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中

深情亦可待旧人

作者:当归 | 悬疑惊悚

收藏

  五年前的一场浪漫邂逅,令她与他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恋。但因为一次误会,而造成分离后。五年后,他与她再度再次相遇。她依旧是那副容颜,他亦是,但惟独相同的却是两颗心。“这一次,我不手握成拳,她几乎是忍着内心的怒火微笑着回答:“我不太懂这是什么规矩。”。

第9章 你什么时候离婚_深情亦可待旧人_ 夏初晚, 苏寒行

    “那可不行啊啊,觉得怎么样都是我吃大亏。”苏寒行低声道,吻细细地密密的落在她的头发上。“那就如此,那你就再次找这种小网红吧,苏寒行,我对你真失落透了!”春末晚淡漠的说着“既然如此,那你就继续找这种网红吧,苏寒行,我对你真失望透了!”夏初晚冷漠的说完,再要推开苏寒行。。...

    “那可不行啊,感觉怎么样都是我吃亏。”苏寒行轻声道,吻细细密密的落在她的头发上。

    “既然如此,那你就继续找这种网红吧,苏寒行,我对你真失望透了!”夏初晚冷漠的说完,再要推开苏寒行。

    “你说说,你为什么不离婚?”苏寒行用力的抱着她,把她推到沙发上坐下来,然后俯视着她问。

    “利益。”夏初晚看着他的眼睛,毫不犹豫的回答。

    “我可以给你更多你想要的。”苏寒行凑近了她几分,看着她柔软的唇瓣道。

    “你给不了的,苏寒行,有些事情你不懂。”如果想要般配,只能靠她自己的双手创造。

    她不甘心被人看不起,所以不想要苏寒行帮助自己。

    苏寒行不再说话,抬起她的下巴,深吻上她的唇瓣。

    夏初晚内心矛盾,却在纠结中,被苏寒行按在沙发上。

    他的身子紧紧的贴着她的,近距离的接触,她能感受到他强有力的心跳,以及身上结实的肌肉。

    夏初晚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

    苏寒行的吻从唇瓣一路下滑,直到被吻得气喘吁吁,夏初晚才喘息着道:“到此为止吧,不要再得寸进尺了。”

    正要解她裤子的苏寒行手上动作一顿,额角青筋突出,他把头埋在夏初晚的怀中,声音嘶哑的道:“在这个时候喊停,是不是太过分了?”

    他都忍到边缘准备上了,结果她一盆冷水浇下来。

    “上次酒店的事情,我已经对不起焓烨了,我不想当一个出轨的女人。”夏初晚看着天花板,声音带着难受。

    她是有耻辱感的,人不能因为爱情,就能做出违背道德的事情来。

    “所以,你不离婚,我还不能碰你了?”苏寒行闻言,从她怀中抬起头来问。

    “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夏初晚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眼眸严肃的看着他。

    “你想什么关系就什么关系,我说的,你接受么?”苏寒行自嘲的笑了一声,坐起来,揉了揉头发。

    “那……请你不要再流连花丛了。”夏初晚说着,也起身扣好自己的扣子,然后整理头发。

    “那就看你能不能救赎我了。”苏寒行看向她,笑得一脸潋滟。

    夏初晚偏头看着他不说话,救赎么……

    “你先别回去,在这里等我,我解决了出来跟你说说游戏的事情。”说完,他便走向了休息室。

    夏初晚想,他自己怎么解决?

    当然,她是不敢问的,问出麻烦来,那就不好解决了。

    从包里拿出镜子,看到脖子又被啃了诸多的痕迹,她咬了咬牙,然后低声道:“属狗的吗,每次咬人!”

    说完,便拿出化妆品,开始掩饰自己脖子上的吻痕。

    休息室传来水声,夏初晚看了一眼,继续修补自己的脖子。

    完全掩饰之后,她松了一口气。

    苏寒行洗了很久,才穿着一件睡袍出来了。

    而他刚出来,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他的女朋友站在门边,看他擦着头发,以及穿着浴袍,然后再看向了夏初晚。

    坐在沙发上的夏初晚一脸的无辜,好像也不知道苏寒行为什么忽然洗澡一样。

    “为什么忽然……洗澡啊?”女人收回看着夏初晚的视线,瞧着苏寒行,低声问。

    “想洗就洗了,有什么问题么?”苏寒行笑着反问,只是笑容多了些冰冷。

    女人摇了摇头,但是她很清楚,事情绝对不是就他洗个澡那么简单。

    没什么事情洗什么澡?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洗澡的吧?!

    “你先回去吧,包包的事情我跟助理打电话了。”摆摆手,苏寒行语气冷淡。

    女人噘着嘴看了夏初晚一眼,然后才不情不愿的离开。

    “都说苏总会疼女人,还真是。”在女人走后,夏初晚拿着文件,语气淡淡的道。

    苏寒行坐在她的身侧,勾唇笑得眉眼弯弯的道:“吃醋了?”

    “想多了。”夏初晚毫不在意的回答。

    “她不是我女朋友。”苏寒行抽走她手上的文件,表情难得认真。

    “你跟我解释什么啊。”夏初晚故意继续冷淡。

    “刚才某人嫉妒得都要发疯了,还装。”苏寒行眼角斜了她一下,可内心却觉得怅然若失的。

    宁愿苏家的帮助,也不愿意接受他的好意么?

    两人聊完了游戏,苏寒行给了一些建议夏初晚都写在文件上了。

    订了晚上回去的飞机,夏初晚看时间差不多了,收拾了文件之后,便立即起身道:“我要回去了。”

    “不打算跟苏焓烨结束婚姻么?”苏寒行站起来,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夏初晚当初说不离婚,其实是为了气他。

    有时候她考虑过陆浑,但是她与苏焓烨之间有约定。

    除非是他提出离婚,不然她绝对是说不出口的。

    苏焓烨这个人虽然脾气臭而且占有欲强,可对她有恩是事实。

    当初她落魄至极,是苏焓烨坚决娶她,让她走到了今天。

    “再说吧,我赶不上飞机了。”低声说完,她拿着文件转身就走。

    苏寒行看着她的脊背,眼底晦涩一片。

    晚上赶回C市已经快十点了,夏初晚悄悄的回到家里,本以为苏焓烨应该在他真爱那住了,却没想到他今晚居然在家。

    拖着行李箱进到房里,她关上了门。

    想来他会在家里,肯定是想看看她今晚回不回来吧?

    见到她回来,靠在床上的苏焓烨勾唇笑得意味深长的道:“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呢。”

    “不回来能去哪里?”夏初晚语气淡淡的,把行李箱放在一边,她把外套脱了下来。

    苏焓烨从床上下来,在夏初晚去找衣服准备洗澡的时候,他一把拉过夏初晚的手,然后将她拽入了自己的怀中。

    夏初晚瞪大了眼睛,还没反应过来,衣领就被撕开。

    苏焓烨打量了一下她的脖子,发现没什么痕迹,这才松开了她。

    以前夏初晚衬衫扣子总是留两颗,最近却总是扣到底,苏焓烨其实那天苏老太太的寿宴就怀疑了。

    “你干什么?”皱眉捂住自己的胸口,夏初晚脸上带着厌恶。

    “检查你有没有被我小叔种草莓,毕竟我小叔看起来,好像对你还有意思呢。”苏焓烨说罢,去到床边,翻身躺着。

    “你真是有毛病……”夏初晚翻着白眼,但是内心却是紧张的。

    苏焓烨偏头看着她,笑得吊儿郎当的道:“你跟我说实话,我小叔回来,你有没有想跟我离婚?”

    “你不说离婚,我不会离婚的。只要生活一直都是现在这样,应该就不需要考虑离婚这种事情。”夏初晚从柜子里拿出毛巾,语气难得温和。

    苏焓烨单手捂着脸,看着她的眼眸,好一会儿才道:“我不信,你对我小叔一点感情也没有。”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