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茂林深篁处,翠鸟声声啼。谢迎刃站在竹屋外面大声地喊了一句“少棠”,没人答应下去,叫第二声时,身后突然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他吓了一跳,想跑,冉少棠手疾眼快把握住他挎在肩上的包袱,乘势拽了下去,反背在自己肩上。谢迎刃回过头瞅见冉少棠嘴里叼着根鼠尾草,冲谢迎刃站在竹屋外面大声喊了一句“少棠”,没人答应,叫第二声时,身后突然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茂林深篁处,翠鸟声声啼。

    谢迎刃站在竹屋外面大声喊了一句“少棠”,没人答应,叫第二声时,身后突然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他吓了一跳,想跑,冉少棠眼急手快抓住他挎在肩上的包袱,趁势拽了下来,反背在自己肩上。

    谢迎刃回头瞧见冉少棠嘴里叼着根鼠尾草,冲着自己笑,左边脸颊上的梨涡煞是好看。他这才松了口气。

    “你是不是让你师父安排住这里了?”他关切地问。

    “是啊。大师兄送我上来的。”少棠无所谓的捡起脚下的小石子,朝竹林深处扔去,立即惊起一片飞鸟。

    “昨晚说好住坤苑的一个小院子里,今天就变卦,给我塞这儿来了。”

    谢迎刃跑进去四下转了转,三间正屋空空如也,只在卧房里摆了一张竹床,一张书桌,简陋至极。

    要是下雨说不定里面就变成了水帘洞。

    “这里能住人?”

    “收拾一下,这里就是皇家别苑。”冉少棠满不在乎。条件虽然简陋了点,却很清静,无人打扰。

    谢迎刃一脸愁苦:“怎么收拾?”

    “等我的行李箱笼到境山,你就知道了。”她神秘的笑了笑,箱笼里可都是宝贝。

    谢迎刃担忧的坐在台阶上,叹了口气:“大师伯一定不喜欢你。”

    一语惊醒梦中人。冉少棠刚才只顾熟悉周围环境,却忘记了最重要的事。她“噗”的吐掉鼠尾草皱眉问谢迎刃:“谢师兄,你在京都见过我阿母后有没有什么......想法?”

    “想法?什么想法?你胡说什么?”谢迎刃蹭的站了起来。他比冉少棠大两岁,已经比她高出一个头。又加之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里一片慌乱。

    他自小没有见过母亲是什么模样,初见到五师叔时,是他第一次遇到这么温柔优雅的女性长辈,当时就有种想要亲近的感觉。

    他特别想跟少棠一样,也能唤她一声阿母。可惜,自己不是她的孩子。

    谢迎刃以为自己的心思被少棠看穿,他慌忙解释:“我对五师叔只有恭敬之意。”

    少棠知他误会了,暗笑自己问的太过拐弯抹角,忙又点拨了一句:“师兄,我的意思是说,你看到我阿母就没有觉得和我师父长得很像?”

    谢迎刃恍然大悟:“原来你是问这个?”那他大可踏下心来回答。

    师弟已经见过大师伯,他也没必要再隐瞒什么。

    “五师叔和大师伯是孪生子,当然长得像。不过,我觉得大师伯太凶了。没有五师叔好看。”

    他说的轻描淡写,少棠却听的如遭雷劈。

    她猛然抬头,眼神凶猛的想要吃人。

    “你知道她们两个是亲姐妹为什么不告诉我?瞒着我是什么意思?”

    谢迎刃浑然不觉少棠内心的震动,嘿嘿一笑挠头道:“师父不让说。”

    少棠就知道谢迎刃是个师父控,听到这样的回答,她都找不到发脾气的动力。

    她的气势颓下来,垂头塌肩喃喃道:“二师叔不让你说,你可以跟我保密。可是你为什么要不断强调我师父她很凶?还不断暗示我要是被师父欺负,可以去找师叔和你。她可是我亲姨母。”

    其实昨晚师父的态度还是挺像有血缘关系的近亲属,并不凶。

    谢迎刃这次几乎瞪大了眼睛,像看个可怜虫一样看着冉少棠。

    “师弟,大师伯与五师叔有仇,人尽皆知。她不对你凶,难道还会对你好?你看看你现在住的地方就知道了?”他指指身后那几间竹屋,眼里全是证据就在眼前的笃定。

    “有仇?”冉少棠瞪着大眼睛看谢迎刃,脑袋里不时有个声音在叫,完了完了。完了。

    她就知道,阿母又坑她。

    少棠忍不住想要捶胸顿足。

    难怪阿母一直不肯多说药王宗的事;

    难怪她从来不提自己要来跟谁学艺;

    难怪阿母一直对她师父是谁守口如瓶。

    原来阿母早就打算把她送给仇人当靶子。

    昨天心里还有的那点感激之情,此刻荡然无存。

    “师兄,你可知道我阿母跟我师父有何仇怨?毕竟是亲姐妹,不会仇深似海,不共戴天吧?”她还想寻最后一点希望。

    谢迎刃摇头:“这个具体情况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师父说五师叔与大师伯过结很深。让我千万不要告诉你。还逼我发誓。”

    “所以她们两个虽然是孪生子,却一个姓丰一个姓玉?”少棠追问心中不明。

    谢迎刃觉得师弟好像也没有这么笨。

    拍拍他的头,回想过去:“听师父说,是因为大师伯不允许五师叔姓丰。五师叔就改姓玉了。”

    噢!

    这就是答案。

    少棠胸膛内燃烧起熊熊烈火。

    她算是明白了。

    阿母是怕她知道事情真相后,死活都不来境山。所以,干脆合起伙来诓骗她。

    好,那就别怪她孙悟空大闹天宫,无法无天了。

    想到这儿,她慢慢逼自己冷静下来,脑袋里列出几条重要事项后,冲谢迎刃眨眨眼:“师兄,怎么才能出山?”

    谢迎刃挠挠头:“出山?宗门弟子没有师祖的出山令牌是不能擅自离开境山的。除非......”

    “除非什么?”少棠就知道实诚孩子谢迎刃,一定能给她答案。

    谢迎刃犹豫了。

    要不要告诉他跟着师父可以随便出入境山呢?

    师父这项神秘的任务好像在境山里并不是秘密。

    少棠敏锐察觉到谢迎刃的疑虑,果断从包裹里掏出一个荷包塞进谢迎刃怀里。

    在谢迎刃愣神的时刻,又塞了第二个。

    “师弟。你给我这些干什么?”谢迎刃涨红了脸。他要银子没用。再说,师弟这是想要收买他?

    这孩子也太傻了。

    只要他多等一下,自己就会把出山的方法告诉他。

    哎,师弟真败家。

    第二世,少棠的身份很不幸,是个末世孤儿。

    为了生存,她想尽一切办法努力活着。

    而在末世最好的生存手段就是钱与技能。

    她已经习惯用钱解决一切困难。

    可是,她好像忘记了与钱比起来,谢迎刃更喜欢吃的。

    “师兄,凤梨酥好吃吗?”她第一次遇到钱买不通的人。

    不过,在末世里她学会了能屈能伸。过刚易折的道理给过她血的教训。面对不爱钱的谢迎刃,她改弦易辙,掏出包袱里唯一剩下的零食点心。

    “记得你爱吃,特意给你留的。”

    谢迎刃看着压的有些变形的油纸包,想了想,宽厚的笑着接过凤梨酥:“我师父可以带你出山。”

    少棠也笑了笑,露出好看的梨涡:“走,找师叔去。”

    片刻后,少棠带着谢迎刃在一条无人涉足的小径上披荆斩棘。

    这是冉少棠在满悔离开后,挖空心思探索出来的新路。

    虽然不好走,但能巧妙避开坤苑,从另一个方向下山,神不知鬼不觉。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