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擢秀芝兰畹

作者:敏敏予 | 奇幻修真

收藏

  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也正因如此,才成就了如今的大权臣的霸权,更是以溜须拍马雷霆手段得到了丛帝杜灵的赏识与盲目信任。。

    珠家夫妇本我以为,自家女儿的婚姻有了着落,可瞧着珠玑与弗如羽筝姊妹三人说说笑笑,嫣然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望着这一幕,可愁煞了珠家夫妇。:“这孩子跟个没长心似得。”珠如旧愠怒!冷冷一哼!地说:“沐家那小子也是蠢的,不喜欢就来纳亲,唯唯诺诺的,仿若望着这一幕,可愁煞了珠家夫妇。。...

    珠家夫妇本以为,自家女儿的婚姻有了着落,可瞧着珠玑与弗如羽筝姊妹三人说说笑笑,嫣然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望着这一幕,可愁煞了珠家夫妇。

    :“这孩子跟个没长心似得。”

    珠如旧不悦!冷冷一哼!说道:“沐家那小子也是蠢的,喜欢就来纳亲,唯唯诺诺的,好似我珠家会吃人一样。”

    此时!叶知秋心生一计。

    :“年轻人总归腼腆,咱们不如激他一激,保管有用。”

    :“夫人有何妙计?”

    叶知秋得意的笑了笑,好似胜券在握一般!

    都这节骨眼儿了还卖关子,珠如旧着急,再三询问,但叶知秋却什么也不说。

    只见她挥了挥手,上前来一位仆子,附耳吩咐了几句,随即为难的退避办差去了。

    珠如旧疑惑,故问道!

    :“瞧把人为难的,到底怎么个计策?”

    叶知秋依旧只淡笑不语。

    不过片刻功夫,便直径走来一个五大三粗,身材魁梧的大汉。

    他是珠玑的下属,名为——小不言。

    此人颇为壮实,为人憨厚,只对珠玑忠心不二,今有叶知秋吩咐,他纠结半晌,无奈之下才应承了此事。

    其实内心是一百个不愿意,何况一个粗鲁大汉,哪里会撒谎演戏的,心里忐忑,生怕被戳穿。

    小不言恭恭敬敬的,向珠家夫妇行完礼。

    叶知秋则抬了抬头示意,小不言这才得令跑去珠玑面前。

    :“大将军安好!”

    小不言那粗狂的嗓子这么一嚎,就跟狼叫似得。

    :“怎的?可是出什么事了?”

    小不言扭扭捏捏,那话怎么样也说不出口,他拿珠玑当兄弟,娶妻娶妻,总不能娶个像男人的女人搁家摆着吧!

    :“今日怎么吞吞吐吐的?”

    别说珠玑疑惑,连同弗如与羽筝都有些担心着急,生怕出了大事耽搁了。

    谁知小不言脱口而出。

    :“属下仰慕大将军,想纳您为妻。”

    此话一出!好家伙,全场一片哗然!

    珠玑虽说性格似铁汉子一般,男里男气的,但容貌生的不错,身材也尚可,怎么样也不能配一个壮硕如牛的憨货吧!

    尤其是珠玑,惊吓的从凳子上摔了下来。

    弗如羽筝偷笑的赶紧相扶。

    不待站定,冲下台,直逼小不言身前。

    神色薄怒,眼神射出一抹杀气。

    这该死的气势,压迫的小不言有些招架不住。

    :“臭小子,你胆儿肥啊!”

    小不言偷偷侧颜看了看叶知秋的眼色,还非得让他壮了胆子的求亲。

    无奈之下!鼓足了勇气说道:“属下胆儿肥不胆儿肥不知道,您就说您答不答应吧!”

    这小子肺活量不错,声音也洪亮非常,好似生怕旁观者听不见一样。

    珠玑烦不胜烦,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丢脸死了。

    :“本将军可是听说,你已经与别家姑娘行过纳亲之礼了。”

    小不言眉头一挑!瞧着叶知秋那警告的眼色,无奈,只得忍痛说道!

    :“不要了。”

    :“……”珠玑一脸懵,甚至想脱口大骂!

    一众人听罢!也简直惊掉了下巴,刷新了三观啊!连同一向不畏世俗的羽筝,都不由得错愕!

    珠玑不悦,气的大喝一声!

    :“取我寒月戟来。”

    此话一出!三两个仆子赶紧将她惯用的兵器抬了上来。

    小不言猛的咽了一口口水,要打架吗?他打不过啊!不如求饶?不然自己被打死怎么办?

    此刻他的脑子飞速流转,媳妇儿刚娶,还是新媳妇儿呢!娃也还没有生,爹也没做成,他不甘心。

    :“我珠家有个规矩,想要娶得珠家女,就得打得过珠家人,有没有本事,敢向本将军挑战啊!”

    小不言再次求救似得望向叶知秋,得到的眼色示意,居然还是让他拼命,这下可完犊子了。

    :“大将军,您下手莫太狠,属下受不起!”

    :“啰里啰嗦!看招。”

    说时迟那时快,珠玑三两下下去,小不言便被她击退至百米开外。

    好在他力量大,身材魁梧,受多大的伤倒不至于,就只是微微擦伤罢了!

    此时珠玑又羞又气,恼怒非常,哪里管得了小不言是否被逼迫。

    往死里打就完了!

    本来小不言就愁苦非常,一群不嫌事大的众人还频频喝彩,看戏一般看的津津有味儿。

    就在快撑不住之时,救星沐玄若就来了,他大呼一口气,总算能放心片刻。

    小不言灵机一转!轻声喊了一句:“夫人小心。”

    珠玑果然上当,转头一瞧,自己母亲好好端端的,站在远处观望着自己,只是这一分心,居然被小不言占了上风,还让他给赢了。

    沐玄若此时那个生气啊!眼神中的寒气可以将小不言砍个大卸八块。

    珠玑不悦!呵斥一声!

    :“臭小子,敢唬本将军。”

    小不言得意的笑了笑,漏出那整整齐齐,洁白无瑕的八颗大牙。

    输了,就等于要下嫁这货了,毕竟是上司,说话要算话的。

    此时的沐玄若已经气结,加之珠诸得到风声跑来煽风点火,一时着急,便上场要与小不言决斗争高下(抢媳妇儿)。

    珠玑又急又慌又为难。

    :“你来做什么?还不速速退下。”

    沐玄若斩钉截铁的摇了摇头,并固执的说道:“今日,我只想完成自己的毕生心愿。”

    :“沐少公,你瞧瞧你这瘦弱的模样,你是打不过我的,赶紧退下,以免伤着你。”

    小不言再次激将道。

    :“废话真多!”沐玄若话落!拔剑猛攻而去。

    此刻羽筝心里是别扭的,她与沐玄若从小定了娃娃亲,感情也颇深,年少不更事时,沐玄若向她表达过心意。

    当时对爱情不大理解,只知道两个人在一起很开心,便各自都对这娃娃亲十分满意,并期待快快长大,快快成婚。

    只是妊家突遭变故,再回来时,她爱上了玺润,而他却爱上了珠玑。

    她很高兴各自都有所爱而不被牵绊,却又生气于沐玄若不先告知实情,将自己瞒在鼓里,丢了脸面。

    但眼下更让她生气的事,便是因为珠玑,如若自己与沐玄若的婚姻未能解除,她便是第三者,就算纳亲也不能是正妻,只能是妾。

    她不在乎给她誓言又背叛她的人,只要他二人跟她说一声!当她是存在的,是有血有肉的人,她便会成全,更会祝福。

    但他们没有,没有一个人亲口告诉她实情,把她当做傻子一样瞒着。

    珠玑有些担心的望了羽筝一眼,她的神色有说不出的怪异,恐怕此事在她心里,已经有了芥蒂吧!

    弗如小心翼翼的送上一杯温酒,见她似乎有些薄怒,故而勉强挤出一抹笑容说道:“你也有些累了,不如我随你一起回去歇歇。”

    羽筝将她递来的温酒,往桌上一扔,温酒撒的满地都是,只冷冷问了一句!

    :“你也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

    弗如知晓她的脾气,如若再有隐瞒,恐怕她们之间的姐妹情都没法做了,故而只能老实交代。

    :“六年前,妊家遇难,大伙都以为你已经……,故而在芙蓉园,立了你的衣冠冢。”

    :“如若我猜的不错,沐玄若便时时守着那衣冠冢,而珠玑也时常去探望,二人一来二去便生出了情愫。”

    弗如点了点头,原来这六年间,珠玑因家族之事也回过蜀都十来次,次次虽只呆半月,但却常常与沐玄若在芙蓉园的衣冠冢相见。

    他们二人嘴上说是因想念羽筝,来此祭拜,殊不知心里已经因为彼此吸引,而不得不找个相见的借口罢了!

    日子一久,生出感情,一个无法面对羽筝的姐妹情,一个顾及当初与妊家的娃娃亲。

    虽没有明言,但彼此心里的感情是瞒不住也藏不住的。

    羽筝不免一阵唏嘘,甚至更加生气。

    谈恋爱就谈恋爱吧!还在她的衣冠冢面前亲亲我我。

    如若她真的死了,是不是在天上或是在地狱里,都得看着他们甜甜蜜蜜谈恋爱,还给做见证人不成?

    如今既回来了,一个二个还瞒得这样紧,一丝一毫都没有透露。

    他们到底把她当什么?当傻子?蠢物?还是当空气?

    此时!小不言假装受伤,痛的在地上打滚哭喊。

    沐玄若不可置信的瞧了瞧自己手中的剑,又望了望装痛苦装的惟妙惟肖的小不言。

    好家伙!自己难不成会法术么?碰都没碰到他,居然就给人干趴下了?

    此时上来两个仆子,将小不言抬走时,还不停疯狂的给他使眼色暗示。

    沐玄若这才明白,原来是这家伙有意成全啊!那暗中安排的人又是谁呢?

    珠玑为了姐妹情,自然不肯接受沐玄若的爱意,除非羽筝肯亲口准允,不然她绝不踏雷池一步。

    :“沐少公,得罪了。”

    沐玄若心中一急,哪里还有心思去想谁在暗中推波助澜,只一心想战胜珠玑,正大光明的与她在一起。

    可是二人武功悬殊太大,沐玄若哪里是对手,能不被珠玑打死就已经是她手下留情了。

    此刻沐家夫妇是担心的要死,只得在一旁干着急。

    好不容易才育养这么一个儿子,可千万别被打死了。

    此时!沐玄若的母亲相玉质心生一计,赶紧命仆子送了一碗莲子羹给珠玑的母亲叶知秋。

    二人相视一望,淡笑着点了点头。

    一个是母子连心,一个是急着找女婿,为了将来两家和睦,叶知秋只能想法子让珠玑手下留情。

    叶知秋上前一步,吩咐护卫前去制止。

    珠玑听罢!不悦,欲发脾气之时,那护卫赶紧解释。

    :“夫人之命,属下不敢不从,还请大将军勿怪。”

    此话一出,珠玑便消了气,忍住了脾气。

    练家子出生的珠家,没有相玉质那般的端庄优雅。

    洒脱,才是他们的本质。

    故——叶知秋爽快直言,说道:“珠家女儿不是那等娇弱的贵女。一身的好武艺,但又不想失了和气,我便做主,让珠玑丢了兵器,给她折来红梅枝以当利剑如何?”

    沐家夫妇哪有意见,便点头同意附和着。

    珠玑不悦,怎奈拗不过自己母亲,只好应允。

    不过背后议论的人,恐怕会说珠家女儿愁嫁,生怕人家不娶等等一些讽刺的言论。

    但他珠家从来不在乎,大不了不服就来打一架。

    此刻得到珠家夫妇的有意偏袒,沐玄若便知道珠家已经认了自己这个女婿,心中高兴,神色不由得流露于表情外。

    珠玑心绪复杂,也同样开心,却又难过于不知如何向羽筝交代。

    故半气半喜的呵斥道:“你笑什么笑?别小瞧我这红梅枝,依旧能将你打死。”

    :“我不信——你舍得?”

    珠玑又羞又气,说不过就不废话,二人片刻又动起手来。

    只是珠家夫妇不得不叹息!沐玄若的武功真的太差,根本打不过珠玑呀!

    珠如旧赶紧想了个法子,为了女儿能嫁出去可是不要脸面了。

    只见他中指浸入酒杯之中,突然弹指而去。

    那酒滴不散,如同小石子般,快速而猛烈的直击珠玑穴位。

    顿感疼痛袭来,珠玑招式一乱,险些被沐玄若占了上风。

    珠如旧一次次弹指而去,酒杯里的酒水也已经见了底,珠玑全身上下的穴位都疼痛发颤,不得不说,她这个亲爹是真狠啊!

    能在明面儿上作弊,谁人又会看不出呢!

    羽筝不免难过非常,或许在珠家人眼里,伦理就不算个东西吧!

    而默认这一切的沐家,为了攀高枝,也可以不顾冤枉被害的妊家颜面。

    或许死人对于他们来说,便是烟消云散,生前再好的情义也会被磨灭。

    相比之下,巫师与妊家家主的兄弟情,就来的更真诚一些。

    一群年过半百,见识广博又看淡生死的人,恐怕也不会为了妊家而停滞不前,反而还会落井下石。

    她心中不快,起身便走了,弗如担心的想跟着,但却被她严厉拒绝。

    珠玑此时已经输了,身上疼的几番都站不起来。

    无奈被沐玄若扶在怀中,望向羽筝所在的位置时,但却不见其身影。

    迎上弗如那无奈摇了摇头的神态,她知道!羽筝是真的生气了,或许被她还气的不轻。

    而珠家与沐家双方各自都满意的笑开了花,只是眼下不是定亲的时候,得私下里找个好日子才妥。

    不过瞧着沐玄若这般关心珠玑,叶知秋与珠如旧自也是放心的,甚至是欣喜的。

    而沐家攀上了高枝,今后子孙前途无量,自然也是高兴非常,满意至极。

    可身为当事人的他们,欣喜中却掺杂着愧疚与自责,难以真心高兴起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