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中

深情亦可待旧人

作者:当归 | 悬疑惊悚

收藏

  五年前的一场浪漫邂逅,令她与他相知相识,相知,相识相恋。但因为一次误会,而造成分离后。五年后,他与她再度再次相遇。她依旧是那副容颜,他亦是,但惟独相同的却是两颗心。“这一次,我不手握成拳,她几乎是忍着内心的怒火微笑着回答:“我不太懂这是什么规矩。”。

第26章 虎口脱险_深情亦可待旧人_ 夏初晚, 苏寒行

    床上的春末晚被吓的感觉爬了出来再打开了灯,结果意外发现来的人是苏焓烨。“你大半夜的来我的房间来做什么?”春末晚抱着被子很紧张的问着。苏焓烨冷冷一笑着地说:“老公来老婆房间你“你大半夜的来我的房间来做什么?”夏初晚抱着被子紧张的问道。。...

    床上的夏初晚被吓的感觉爬了起来打开了灯,结果发现来的人是苏焓烨。

    “你大半夜的来我的房间来做什么?”夏初晚抱着被子紧张的问道。

    苏焓烨冷笑着说道:“老公来老婆房间你说还能干什么。”说完便爬上了床。

    夏初晚被突然上床的苏焓烨吓得跳下了床,跑到门口想要开门出去,结果苏焓烨追上夏初晚一把抓住她,把她忍扔到了床上。

    “你喝醉了,不可以这样。”夏初晚大声的吼道。

    苏焓烨把夏初晚压在床上,手不自觉的就往夏初晚的身上摸去。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夏初晚抓住苏焓烨的手,带着怒意的吼道。

    而苏焓烨邪魅的笑起来说道:“你说呢!”眼神还一直在夏初晚身上游走。

    “苏焓烨,你别忘了我们是有约定的!”夏初晚用力的推着苏焓烨愤怒的说道。

    苏焓烨一把抓住正在推着他的夏初晚的手,抚摸起来笑着说道:“如果我们发生一点什么,那么这个约定肯定就不做数了,我还管这个约定干什么。”

    夏初晚用力的抽出苏焓烨握住的手,往苏焓烨脸上打去,可反应过来的苏焓烨一把抓住夏初晚的手。

    “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苏焓烨低下头凑近夏初晚眯着眼睛看着夏初晚问道,语气透露着危险。

    “你……你不能这样。”夏初晚用力的挣扎着。

    语气都变得哆嗦起来,苏焓烨感受了夏初晚的颤抖,嘴角勾起一丝邪笑说道:“知道害怕了吗?”

    这是苏焓烨呼吸很粗重,发狠的低下头想要去吻夏初晚,夏初晚摆动着头躲避着。

    苏焓烨一把捏住夏初晚的下巴,用力的往夏初晚的唇上亲去,却被夏初晚的手挡住了 。

    苏焓烨更加生气,他握住夏初晚的手起身就坐到了夏初晚的身上。

    夏初晚用力的挣扎着,奈何力气小,脸上的汗都溢出来了,还是没有挣脱。

    苏焓烨坐在她的身上,把夏初晚的睡衣给撕的半开,就准备去亲夏初晚。

    夏初晚被苏焓烨吓到失去了理智,用膝盖用力的顶了苏焓烨的下半身,疼痛不已的苏焓烨倒在了夏初晚的身上,夏初晚用力的推开苏焓烨。

    这是苏焓烨痛苦的说道:“你这个女人,我看你是皮痒了。”

    夏初晚赶忙下床穿上睡袍,拿起手机跑去书房落上了锁。

    而这一切都被,被苏焓烨吵醒的童怡欣收在了眼底,童怡欣眼里现在只剩下了仇恨。

    夏初晚在书房待到天快亮的时候,连房间都不敢回,趁着还没人起来,穿着睡袍就跑出了家门。

    这时只听见童怡欣说道:“小李,你去帮我跟着夏初晚,时刻向我汇报她的行踪。”

    出了家门的夏初晚因为身上没有带钱,她便一直沿着公路走,走到一个公园,夏初晚走到了凳子那里坐下休息。

    而夏初晚一直没有发现有人跟着她,夏初晚拿出手机按到了拨电话的界面,犹豫着。

    “童小姐,夏初晚现在待在附近的一个公园里,好,我会继续跟着她,请童小姐放心。”跟踪夏初晚的人小声警惕的说道。

    夏初晚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把电话拨给了苏寒行。

    正在睡梦中的苏寒行被铃声吵醒,生气的拿过手机看了来电的人是夏初晚,顿时便笑了笑。

    “喂,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苏寒行虽然被吵醒但是却带着笑意的问道。

    夏初晚一听见苏寒行的声音,眼泪就不受控制的流出来。

    苏寒行听出了一丝异常,便着急的问道:“初晚,怎么了,怎么哭了?”

    “寒……寒行。”夏初晚叫了一声苏寒行的名字哭的更加厉害了。

    “你现在在哪里,初晚不要哭,告诉我好不好,我来接你。”苏寒行耐心又急切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只知道是苏家出来的一个公园。”夏初晚边哭边抽泣的说道。

    “好,那你就在那里等我,等着我来接你。”说完苏寒行就赶紧起床收拾了一下,开着车出去了。

    苏寒行很害怕夏初晚出什么事情,但是他又不敢去想那些不好的事情,因为他必须要让自己足够冷静。

    因为苏寒行担心夏初晚一个人害怕,所以一路上苏寒行都没有挂断电话,一直在和夏初晚说着话。

    苏寒行一个公园一个公园的找,最终在一个公园的椅子上看见了抱成一团穿着睡袍的夏初晚。

    苏寒行赶紧跑了过去,夏初晚听见脚步声,恐惧的抬起头,看到来的人是苏寒行的时候,便开始嚎啕大哭。

    苏寒行看见如此狼狈的夏初晚,再加上夏初晚刚刚抬起头时眼神里流露出来的那种恐惧、害怕和无助,苏寒行的心就想针扎似得疼。

    苏寒行赶紧抱住大哭的夏初晚,柔声的说道:“不哭了好不好,我一直都在你身边,不要哭了。”手还一直轻轻抚摸着夏初晚的背。

    一夜没睡再加上哭累了的夏初晚,靠在苏寒行的怀里睡着了。

    苏寒行把她抱到车上,脱下身上的衣服给夏初晚披在身上。

    苏寒行用手轻轻抚摸着夏初晚的脸,这时苏寒行看见睡梦中的夏初晚眉头紧锁,他便用手去给夏初晚轻轻抚平。

    醒来的夏初晚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身上也换了一件干净的睡衣。

    这时苏寒行推门走了进来,夏初晚看见苏寒行又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脸上便出现了一丝不正常的潮红。

    苏寒行笑着说道:“衣服是刚刚小时工阿姨给你换的,我可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

    夏初晚瞪了苏寒行一眼,便低下了头。

    苏寒行走到,床边坐下问道:“昨晚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今天一大早天还没亮就待在外面,还穿着那样。”

    夏初晚没有说话,因为夏初晚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是不是苏焓烨欺负你了。”苏寒行带着愤怒的问道。

    夏初晚没有回答,只是开口说道:“我可以暂时留在这里吗?”

    苏寒行虽然听到夏初晚这么说很开心,但是深邃的眼眸里闪过了一丝怒意。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