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现下情形,成乙更想问这少年是如何进的境山?看师父而如今的状况,必然是始终处在陷入昏迷状态。也没人指引,这少年是如何击破种种迷阵进去的?境山的规矩,也没宗门不允许外人严禁入内。也是说外人即使站在境山入口,也没宗门内的人引领未来,也无门可入。虽则,此时若境山的规矩,没有宗门允许外人不得入内。也就是说外人即便站在境山入口,没有宗门内的人引领,也无门可入。。...

    眼下情形,成乙更想问这少年是如何进的境山?

    看师父如今的状况,必定是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没有人指引,这少年是如何冲破种种迷阵进来的?

    境山的规矩,没有宗门允许外人不得入内。也就是说外人即便站在境山入口,没有宗门内的人引领,也无门可入。

    然则,此时若冒然相问,恐显药王宗处事不分轻重,事后遭人诟病。故而成乙临时改口。

    少年微笑拱手行礼,礼貌报上姓名:“在下姓终名九畴,高兮人。路过鬼方时,见丰宗主与一人缠斗,那人用计使诈,丰宗主不敌,中了他的圈套,在下瞧丰宗主形貌神似过世的外祖,心内不忍,便把丰宗主救了下来。”

    少棠在旁边听的认真,一声一调无不证明这个终九畴就是茶馆里那个在背后嘲笑她的人。

    她下意识攥紧了双拳,全身紧张的肌肉酸痛,像只弓背炸毛的小猫。

    心内颇多疑惑交织。

    那日在茶馆他是恶意还是无意?

    如果是恶意那为何扔下几句话就走?

    今日又怎么会出现在境山,还救了师祖?

    他到底是谁?想干什么?

    碍于不想让成乙知道自己又用毒伤人,少棠忍下所有疑惑,希望能借师叔的手把这个危险人物赶出境山去。

    她躲在人后插嘴质问:“你胡说,既然用毒那人想要取我师祖性命,为何没把你这个碍事的一起毒杀了?岂会让你轻易把人救走?”

    言外之意难道你能比我师祖还厉害?

    少棠是怀疑他令有所图。

    也许下毒之人就是他。即便不是他,也与他有关。不然为何他能全身而退。

    不仅少棠这样想,成乙等人皆是认为终九畴不简单。单看他入境山的本事,就觉可疑。

    只不过少棠嘴快先问了出来。

    成乙觉得此话若由他问出口,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嫌疑,略显小气。倒是借少棠的口说出心里话,更合适些。看向少棠的目光里不由暗藏几分赞许。

    少棠收到师叔的眼神鼓励,更觉理直气壮。想要进一步责难于姓终的。

    终九畴显然早有准备,他目光锁定少棠,冷睨她一眼,向圈外跨步,避开众人,袖子朝百米外的一棵碗口粗的杨树迅速甩去。

    少棠感觉脸上刮过一阵冷风,能刺破她的肌肤。

    众目睽睽之下,那棵长了数十年的杨树应声而断,断口整齐。

    少棠暗暗攥拳。不知终九畴是用的暗器,还是只凭内力便把树干轻易折断。

    总之,此人内力深厚。一时半会儿如果不使诈,她还真是斗不过这个姓终的。

    终九畴进入境山前,便预测过众人反应,也盘算出要如何才能达到目的。

    断树之举不过是想向他们证明,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把人救出来。他所言不假而已。

    只见他面容冷肃,轻弹几下袖口似有若无的灰尘,目光迎着众人坦然又自谦地说道:“在下会些三脚猫的功夫,用毒那人近不了我的身,如何伤我?人已送到,你们若不信,那在下就此告辞。”

    话说到这儿,场面颇有些尴尬。

    以后若传出去,会让江湖人笑话药王宗竟把救命恩人当成坏人,连口水都不给喝,就把人赶出境山。

    大为不妥,实在有失药王宗的声誉。

    成乙赶忙起身拦下:“终少侠莫走。刚才是我家小徒不懂事,出言不逊。莫要与他一般计较。药王宗还未感谢少侠救命之恩,怎能就此离开。如果少侠没有要事,可留几日,境山景色与大漠不同,进来便是缘分,我让弟子带你四处转转。”

    他还未问清楚师父是何人所伤,所中何毒,也不能轻易放人就这样离开。

    冉少棠无奈的撇撇嘴,师叔的变脸神术,她佩服至极。竟然还拿她当挡箭牌。

    我呸。

    她有一种直觉,这个姓终的来境山绝对目的不纯。

    难道又是长公主派来的?可如果是,那天在茶馆就应该动手了。

    如果不是那他的目的是什么?

    ......

    她觉得这个终九畴真是个麻烦!她美好的境山生活才刚刚开始,却要操心怎么把这个麻烦弄走。

    她有些忧愁。

    成乙的几句话说到终九畴的心坎里,这才是他想要的结果。

    费劲千辛万苦,他进来就不会走。

    终九畴客气的应下。

    余光扫过面色阴沉的冉少棠,担忧的蹲到丰让身边:“救命之恩谈不上,在下也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要是诸位遇到这种事,定会跟在下一样行为。”

    成乙觉得这少年丰姿英伟、相貌出众,关键是谈吐甚得人心,并不令人厌烦。

    终九畴又眉头忽皱:“我虽不知下毒之人是谁,却看到他的面目,可惜我不擅丹青之技,不知能把那人的相貌画出几成。”

    此话一出,成乙更不会让终九畴离开境山。

    他与众师弟打了个眼神官司,便对终九畴又道:“不论能画出几成,此事都拜托终少侠。”

    终九畴谦虚道:“那在下就叨扰了。”

    成乙点点头,转而看向正在为丰让施针的丰滔滔,期望她能有解毒的办法。

    然而,满悔转达了丰滔滔的意思:“宗主的毒已经快到五脏六腑,必须先控制住毒性走入心脏。再找解毒之法。”

    众人眼中皆是担忧之色。

    兑峰峰主燕青梅提醒成乙:“师父的凌云殿太高,我们最好先找个地方安置师父。”

    成乙想了想吩咐守在跟前的弟子们:“你们几个快把镜乾峰后山的停云阁收拾出来,让宗主在那儿疗伤。动作要快。”

    爬三千多台阶回凌云殿是不可能了,最近的休养之处就在境乾峰后山广场,条件简陋只能先凑合了,救人要紧。

    老三花天下与老四苏安也已经吩咐弟子去库里拿药材、食物,艮峰峰主老六尤不同刚刚赶过来,看到此情景,立即命弟子去取千年老参为师父续命。

    面对如此变故,每个人各司其职,虽忙却不乱。

    成乙自知论解毒手法不如丰滔滔,他也不跟着添乱了。索性先稳住这个终九畴,问出些有用的东西要紧。

    他目光在师弟与弟子中扫了一圈,师弟们要一起为师父保命不能分神,弟子中论机灵劲儿冉少棠是合适人选。

    而且,这家伙的视线一直粘到终九畴身上没离开过。

    丰让被弟子小心抬进停云阁,其他人呼啦啦都跟了过去。

    丰让躺过的地方周边野草莫名枯死。可见这毒的厉害之处已经能伤草木。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