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擢秀芝兰畹

作者:敏敏予 | 奇幻修真

收藏

  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也正因如此,才成就了如今的大权臣的霸权,更是以溜须拍马雷霆手段得到了丛帝杜灵的赏识与盲目信任。。

    太仆府宽阔,则建筑威仪,阁楼相互交错而耸立,小庭巍然屹立小河中央,有天鹅三五只,走廊蜿蜒曲曲折折衍伸整个府邸。各种弥足珍贵树木高低有致,花草类别依府中格局合理有序种植而成,所到之处均见规则而干净整洁,由此可见是经常用心日常打理适当修剪过的。院子里探春最少,无一处也没探春的影子各种珍贵树木高低有致,花草类别依府中格局有序种植而成,所到之处均见规则而整洁,可见是常常用心打理修剪过的。。...

    少府府宽广,则建筑威严,阁楼交错而高耸,小庭屹立小河中央,有天鹅三五只,走廊蜿蜒曲折衍伸整个府邸。

    各种珍贵树木高低有致,花草类别依府中格局有序种植而成,所到之处均见规则而整洁,可见是常常用心打理修剪过的。

    院子里迎春最多,无一处没有迎春的影子,也正是花开时节,远远望去,犹如置身于花海之中。

    羽筝不由得抚了抚这黄灿灿,还带着丝丝清香的花朵。

    天气晴好,微风拂来,迎着花香,让人心旷神怡。

    此间路过的沅止,望着眼前这一幕。只觉得红衣胜血,美人婀娜摇曳,一片淡黄色光氲里,衬的羽筝的神采更加绚丽,便不由得看的有些发愣。

    他抚了抚自己的额头,还记得这丫头那日救他时,最爱在自己额间一弹指。

    春日里的微风,还带着丝丝凉意,迎面拂来,让此刻定目的沅止顿然缓过神来。

    故向身旁的心腹二楚问道:“她——怎会在我少府府中?”

    沅止等了许久,没见二楚回话,转头一瞧,好家伙,看美人都看呆了。

    沅止无奈,猛咳嗽一声!二楚此时反应过来,自知失态,竟有些不大好意思。

    :“少公爷有何吩咐?属下即刻去办。”

    :“这位——巫女怎的突然来了府中做客?”

    二楚此刻心绪十分高兴,赶紧回话道:“听闻是受君的指派,前来照顾老太太的病体,大约是要待到老太太身体康泰才会离府。”

    听罢!沅止不由得叹息一声!

    只觉得这下府中可得热闹了,估计每隔两天都会有一出戏可看咯!

    细想起来,彼时又不免为羽筝担心着。

    他府中这对婆媳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抵抗的了的。

    随即无奈摇了摇头,转身欲离开时,二楚赶紧提醒:“少公爷不打算与羽筝姑娘认识认识么?”

    沅止停下脚步,呵斥道:“半点没有规矩,应当尊她为巫女,以后可不能再胡言。”

    二楚赶紧应是一声!生怕自己的主子不高兴。随即了无生趣的跟着沅止后头,屁颠儿屁颠儿走了。

    晌午十分,老太太稍稍收拾一番,与语莺啼在厅中已等候多时。

    软花柔多番请示老太太问诊,起初推辞了好几次,今儿怎么样也推脱不掉,只好应允。

    只是席间沅止多少有些不自在,被语莺啼时时偷偷瞄,娇羞柔情的神色反倒让人觉得做作的过了头。

    沅止丝毫没有将她看在眼里,眼神也不敢停留在语莺啼身上,只望着门外动静。

    软花柔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别说沅止不喜欢这丫头,她也不喜欢,甚至她家老头都不喜欢。

    等了片刻,先来的是羽筝,照顾老太太是她的职责,须得时时陪在她身旁的。

    待到羽筝一一见了礼,软花柔则笑容满面的将之拉近自己身旁,并赐了坐。

    瞧了她这般双标作为,老太太不大高兴,语莺啼也一时失望无语。

    但她也清楚,自己是老太太的人,自然不受软花柔待见,但如若她成功入了沅家的门,老太太一走,再稍稍一表现,估计沅家还是会接纳她的。

    抱着这样侥幸盲目的心态,才能使自己思绪舒服许多。

    羽筝偷偷扫了老太太与语莺啼一眼,果然如仆子们所说,这老人家精神好的很,哪里有生病的样子。

    而一旁站着的语莺啼却满眼心思,一个劲儿的往沅止身上扫。

    她随着语莺啼的目光望去,巧的正对上沅止的目光。

    这是她第一次正经见到传说中的阎王将军,但却是沅止第四次见到羽筝。

    沅止双眸深邃,神情冷漠而又淡然,望着羽筝的神色却没有半点表情。

    此时此刻的羽筝却有些发愣,她记得这双眸子,当时忍不住多瞧了他几眼。

    两家有世仇,妊家被害他沅家可是嫌疑人,如若不是因善良,她宁愿错杀也不会放过的。

    思虑到此处,羽筝的眼神不由得犀利起来,一股杀气掠过,使得沅止好奇又莫名其妙。

    他与这姑娘哪里来的仇恨,竟让她以这种骇人的眼神盯着自己?

    此刻羽筝想起当日救他的情景,不免唏嘘不已!大白天的乔装打扮蒙面行事,必然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想到此处!心中不由得有些窃喜。

    得!这下有把柄在手,以后在少府府的日子恐怕还得仰仗他多方照顾,这会儿便完全不担心被府中人为难了。

    想着,自己居然揪着堂堂将军的小辫子打主意,不由得觉得好笑,脸上突然漏出一抹得意。

    沅止不经意间扫了她一眼,这丫头盯着自己的眼神,看起来是在打什么坏主意。

    他不由得眉头一挑!这丫头竟然不似别家姑娘,没有半点羞怯跟不好意思的吗?

    心中盼着府内,可千万别天天唱大戏呀!不然得烦死。

    厅里的人都各有自己的小九九,藏着小心思暗自思附着。

    正在客厅内最安静的时候,弗如这才匆匆赶来,身后跟着一位药童,恭敬欠礼。

    :“弗如来迟,还请少府大人莫怪。”

    沅如水如释重负般赶紧接话:“及时及时,很及时。”

    方才厅中空气弥漫着微妙,大气都不敢喘,索性弗如来的巧。

    软花柔白了他一眼,索性沅止的性格不似他这般!

    随即漏出一抹浅笑,说道:“还请弗如姑娘探诊。”

    弗如淡笑回应,随即瞧了一眼羽筝,二人的姊妹情没有以往那么亲厚,如今见一面都是冷淡。

    蜀都乃官宦之家,皇家门庭,天子脚下,作为儒医是穿梭于各个大富大贵人家之仕,少说一句多说一句都是生死存亡的险棋。

    能在蜀都混的风生水起还受人尊敬,可见弗如为人处世的本事。

    待她问诊完毕,语莺啼不由软花柔问话,自己则抢先问道:“姑娘安好!我家老太太身子如何?”

    弗如淡笑,他们的心思各个都写在脸上,得罪哪一方都没好果子吃!

    只好说道:“老太太身体虚弱,又有旧疾,加上路途劳累,病体也不能一时好全,我开副方子,先吃几日再说吧!”

    众人长舒一口气,只要不是什么大病,便是万幸。

    软花柔只淡笑附和了一句,心有疑虑,赶紧吩咐自己的心腹嬷嬷送弗如出府。

    走时还不忘偷偷给羽筝做了个手势,她明白,这是弗如在提醒告知她,老太太并没有病。

    行至大门外,嬷嬷问弗如。

    :“老太太身体究竟如何?姑娘不妨说个明白。”

    :“老太太精神状态,嬷嬷瞧着如何?”

    就这一句话,嬷嬷瞬间反应过来,还不好意思的拍手笑道:“是了是了,瞧我老糊涂的,姑娘慢走,改日我家夫人亲临登门恩谢!”

    :“您客气了!”

    弗如说完!赶紧拔腿就溜,方才府中每个人的眼神都能喷出火来,装的大门大户的样,其实各个都不好对付。

    想到此处,不由得担心羽筝而暗自嘀咕起来:“阿筝,望你平安顺遂。”

    此刻嬷嬷悄悄向软花柔附耳说了些什么,心中明了。

    便笑说道:“幸而老太太身体没有大碍,需得静养便好。莺啼,还愣着做什么?赶紧扶老太太回房休息去。”

    此话一出,老太太不悦,只是明面儿不想先得罪软花柔。

    随即也笑说道:“不必了,我自己可以走动,莺啼,你将来是要入沅家的门的,你且留下伺候少公爷吧!”

    沅止心中莫名打了个寒颤,神色虽没有变化,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赶紧说道:“祖母身体要紧,孙儿不需要人伺候,府中也不缺仆子使,就让表妹照顾在您身侧吧!”

    夫妇二人也是同心,赶紧附和着推辞。

    怎奈老太太执意,非得将语莺啼往沅止身旁推去。

    :“这丫头勤快,伺候你,祖母放心,况且祖母身边儿也不缺仆子使,难不成你嫌弃祖母身边儿的人是否?”

    沅止赶紧再次退后一步,与语莺啼保持兄妹之间该有的距离。

    沅止正想着如何拒绝之时,软花柔赶紧上前,将语莺啼“推”回了老太太身边儿。

    :“您老就是太操心儿孙们,所以身体才累垮的,这丫头既然迟早要进沅家门,也不急在这一时。”

    羽筝正瞧着他们推来推去的演戏,觉得十分有趣,看戏似得乐在其中。

    谁知别人的笑话没看完,自己却被软花柔推给了沅止身旁,还别说,挺般配的,有那么一抹夫妻像。

    :“有巫女在,她能伺候好您孙子,毕竟是君指派的人,做事必然周到。”

    瞧瞧沅止这双标的,语莺啼他刻意保持距离,偏偏羽筝险些被推入自己怀中还不闪躲,反而还有往上凑的意味。

    二人相视一望,竟都有些不自在的尴尬。

    羽筝有些慌,刚要挪动身躯,想要找借口溜时。

    老太太突然伸手将羽筝拉了过去,将语莺啼又推给了沅止身旁。

    索性沅止躲得快,不然还真得要抱上了。

    老太太赶紧说道:“巫女是君指派来照顾老身的,怎能拂了君王的心意,这是违旨,是大罪。”

    二楚在一旁看着自己家主子窘困,不但不帮,还在一旁傻乐。

    谁能想到他家主子六年未遇桃花,这一回来就是俩,恐怕喜糖都能包双份儿,想到吃,就更高兴了。

    沅止不停给二楚示意,半天没动静之下,一个眼神扫去,二楚一瞧,顿时反应过来,赶紧上前解救。

    :“老太太,公爷,夫人,方才政殿上的仆子传话来,说君有要紧事请咱们少公爷前去回话。”

    软花柔赶紧附和:“去吧去吧,政事要紧。”

    沅止得令,赶紧溜出房门,此刻才轻松的大呼一口气!

    二楚再次迎上沅止那要吃人的眼神,突然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啥?感觉自己很无辜啊!

    只见他怂的低着头,嘀咕道:“少公爷您生在福中不知福,属下连半个女人都没有,多可怜!”

    沅止冷眸再次扫了他一眼,冷笑道:“你就跟那国相身边儿的清二白一样,是个憨傻贪吃的。”

    二楚不高兴,却又不敢回怼,毕竟自家主子说的很有道理,只得乖乖的跟上步伐往政殿而去。

    此时伺候在玺润身边儿的清二白,狠狠的打了两个喷嚏,不经嘀咕着:“谁在骂我?真烦人。”

    说来也是怪,蜀国两位厉害人物,偏偏找的心腹都是一样的心性。

    :“春日的风,也是冷的刺骨,多加件衣裳,免得伤寒了。”

    玺润从不亏待身边儿人,对待清二白也是真的关心。

    他却习以为常,一面为其研磨一面恩谢着他的关怀。

    此时玺润想起一事,吩咐道:“今儿巴国送来了几样稀罕物件,你将之送去华医堂,羽筝一定会喜欢。”

    :“禀主子,羽筝姑娘如今已不在华医堂,而是少府府。”

    :“什么?她去沅家做什么?”

    玺润神色复杂,思量许久才恍然大悟。

    :“我倒忘了,她是妊家女儿,自然为着复仇而去。”

    说完!脸上依旧挂着一抹笑容,方才的担心慌张突然消失。

    清二白瞧着自家主子并不是真的很在乎羽筝,心中高兴非常,忍不住附和道:“恭喜主子,计划顺利进行,不日便会有好消息。”

    此刻玺润脸色一顿,明明是好事,应该高兴,可为何心里会有一丝隐隐作痛?

    只见他猛然扔了手中的笔,再也没有心情作画提诗的兴趣。

    清二白不解,也不敢问,赶紧收拾起脏乱的桌案。

    可最底层的锦帕分明写着“羽筝”两个大字。

    是那样的显眼,那样的用心,难不成自己家主子真的会对羽筝动心吗?

    望着玺润站在窗口的背影,身姿依旧挺拔,但却莫名的感觉出,他此刻多了一丝惆怅。

    正在主仆二人出神时,护卫匆匆前来禀报事宜。

    今儿也奇怪的很,沅止前往政殿不过半刻钟,珠玑后脚也去了政殿。

    玺润神色稍有不悦,只吩咐了护卫前去提醒细作们,好生盯着二人的一举一动。有何不妥,即刻禀报便可。

    :“本相瞧着珠玑憨直蠢笨,才给了她大将军一职,今儿看来,是本相小瞧她了,居然与沅止越走越近。”

    :“既然如今珠家不好把控了,不如除了痛快。”

    玺润瞧了一眼窗外的天色,捂了捂一旁放置的古筝,心中盘算片刻!

    :“如今珠家动不得,正是得势的时候,容易功高盖主,加之沐家曾与妊家有过牵连,要动,也要连根拔起。”

    :“属下是怕珠玑影响您的计划,如若心慈手软,将恐失良机。”

    玺润邪魅笑了笑,心中已有主意,从来自信的他,却不信谁能逃的出他的手掌心。

    此时国相府中琴音再起,看似宁静的蜀都,已是暗流涌动的开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