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完结

棺墓

作者:胡涂道人 | 悬疑惊悚

收藏

  原本开古玩店的小更年轻,却因为自己奇葩的招聘女友广告,害得自己“宣布破产”,无可奈何回老家,却意外发现了北宋时期的黄布娟挖墓地图,随即走上了挖墓之路。  胡仙灵和他的二货叔爷,他的凑皮搭档吹牛皮王究竟经历过了什么样的事情。  墓中有鬼,有情,有义,有恶,面对自己起初有好些人都来应征,不是太肥就是太瘦或者太风骚,或者就是太撒娇装嫩那种。。

胡涂道人小说作品_棺墓(完整版)_第十章 引经据典

    的阴郁哥,后就也扶着梁奎几道往那边走。  阴郁哥将枪顺势扣在胸前,眼睛却时不时的望着周围,看出来真像一个职业军人。  “雷扒皮,你看那阴郁哥是也不是很像一个军人,你看他姿势除了他的性格都很像。”  梁奎也往前看了看,便道:“我看也会觉得很像,胖子微微笑了笑说:“这你就要跟你哥我学习学习了,我们先前那是假喝。”。...

      梁奎见他们点头,弱弱的问:“你们刚才不是也喝了么,除了胡涂先生以外。”

      胖子微微笑了笑说:“这你就要跟你哥我学习学习了,我们先前那是假喝。”

      “假喝?”梁奎几乎要蹦地而起的大声惊讶道,却被胖子立马将其嘴巴堵上。

      “娘的,小声点,先前还疼的撅在地上,这会儿倒是有劲了是不是?我扶你过去。”

      说着胖子便将梁奎扶住慢慢的朝他先前说的那个角落而去,而我自己却有些不知所谓。

      望了一眼那又恢复原样的忧郁哥,之后就也扶着梁奎一道往那边走。

      忧郁哥将枪反手扣在胸前,眼睛却不时的看着四周,看起来真像一个职业军人。

      “雷扒皮,你看那忧郁哥是不是很像一个军人,你看他姿势还有他的性格都很像。”

      梁奎也往后看了看,便道:“我看也觉得很像,不然刚才他为何遇事不惊呢?”

      “对了,雷扒皮,你告诉我,你到底还知道些什么,好像你没讲完,快接着说。”

      我们分别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只是这里没有刚才那番待遇了——有桌椅相靠。

      给我的感觉就是这里特么的不安全。

      好像随时会遭受那些半死人奴的攻击。毕竟我们伤了,应该是杀了他们的主人。

      胖子略带夸张的语调给我们说着他所知道的事情,我打心里就知道这家伙爱吹牛。

      吹牛的人就是守不住嘴巴,否则也不会被警察当客人一样“请”进派出所了。

      就是但凡是盗了一个好宝贝,他就得嘚瑟好些日子,跟人吹牛蛋飞之事。

      那次就是因为他说跟僵尸对过话,引起不小骚动,就被警察以造谣罪关押了。

      但也就是拘留十几天的样子又给放回来。

      听他说他还有个人现在还没放出来,那不是吹牛,而是盗取了成都金沙遗址墓。

      随后就听说金沙又有新发现,又发掘出一个商汤时期的墓地,我那时还特意去看了看。

      可是后来胖子跟我说,那是被盗之后为掩人耳目才这样做的,他太熟悉成都人了。

      当然,我们几个是土生土长的四川人。

      对于家乡的风土人情太熟悉了。

      不过那个被关押的他的兄弟一夜之间便成了考古界最为有名气的“考古学家、教授”。

      胖子听我好奇的问他,于是也关不住嘴巴一个劲儿给我们说起来。还说得有盐有味的。

      只是一旁的忧郁哥对此并不关心,他就知道拿着他那把破狙击枪对着天上。

      现在也没白云啥的,对着天上打谁呀!

      我没有继续关注忧郁哥,而是把精力全部放在胖子这边,听他说说先前的事情。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哥就告诉你,但是说好了,哥此次可不是吹牛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快说吧!”

      “其实梁奎喝的那茶,通体上讲,应该叫做冥茶,也就是死人喝的茶。”

      “但是那些也只是半死人而已,还有我们刚才所见到的圣烟楼阁里的所有人都是立地而行的对吧,那也是元神!”

      这个我倒能够理解了,毕竟他们都已经死了很多年了,拥有元神也不足为奇。

      说不定以后我死了也会元神出窍升天成为神仙也是有可能的。

      我唯一不能理解的就是半死人奴,他们能听见我们说话,能用铜镜照我们。

      而且先前那个城主为何不直接现身?

      这些我都是迷惑的。

      胖子吞了吞口水,接着说:“这里有我们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事情,我们叫它灵异事。”

      “所谓灵异事,这个不说你也知道!”胖子似乎记得他给我说过,于是跳了过去。

      “那老道人是一个谜,他到底是不是赵构的亲戚,我无从知道,但是我知道他能在这里巧合的出现,一定不寻常。”

      胖子将巧合俩字特别的加重了语气,我知道那应该不是巧合,或许是巧合中的巧合吧。

      总之我先前凭空一喊的时候他就出现了。

      “那书,我是一页没翻,我虽然拿着的是书,但我翻的却是空气。”

      “为什么?”我疑惑着看着他。

      “哈哈,所以你要跟着你王哥多多学习这方面的知识了,开始跟你说,你却说你王哥是吹牛的,现在你相信哥能跟僵尸对话了吧。”

      我有些微恼,伸着手道:“别跟我他娘的哪壶不开提哪壶?让你说现在的,你扯那么远干嘛。”

      “啧啧,你听过诸葛亮死前墓葬的故事没有?”胖子突然朝我问起这个。

      “没有!”我答道。

      胖子瞧了我一眼,道:“孤陋寡闻。”

      “我好像听过。”此时梁奎的肚子也不疼了,听到这时打岔的说着。

      接着他又将这个故事说了出来。

      原来是诸葛亮死的时候用了许多的墓,而真正的只有一个,其他的全是书。

      兵书,三十六计什么的全都有,可是只要有人一沾上,不死则残。

      然后真正知道诸葛亮墓的人却在回家之时因为诸葛亮信上的遗言相互打起来。

      总归一点就是,他们之后也相互的为了钱的多少打死了,最后那位好不容易拿到钱时却不过一秒也中毒身亡了。

      现在这个鬼城山庄大体跟那个一样。

      胖子有些不爽,但也无话可挑,因为这个故事确实是这样子的。

      胖子继续说:“通过先前圣烟楼阁里所听到的话,我就猜出这道人绝非一般人。”

      “当然也非一般元神!”胖子做了个补充。

      “也就是说,其实从那个时候起你和忧,大潘哥就怀疑那道人了。”

      娘的,我怎么就没想到,他还起事,我当即就问过他,胖子既然知道了,那为何不当面揭穿呢。

      胖子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朝四周望了望后说:“我们要演一出戏。”

      演戏?没等我嘴巴张开,那胖子就伸手将我捂住,我对此做法有些懊恼。但是我知道他好像害怕别人听见。

      我拿开胖子的手:“雷扒皮,别这样吓唬你胡哥哥,我是被吓大的么,再说这里的‘人’能够听见我们说话么?”

      再说那个人的时候,我特意拉长了音调,而且还朝四周看了看。表示确定这些所谓的人听不见,就算听见也隔得甚远。

      “我的亲哥,这可不是开玩笑,你说他们听不见?那才怪,那刚才的那个道人就能听见我们说的话。”胖子正色的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胖子好像看出了什么,很是小心的问着:“大潘,怎么了?”

      朝忧郁哥一看去,他脸色有些惨白,随后张口哇了一声就蹬起来往外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