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中

首席boss追甜妻

作者:拾年 | 总裁豪门

收藏

  爹地经常失眠?妈咪借你当抱枕。”“爹地失恋了?妈咪借你抱一抱亲亲抱抱举高高。”唐梦作梦都想不到,曾经的被至亲陷害怀孕而生下的一对死胎,四年的居然都重回身边,不只如此,那不能够“医生,病人血压正常,心跳正常,可以进行剖腹产。”准备好一切的护士走到医生的面前,汇报着。。

第20章 偶遇_首席boss追甜妻_ 唐梦, 陆枭寒

    “那之后,你又为何当着扇唐梦巴掌?”陆景钊这一问,把餐桌旁的几个人都被吸引了回来,争相看向唐子琪。唐子琪见这么多目光直勾勾地看向自己,像是自己在被审.判像,赶忙唐雨菲见这么多目光直勾勾地看向自己,像是自己在被审.判一样,急忙解释道,“那是我不小心。你要知道,我这人比较冲动……”。...

    “那之前,你又为何当众扇唐梦巴掌?”

    陆景钊这一问,把餐桌旁的几个人都吸引了过来,纷纷看向唐雨菲。

    唐雨菲见这么多目光直勾勾地看向自己,像是自己在被审.判一样,急忙解释道,“那是我不小心。你要知道,我这人比较冲动……”

    “那还真是冲动,连姐妹都打。”陆景钊打断她的话,眼里尽是嘲讽。

    唐雨菲慌了,连连摆手,“不是的,我事后也跟唐梦道过歉了。毕竟我们……”

    “行了,都别说了。都是过去的事了。”陆震国看不下去,突然发话,语气带着一丝威慑,令人不可违抗,“大家都过来吃饭吧。”

    气氛一下子有些尴尬。唐雨菲被打断了话,显然很不悦。

    但无奈陆老爷子就在面前,她也不好意思表现出什么不满。

    ……

    另一边,唐梦三人在餐厅里吃饭,聊了聊家常。

    吃完饭后,他们走出餐厅。迎面走来熟悉的身影。郭湘眯起眼看,见是骆雨泽,惊讶的走上前去。她不知道公司的事情,但也不能无视他,便和他打了个招呼。

    “哎呀,你怎么也在这里?”郭湘说道。

    唐梦拉着唐以宁走出来,就听见郭湘的声音,抬眼看了看。

    “好巧。”骆雨泽也有些惊讶,看了看她身后的餐馆,“你们刚吃完饭呀。”

    “是呀。”

    唐梦走出来,看清了骆雨泽,眉头及不可查的拧了一下,“你是……”

    骆雨泽一怔。

    难道那晚的事情她都不记得了?不过也是。她醉的不省人事,没有印象也很正常。

    “我叫骆雨泽。”骆雨泽说道,“我们曾经见过一面。”

    唐以宁见状,在一旁有礼貌地喊道,“叔叔好!我叫唐以宁。”

    “叫哥哥。”此言一出,骆雨泽不由扯了扯嘴角,眼里浮现出丝丝不悦。

    他看起来有这么老吗?

    一旁的郭湘没忍住,笑出了声。再回过头去,就看见骆雨泽幽幽地盯着自己,不好意思地清了清嗓子,“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嘛!大哥不要太在意,哈哈哈。”

    唐梦有些尴尬,瞪了眼唐以宁,“快跟叔……哥哥道歉!”

    听见她口误,郭湘再也忍不住,大笑了出来。

    唐以宁撇了撇嘴,扭头不说话了。

    “好了好了,帅哥哥才不会跟小朋友计较。”骆雨泽勾了勾嘴角,半开玩笑的说道,一边摸了摸唐以宁的头。

    郭湘笑得眼泪都出来,半天才喘过气来,脸涨得通红。

    唐梦怕她笑断气了,连忙上前去给她拍了拍,哭笑不得,“你也不至于这么激动吧。”

    郭湘讪讪地看着她,嘿嘿一笑,唐梦无奈地弯了弯嘴角。

    不过她也欣赏她这一点,心直口快,想什么说什么,有什么就表现出来,很爽快,从来不会隐瞒。

    她就喜欢像她这样的朋友。

    “改天请你们喝酒啊。”骆雨泽拍了拍郭湘的肩膀,时不时看一眼一旁的唐梦,笑嘻嘻地说,“唐梦喝酒后的样子,很有趣。”

    唐梦听罢,看了看骆雨泽,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她不由轻轻拧眉,眼里是淡淡的疏远。

    骆雨泽没有察觉到唐梦的不自然,转而将视线落在她牵着的唐以宁身上,歪了歪头,蹲下身子问道,“不过,小朋友,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呀?”

    刚才看他就觉得很眼熟,看得久了,他就更加确信,自己肯定在哪里见过他。

    唐以宁眯着眼看他,脱口而出,“没有。”

    “是吗?”骆雨泽挠了挠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怪蜀黍,你认错人了吧?”唐以宁裂开嘴,笑得令人心里发毛,“我还这么小,怎么可能认识你啊?”

    唐梦听罢,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以宁,怎么说话的呢。”

    她知道这个孩子从小就古灵精怪,不擅长和别人相处,这也是令她十分头疼的原因。

    骆雨泽听罢,捂着眼睛,伤心的叹了口气。

    难道真的是自己记错了?要真的有这么腹黑,嘴不饶人的小家伙,他一定会有印象。

    “那大概是哥哥记错了。”骆雨泽弹了一下他的脑门儿,听见他吃痛的喊了一声,满意地笑了起来,“下次见到我要叫哥哥哦。”

    “我不!”唐以宁冲他吐了吐舌头,像是在做抗议。

    “你确定?”骆雨泽眯起眼睛,笑得阴森森的,“你不叫哥哥的话,我……”

    他说着,上前一步,把他摁在怀里,另一只手腾出来,打了两下他的小屁股。

    郭湘这次是真的要笑没气了,蹲在地上,脸埋进膝盖里,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唐以宁觉得自己长久以来的保持的形象有所破坏,挣扎着跳起来,咬住骆雨泽的手臂,疼的他哇哇叫。

    唐以宁轻巧的从他怀里挣脱开,头发乱蓬蓬的,看着有些反差萌。

    唐梦连忙把他拉过来,眼里带着歉意,“你没事儿吧?”

    骆雨泽连连摇头,跟一个小孩子有什么好计较的。不然有失他的风度啊!

    郭湘看了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打了个哈欠,“骆雨泽,那我们先回去了。”

    “好嘞!”骆雨泽站起来,看了看被唐以宁咬过的地方,那里还隐隐作痛,“慢走不送!”

    唐以宁临行前,还回过头得意洋洋地笑了一下,像是在宣告他的胜利。

    但在骆雨泽看来,这反而像是一种……

    蔑视?

    他咬了咬牙,不行。他能沉得住气。

    看着车子渐行渐远,骆雨泽也转身离开。

    “梦梦。”车子上,郭湘好心提醒唐梦,“你别看骆雨泽吊儿郎当,没心没肺的样子,我觉得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唐梦问,“这么说?”

    郭湘说了那晚上的事,唐梦静静听着。

    她对他有点印象,但因为那晚喝多了,记不太清,听郭湘这样讲才了解了全部的经过,眉头深深的蹙起。

    “郭氏一直跟其他公司竞争生意,我担心你会被查出与郭父的关系……”唐梦摸了摸下巴,“郭湘,你得小心点。”

    “你就放一万个心吧!”郭湘冲她眨了眨眼睛,“我是谁啊!他在有能耐,要是敢找我的茬,我还不得把他弄死?”

    听着她恶狠狠的口气,唐梦不由轻笑出了声,“好好好。都听你的。”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