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半夜里里,少棠从睡梦中从梦中惊醒,听见有风了。廊下的那几串风铃,夜风拂过,叮叮当当闹的人心烦意乱。但是像的噩梦。但是那把冰冷的凶器。难以彻底摆脱的梦境。她起码再等三年,才能直到周饶国的国师退隐。那时,她就十六岁了,距离冉韶裳嫁人除了半年。为了复仇,她等的廊下的那几串风铃,夜风拂过,叮叮当当闹的人心烦。。...

    半夜里,少棠从睡梦中惊醒,听到起风了。

    廊下的那几串风铃,夜风拂过,叮叮当当闹的人心烦。

    还是一样的噩梦。

    还是那把冰冷的凶器。

    无法摆脱的梦境。

    她至少再等五年,才能等到周饶国的国师出山。

    那时,她就十五岁了,距离冉韶裳出嫁还有两年。

    为了复仇,她等的起。

    少棠坐起身,望着映在窗棂上摇晃不止的树影,怔怔出神。

    原来,姨母就是师父,师父就是阿母的姐姐。

    可是,阿母为什么从来不曾提过?

    师叔口风也紧得很。

    还有,阿母姓玉,为什么姨母姓丰?

    这么多为什么,是她前世并不知情的。

    可以说,是第一世的冉韶裳并不知情的。

    也许,第一世的冉少棠知道这一切。

    可惜,现在的他只有冉韶裳的记忆,偏偏以冉少棠的身份活着。

    既然不知,就问吧。

    她再也睡不着,干脆到桌案前铺纸磨墨写信。

    这一写,便是三封。

    第一封自然写给母亲,除了报平安就是把满脑子的疑问打包寄回去,寻求答案。

    最后,她要收笔时,想了想又在信尾加了一句:阿母与姨母可有旧怨?若有务必告之,勿坑孩儿。切记切记。

    第二封信写给父亲,除了报平安就是要钱。字里行间全是描述药王宗的穷苦。信尾又问了一句:阿父让镖局押过来的几辆镖车何时才到?务必催之,救急救急。

    第三封信写给冉韶裳,第一世的自己,这一世的小妹。

    这一封她下笔颇为慎重。报平安是次要的,关键是要提醒她,千万不要上了沈惟庸那个混蛋的当。那个小白脸狼心狗肺不是好东西。

    第一世,兄长到药王宗后,给自己写过一封信,信中提到他在路上遇到一个叫沈惟庸的翩翩公子公子,两人志趣相投,相谈甚欢。毫不吝啬赞美之词,在信中对沈惟庸颇加赞赏。

    读了信的自己,从那时便在心里埋下一颗种子,想要见见能让兄长欣赏的人是何种风姿?

    这便是她悲剧的导火索。

    后来,沈家打着沈老夫人寿辰的幌子设宴,邀请京都内的勋贵之家携家眷赴宴,盛妆的自己跟着阿母同去。从宴上匆匆瞧了沈惟庸一眼,从此一颗真心错付......

    这一世,她要在小妹心里埋另一颗种子。日后与那混蛋相遇,便会躲着走,再不会重蹈覆辙。

    信的末尾,她这样写道:我观他面相,察其身有顽疾,日后必定是个秃头。

    不信你且瞧着。

    写完信,黎明将至。

    冉少棠伸了个懒腰,推开窗。

    清晨的空气里浮动着草木与露水相浸的清香。她深吸几口气,又把窗关上。

    以前在家时,她习惯早起练功。而现在虽自己住一个小院,但墙那边就是满师兄,另一边是伺候的小童们,她动静大了,容易扰人清梦。

    何况她的“寒月剑”还在镖车的箱子里封着。

    闲来无事,她破天荒睡了个回笼觉。

    再次睁开眼,竟是日上中天。

    少棠急慌慌洗漱干净,换上一身昨夜小童送来的崭新衣袍,一路小跑去给姨母师父请安。

    到了门口,却被师兄满悔拦下。

    彼此客气地问过安,少棠一边挽着过长的袖口,一边听满悔传话:“师父身体不适,要休息。吩咐我带你熟悉下坤苑。”

    “昨天不是转了一遍?人也认识的七七八八,还要去哪?”

    少棠实在不想看师兄这张对她爱答不理的脸。眼下又没有能令人开心的银锞子可以送。

    寻思着尽快找谢迎刃拿回包裹,顺便把信给送出去。

    便紧跟着又问了一句:“师兄,二师叔住的地方在哪?我想去给他请个安。”

    满悔看着眼前比自己矮两个头的男童,心中滋味难辨。

    他从半年前就知道师父要收新徒。

    师父为了这个新徒弟,每天指挥他忙个不停。

    一会儿派去七师叔那选布裁衣给新徒弟备着,一会儿又派他去山外镇上学做高兮菜,怕新徒弟吃不惯这里的饭菜受了委屈。

    就因他在布置新师弟的居室时,工期晚了三天,便被罚去山上挑泉水下来浇菜园。

    菜园里的菜也都是为新师弟种的。

    他被罚这件事本来只有坤峰的人知晓,哪知他在雨天挑水不小心滑到山涧,差点没命。

    全宗门的人都出来找他,这事再也瞒不住,变成全宗门皆知,背地里大家都议论满悔失宠。

    坤峰的山主丰滔滔,在宗门里的排位第一,只收了一个弟子,便是满悔。

    平日里对他虽严苛,却从来不收其他弟子。哪怕有人不怕被折磨,跑来毛遂自荐,丰滔滔都不肯收其他人为徒。

    师兄弟们虽然有时在背后编排满悔如何受师父压迫、虐待,但内心里还是非常羡慕他的。

    毕竟坤峰除了丰师伯就是满悔说了算。

    那些做粗活的小童都要听他吩咐行事。

    而且,一年里,有大半年时间丰滔滔都病着,不理事。暗地里师兄弟们都明白,满悔的生活才是他们向往的生活。

    然而,当丰师伯要收新徒的消息传遍宗门时,大家再看满悔就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在里面了。

    等满悔因新师弟受罚后,大家看他的眼神里又掺杂了一份同情。

    满悔当然都感受的到这些目光里的深意,所以,面对冉少棠的到来,他不知是怨还是忧。

    冉少棠哪里知道这些背后的事,她只觉得姨母师父性情古怪,昨天见面还亲热的像见了亲生儿子一样,今天就找个理由避而不见了。

    而师兄对自己不咸不淡,也是一副不好相处的样子。

    相比起来,这个满悔比谢迎刃差远了。

    她不想待在坤峰,即便师父是亲戚,她也想要换个师父。

    不如,就换二师叔好了。二师叔最好骗。

    这事等师祖回来就办。

    她打定主意,心里立即敞亮起来。

    仰头去看满悔。

    满悔瞧着脸上神情变了几变的师弟,沉默了一瞬,往廊下走去,边走边告诉少棠:“师父让我带你去个地方,等回来后你再去找师叔也不迟。”

    “什么地方?”反正换师父这事急也急不来。

    “吃过饭带你去。”

    少棠摸摸肚子,被师兄这么一说,她还真有点饿了。

    她乖乖地跟去饭厅。

    震峰。

    谢迎刃一大早就被师兄弟们围起来问东问西。

    这次他运气好,抓阄胜出,有机会跟着师父外出长见识,留下来的师兄弟们除了嫉妒他的狗屎运,就盼着他回来给大家说说外面的世界。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