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我们拥有同一个世界

作者:流照君. | 架空历史

收藏

  时空轮换,光暗相互交织。同一个空间的相同的同一个角落成了同一个地点。依兰河畔。你的陪伴将替代言情,波澜将替代波澜不惊。赵蕴白和徐尽的再次相遇,是你我不断成长的缩影。在现代中学生和中国古代书生一起击破中世纪欧洲的雾霾。而希望能却又在来临时消失了看不见。………………………………………。

    的话哀伤有颜色,那肯定是白色。是云朵像的白色。的话梦想有颜色,那肯定是无色透明。是小泡泡像的无色透明。的话远方有颜色,那肯定是黑色。是最极致的黑色。那一年的涂夜子如是写到。………………………………“小友,小友。”赵蕴白听到徐尽在喊。你让一个人怎么接如果梦想有颜色,那一定是无色。是泡泡一样的无色。。...

    如果悲伤有颜色,那一定是白色。是云朵一样的白色。

    如果梦想有颜色,那一定是无色。是泡泡一样的无色。

    如果远方有颜色,那一定是黑色。是最极致的黑色。

    那年的涂夜子如是写道。

    ………………………………

    “小友,小友。”赵蕴白听见徐尽在喊。

    你让一个人怎么接受,接受自己最重要最好的朋友是这样--一个漂渺的鬼魂。为什么在徐州公园要对她问一声好,为什么他偏偏在徐州大桥上。为什么他又把她拉入他的深渊。

    她没有理他,她在也不会理他了。她突然觉得那个替他拼命澄清,看见了录像也不承认,还跑来质问的自己蠢透了。

    徐尽在楼下等着,他感受不到悲伤。他只感到惶恐和无助的深渊。他明白:如果失去了她,那么他将孤独的再度过一生,他无法忍受孤独。他无法想象出孤独--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排斥着他。小友,是这个世界留给他的唯一温柔。

    徐尽就在那里。他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那扇窗。

    但是很快,注视着那扇窗的便不止一人。

    明致辰来到了这里,他看着那扇窗久久不言语。他就想这样看着她,他清楚那不是什么行为艺术,不是什么开玩笑,不是什么神经病发作。她一定遇到什么,遇到了能让她放下一切快乐的笑的什么。他太了解她了。

    明致辰无法面对心中的那份情感--但他知道:他喜欢她。喜欢她的一切,无论忧伤与欢乐。因为是她,所以他喜欢。不问因果。

    那扇窗内,赵蕴白从床下摸出纸来。连画了三个笑脸,写下了一目短诗。

    如果希望就在那里

    那么我就在相反的方向

    如果我找到了一束光

    它必然指向死亡的方向

    然后睡觉,许下一个永不醒的愿望。或许那时知道了他是个鬼--她会很兴奋。

    ……………

    赵蕴白真得没有再理会徐尽。她又回到了学校住校,常年戴着奶奶留下的那个翡翠玉镯。好像忘记一切,没有留言。

    徐尽胆子大了些,常常在赵蕴白教室门外等待,他每次见到赵蕴白出来,都渴望有道一声早安,但次次的擦肩而过,都化为了无言。

    莫非连小友也忘了自己。徐尽拼命地去抓住一些东西,但终究一切都远去。他的双手又一次的径直穿过赵蕴白的短发。他的所做所为已经无法引起她的再一次共鸣。

    “你好点了吗?”明致辰把鸡腿递给赵蕴白。对于那件事赵蕴白说是做着好玩的。但为什么又是如此颓废。如果那样能让她高兴,那么他希望她一直这样。

    “你最近怪怪的,又被你妈骂了。”

    “没有,我担心你。”

    “担心我心情不好,把你吃了。”

    明致辰看着赵蕴白吃鸡腿。他居然觉得刚刚好。

    ………………

    徐尽已经很少说话了,他总是默默的跟在赵蕴白身后面,静静地看着她。没有人同他说话,不如就不说话了。

    赵蕴白的心情不好了,明致辰的鸡腿没有起到太明显的作用。

    操场上,赵蕴白正弯腰喝水,一支标枪猛向赵蕴白飞来。

    “三米。”

    “二米。”

    “一米。”

    “小心……”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