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谢迎刃被少棠拖死狗一样拖到另一条街上,不停地的唠叨这个小师弟:“少棠,你这样太败家娘们。你给的那些钱够买两套铺盖呢。咱们就算不和听书,你起码让我把吃余下的东西带回去哄师父。”忆起他从山上采的那点可伶的草药,卖了还到不五个铜子就会觉得心塞。一会儿空手回想起他从山上采的那点可怜的草药,卖了还到不五个铜子就觉得心塞。一会儿空手回去,师父会不会揍人?。...

    谢迎刃被少棠拖死狗一样拖到另一条街上,不停的数落这个小师弟:“少棠,你这样太败家。你给的那些钱够买两套铺盖呢。咱们就算不听书,你至少让我把吃剩下的东西带回来哄师父。”

    想起他从山上采的那点可怜的草药,卖了还到不五个铜子就觉得心塞。一会儿空手回去,师父会不会揍人?

    说好的买铺盖,没钱买,还花了少棠这么多钱。这可怎么是好。

    谢迎刃低头碾脚尖,少棠全身汗毛孔都张开了,高度紧张的环视着四周动静。

    她总觉得从茶馆出来后,身后就一直有人跟着,她全部精力都放在反侦查上面,嗯嗯两声应付着谢迎刃,拉着他一个劲的在街上左拐右转。

    谢迎刃瞧少棠越走越快,他跟在后面几乎要跑起来,上气不接下气问道:“为什么走这么快?医馆就在前面。不用着急。”

    少棠在长公主派来的杀手手底死里逃生过多次,早就养成对危险气息的敏锐直觉。

    眼见拖着谢十三这个家伙走太吃力,她不得不停下,抬起脚附耳对谢迎刃小声说道:“师兄,你先去医馆把马车赶到驿站装货,我想去给师父和师叔买点东西,一会儿我们驿站见。”

    谢迎刃想说,师弟你可真笨。为什么不先买完东西再回医馆,有礼物送师父才不会生气。

    可是,看到少棠那副乖巧的模样,他又觉得这样把话直接扔出来会伤了师弟的面子。

    少棠虽然笨,可是还是不要当街说出来。以后慢慢教就好了。

    他点点头,答应道:“哦,好。我先回去,你也要......”谢迎刃后面的话还没说完,突然身子一轻,就被人从后面整个拎了起来。

    “少棠,快跑。快跑。”他意识到危险,狠狠推了一把已经呆住的小师弟。

    少棠见此情形翻了个白眼,跑啥跑啊。

    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

    “师叔,我错了。”好汉不吃眼前亏,面对强势服软先。

    少棠乖乖的双手抓住耳垂,做认错讨好状。

    “小兔崽子,你倒是能屈能伸。别以为认个错我就能饶了你们。”

    成乙另一只手拎起少棠的后领,一左一右像拎小鸡一样,把两人抓进了医馆。

    成乙盘点完货物已近晌午,肚子饿的咕咕叫,转头找两个孩子却发现不见人影。

    好在千门镇还没镜山大,他就是挨家挨户翻,也能把两个小兔崽子找出来。索性填饱了肚子才出门。

    先去了驿站,打听出两个孩子来过又走了,他又寻到了小吃一条街,就这样串了一个多时辰,终于让他碰上两个小兔崽子。

    没得商量,抓回去受罚。

    到了医馆,少棠双脚刚刚落地,门外就传来刺耳的嚎叫声。

    “医师,救命。医师快救命。”门外一人被两人架着进来,两手捂住肚子已经说不出话。

    谢迎刃一看,认识呀。

    这不是刚才茶馆里说冉将军坏话说的最凶的那个男人。

    馆里听到动静,早有医童跑出来帮忙扶人:“这是怎么了?脸色蜡黄。”关键是浑身屎臭。

    医童捏着鼻子,不敢喘气。

    紧接着后面又有两个病人被搀了进来,症状一样,关键气味也一样。

    医童痛苦的看向坐诊的医师,在心里拼命喊救命。要臭死人啦。

    谢迎刃突然拍掌:“哎呀,这三人我认识。”

    少棠目光越过神情痛苦的三人,向外张望,估计剩下两个还在路上。

    哼!要不是小爷心慈手软,你们连爬都爬不来医馆。

    她正暗自解气,只听“噗哧”一声,说冉问是狗熊的那人双手从腹部换到臀部,脸色变成了紫猪肝。

    切。拉裤子里了。

    少棠急忙屏住呼吸。

    成乙嫌弃的把凌乱肮脏的现场交给弟子们处理,他重新拎起两个小人,向后院疾走。

    谢迎刃捂着嘴哈哈大笑。

    “活该。现世现报了吧。让你们胡说八道,乱嚼舌根。”

    门帘撩下来的那一刻,少棠瞥见医馆门外又被抬进两个哀嚎不止的人。

    她这才满意的勾了勾嘴角。

    坐在医馆后院的书房内,冉少棠捧着一本《药王医经》目瞪口呆。

    师叔所谓的惩罚就是背书?

    他是不是故意的?

    故意照顾小师妹的儿子?

    这本医经别说背下来,里面的治病手法她已经驾轻就熟。

    再扭头看看谢十三,就快要哭了。

    冉少棠递过去一只拨浪鼓“咣咣咣”在谢十三眼前晃,调侃道:“小十三,激动吗?这可是医学圣典。外头多少学医之人打破脑袋想要得到此书,现在终于摆在你面前,你千万别掉金豆子。”

    “哇。”谢十三夺过拨浪鼓,扑在桌案前,哭得肩膀直抖。

    他哪里是激动的哭,他是害怕的哭。

    别人眼里的圣书,在他眼里就是惩罚利器。让他背书,还不如让师父拿鞭子抽一顿来得痛快。

    自从拜入师门,师父就把这本药经给了他。药王宗弟子熟背此书是最基本的要求。

    他也想要一字不漏的背诵下来啊。

    可是太难了。

    几百种草药药名背下来就整整耗费他一年时间。

    还要背对应各类疾病的药方子,关键是每种草药的药量,一会两钱,一会七两,文火煮过,还要武火,总之各种细节简直能要了他的小命。

    他宁可当病人让师兄们在他身上试针,也不想背书。

    太折磨人了。

    他最想干的不是学医。虽然还没想好最想干什么。

    师父太可怕。

    他下次再也不听师弟的。全是馊主意。

    谢迎刃哭的后悔莫及,上气不接下气。

    成乙坐在太师椅上冷哼两声对少棠吩咐道:“你别管十三,让他哭。每次让他背书都这副鬼样子。哪有半点像我‘妙手成’的徒弟。”

    谢迎刃听到师父责怪,转身跪到成乙面前,拉着成乙的袖子抽抽噎噎:“师父你别不要我。我好好背就是了。以后再也不敢不听话。”

    冉少棠身体靠在桌案上,津津有味的看着师徒两人。

    突然问成乙:“师叔我要是背下来,是不是有什么奖励?”

    “哪来的奖励。这是在罚你。你还想要奖励?”成乙瞪着眼睛,心里盘算着怎么整治这两个小混蛋才解气。

    少棠故意气他:“那我不背,大不了跟师兄一样跪下来给你多磕几个头。再哭上一场。”

    成乙果然被少棠气到。接连打了几个嗝,指着少棠干瞪眼。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