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药王宗身在鬼方的境山之腹地。境山山脉巍峨连绵,数十座高峰参差不齐围境湖立于。门主丰让自诩一峰,七个徒弟,每个徒弟选一座山峰而居,是为山主。八座山峰按八卦为命名。分别为1为乾峰、坤峰、震峰、巽峰、离峰、坎峰、艮峰、兑峰。丰让居住镜乾峰。大弟子丰滔滔境山山脉巍峨连绵,数十座高峰参差不齐围境湖而立。。...

    药王宗身处鬼方的境山之腹地。

    境山山脉巍峨连绵,数十座高峰参差不齐围境湖而立。

    宗主丰让自居一峰,七个徒弟,每个徒弟选一座山峰而居,是为山主。

    八座山峰按八卦命名。

    分别为乾峰、坤峰、震峰、巽峰、离峰、坎峰、艮峰、兑峰。

    丰让住在镜乾峰。

    大弟子丰滔滔居坤峰。

    二弟子成乙居震峰。

    三弟子花天下居巽峰。

    四弟子苏安居离峰。

    五弟子玉若仙居坎峰。自出嫁后,此峰便空着。

    六弟子尤不同居艮峰。

    七弟子燕青梅居兑峰。

    此时,成乙、少棠、谢迎刃三人抖着腿坐在马车上,直奔坤峰。

    谢迎刃一边揉着腿肚子,一边替少棠担忧:“过会儿见到大师伯,你可千万不要提自居一院的事。小心惹火上身。”

    少棠知他是好意,点头称是。

    想了想忙补上一句:“若有何不妥,你和师叔可要护我。”

    马车停在一片院落前。

    少棠搀扶着谢迎刃下车,成乙极力绷直腿站到了坤苑前。

    早有机灵的小童开了院门,候在两侧,白墙外爬满了盛放的红色蔷薇,映的小童面颊粉红。

    少棠看到影壁后有个比自己年长的少年走出来,一身青衣,眉眼清秀,神态郑重。

    谢迎刃抢先走过去打招呼:“满师兄,今天没去山上打水?”他去京都之前,满师兄做错事惹丰大师伯生气,被罚每天去山上打泉水下来浇田。不知他的惩罚有没有停止,便关心的问了一句。

    满悔脸色一窘,心里虽不喜,瞬间又换上了笑颜:“谢师弟说笑了。”转而向成乙行礼:“二师叔,师父久候多时。吩咐冉师弟留下,您可回去歇息了。”

    成乙像做完好事等着长辈夸奖的孩子,突然被告知长辈没空表扬你,你自个玩去吧......顿时黑了脸。

    就知道会这样。

    拂袖便走。

    谢迎刃看看拒人千里的满悔,又看看爬上马车准备驾车离开的师父,突然扯开嗓子及时自救:“师父,等等我。”

    他可不敢留下来。

    谢迎刃留下一句“师弟多保重”,匆匆爬到车前挤在师父身边,生怕被扔下。

    冉少棠也想唤一句“师叔救我”,又觉得可能会适得其反,被马上要见面的师父嫌弃,只好强自忍下。

    目送着马车扬长而去,少棠顿觉自己像个被遗弃的孤儿。茫茫天地间,只余她一人踽踽独行。

    师父到底何方神圣?怎么提起来就讳莫如深。

    她的愁苦太过专注,以至于满悔师兄叫了好两遍,她才听到。

    “师兄,你说什么?”

    自打满悔从坤苑里走出来,他的目光始终未与少棠相触,一直在回避看她。

    少棠敏感察觉这人并不欢迎自己的到来。

    满悔依旧保持着云淡风清的神态,目光低垂着,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师父让你进去。”那口气仿佛在问:你敢不敢?

    进去就进去。

    谁怕谁?

    少棠一撩袍角,抬腿迈进坤苑高高的门槛。

    却不成想她爬台阶的双腿还时不时抽着筋,腿一软差点就来个狗啃泥。幸好两侧小童机灵,及时搀扶住她。

    为了感谢二人帮自己挽回面子,忙掏向怀里想拿两个荷包出来塞个见面礼。

    掏了半天才想起来身上带的荷包用完了,剩下的在包裹里。

    而包裹在马车上......

    惨了,给师父的礼物也在马车上。

    没有见面礼,会不会被刁难?

    她顿时没了底气。

    就这样搀扶着穿过两个月亮门,沿着廊道拐了三个弯,终于连扶带架跨进一扇门内。

    屋外与屋内光线有差异,等她从忘拿包裹的懊恼中醒过神时,才发觉身处昏暗的房间,耳畔传来叮叮当当,十分悦耳的环佩之声。

    随之,屋内飘进一种女子身上才有的香气。

    她抬头瞧见光亮处袅袅娜娜走来一位女子,虽看不清相貌,直觉却是个美人。

    难道,是师母?

    她心下暗暗叫好。自己最知女人心思,哄好师母也是个不被师父折磨的好办法。

    她向美人身后瞧去,并无他人。

    见师父要过五关斩六将?

    美人渐渐走近,少棠目光聚焦在美人脸上,突然大惊失色,颤声喊出了口:“阿---母。”

    美人蹙眉,对她招手,唤她过去。

    少棠心下恍然。阿母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与阿父吵架?还是府里出了什么事?

    她心下着急三两步走过去,走得近了才瞧清楚,眼前的美人像阿母又不是阿母。

    美人的眼珠是褐色的。阿母的眼珠是黑色的。

    除此之外,两人五官一模一样。

    “你是谁?”少棠心中虽有答案,却还是想证实一下。

    美人把她拉到身边,上下打量着他,摸摸她的头,又用拇指轻轻摩挲着她眼下胎记,动作轻柔,却始终不发一言。

    少棠余光在屋里扫视了一圈,满悔和那两个小童早就不见踪影。沉默的空气中,只听到廊下风吹风铃的声音。

    少棠在看到美人样貌时,便猜出她与自己是血亲。不是阿母的妹妹就是姐姐。

    难道,她嫁给了师父?

    少棠满肚子疑问,却不知该怎么开口。

    这里怪的很,这位亲戚也怪得很。

    “您不会---就是我师父?”她还是没忍住。

    美人姨母终于有了表情,她点点头笑了。

    少棠却笑不出来,总觉得这事透着古怪。

    阿母为什么不告诉自己,给她找的师父是自己的姐妹?

    不待她多想,美人姨母突然用手比划起来。

    少棠如遭雷劈,身体一个激灵,专注的盯着美人姨母的每个手势,心里却清清楚楚的知道她在问:你阿母可好?有没有提起过我?

    在看懂了美人姨母的手势之后,冉少棠心里曾经困扰自己很久的疑惑,此时豁然解开。

    她定了定神,也耐心的用手势回复着美人姨母。

    ---阿母说她很想你。

    虽然这句是她编来骗姨母的。但她觉得这句话就是阿母想要说的。不然,她不会出现在这里。

    这一刻,少棠终于明白,为什么从小阿母就教她用手势交流。

    有时候,只有阿母与自己两人相处时,阿母常常不说话,只用手势。

    她曾经问过阿母为什么要学这个?

    阿母说,技多不压身,日后会用到。

    原来,阿母说的日后,就是此刻。

    阿母除了坑她,还是为她筹谋了不少事?

    美人姨母看到少棠会用手语,欣慰的露出甜美的笑容。

    若仙是念着自己的,她把手语传给孩子就证明已经原谅自己。

    可是,她要怎样待这个以男孩身份活着的小姑娘呢?

    她慢慢比划着:跪下,拜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