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完结

棺墓

作者:胡涂道人 | 悬疑惊悚

收藏

  原本开古玩店的小更年轻,却因为自己奇葩的招聘女友广告,害得自己“宣布破产”,无可奈何回老家,却意外发现了北宋时期的黄布娟挖墓地图,随即走上了挖墓之路。  胡仙灵和他的二货叔爷,他的凑皮搭档吹牛皮王究竟经历过了什么样的事情。  墓中有鬼,有情,有义,有恶,面对自己起初有好些人都来应征,不是太肥就是太瘦或者太风骚,或者就是太撒娇装嫩那种。。

胡涂道人小说作品_棺墓(完整版)_第八章 高宗亲戚

    道人是也不是有病啊!  么他疯了,或是不明白?  但又会觉得这话很很奇怪,么他是这里的常客不成,并且这圣烟楼阁也不是少城主的府邸。  是我自己去想了?  “怎么,几位道友不不愿意?”  此时没等我们说话的,那梁奎早以笑嘿嘿的答应下来了说:“正好有些想喝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他接着便走进我说:“道友,今日有缘,不如、”。...

      之后那道人的脸色一下子又恢复平静。

      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他接着便走进我说:“道友,今日有缘,不如、”

      他好像又在思考什么问题,眼睛还向眼前的圣烟楼阁望了望,不知道他此番是何意。

      “不如,不如就请几位道友一起上去喝杯茶?怎样?我听闻鬼城山庄的茶道甚好!”

      请我们喝茶?而且还是鬼城山庄?我的天天,就这鬼城山庄都让我冷汗直冒。

      还要在这城中喝茶?这说不好圣烟楼阁就是城主的府邸,这道人是不是有病啊!

      难道他疯了,或者不知道?

      但又觉得这话很奇怪,难道他是这里的常客不成,而且这圣烟楼阁不是城主的府邸。

      是我自己多想了?

      “怎么,几位道友不愿意?”

      此时没等我们说话,那梁奎早已笑呵呵的答应了说:“正好有些口渴了,那就,”

      说到这看到我们怪异的眼神,于是立马言锋一转:“我看还是算了,我们有水喝。”

      “多谢了!”想不到这话居然出自忧郁哥之口,他一说完,我和胖子立马崩溃了。

      他这是想要干嘛?我们和这道人并不了解很深啊,而且还是刚刚认识的。

      可忧郁哥并不吃这套,他看了看我们便做了个请的手势跟着道人一起去圣烟楼阁喝茶。

      无奈,只好跟着他去了。还别说,我们这是走的圣烟楼阁的后门,去前门还转了一圈。

      到达前门时,那热闹景象真是不提了。

      跟先前的简直视两个境界,好像这里原本就属于闹市,很多人都来此喝茶。

      但我还是很担心,毕竟我们进入的是一个鬼城山庄,看见的都是些漂浮的人。

      即使这里的人跟我们一样,贴地而走。

      可心中的担心还是无法消除,要不是这忧郁哥闹这么一出,我早想去找出口了。

      再这样闹腾下去,我恐怕得疯掉了!

      “欢迎光临鬼城山庄圣烟楼阁茶店,请问想喝什么茶?”一个女子热情款待的问着。

      “普洱,龙井,茉莉花,铁观音什么的都上点吧!”胖子随便的说。

      我听后,便拉着胖子往旁边一站,小声的跟他说:“哥,这里可是鬼城山庄!”

      “我知道!”胖子淡淡的回答着。

      这就真他娘的怪了,连胖子都被入迷了?

      那女子有些为难的笑着说:“真是对不起了,您说的那几种,我们这儿没有?”

      “那你们这里有什么?”梁奎有些惊讶的问着,好像是在说应该不会吧,这都是名茶。

      那女子好像看出了梁奎的心思:“这位小兄弟,我们这确实没有!”

      “如几位不嫌弃,贫道倒是可以为你们介绍介绍,不知几位意下如何?”

      “随便了!”我心里有些烦乱。真不知道忧郁哥和胖子心里是怎么想的。

      进入鬼城山庄就让我已经很头疼了,再加上遇上了半死人,又差点打起来。

      这会儿又遇上个白胡子老道人,三言两语之后便请我们来此喝茶。

      更怪的还有,这些人怎么都是立地而行?

      先前死寂一般的路道,转个弯就变得这么热闹了,这是鬼市还是怎么的。

      直觉告诉我,在这鬼城山庄里,我们可能会遇上一件创世以来的特大怪事。

      总觉得有种莫名的压抑感朝我们涌来。

      胖子朝我砸吧了下眼睛,随后便拉着我跟着道人一起进去了,我力气小,只好跟去了。不知道他这脑袋是怎么长的,居然还跟忧郁哥和(he,四声)上了。

      屋里的人见我们进去,都用异样的像是看怪人似的眼神看着我们,甚至还停杯举望。

      可我们直接无视他们的神色,直奔上楼。

      随后道人给那女子吩咐了几句就带着我们朝一个比较靠边的房屋而去。

      走到之时,那门上还用宋体大字写着:碧波雅轩。我一看便知道是个雅间。

      我们那边的酒店餐厅网吧,KTV什么的都有这样的雅间名字,这名字真够雅的。

      来到一处雅间,外面喧闹的声音顿时被门窗拦截在外,一点频率都不让进。

      哪怕一丝丝声音也被屏蔽开去,里边一下子安静了,像又恢复了先前的死寂。

      我们在那女子盛情款待下各自落座,忧郁哥表现得很自然,这可不像他。

      梁奎一屁股就坐了下去,好像很高兴的等待着美味上桌,然后便大开福口通吃。

      胖子也很坦然的坐了下去,只有我是带着疑虑和忐忑缓慢落座。

      “诸位道友都是修行的什么道术,怎么会有如此怪异的服装,这是贫道前所未见的。”

      前所未见,我的天天,你是古人?

      听他这么说,梁奎几乎要将身体里的唾液全部喷发而出:“前所未见,那个啥人,你到底是什么人?”

      “贫道乃紫金灵山巫峡观人,这位道友难道有何疑问?”那白胡子老道略露疑惑之色。

      “那个啥呢,其实吧,我们都是,”还没等那梁奎说完,便被忧郁哥接了去。

      “没事,他的意思是说我们都是修行之人,所谓皆为修行,便不问修行之处。”

      这是我见过忧郁哥以来第一次听到的最长的话,想来也是有幸了。

      那白胡子老道笑着点点头,表示赞同。

      随后便传来门外的敲门之声,顺百还附带一个男人的话:“道长,已经准备好了!”

      那白胡子老道嗯了声,便对着我们笑着说道:“道中之事,无妨大碍,我们接着喝!”

      “可是,道长,赵构马上就要死去,我们是不是应该起事?”外面那人追问着。

      那白胡子老道干咳两声,大声喝道:“此时不是时候,到时我自会通汇。”

      赵构,这不是宋高宗的名字么,我彻底郁闷了。看他们几位,除了忧郁哥以外。

      胖子略微的有些惊讶,而梁奎几乎要从凳子上直接站起来,所幸被忧郁哥拉住了。

      而我心里此时已经七上八下的。

      那白胡子老道喝了口茶,然后面露歉意之色说:“贫道家事,让各位听见,对不住了,让诸位见笑啦!”

      他的家事,我的天天,这什么跟什么啊?难道他也姓赵,跟宋高宗一个姓,还是他本身就是皇亲国戚,如此说来,他是个假道士?

      我彻底被搞迷糊了。这一搞迷糊,这脑子的胡涂劲儿就来了。

      我立马站起来问那白胡子老道:“敢问道友一事么?你到底是谁?”

      忧郁哥和胖子见我站起来质问道人,同时露出吃惊之色,脸色开始扭曲起来。

      好像对我此举有些疑惑,可我却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依旧看着道人他。

      那道人呵呵一笑:“这个说来话长,要不请各位去我道观看看,到了那就一切明白。”

      “随意!”胖子此时也站起来道。

      这俩家伙到底在搞什么。我看了一眼梁奎又看着胖子,这家伙想干嘛呢这是。

      “那请跟我来!”

      随后那道友便放下茶杯,付了钱,那钱我是看得真真的,就是宋朝时期的一种货币。

      我以前收购过这样的货币,所以对此我非常熟悉,心里不免疑惑这到底是哪里。

      难道鬼城山庄的人还在延续使用这样的交易形式,那也太夸张了吧。

      我们都在使用人民币了,而这里却还在使用宋朝旧币,我的天天,这真让人头疼。

      难道我们都穿越到了宋朝?可是那车子又怎么解释,那城主夫人又当如何解释?

      还有半死人奴又是怎么回事?这个白胡子道人又怎么回事,这里有太多的疑点了。

      不过最搞不懂的便是这忧郁哥和那胖子俩人的举动,他们好像知道了什么。

      可是问起他们来,那胖子却对我眨巴了一下眼睛说:“等会儿你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靠,还是改不了那吹牛的德行,就这么个事情还要给我卖关子,故弄玄虚。

      心里重重的鄙视了一番,可最终还是无可奈何的跟着去,我倒想看看这胖子搞啥鬼。

      这道人又要我们明白什么。

      就在我刚走出门的时候,忽然感觉头一阵眩晕,之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