她的错?她还不是和丈夫一样没有办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哈,哈,哈,……,哇,哇,哇,……”太平王还是像疯了一样又哭又笑。

      “别嚎了!你倒是拿个主意,咱们现在到底怎么办?”胡辇又悲又气也想放声大哭一场。可现在不是哭的时候。

      “怎么办?我想一头碰死在这儿!”罨撒葛恶狠狠地回答。其实他心里清楚,自己远在天边,贤近水楼台;自己健壮年盛刚强自信,贤就是个牵线的木偶。只要不是厚道到窝囊无用,谁都理所当然会选贤这样的人当皇帝。换了自己是岳父也是一样。可是觉得心里话无人可说,连王妃也和自己渐行渐远,一颗心憋得快要爆裂了。

      “你说这话有什么用?你真就舍得死?”胡辇气得噎了她一句。

      “是啊,皇上死了,我现在无依无靠。你爹是当朝红人,咱们全得靠他了。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罨撒葛又像赌气又像耍赖似地说道。

      胡辇白了他一眼,恨这种男人没事人模人样像个大丈夫,有事就像个皮球,一会儿蹦的老高,一会儿就泄了气,说的都是没用的废话。她没有力气和时间计较,认真说道:“我看朝廷是不能去了。夷腊葛的驿票现在就是张废纸,西北的关防再用闹不好连人家招讨使都连累了。再说就是到了朝廷又能怎么样?除非咱们招兵买马去和耶律贤见个高低,否则就是擅离谪地的罪。不如趁着还早,惊动的人不多,赶紧回去。把这回事抹了就当没有发生过。咱们静观其变,看皇上能把咱们怎么样。”

      只能如此,这是最明智的选择。胡辇头脑清醒,说出了大家包括太平王心里想到的话。罨撒葛拉着脸紧抿嘴唇,一言不发转身找马,费劲地翻身坐到银鞍绣垫上。使劲夹了下马腹,朝来的方向走去。随从们纷纷上马紧紧跟上,甫古和阿钵用鞭子轻轻一抽马屁股,窜到最前面去了。

      进入三月,草原就像有人用彩笔涂抹似地一天一个样,变得花红柳绿青草茵茵。风也和暖了,吹到脸上不再像刀子似的。因为急着要赶回去掩盖这一次的行踪,一行人仍然是夜以继日行色匆匆。来时走了三天的路,回去用了四天。这一天下午来到离住地不远的草场。

      那片熟悉的山坡上白云般的羊群在漫步吃草。青草坡点缀着各种野生的乔木灌木,翠色枝条上开着五颜六色的小花。那棵鹤立鸡群般高大的柳树上披着簇新的绿纱裙,在晚风中摇啊摇,好像远远像他们招手。

      罨撒葛脸上的胡子长了一寸多长,人显得老了十岁。身上原来毛色油亮的貂皮大氅沾满尘土,变成了灰色。坐在马背上眼睛半睁摇摇晃晃。一路上带着的酒都喝光了,一大半灌进他的肚子里。萧胡辇的昭君袍干干净净还像新的一样,好像和前面几步远的丈夫来自两个世界。

      “王爷,您看!”阿钵鞭子向前指,扭回头喊了一声。他的目力极好,在晴朗白天能够分辨直到地平线上的景物。

      “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罨撒葛对什么现在都没有兴趣。

      “您看营帐那里有人!”阿钵用吃惊的眼神紧盯着前方。

      “有人也稀奇!王府又不是猪圈,当然有人。”半天罨撒葛才耷拉着眼皮咕噜了一声。这时却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好多高头大马拴在门外枝叶新绿的树上,旁边还有大车、士兵、官员等一大群人。他们也看到这只马队,正翘首向这边望。

      阿钵勒住马,挺直了腰杆,不管发生什么事撤退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面对。甫古微微俯身,拍拍坐骑脖子上的鬃毛,马一步步向后倒退,停在王爷身边。所有人都停了下来,攥紧缰绳,准备一声令下就策马逃跑。太平王睁大了眼睛,瞳孔里布着血丝,好像被狼追赶的兔子又看见了前面的老虎。胡辇脸色白得像她的袍子。

      忽然就听见那边传来一阵吹吹打打,两匹马朝这里跑了过来,边跑边有人大声道:“王爷,招讨使大人来给王爷贺喜!”

      “贺喜!”罨撒葛吃了一惊,对甫古道:“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甫古和来人马头相会,那两人说了句什么就跳到地上,连跑带颠地冲了过来。甫古骑着马站在原地等。两个人双手抱拳打拱,袍脚绊在长高了的青草上差点跌跤。走近了一些,认出是副招讨和耶律洪古的一名亲随。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朝廷下旨,宣王爷即刻回朝,升爵齐王!昨天刚接到旨意,知道时间紧,招讨使大人和地方官府赶着都来给王爷道贺送行,生怕误了您的时间。昨天您外出没有回来。这不今天又来了,已经等了大半天了。”副使咧开大嘴笑着,又黑又黄的牙齿全都龇出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