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有的路实则好走,尽头却饱含危险。有的路实则坚辛,走一直这样才知是捷径。谢迎刃望着在前面领路的师弟,会觉得他小小年纪时时处处都要自己准备,既令人敬佩又让人心痛。瞅瞅他的处境,不仅被母亲骗,还得被师父欺,师兄和小童也要来被排挤他......日子过的惨不忍睹有的路看似艰辛,走下去才知是捷径。。...

    有的路看似好走,尽头却充满危险。

    有的路看似艰辛,走下去才知是捷径。

    谢迎刃看着在前面带路的师弟,觉得他小小年纪处处都要自己打算,既令人佩服又让人心疼。

    瞧瞧他的处境,不但被母亲骗,还要被师父欺,师兄和小童也要来排挤他......日子过的惨不忍睹。

    谢迎刃心中不忍,劝道:“要不你来我们震峰,以后我罩着你。”

    少棠背着包袱低头找路,听到谢迎刃那句“我罩着你”,心里莫明涌进一丝暖流。脚步顿了下,轻轻“嗯”一声,算是答应。

    心里却盘算着事情的可行性。

    跟着二师叔混总比跟着一个与阿母有仇的女人强。

    不过,最终决策者多半还是师祖。

    她决定先去试试二师叔的态度再说。

    震峰辰星堂。

    成乙摊在庭院的竹摇椅里,双腿搭在矮凳上,一手摇扇一手端个茶壶,时不时对着壶嘴嘬上一口。

    逍遥又自在。

    瞧见少棠跟在小徒弟身后走进来,还背着包袱,立即警惕的眯起眼睛。

    “你怎么过来了?你师父知道吗?”

    少棠叫了声师叔,站到成乙跟前,不回答他,反问道:“我师父是谁?”一双杏眼灼灼如火盯着他看。

    成乙心虚,却也不想接招,闭上眼任其随便看,反正也不会少块肉。

    谢迎刃没有他师父的那个耐性,也没有少棠的沉稳,不想耗下去,试探着刚叫了声师父,被冉少棠及时拉住。

    她一个眼神制止他再说下去。

    要问也是她自己来问。

    “师叔能告诉我,你和阿母为何要瞒我?”

    “瞒你什么?”成乙索性不接招,闭着眼睛跟少棠耍无赖。

    少棠心中气恼,却也不能发作,只好循循善诱:“师叔,我阿母与师父有何仇怨?她这样把我送到仇人手中,有没有想过后果?”

    “后果?”成乙睁开眼,正好与少棠目光相对。

    说心里话,他也觉得师妹不应该这么做,把孩子交到谁手中,都比交到师姐手中强。

    可师妹却说只有交到丰滔滔手里,孩子才会安然无恙的在药王宗生活下去。

    想想也是这个道理,跟着丰滔滔顶多受点苦而已。

    若是跟了别人,以丰滔滔的脾气能把少棠折腾的不想在宗门里待下去,另谋生路。

    “后果不后果的,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大人之间的事你别掺合。你阿母会告诉你。一句两句跟你说不清。你现在赶紧回去,别让你师父着急。”

    冉少棠现在就是块烫手山芋,他恨不得立即扔给丰滔滔。要是师父在,扔给他老人家才是上上选。

    冉少棠就知从他这儿也问不出个四五六来,干脆脖子一梗吓唬道:“我不回去,我要留在这儿。”

    “留在这儿干吗?”成乙汗毛直立,坐了起来。

    “我要换师父。以后拜师叔为师。”

    谢迎刃在一边拍手叫好。

    对于冉少棠的请求,成乙的态度很坚决,眼都没眨一下就给回绝了。

    “胡闹。”成乙从摇椅上跳下来,像被人捅了后腰。还不忘狠狠瞪小徒弟一眼。

    少棠毫不气馁:“你若不同意,我就跟丰滔滔说去。就说你想收我为徒,不好意思跟她开口,让我自己提出来。师叔,你知道我说到做到。”

    成乙真让冉少棠给吓着了。一路上这臭小子表面上听他的,实则有一股子倔劲。什么都敢干。比如用一包断肠草偷摸杀人。

    臭小子说要跟丰滔滔摊牌,就一定会这么干。不仅会这么干,铁定会歪曲事实,把锅直接甩他身上。

    他谁都敢惹,就是惹不起丰滔滔大师姐。虽然她年纪比自己小,可她脾气大、后台硬呀。

    成乙放下手中蒲扇与茶壶,对少棠语重心长:“不可。千万不可。让你跟着大师姐学医,是宗主与你阿母商量完的结果。万万不能更改。这又不是儿戏。”

    少棠心下一哂。她早就料到师叔会是这个态度。

    拿师祖和阿母来压她,她会怕?如果她真是十岁的孩童说不定真的会害怕。可惜,她不是。

    然而,她也知道换师父能有这么容易?

    恐怕收自己为徒还是姨母师父自己打的好主意呢。

    师祖那老头儿此时不在宗门,说不定就是担心自己了解情况后,要闹着换师父,才跑出去躲清静去。

    想到这些,少棠觉得她下手坑师叔的最佳时机马上就要出现。

    换师父不是她的目的,至少现在不是。她此刻真正的目的是出山。

    让别人答应自己的要求是要有策略的,直来直去往往容易被人拒绝,但拐个弯先难后易,行起事来就顺畅多了。

    师叔二话不说拒绝了这件让他甚感为难的事,后面的事就不好意思再拒绝。

    冉少棠一副打死不屈的表情开始表演:“我要换师父。”

    成乙也是宁死不屈的臭脸摆出来:“不能换。”

    “我要换。”

    “不换。”

    “就要换。”

    “就不换。”

    谢迎刃:......

    师父好像被冉师弟带歪了。

    在两人拉锯战持续了若干回合后,少棠终觉火候已成。

    “那好,你不同意我换师父也行,我要出山。”少棠的新要求一气呵成,理直气壮。

    “好,这个可以。”话说出口,成乙才发觉上当。

    少棠拉过谢迎刃挡在身前:“谢师兄可是听到了。师叔你想反悔?”

    成乙知他狡猾,想不到这么狡猾。

    当着徒弟的面,言必行,行必果。

    还好出山不是难事,宗主正好不在,还不是他说了算。

    “你师叔我答应的事从来都算数。想出山可以,必须跟着我,一切都听我安排。否则免谈。”他不要面子吗?提条件他也会。

    少棠压抑着成功后的喜悦,点头应诺。

    心道,自己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师叔若不陪着一起出去,对她来说还是件麻烦事呢。

    成乙见他同意,又补上一句最令自己担忧的事:“还有,你要保证不能向你师父提换师父一事。”

    少棠撇撇嘴,一个买卖还想要两份银子?师叔未免太贪心。

    “师叔,我顶多答应你,不换你。等师祖回来,我求了他老人家给我换其他师叔总可以吧?”

    “其他师叔......”成乙想了想,“好罢。”反正那几个师弟每天闲得很。宗门的事一点心都不操。要是把这个小祸害送给他们其中的一个,一定有他们折腾的。

    可行。非常可行。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