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中

首席boss追甜妻

作者:拾年 | 总裁豪门

收藏

  爹地经常失眠?妈咪借你当抱枕。”“爹地失恋了?妈咪借你抱一抱亲亲抱抱举高高。”唐梦作梦都想不到,曾经的被至亲陷害怀孕而生下的一对死胎,四年的居然都重回身边,不只如此,那不能够“医生,病人血压正常,心跳正常,可以进行剖腹产。”准备好一切的护士走到医生的面前,汇报着。。

第10章 要一个够了_首席boss追甜妻_ 唐梦, 陆枭寒

    她见状几步,挽住了陆枭寒的手臂:“枭寒你也啊的,我妹妹进你公司你都不说我。”周围的人听见唐子琪叫唐梦妹妹,一个个嘴巴大张到能塞下一枚鸡蛋。太够劲爆了吧!那个传周围的人听到唐雨菲叫唐梦妹妹,一个个嘴巴张大到能塞下一枚鸡蛋。。...

    她上前几步,挽住了陆枭寒的手臂:“枭寒你也真是的,我妹妹进你公司你都不告诉我。”

    周围的人听到唐雨菲叫唐梦妹妹,一个个嘴巴张大到能塞下一枚鸡蛋。

    太劲爆了吧!

    那个传说中私生活糜烂的失踪的唐家二小姐,竟然是唐梦!她竟然跟自己的姐姐抢男人!

    陆枭寒冷淡地把手抽出来,脸色冷峻,“她是我的合作伙伴,并非员工。”

    沉默半天的唐梦也终于笑着开口,“姐姐,你听见了吗?我是陆总合作公司派来的员工,我不属于陆氏旗下,你要替姐夫纠正公司风气我能理解,但也不至于我话还没说两句就要打我啊。”

    唐雨菲唇角一扯,“唐梦,你有胆就把刚才跟我说的话再当着大家的面说一遍。”

    柳影扶着唐梦站起来,她走到唐雨菲面前,笑得灿烂,“你确定要我说吗?”

    “你……”唐雨菲气得面红耳赤。

    当她走近,陆枭寒才更清晰地看到她脸上五根鲜红的手指印,他深邃的眸微眯起,“为什么打人?”

    “什么?”唐雨菲不敢相信,陆枭寒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质问她。

    她仰起头看陆枭寒,他眼底一片森寒。

    唐雨菲咬了咬嘴唇,眼泪立刻夺眶而出,她哑着嗓子说,“是妹妹责怪我我不关心她,说她当年住院时我们没照顾好她,我一时委屈才动手。”

    “枭寒你知道的,我其实一直都在偷偷找她啊,只是爸妈觉得妹妹干的那些事难以启齿,让家族蒙了羞,所以……”

    唐梦静静看着她演戏,不说话。

    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所有人都一面倒的偏向唐雨菲,柏杨上前提醒,“陆总,马上就会议了。”

    陆枭寒掉头,“唐雨菲,跟我上楼。”

    唐雨菲眼底划过一抹戾色,虽然被唐梦气得不行,也不得不踩着高跟鞋跟了上去。

    “枭寒……”

    就在唐雨菲要跟着进电梯时,陆枭寒伸手把她挡在了门外,她不解地看着他。

    “从今往后,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许再进公司,”他口吻极其冷漠。

    唐雨菲瞪圆了眼睛,“枭寒,你……”

    “我的地盘,不是让你来撒泼骂街的。”

    他这是为了唐梦骂她是泼妇?唐雨菲红了眼,眼睁睁看着电梯门关上,她心里的仇恨值节节攀升。

    唐梦,你这个贱人!

    你等着瞧,我会让你永远的滚出公司!

    唐雨菲扇了唐梦巴掌的事情,很快在公司传来,不过下午时分,唐梦就接到了GM总部上司打来的电话。

    “请你把重心全部放在工作上,行为给我放检点,干不下去就滚回来,别让GM以你为耻!”这是她第一次听见上司发火。

    也不知道哪个心机女把消息传到了英国公司去。

    唐梦全程虚心点头,“不好意思老大,这都是误会,您放心我会解释清楚。”

    被数落了近十分钟,她才一脸疲惫地挂断电话。

    她才来公司第一天,到底是谁这么恨她,处心积虑拍下那段视频,这四年她也攒了不少钱,至于缺他这一千吗?

    手机又响起时,唐梦本能的一弹,还以为又是老大打来的。

    结果是郭湘。

    “明天是伯母的忌日,小梦,我请了假,明天我陪你去墓园吧。”郭湘为了照顾唐梦的情绪,声音放得很低。

    唐梦的心沉了沉,“好。”

    四年了,她作为亲生女儿都没有回国拜祭过母亲,是她不孝。

    不过她倒是听说了一个好消息,明天可以在坟头讲给母亲听。那就是唐传茂在公司的职权被张婉玉架空,前些天就一病不起了。

    唐梦勾起嘴角轻笑,因果报复这才刚刚开始……

    第二天一大早唐梦三人就去了墓园,从早上待到晚上,把唐以宁送回家后,郭湘又带着唐梦来了酒吧。

    担心唐梦因为唐家那几个人心情不好,郭湘给她点了一杯无度数的酒,却生生被唐梦换成了高酒精浓度的。

    “小梦,你少喝点,烧胃。”郭湘忍不住劝。

    唐梦一瓶接着一瓶往嘴里灌,跑第三趟洗手间再出来时,终于上了头,找不到回包厢的路了。

    走到一间包厢门外时,她手指头在门上点了点,笑得像个小孩,“就是这里了。”

    骆雨泽因为不想管公司的事,把老子惹生气冻结了他的银行卡,不得已,他把陆枭寒召唤过来给他买单。

    他强行把陆枭寒摁到沙发上,又不要命地招呼身边的女人过去伺候他,结果女人被他一个“滚”字吼得一愣一愣的。

    这不,话音刚落,门就被人推开了。

    看到唐梦时,骆雨泽忍不住吹了一记口哨:“送上门来的小姐姐敢情好。”

    “湘湘,你一个人怎么叫两个牛郎,多浪费钱啊。”

    唐梦踉踉跄跄走到沙发边,挨着个女孩坐下来,满面愁容地看着她,“我们要一个就够了。”

    女孩躲开唐梦,皱着眉头:“你神经病吧,走错包……”

    “诶,凶什么啊。”骆雨泽打断了她,双眼放光地看着唐梦,咧开大大的笑容,“确定一个就够了?”

    “是啊,看你们的脸,不便宜吧?”唐梦看看骆雨泽,又看看不远处坐着的陆枭寒,眨眨眼睛,“我怎么觉得那一位有点眼熟?”

    陆枭寒冷冷盯着酩酊大醉的唐梦,清竣的面孔上写着嫌恶二字。

    “你们认识?”

    骆雨泽也发觉陆枭寒眼神有些奇怪。

    “不认识。”

    “哦,姐夫!”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刹那间,包厢的氛围变得诡异了起来。

    洛雨泽一脸惊奇的看着两人,眨巴了一下眼睛,愣了好一会儿,不是说好的不认识吗。

    “姐夫?”

    洛雨泽转过头来,冲着陆骁寒眨了眨眼睛,心下明白过来,她就是唐雨菲的妹妹。

    “姐夫,你这是醒悟了吗?”唐梦的双眼扑朔迷离,脸上泛着红晕。

    她突地一下子起身,旋即坐在了陆枭寒的腿上,一双柔若无骨小手悄悄的攀上了他的脖子。

    腿上传来的一阵温热,陆枭寒感到喉头紧了紧。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