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能在拥挤不堪的山道上斩开人墙,此人必然有些来头。少棠探着身子向骚乱处四处张望,果真也不是旁人。她赶忙缩回来身子。众人争相躲让,成乙在徒弟的簇拥下喘着大气爬了上去。他几眼瞅见二楼露着个小脑袋的冉少棠,吼道:“小兔崽子,还不下去领罚。”实际上,他更很好奇这两天少棠探着身子向骚乱处张望,果然不是旁人。她急忙缩回身子。。...

    能在拥挤的山道上劈开人墙,此人必定有些来头。

    少棠探着身子向骚乱处张望,果然不是旁人。她急忙缩回身子。

    众人纷纷避让,成乙在徒弟的簇拥下喘着大气爬了上来。

    他一眼瞧见二楼露出个小脑袋的冉少棠,吼道:“小兔崽子,还不下来受罚。”

    其实,他更好奇这两天两夜的功夫,偌大的庭院是怎么盖起来的。他很想进去瞧上一瞧。果然是人多(钱多)力量大啊。

    听到成乙的怒吼,挡在前面的众人纷纷回头跟他行礼,打招呼。

    他在宗门里的地位仅次于丰滔滔。

    还没等少棠害怕,谢迎刃先怂了。

    “我师父来了,咱们还是快下去吧。”不然又要罚背医经......好痛苦的。

    少棠本来也打算下去,正要转身下楼,突然听到有个尖利的男声兴奋的几乎破了音的喊道:“大师伯来了。大师伯来了。”

    少棠与谢迎刃一同趴在栏杆往下瞧,果然是丰滔滔,一袭白衣胜雪,头发未扎,长发飘飘,站在众人之前,惊为仙人。

    丰滔滔的的气势瞬间碾轧成乙,她安静的站在一棵核桃树下,眼神冰冷的看着众人。

    花天下与苏安上前恭敬行礼。

    花天下不提自己上来的真实目的,只说:“大师姐,你的好徒弟不经师祖同意拆毁了你的竹林,擅自盖了个药王殿,你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太无法无天。”

    丰滔滔垂目扔给三师弟轻蔑一瞥,抬头越过人群瞧了瞧探出脑袋的冉少棠,唇角几不可察的微微翘起,侧目示意站在身旁的弟子满悔。

    满悔立即恭敬点头,只听他朗声一字一顿说道:“我师父说,她倒想看看谁敢欺负她丰滔滔的徒弟。”

    ......

    鸦雀无声。

    ......

    众人始料不及。

    弟子们猜了百十种大师伯对待冉少棠的方式,无一猜中她会护犊子。

    难道大师伯与五师叔恩怨已消?

    又或者是冉少棠巴结讨好终于见效?

    众人不解丰滔滔的态度,冉少棠本人也觉得十分奇怪。

    避而不见的姨母师父为何转眼间就变了脸,不但突然现身,而且面对众人的刁难摆明要护着自己。

    想不通,想不明白。

    她有种想要扑进姨母师父怀里痛哭一场的冲动。

    谢迎刃拽着她下楼,健步如飞。刚刚走到一楼,境山上空突然响起余音绵长的钟声。

    一声紧似一声,很快,后一声盖住前一声,声声重叠,响彻山谷,直震人心。

    所有弟子包括村民,瞬间表情凝重,肃穆而立。

    成乙首先反应过来:“不好,师父他老人家出事了。”

    花天下、苏安互看一眼,二话不说,转身下山。

    成乙高喊一声:“各峰首弟子负责好各峰事务,纪纲你速派人通知各位峰主赶去境乾峰。之后回震峰代我主持内务。父老乡亲大家都散了吧。”

    说完,他瞧了一眼丰滔滔,她一惯冷静自持的瞳眸中,同样流露出疑惑与不安。

    冉少棠还未搞懂这钟声有何深意,已经被焦急无措的谢迎刃连拉带拽,抄小路往境乾峰蹿去。

    路过呆滞木然的村民人墙,少棠不加思索的喊了一句:“大家继续赶工期,如期完成每人加一两银子。”

    未走远的众弟子:......真想扒了这小子的皮。

    紧接着,少棠又补了一句:“没在这儿上工的可以去我几位师叔那儿继续干活,工钱我付,与坤峰施工村民同酬。”这就是她早就想好的善后方法。

    一片欢呼响起,几乎盖过了钟声。

    众弟子:......这小子在收买人心么?

    “发生什么事?”少棠一边跑,一边问谢迎刃。

    钟声一声紧似一声,敲的人心慌慌。

    “不知。镜山的钟声只响过两次,第一次是丰师伯受伤被救回,第二次是五师叔重伤被救回。这是第三次。估计不是好事。”

    少棠听他说完,也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两人一前一后抄小路赶到境乾峰山脚下,已有数十名弟子围跪在一处。

    “让一让,让一让。”少棠与谢迎刃扒开人群,挤上前去,进入眼帘的画面实在有些惊悚。

    身材瘦削的老者,四肢皮包骨,肚子却涨的鼓鼓的,似乎随时都可能有东西从里面钻出来,把肚皮撑破。

    老者满头银发,五官因疼痛已经变得扭曲狰狞。

    少棠想起末世出现的干尸,猝不及防后退一步,却踩到一人脚上。

    她回头,抬眼望去,一个十七八岁年纪的颀长少年站在身后。一身玄色长袍罩身,肤白如玉,眉目俊朗,只匆匆一瞥,她便被少年嫌弃的推开。

    此时的谢迎刃看到老者的手,已经认出地上躺着的人便是药王宗宗主,外出云游的丰让。

    他跪倒在老人跟前惊声呼唤:“师祖,是师祖。你们怎么还不施救。”

    他在看到师祖的刹那儿,眼泪颗颗滚落下来,哭着扫视跪成一圈的众位师兄,大家却齐齐摇头,均是束手无策的样子。

    “我们也是刚到,不知师祖为何变成这样。”

    师祖丰让颇会养生,是个乌发童颜的胖老头,若不是他的六指,以及腰上不离身的玉牌,大家根本不敢辨认,眼前形容枯槁的干瘪老头会是药王宗的宗主。

    冉少棠看到谢迎刃欲求无门的可怜模样,拍拍他的肩,走到老人近前,正想扒开他的眼睛看一看具体情况,那个陌生的俊朗少年却一把拽开少棠。

    “不要碰他。他身上有剧毒。”

    少棠听到少年声音,浑身汗毛立了起来。

    “你是谁?”她警惕的瞪着少年,后退两步拉开了与他的距离。

    此时,成乙与丰滔滔等众人业已匆匆赶到。

    他们也听到了少年说的话,快步围拢过来,纷纷跪到了老人身前。

    “师父,师父。”成乙唤了两声,丰让躺在地上没有任何反应。

    众人看到宗主此刻的模样,心里皆明白少年说的不假。果然是中毒之兆。只不过一时之间不知中的是何种毒药。

    丰滔滔已经按住丰让的手腕开始把脉。

    少棠奇怪为何这少年怎么不阻止师父接触师祖,难道这个人是在哄骗自己?

    自刚才听到少年的声音后,少棠的心思便全放在他身上。

    这人的声音与那日在茶馆茶房听到的声音相似度极高,只是方才环境嘈杂,她没有仔细辨认。

    若让他再开口说几句,她定能判断出当日背后之人是不是他。

    少年察觉出冉少棠的目光不善,轻飘飘的扫了少棠一眼,似有不屑。

    陆续有宗门弟子赶过来,花天下与苏安扑通跪下来,眼睛里闪着泪花,连声呼唤师父。

    药王宗众人得不到丰让任何回应,看到如此情景,慌乱过后,一时陷入了沉默。

    大家都在等待丰滔滔的诊断结果,气氛凝重的似乎要在空气中滴出水来。

    在场所有人都明白,宗主的医术得上一任药王真传,有医死人之奇术,可他却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可见下毒之人不是寻常人。且这毒也不是一般的毒。

    成乙眼见自己医术不如丰滔滔,决定先解决眼前事。

    他率先从痛苦中清醒过来,看了看伫立一旁的陌生少年问道:“感谢少侠送家师回来。敢问少侠尊姓大名?可知家师如何中的毒?”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