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擢秀芝兰畹

作者:敏敏予 | 奇幻修真

收藏

  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也正因如此,才成就了如今的大权臣的霸权,更是以溜须拍马雷霆手段得到了丛帝杜灵的赏识与盲目信任。。

    曲伯为摇弋着手中折扇,轻蔑的冷冷一笑一哼!碍于玺润权势,这小子也是敢怒不敢言,心中多少不服气也没办法憋着。特别是曲伯为爹娘,恨严禁匍伏在玺润脚下,为之鞍前马后。珠家却相同,世代都是练家子,祖辈到子孙后代都是大将出生于,面对自己再强大的对手都只会战死沙场也会尤其是曲伯为爹娘,恨不得匍匐在玺润脚下,为之鞍前马后。。...

    曲伯为摇曳着手中折扇,不屑的冷笑一哼!

    碍于玺润权势,这小子也是敢怒不敢言,心中多少不服也只能憋着。

    尤其是曲伯为爹娘,恨不得匍匐在玺润脚下,为之鞍前马后。

    珠家却不同,世代都是练家子,祖辈到子孙后代都是大将出生,面对再强悍的对手都只会战死也不会怂半分。

    叶知秋瞧都没有瞧玺润一眼,就算听见了场上对他的恭维喝彩,她都只冷静的喝茶。

    :“我大蜀好男儿多的是,不过是射个箭,也至于欢呼成这样。”

    父女二人连忙附和。

    偌大个珠家可是叶知秋说了算,一个惧内一个惧母,自然站在统一战线上恭维她这个当家主母。

    :“丫头,给他们露一手,我珠家儿女也不是无能之辈。”

    珠玑听罢!多少有些难为,她可不是那爱显摆的性子,本来上次政殿之上吃了玺润的亏,才不想无故得罪人去。

    :“母亲,这……这让国相大人下不来台不大好吧!”

    珠如旧点头附和!不过区区一个射箭比赛,本就没必要拔尖儿出头。

    叶知秋不悦,一个眼神扫来,父女二人立马就怂了半分。

    :“母亲莫生气,女儿这就去杀杀玺润那臭不要脸的威风。”

    珠玑大喝一声!在场的官宦能听见的或听不见的,都侧目而视,各个都惊掉了下巴!

    这丫头向来直爽,说话做事都快言快语,喜怒形于色。

    只是敢骂玺润臭不要脸的,那就唯有珠玑第一人了,所以才会让人惊讶!

    沅止与珠玑在战场上合作六年,她这一惊一乍的性格,自己早已见怪不怪,只当看戏图个热闹罢了!

    玺润则不大高兴,眉头一挑!故作大度的露着一抹浅笑,只是心中恐怕已经记下了仇。

    沐玄若神色略有担心之外,曲伯为倒显得十分的有趣,敢跟玺润叫板的,她珠玑可是头一人呢!

    说时迟那时快,珠玑取了弓箭纵身跃起,直奔围场中央,落地的同时一箭已正中靶心。

    叶知秋轻轻扬了扬手,一匹骏马被仆子牵上了围场,冷箭大约备了三十支。

    珠玑跃上马背的同时,叶知秋则再次摆手,几笼子的百只鸟儿一涌而出,直奔高空飞迅而上。

    珠玑次次三箭齐发,发发快而准,只瞧着鸟儿一只只被射中而落地。

    一众人无不惊叹!各个投来仰慕的目光,珠玑若是男儿,受欢迎程度估计也不会低于玺润吧!

    表演结束,珠家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得意的神色,区区拙技,更厉害的还没有使出来呢!能不骄傲么!

    只是珠玑觉得没甚意思,倒不如给她来个对手,打个百来回合才痛快呢!

    玺润只浅笑,方才还不大高兴呢!这会儿心情又恢复如常,虽说翻脸比翻书还快,但却也实在让人捉摸不透他的心思。

    仆子送来弓箭递与玺润面前,他只摆了摆手,并没有要逞强的意思,珠玑在他眼里不过是个女娃娃,没必要计较。

    :“今日倒怪的很?国相大人被一个小丫头打了脸面,竟还高兴的起来,什么时候你这么大度了?”

    迎上左政史的讥笑,玺润嘴角露着笑意,眼神却透着一股杀气。

    :“谁让本相臭不要脸呢!若与一个小丫头论个高下,岂不是更没颜面。”

    丛帝呵呵一笑!左政史则再无话说。

    曲伯为无意瞟了一眼沐玄若,这少公子瞧着珠玑的模样竟有些傻样,大约是明白点儿什么!

    淡笑了笑:“有趣有趣。”

    曲无遗眼神凌厉的望着曲伯为,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模样,盯的他有些不自在。

    训斥道:“整日里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狗嘴里胡言乱语,倒不如赶紧答应了与啻家婚事,早早让老夫抱上孙孙才有趣。”

    曲伯为心里有了佳人,怎能另娶她人,只是无法与自己的父亲回怼,便只冷冷的说了一句:“啻家女儿高攀不起。”

    曲无遗气的冷冷一哼!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也不好教训儿子,便只得忍气吞声。

    想要知道曲伯为心中所爱是何人?其实并不难,只要稍稍一打听便能知道。

    后母签玉轴早已打听了清楚,她本来就不关心曲伯为,甚至嫌弃至极,她倒希望这后子娶一个无权无势的穷丫头。

    若真娶了啻家女儿,今儿无论她们母子如何努力,都得被曲伯为骑在头上欺辱。

    到时候整个曲家资产、高官厚禄不都被曲伯为得了去,她可不甘心。

    便常常在曲无遗枕边儿吹耳旁风。

    :“我瞧着那丫头挺好的!不知公爷你怎的就不喜欢?”

    曲无遗听罢!竟有些来气,冷冷一哼!

    :“不过是一个小小医女出身,背后无家族扶持,祖上又无功勋,此女焉能配得上我曲家好儿郎。”

    曲伯为不悦!胆敢背后议论自个儿心上人的不是,就算是亲爹也不行。

    故而折扇一收,狠狠砸在酒桌上。

    :“父亲您看上了啻家女儿您自己纳回来做室宠好了,何必句句辱我心尖儿上的人,就算是啻家女儿给她提鞋都不配。”

    :“孽子……。”

    曲无遗气结,怒气一上来就要亲自教训他时,却被签玉轴一把拦住。

    小声附耳劝说道:“公爷瞧瞧这是什么地方,莫一时冲动让曲家丢了颜面。再有气也得回府关着门训斥。”

    经过签玉轴一番劝解,曲无遗总算冷静下来,生气的看都不看自己儿子一眼。

    曲伯为性格虽开朗活泼,但脾气也不是软弱的,自从签玉轴嫁进曲家家门,这小子的脾气便越来越犟。

    他瞧不得签玉轴在自己父亲面前做作样,起身就要走。

    曲无遗呵斥一声:“你要去何处?莫丢了我曲家的脸,坐下。”

    :“不想惹父亲生气,儿子滚远些。”话落!转身离去。

    儿大不由父,何况还是有主见的儿郎,脾气怪一些也是正常,就算再生气,也不能不给自己儿子面子,就任由他去了。

    曲伯为直径来到沅止落座之处,一脸委屈的模样,好似受了气的小媳妇。

    沅止挥了挥手,心腹二楚赶紧送来一套酒具。

    劝他是劝不动了,还是请他喝酒解愁来的痛快一些。

    半坛酒下肚,心绪总算好受了一些。

    :“啻家女儿极好,不会委屈了你。”

    曲伯为心中正憋闷,听沅止这气死人不偿命的劝慰,便更觉得好气。

    :“啻家女儿好,你娶来好了,我不要,让给你如何?”

    沅止不语!好听的话他说不来,劝人的话说出口就会变味儿,倒不如不说的好。

    曲伯为有些微醉,望着沅止那冷漠严肃的神色,自顾自的慢慢品酒。看似闲情逸致,其实不耐烦的紧。

    沅止极其烦这些宴席热闹,如若不是逼不得已,他才懒得赴宴。

    :“表兄是未遇到能让你动心的女子,便不会理解我如今的心情,倘若哪一日遇到了,定比我还狼狈不堪。”

    沅止不屑一笑!他容貌、权势地位都不如玺润。但眼光极高,如若今生遇不到真心所爱之人,便随意娶个过得去的女人也罢!

    就在场面最热闹之时,迎着不断传来的笛声,从围场外冲出百来头恶兽——黑熊。

    巫师与左政史赶紧挡在丛帝身前,各自手持长剑护卫他的安全。

    而曲伯为则慌忙辞了沅止,保护在自己父亲身旁。

    此时的姑娘们早已吓得花容失色,几个忠仆也大着胆子保护着自家主子。

    而奋勇抵抗的护卫们也死了一大半。

    况且这些黑熊速度极快,咬合力也强,竟还刀枪不入,内力浅薄的人根本撼动不了它们。

    随着笛音的节奏越来越快,黑熊们就越来越狂躁勇猛。

    训练有素的黑熊被操控的异常兴奋。

    玺润与珠玑各自箭箭齐发,但都只会让黑熊不疼不痒,还反而激怒了它们,变得十分暴躁。

    围场中大多是护卫们的断胳膊断腿,血腥浓重而刺鼻。

    女眷中比较娇贵的贵女们都犯起了恶心。

    珠玑一家三口拔剑奔向围场,势与黑熊来个你死我亡。

    玺润身形未动,也不做出任何围剿的计划,就盼着沅止等人前去送死。

    这样便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自己想解决的人,简直就是一箭双雕。

    眼下但凡是武将出身的官宦都保护在了丛帝左右。

    但作为九五之尊的他,却没有半点慌张,冷静异常的观看着这血腥的场面。

    沅止与曲伯为总归忍不住上了围场中,一心对付这些兴奋的黑熊兽。

    此时受伤的人越来越多,丛帝身边儿的疾医也根本看顾不过来。

    尤其是沅止的母亲,瞧着自己儿子为救人不断受伤,心中担心又着急,赶紧命仆子去请弗如前来。

    这仆子也是聪明人,知道弗如不爱凑热闹,不愿踏足官宦之家,尤其是皇家事,能不管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性格。

    故而只能拿珠玑做说辞,将场面说的那叫一个惨绝人寰,连同珠玑奄奄一息这种不负责任的谎话也说得出口。

    此话一出那将弗如、羽筝二人给吓得,恨不得“嗖”的一下,飞奔至围场去救珠玑。

    要知道弗如与羽筝的轻功有多绝。

    那仆子纵马狂奔愣是追不上。

    先赶到的是羽筝,只见她一袭红衣,犹如白鹤展翅一般,纵身跃来。

    玺润见之欣喜又紧张,生怕这丫头去送命。

    随后赶来的则是一袭青衣的弗如。

    曲伯为无意瞧了一眼远处,虽说也欣喜,但弗如此来,却反而让他的担心焦虑更多了一些。

    因为自己父母的原因,他们大约有三月没见面了,正想她的紧,弗如就来了。

    羽筝夺过一旁护卫的弓箭,一面射击一面说道:“这恶畜力大无穷,速度又快,一定要一击即中其脑仁儿,方可致命。”

    话音一落!三箭齐发,把把正中黑熊们的后脑勺,当场血溅而亡。

    众护卫赶紧口口相传,各自学着羽筝的指导射击。

    只是箭术太差,能快速一击即中的少之又少。

    弗如捡起地上的长剑,冲进黑熊群中,一路杀向珠玑身旁。

    :“阿如,你怎么来了?”

    珠玑一时感动不已。

    弗如一面抵抗一面轻松打趣道:“他们都说你快被这畜生玩儿死了,本来是打算给你收尸来着,怎奈你还活着。”

    珠玑眉头一挑!嗔怒的哼了一声!眼下可不是斗嘴的时候,懒得跟她计较。

    :“她也来了。”

    珠玑快速扫了一眼!好家伙,羽筝这丫头正一箭一个,玩儿的好不快活。

    :“呀呀呀!你们这么关心我!看来我得好好活着,时时给你们添堵,才不负你们对我的情意。”

    弗如白了她一眼!

    :“再废话,我看你都活不过今晚。”

    :“有你陪,我不怕。”

    一旁偷听的沅止不由得眉头一挑!现在的姑娘都是这么聊天的么?他还是第一次见。

    随即杀过来的是沐玄若与珠家夫妇。

    沐玄若与曲伯为各有小心思,只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

    而一旁的沅止则莫名的吃了一嘴狗粮。

    感觉自己就像那贼亮的电灯泡,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而曲无遗却在安全地带,为自己的儿子捏了一把汗,不让他去保护弗如吧!自己也拦不住。

    放任他去救人吧!又怕啻家女儿看出端倪,将来不与曲家联姻,心中焦急又担心,简直是坐立不安如坐针毡。

    叶知秋好似也看出了端倪,自己这糙汉子女儿竟也有被男人看上的时候。

    心中高兴又欣喜,满脸藏不住的笑容,让珠如旧莫名其妙。

    就在他将要飞奔至珠玑身边儿保护她时。

    叶知秋赶紧将他一脚踢倒,险些被黑熊所伤。

    :“老太婆你是要谋杀亲夫啊!”

    叶知秋一面抵挡黑熊的攻击一面呵斥道:“说你笨你还不承认,赶紧得跟我去前方阻击。”

    珠如旧扫了叶知秋一眼,再瞧了珠玑一眼,顿时恍然大悟。

    赶紧巴巴的紧跟叶知秋前去另一方阻击黑熊兽。

    玺润飞奔至羽筝身侧,这丫头过于专注,并没有意识到他的到来。

    瞧着她认真的模样,神色凝重却更显清冷傲气。

    直到箭已用完,这才发现玺润正满脸笑意的望着自己呢!

    羽筝先是羞怯了一阵,随即反应过来嗔怪道:“国相不帮忙,在此杵着傻笑做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太笨,特来教你怎样赶走这些恶畜。”

    羽筝懒得理他,但凡这小子有这本事对付恶畜,何须等到眼下这般无法收拾的地步。

    可见他又在不正经的跟自己逗趣。

    正打算欲往黑熊群中冲去时,玺润一把将羽筝搂入怀中。

    就在羽筝无奈挣脱之时,玺润只挥了挥手,心腹清二白赶紧递来弓箭,还忍不住偷看自家主子撩妹。

    :“我这就教你。”

    说完!将弓箭递给羽筝,但却没有打算松开她的意思。

    搂着羽筝手把手的教。

    只是这箭指的方向不是黑熊群,而是百米处的树林中。

    就在羽筝屏息感知时,那箭已经射了出去,正中暗处操控之人的胸口。

    那人顷刻之间倒地,笛声也随之停止。

    黑熊群的攻击力突然大打折扣,力量弱到不行。

    众人欣喜,原以为就此结束这场战役之时,突然再次响起笛声,此音律比之方才更雄厚。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