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擢秀芝兰畹

作者:敏敏予 | 奇幻修真

收藏

  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也正因如此,才成就了如今的大权臣的霸权,更是以溜须拍马雷霆手段得到了丛帝杜灵的赏识与盲目信任。。

    干脆羽筝来的也巧,丛帝与巫师等人刚离开了,她便偷偷的潜进了皇帐内。清二白瞧着也敢不要张扬,只得在门外放放风。这丫头是真怕玺润,瞧他疲态,即知是伤的不轻。心痛的登时红了眼眶。玺润一把搂住羽筝,就像哄小孩儿一样哄着她。:“无须怕,但是是小伤罢了!清二白瞧着也不敢声张,只好在门外放风。。...

    索性羽筝来的也巧,丛帝与巫师等人刚刚离开,她便偷偷潜入了皇帐内。

    清二白瞧着也不敢声张,只好在门外放风。

    这丫头是真担心玺润,瞧他疲态,便知是伤的不轻。

    心疼的顿时红了眼眶。

    玺润一把搂住羽筝,就像哄小孩儿一样哄着她。

    :“不必担心,不过是小伤罢了!”

    :“我本来,想早点儿来探望你,可君与巫师都在,不好出现,便只能等到现在。”

    玺润仔细瞧着她的神色,可偏偏多了一抹愤怒的心绪,心中转念一想,恐怕是因为珠玑与沐玄若之事。

    清二白这个耳报神,蜀国发生什么事他不知道?传话的过程都能给你惟妙惟肖的演示出来,何况还是方才那出最有趣的好戏。

    :“可是因为珠玑有人要了,你高兴的傻了吧!”

    羽筝淡淡一笑!并没有回答,反而更忧伤。

    玺润自知说错了话,赶紧补救道:“瞧着你不高兴,说出来是谁惹了你,我亲自操刀砍了他给你出气。可是方才清二白那小子阻拦你了?一会儿罚他围着整个围场跑个百来圈。”

    此时门外放风的清二白,莫名的打了两个喷嚏,那声量大的树上鸟儿都能被吓飞。

    羽筝不由得一笑,笑的是百媚横生,可爱非常。

    玺润十分心动,便忍不住吻上其额头,心痒难耐的如同千万绒羽在心尖儿上挠。

    可他不敢越雷池,也不能,他逼迫自己待羽筝只能是,发乎情止乎礼。

    对于流连于风月场上的玺润来说,能对女子做到如此,已经是莫大的真诚了。

    羽筝有些羞怯,抚了抚玺润胸口的伤。

    :“可还疼?方才疾医可有说伤势重不重?我瞧着弗如的医术是很好的,不如我叫了她来给你看看。”

    :“不必!已经好了很多,你留在我身边儿,片刻就好了。一点儿也不疼。”

    羽筝但笑不语,总觉得在玺润身边儿,自己才像个小姑娘,才有被疼爱的感觉,才能让她心境安宁。

    玺润瞧着她心绪稳定了很多,便试探的问道:“阿筝,听闻你被巫师举荐做了巫女?不知可是你自愿的?”

    羽筝毫无隐瞒,便点了点头应“是”。

    :“你可知做巫女是要付出些什么?”

    羽筝再次点了点头,但并没有说话!

    :“你有心事,才不得不坐上巫女之位?”

    羽筝依旧只点头不语!

    玺润由方才的担心再到心绪片刻宁静,虽有疑惑,但又不好直接询问。

    他故作冷静沉着的模样,打趣道:“既如此!你便好好想想法子,如何正大光明的与我行纳亲之礼吧!反正我玺润非你不要,巫女身份特殊,终身不得成婚,但只要我想,你绝对跑不了。”

    羽筝也故意假装懵懂,故作不知巫女终生不得成婚一事,惊讶的说道:“哈?巫女不得成婚?”

    玺润呵呵一笑!好家伙,跟自己装糊涂呢!

    配合道:“嘿!小丫头,你还不知道呢?不然我怎么办?”

    :“你若后悔了?我便成全你。”

    虽说是打趣,但也有试探玺润诚心不诚心的意思,故而被他瞧了出来。

    便好似真怕她离自己而去一般,赶紧将她搂入怀中。

    :“如若实在没有法子,我便守你一辈子。”

    羽筝也不是那三岁小娃娃了,一句话怎能感动她,现实是人人无法抵抗的了的,比如沐玄若。

    但玺润今有此感,也是真心实意,以后的事容以后再想,她只想在此刻有所温存。

    时间过得很快,已经到了祭祀节结束,该是回城的时候了。

    清二白本不想打扰片刻安逸的二人,可这是皇帐,指不定谁会来探望玺润呢!

    便赶紧踱步了进去,恭恭敬敬行礼说道:“国相,眼下正是回城的时辰,君恐一会儿前来。”

    :“确实,时辰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玺润捧着她的脸颊,有些不舍,嘱咐了许久,才肯放羽筝离开。

    回城途中,珠玑四处寻找羽筝踪迹,心中万分自责之下,哪里肯安心回府呢!

    沐玄若倒也有些良心,跟在珠玑身后一同寻找着羽筝下落。

    哪怕是被她打个半死,他也要像个男子汉一样去面对,总之此事得有个解决的办法。

    曲伯为见之冷笑!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沅止扫了曲伯为一眼,本来不想打击他,可瞧他一副装深沉装高冷的模样,便怼他道:“是啊!你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

    曲伯为听他的意思,心中不快,却又不敢拿他怎么办!

    :“你个孤家寡人懂什么?你呀!怕是一生都不会明白什么叫情为何物?”

    沅止不屑一笑,眼神里全是无所谓,有爱情的拖累,反而耽误他戎马一生。

    眼下都城解封,一众官宦也都各回各府。

    而百姓们的三朝节也才刚刚开始。

    羽筝离开玺润身边儿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到华医堂,而是去了巫师府中。

    但听闻羽筝要冒险混入沅家寻找证据之事,巫师百万个不放心。

    沅止品行还摸不清,为人不苟言笑严肃异常,脾气转换不过就在一瞬之间。

    何况软花柔的脾气火爆,也是直言快语的性子,最厌旁人对她有所欺骗,一旦发现便是往死里处置的。

    巫师将少府府的一切说与她听,希望她能三思而后行。

    羽筝思量片刻,如今她的思绪混乱,唯一出路只能是潜入少师府寻找答案。

    巫师无法,既然劝她不动,便只好全力帮助她。

    :“本来做巫女不是我本意,敢问叔父,待我大仇得报,又如何卸掉这巫女之职?”

    早知留不住她,今日有此一问,也在他的预料之中,便也不以为怪。

    :“自古没有全身而退的道理,每个人都会因为自身的过错,而承受应得的惩罚。你可明白?”

    羽筝思量片刻!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选择了,便要往下走下去。

    :“羽筝明白!少府府规矩多,进入容易,恐怕出来难……。”

    这丫头欲言又止,但心思不难猜出,巫师心如明镜,如何不知。

    便淡笑道:“不打紧,你什么时候回来,老夫就什么教导你修习,绝无推诿。”

    :“多谢叔父。”

    巫师本是好客之人,留她一个女娃娃住一晚也没什么要紧!但他清楚羽筝如今的处境,该解决的就应当解决,拖泥带水总归不好。

    可等了片刻!羽筝这丫头只顾尴尬的喝水,华医堂与珠玑之事她不愿意面对,实在难受非常。

    她想留在巫师府中,不再回华医堂,可又不知如何开口。

    巫师此时淡笑了笑:“老夫这府邸大的很,喜欢就住下来吧!况且老夫这把年纪就怕冷清,你来了,反倒热闹。”

    羽筝欣喜,欲意起身行礼道谢。

    但却被巫师给拦了下来。

    :“丫头!有些事情,逃避是没有用的,处理了干净,将来才会轻松自在。”

    羽筝心中难过,竟偷偷的红了眼眶,今后之事谁也说不准,万一报仇之事出现变故,恐怕还会牵连他人,不如就此断绝,也好安心复仇。

    :“叔父所言有理,羽筝明白了。”

    :“去吧!去吧!处理好了让你牵绊的事,即刻搬倒府里来,老夫留着酒菜等你。”

    羽筝动容,眼下巫师的身份,何尝不是作为一位父亲在关心着她么!

    久违的父爱,让她再次体会,便不由得流下泪来。

    羽筝快速转身向府外跑去,赶紧拭去眼泪,生怕巫师瞧见了会担心。

    而华医堂是她以前最爱的地方,如今却成了她最惧怕的地方,在她踏入华医堂的那一刻,心绪便是愁怨的开始。

    药徒们还是那样热情,对待她就像对待亲人一样,但却全然不知她的难处。

    羽筝将心绪整理了一番,将所有感情通通藏进心底,清冷傲娇才是她的真性情,绝不被多愁善感而牵绊。

    果然!客厅中不止有弗如一人在等待,还有来此悔过的珠玑与沐玄若二人。

    :“阿筝,可总算等到你回来了。”

    弗如怕珠玑这个憨憨不会说话,便先开口慰问一句,以免场面过于尴尬。

    可珠玑才不会按常理出牌,上前一把将羽筝环抱住,言辞恳切道:“阿筝,此事是我之过,我向你道歉,对不起,你若不消气,便打我一顿好了。”

    羽筝只冷冷回了一句:“松开。”

    珠玑听她语气不对,赶紧松了手。

    随即取来寒月戟,往地上一扔,拍着胸脯说道:“阿筝,莫要做那小女儿家扭扭捏捏的模样,你我何不痛痛快快打一场,你赢了,我随你处置,若我输了,咱们就和好,如何?”

    弗如与沐玄若无奈扶额!这憨憨除了打打杀杀,还能干什么?况且此事能是打架处理的了的么?

    沐玄若赶紧将珠玑拽回了身旁,恭恭敬敬向她行礼说道:“羽筝,此事是我处理不当,应当由我来受惩处,只要你高兴不与珠玑计较,我便随你处置。”

    此时羽筝神情依旧冷漠不变!慢悠悠上了主位落座。

    她本是清冷的性子,今儿又搁了一肚子气,语气便也不似以往那般温和。

    :“处置!?倘若处置能解决问题,世上哪里还会有打打杀杀之事。”

    弗如瞧着她盛气凌人的态度,心中不快,如今的她,哪里还有,当初认识她时的姐妹情深模样。

    :“阿筝!身不由己之事,你该懂得!何苦为难自己为难旁人,莫让你我的姐妹之情就此断送,不值当,实在不值当”

    羽筝不语,冷漠的就像个冰块儿,只向沐玄若伸了伸手示意。

    但三人却皆不解?

    :“你要什么?我沐家必然为你取来。”

    羽筝依旧冷冷一笑!

    :“你沐家的,我半点也看不上,今日来,难道不是来取消你我婚约的么?”

    三人此刻明白过来,不疑有他,便赶紧将那纸婚约递给了她。

    一块小小的锦帕,白字黑字写的清清楚楚,还盖了两家的章印。

    可羽筝的心里犹如刀绞,说什么兄弟情义,什么结拜之交,什么生死之盟,全都是鬼话。

    如今退婚之事,他沐家长辈都不肯出面,何等的无情无义。

    妊家没了,就可如此践踏,他沐家连句道歉都没有,她心痛万分,更为当初妊家对沐家的救济感到不值。

    :“你我婚约就此作罢!”

    羽筝猛然将那纸婚书撕成了两半,从此不再有瓜葛。

    :“阿筝!实在抱歉,今后我珠玑发誓,再不会有任何事瞒着你,若有违誓言,愿太阳神让我不得好死。”

    羽筝望着珠玑那认真的模样只冷冷一哼!

    :“当初,我将这桩姐妹情看做比性命还重,如今,你与我便恩断义绝,你——走吧!”

    珠玑此刻也越发的火大,能低声下气求她原谅,已经是自己莫大的底线,那是丢了她大将军的面子来道歉的,她却如此冷漠决绝。

    便发泄似得的吼道:“丫头你够了哦!你这高高在上的样子做给谁看?倒不如来打一架,痛痛快快解决此事,何苦让人觉得你委屈。”

    此话不过是气话,但却真真的伤人,弗如与沐玄若二人拦都拦不住,十句话九句都不离打打杀杀,说出的话也没道理。

    羽筝脸色微变,神色略有不悦,淡淡的清冷中,却夹杂着几分无奈。

    只是这话刚刚说出口,才反应过来的珠玑便后悔了。

    珠玑急着想要为方才的失言解释时,却一把被沐玄若拦在了怀里。

    :“羽筝!此事是我沐家对不起你,今后有难,我沐玄若定然全力以赴,以性命来恕罪,今日多谢你成全,我与珠玑先告辞。”

    说完!便带着慌乱的珠玑匆匆离去。

    方才言语激动,说了重话伤了她的心,便也没脸留下来求她原谅,便只好随沐玄若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阿筝,此事也怪我,只是如今事已至此,你又何必再计较呢!”

    此时羽筝已经愤怒至极,原本以为闺蜜会站在自己这一边儿,没想到她也这般不讲道理。

    :“我羽筝回来几月有余,你们只当我是傻子一般瞒着,我不该计较吗?沐家退婚毫无诚意,长辈们缩着不出,连句歉意都没有,我不能计较吗?”

    此时的羽筝有些崩溃,红了眼眶,留下了眼泪。

    :“珠玑以我姐妹之情,衣冠冢下定情,让我颜面扫地,沐家冷漠绝情让我妊家丢了尊严,你帮助她二人将我蒙在鼓里,这是辱我对你的信任。”

    弗如心知自己过失,只是不想姐妹失和,才着急说了重话,其实并非她本意,再次想要解释之时!

    羽筝长袖一挥,与弗如刻意保持一丈远的距离,连眼神都不肯与她交流半分。

    :“你——未经他人苦,休劝他人善,今日你我在此,姐妹情谊一刀两断。”

    说罢!转身回了自己卧房,本想粗略收拾收拾行礼,可发现一切都是弗如亲自为她置办的,便不能带走。

    而此时弗如哪里还有理由劝她留下,只得站在一旁伤心难过。

    直到羽筝留下一锦盒,这本是巫师留给她的体己钱,便当是这几月的饭钱付给弗如吧!

    羽筝只冷漠的说道:“这些日子辛苦你的照顾,吃住的恩情当要还的,这些应该够垫付了吧!”

    说完!羽筝转身离去,头也不曾回,走的那样决绝,那样的傲娇。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