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擢秀芝兰畹

作者:敏敏予 | 奇幻修真

收藏

  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也正因如此,才成就了如今的大权臣的霸权,更是以溜须拍马雷霆手段得到了丛帝杜灵的赏识与盲目信任。。

    正调笑间,仆子匆匆来禀,玺润伤势了相对稳定,而已还好四处走动。丛帝不安心,必要性亲手前来看望。巫师与左政史对望一望,也一起跟随,不怕玺润再度背后搞事情。羽筝比之任何人都要怕玺润,便也想偷偷的跟随前来看望一番才安心。而已有弗如珠玑的阻拦,除了巫师丛帝不放心,必要亲自前去探望。。...

    正在说笑间,仆子匆匆来禀,玺润伤势已经稳定,只是还不好走动。

    丛帝不放心,必要亲自前去探望。

    巫师与左政史相视一望,也一同跟随,就怕玺润再次背后搞事情。

    羽筝比之任何人都要担心玺润,便也想偷偷跟着前去探望一番才放心。

    只是有弗如珠玑的阻拦,还有巫师的眼神提醒,这才让她打消了见玺润的念头。

    或许是由于羽筝对沅止有救命之恩,便时时多关注了她一些,眼神不经意的会扫她一眼。

    今见羽筝与玺润的种种,想到以后恐怕还会刀兵相见,不免觉得缘分错落的有趣。

    索性恩情还了,心里也没有了顾忌。

    只是沐玄若总不由自主的望着羽筝发呆,心神乱的很。

    原本想去跟她打声招呼,却见她并没有自爆身份,就更不好打扰。

    但——心中有话不吐不快,憋在心里也着实难受。

    如若不是无可奈何,他焉能全程手足无措,一眼都不敢正视羽筝,正视自己,眼下只得暗中瞧着。

    席间羽筝神色有些凝重,担心玺润而无法静心。

    弗如瞧她烦恼忧虑,便时时劝慰着。

    :“不必担心他,有疾医在身侧,出不了大事,何况还有巫师与君“关心”着,眼下,你且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但凡是个人都能听得出弗如的语气,都说玺润乃权臣,把持朝政,威胁各个部族,野心勃勃陷害忠良。

    如若不是铁一般的闺蜜情,恐怕早跟羽筝决裂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

    :“有你在身边儿,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都说女人好哄,羽筝一句话,果然让弗如高兴了几分。

    :“油嘴滑舌。”

    二人打趣半晌,却瞧珠玑被下属缠着回禀事宜。

    卞家被无故灭族一案自然是纸包不住火,当时理由充分,但证据不足,纵使无人敢查,也会谣言四起。

    如今放眼望去,唯有珠家还能与玺润勉力一拼,既然被珠家逮到了疑案,必然是要一查到底的。

    只是证据并没有直指玺润,说起来,也不过是大伙的猜测罢了!

    珠玑一脸担心的望了羽筝一眼,如若珠家要扳倒玺润,那么她跟羽筝的姐妹情,恐怕就会以此结束,她担心也害怕那一刻的到来。

    :“此事暗中查着,莫要打草惊蛇。”

    :“属下明白!只是……。”

    话还没说完!也不知珠诸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只见他向那下属行礼,大呼高喊了一声:“姑父安好。”

    :“……”

    :“……啊?……哈?”

    在场众人各个一愣!随即都哭笑不得的望着珠玑二人。

    尤其是沐玄若,简直是又气又急,一口茶水刚到口中,就被惊吓的呛得上气不接下气。

    那下属惊恐的望着这姑侄二人。

    其实珠玑也很无奈,她这侄儿一惯如此!跟个小老头一样关心着她的婚姻大事。

    :“小……小公子,您误……误会了……。”

    那下属尴尬的整张脸都愁成了“囧”字,小小年纪五官都被憋出了几十道褶子。

    算了!解释是解释不清了,赶紧逃吧!

    随即一溜烟跑没了影,还是十头狼狗都追不上的那种。

    珠诸瞧着这般,好似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模样摇了摇头。

    叹息道:“姑姑你也太没用了,好不容易有个小哥哥肯搭理你,结果被你吓跑了,我也只能帮到这儿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别说旁人了,就是一向不苟言笑的沅止都忍不住摇头笑了笑。

    珠玑此刻又羞又气,拳头一握,十根手指头握的“咔咔”作响。

    瞧着珠玑那愤怒值爆满的神色,可能大暴雨即将来临,珠诸此时害怕想跑,便已然晚了。

    珠玑一把拽起其衣襟,直接被她整个提起,就跟提菜一般轻松。

    珠诸赶紧告饶,拼命的说好话。

    珠玑不理会,直径往后山走去,将他挂在河岸边的柳树上,稍稍一动,便会掉入河中。

    珠诸不会游泳,掉下去还不得淹死啊!

    赶紧再次向珠玑求饶。

    只见她幽幽一笑:“在此静思己过吧!三个时辰一满,我再来接你。”

    说完!转头就走。只留珠诸一人担惊受怕,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珠如旧夫妇二人实在坐不住,珠家好不容易有个男丁,别给整死了,绝后了可怎么办?

    叶知秋赶紧动身就要去解救珠诸时。

    珠如旧赶紧一把将她拽了回来!

    :“老头子你疯了么?再不救人,就晚了。”

    珠如旧赶紧向其使眼神儿,瞧着其神色竟还欣喜无比。

    叶知秋随着他的视线望去,正是沐玄若偷偷往后山而去,看样子是去救人了。

    俗话说想要娶得其姑姑,就得一门心思讨好其侄子,然后再讨丈母娘老丈人欢心,最后一步便能轻而易举娶到美娇娘。

    叶知秋高兴的放下心来,喝了一杯热酒,这辈子都没有今儿这么得意过。

    可眼下珠家夫妇是高兴的合不拢嘴,曲家家主可就愁的哟!

    为了女人,父子失和,竟连坐都不肯坐在一处,偏偏跑到沅止身边儿快活的喝酒吃肉。

    瞧着曲伯为有一搭没一搭跟自己废话,眼神却直勾勾的盯着弗如。

    今年也怪的很,身边儿的兄弟都有了心中所爱,各个出双入对,来来回回抛媚眼儿,别说喝酒了,狗粮都吃撑了。

    :“小子,能不能收敛点儿,眼下你父亲可被你气的够呛。”

    沅止轻声提醒道!

    本来是一番好意,却被曲伯为当成了嫉妒。

    :“你孤家寡人一个,懒得与你废话。”

    沅止无奈扶额!好心被当做驴肝肺的滋味可不好受。

    放下手中酒盅,正望着身侧的曲伯为想教训一番。

    怎奈眼神所交汇处,正与羽筝眼神对视了片刻。

    她本随着弗如的目光望向曲伯为,也想打趣她一番时,却不想被沅止那双眼睛给定住了。

    似曾相识却又一时想不起来,便又多盯了几眼。

    沅止虽是阳刚铁汉子,但对待男女之间的行为还是感到羞怯。

    便赶紧转头避过羽筝那双灵动有神的双眸。

    猛然喝了几口冷酒,面色沉着不改,但内心却有些慌。

    索性几杯冷酒下肚,良久——心绪终恢复如常。

    弗如瞧着羽筝望着曲伯为的方向发呆,故问道:“阿筝?可是又看上哪家公子了?这么出神。”

    本来是想打趣弗如来着,却反倒被她取笑了一番,不服气的反击道:“瞧上曲家少公了,你可愿让给我?”

    弗如嗔怒的唾了她一口,笑道:“既如此!国相大人我便要了。”

    二人打趣一番!只在说话间,她才想起了那双深邃眸子在哪里见过。

    脱口而出:“原来是他。”

    弗如有些发懵。

    羽筝赶紧解释:“那日我同你说过。当时救了一位双眼生的极美的少年郎。”

    :“沅止?未曾听说他在都城内有受过伤啊!”

    羽筝此时有些急躁跟后悔,心绪一下又回到了噩梦中的模样。

    :“怎么会是他?我怎么会救了家族的仇人?他原来是沅止,我应该杀了他的,为什么我会救他。”

    弗如瞧着她心神不宁,有些魔怔的迹象,便赶紧将她颤抖的双手握住,使了使眼色,上来两个药童,赶紧寻来药丸,为之服下。

    弗如搂着羽筝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

    曲伯为在远处瞧着她二人举止有些疑惑!

    :“羽筝那丫头怎么看都觉得有问题,可是受过什么刺激?”

    沅止不与理会,对于女人,他目前并无兴趣,管她有没有问题,索性与自己无关就是了。

    曲伯为无趣,只好闭嘴!

    好不容易安静下来,肯好好欣赏场上的射箭比赛时,珠玑却又匆忙踱步而来,直径坐在二人面前。

    曲伯为似乎有些惧怕糙汉子般的婆娘。

    加之因家族之事伤了弗如的心,她们姊妹情深,恐怕会为难自己。

    正想偷偷逃离,珠玑却轻轻一拍桌子,吐出一句:“曲少公请坐。”

    曲伯为无奈,瞧了一眼沅止,希望他能解救自己,哪成想,这家伙居然递给了他一个眼神,分明是要逼迫自己陪着入座。

    曲伯为不满的唠唠叨叨:“聊吧!赶紧聊,哎!保不定我哪天高兴往外说去,我这个人,一般嘴不是很严。”

    二人听罢!轻描淡写并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句:“你敢!”

    此时也不知,该说是血脉压制还是权势碾压还是能力恐吓。

    反正曲伯为一时怂,不敢再回怼,赶紧一面给二人倒酒,一面笑吟吟说道:“我一般嘴挺严,请喝,请聊。”

    二人这才满意的将手中冷酒一饮而尽。

    :“大将军请讲。”

    珠玑瞧了一眼四周,除了几个心腹仆子,并无他人,这才放心的轻声说道:“卞家灭族一案,少公爷可觉得有疑处?”

    此事沅止早有怀疑,只是没有证据,不好乱说,今儿珠玑问起,便更加笃定,此事不简单。

    :“大将军都能想得到的事,我自然也能,只是此事重大,你我之言太低微。”

    珠玑一杯冷酒再次饮尽,思量片刻。

    :“但——国库空虚,能在一夜之间充盈并非易事,背后之人若不是位高权重,还有谁能有胆子?”

    曲伯为听的津津有味,细想之下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卞家富可敌国,难不成灭族之罪是莫须有,而是有人刻意为之,此人除了……。”

    二人再次以警告的神色扫了他一眼!

    曲伯为又一次被禁言,不许参与讨论中。

    :“卞家灭族之前,他家公子卞后恭调戏了一位俏佳人,当时玺润在场。”

    曲伯为的思想总是与二人背道而驰,看问题看不到点心子上。

    听闻是位俏佳人,便八卦的打听是谁,能被卞后恭看上的姑娘,肯定不一般。

    珠玑有些不耐烦,向沅止递了个示下的眼神,沅止点了点头首肯。

    曲伯为望着二人眼神交流,心中来了好奇心,他也想学这种技能,可在敌人眼皮子底下,不动声色的交流,觉得实在有趣。

    还不等他说话求学,便被珠玑一掌拍晕了过去。

    :“聒噪,现在清净多了。”

    沅止依旧面无表情,但估计心里已经笑了他七八遍了吧!

    :“大将军是打算要查他?”

    珠玑此刻严肃起来,肯定的点了点头。

    :“只是要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查他,恐怕十分棘手,细作遍布蜀都,谈何容易。”

    沅止早已猜透她的心思,只怕她的疑虑不止这一点。

    :“如若我猜的没错,卞后恭调戏的便是那位羽筝姑娘,大将军害怕她被牵连进去,更怕他是因为羽筝姑娘而动了杀机。一旦担心的成真,处置不了那人不说,还会姐妹失和,她的幸福就此止住。”

    珠玑佩服的拍手叫好,没想到沅止闷葫芦一个,竟然对外界事了解的这么透彻。

    今日也不知怎的,明明可以置之不理的事,他居然忍不住向珠玑提醒道:“他并非良人,否则痛苦不堪,该遇坎即止,莫要悔时晚矣!”

    珠玑有些不明沅止其深意,觉得他好像是在说自己,却又好像是再说别人。

    沅止此时反应过来,突觉自己做法欠妥,赶紧摆了摆手!

    :“罢了罢了!只当我没说过这话。”

    珠玑淡笑,罢了最好,反正她也不懂什么意思。

    :“此案,牵扯过大,少公爷可有何看法?”

    :“大将军尽管去暗查,如今他正疑心在我,并没有心思去关心其他,若有十足证据,我定也不会放任不管。”

    珠玑高兴的笑了笑,心下放心许多。

    :“有少公爷这句话,我便心安了。”

    二人顺便说了几句闲话,便各自散去。

    而珠诸这边儿也成功被沐玄若救下。

    小小年纪也知道要脸面,哄骗着沐玄若不许将此事外传。

    直到他再三保证才放心。

    :“方才多谢沐少公相救,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只管说话。”

    沐玄若幽幽一笑!一个小屁孩儿竟像个小大人一样,实在有趣。

    便赶紧答道:“好说好说。”

    :“只是这会儿回去,被姑姑逮到了,也难逃她的魔掌。”

    珠诸失落的蹲在地上画圈圈,稚嫩的脸上尽是无奈与不开心。

    沐玄若淡笑了笑,抱起珠诸便说道:“放心,我领你去个好地方。”

    :“何处?”

    :“去了便知道。”

    沐玄若带着珠诸去了西侧帐篷内,离得珠玑远远的,还吩咐仆子送来了许多吃食。

    毕竟是小孩子,这样一哄,便高兴的了不得。

    寻来一堆木头,做些雕刻,或是玩具哄着他开心。

    不过是小小技艺竟让珠诸佩服不已,追着喊着求学。

    沐玄若无奈,只好耐心的解说与教受。

    只是此刻他不由得暗自感叹!娶媳妇儿难啊!还得一个个耐心讨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