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冉将军再很厉害又有什么用?现在的还也不是贪恋安逸的生活尚了公主,连兵权都交了。”底下宁静片刻,连台上说书人的白胡子老头都停了一拍,咳嗽了两声才又再次说一直这样。但是台下的人,了被这句话挑拔的骚乱出来。又有人取笑道:“将军变驸马,高兮没希望啦。”“哎,你这人底下安静片刻,连台上说书的白胡子老头都停了一拍,干咳了两声才又继续说下去。。...

    “冉将军再厉害又有什么用?现在还不是贪图安逸尚了公主,连兵权都交了。”

    底下安静片刻,连台上说书的白胡子老头都停了一拍,干咳了两声才又继续说下去。

    可是台下的人,已经被这句话挑拨的骚动起来。

    又有人嘲笑道:“将军变驸马,高兮没戏啦。”

    “哎,你这人不要胡说。现在高兮与周饶可是友邦,不打仗了。将军回去娶妻不是再正常不过。”

    “娶谁不好,偏偏要娶公主?是贪恋富贵还是贪恋美色?”彼时高兮国的国制,男子若尚了公主就不能再在朝中任要职。

    “冉家乃世族大家,有的是钱,自将军上战场打下胜仗无数,陛下的赏赐源源不断,将军怎么会缺钱。”

    “不缺钱就是贪色呗。听说公主在一次外出游玩时意外受伤,被冉将军所救,公主貌若天仙,两人一见钟情。陛下才成就的这桩好姻缘。”

    谢迎刃心道胡说。

    冉将军明明与五师叔一见钟情,境山谁人不知冉将军最喜爱五师叔。

    他气得想站起来为冉将军辩驳两句,却被少棠按下。她黑着一张脸,继续听人说着风凉话。

    “唉,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冉将军是色令智昏。”

    “呸,冉问算什么英雄,为了美色就弃百姓生死而不顾,他不配当英雄。是狗熊还差不多。”

    冉少棠强忍着怒火,脸色越来越难看。桌上的绿豆糕已经在她的手掌下碾成了渣滓。

    店家掌柜看形势不对,擦着汗急忙跑出来打断议论,安抚完这个安抚那个,“各位客官可不能再说下去了。一会儿有官兵过来,听到议论皇家秘事是要问罪的。小店可担不起。拜托各位,拜托。”

    然后,又赶紧交待说书先生立即换个聊斋故事,狐狸精,夜会穷书生那种的。

    一通求爷爷告奶奶的忙活,这才算消停下来。

    店家掌柜忙着息事宁人的功夫,冉少棠跟谢迎刃打个招呼说要方便一下,便溜进了内室茶房。

    谢迎刃要跟她一起去,被少棠拦住。

    “我去去就回,你继续听。我没事。放心。”

    自个的奇葩爹虽然常常被她吐槽、腹诽,却容不得别人说半个“不”字。

    那几个编排她阿父的人,都被她一一记了下来。

    有仇不报非君子。

    她走进茶房,里面烟雾袅袅,热气腾腾,几个炉子上都烧着滚烫的热水。

    少棠瞅了一眼旁边忙碌的厨房,店小二正在给客人准备点心,顾不得这边。

    她快速的从袖子里掏出随身的蓝色瓷瓶,把里面的粉末均匀的倒进了茶台上摆着的五只茶壶里。

    又细心妥帖的摇了摇每只茶壶。

    然后,若无其事的喊厨房里忙活的店小二过来。

    店小二瞧见出手阔绰的小男孩进了后店,不知他要干什么,低头笑眯眯地看着他。

    少棠勾勾手,示意他过来,指了指那五只茶壶:“刚才听客人们谈论冉将军,讲的特别好。我最喜欢听英雄救美的故事。这五壶茶是送给他们的。就说是我请客。”

    少棠一一指出外面那五个人给店小二看:“你可要给我看清楚。”又塞了一块银子放他手里,“别送错了,剩下的银子归你。”

    店小二想不到还有这样的好事让自己碰上,不知是谁家的小公子,脸上有缺陷,心眼儿也缺一大块。花钱如流水,眼都不眨一下,败家玩意。

    看着不像镇上的。是来千门镇走亲戚的吧?盼着他多住些日子,最好天天光顾他家茶馆。

    店小二高兴的咬完银子,咧着大嘴揣进怀里,按照吩咐把茶壶端出去,一一准确无误的送到位。

    少棠在茶房这边冷眼看着,心里狞笑不止。

    用不了半个时辰,让你们的菊花冒青烟,跑茅厕跑细了腿。

    正当她觉得心中畅快时,突然身后有人说话:“你又要害人?怎么每次遇到你都看见你在给别人下毒?”

    突然冒出来的声音,让人惊悚不安。

    少棠暗叫一声“不妙”。

    对方一定是内功极其深厚之人,竟然到了自己身后都没发觉异常。

    她定了定神,反呛回去:“什么叫又要害人?小爷认识你吗?你哪只狗眼看见小爷我下毒。”

    同时警觉的回头,身体向后退了两步,以拉开与对方的距离,方便自己或逃或迎战出招。

    谁知等她回过头时,面前却空空如也,只有水壶里突突冒出的热气,氤氲朦胧,哪来的人影?

    难道自己青天白日遇见鬼了?

    大堂内,白胡子老头正说着月黑风高夜,一只千年修道的狐狸精化成人形从坟场跑出来溜达找猎物......

    少棠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她明明听到有个男人质问自己,不会听错的。

    茶房不大,一眼就能看到屋内所有陈设。

    她忽又抬头瞧了瞧梁上,也没有人。

    唯一可疑之处,便是一扇打开的窗子。

    她犹豫了片刻,最终决定不靠近那扇窗。

    算了,这里不安全。走为上。

    她担心万一自己不敌对方,探看时,被人从窗口拉出去可就麻烦了。毕竟自己身小力薄,手边也没有武器。

    正准备离开,店小二乐颠颠地跑进来请冉少棠:“小公子,客官们说要见见送茶之人。要感谢您。还请您移步。”

    冉少棠又瞥了一眼窗户,转身跟着店小二走出茶房。

    未语先笑:“各位讲的比说书先生还精彩,在下就想请大家喝茶润润喉,不必客气。”冉少棠年纪虽小,作派却是大人范儿,话毕,拉起还埋头吃东西的谢迎刃走出茶馆。

    “哎哎哎,还没吃完呢。不是说还要再带点心瓜子回去?就这样走了?”谢迎刃吃的意犹味尽,关键是那个狐狸精到底有没有钻进书生的被子里......

    他刚听到关键处。

    这怎么说走就走呢。太让人猝不及防。

    他遗憾的跟在少棠身后嘟囔着,脚步死活不多挪半步。

    茶馆里的人原以为请客的是哪位贵人,看到是个半大孩子后,都诧异的哄笑起来。

    “这是谁家的娃,跑出来败家。”

    “小小年纪不知钱是好的,家里大人也不好好管教管教。”

    店小二低头收拾桌子上谢迎刃没吃完的食物,听到闲话,在心里啐了一口:嘴上说的大义凛然。有本事别喝人家小公子送的茶水。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