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醉欢眠

作者:唐优优 | 穿越重生

收藏

  那就活着是个阴谋,她只好一切办法一切手段,尽早了断自己。---千辛万苦调制出的假死丸,却让小妹截胡。望着躺在棺材里的也不是自己,她只好替嫁。但是,有谁能作出解释一下,说好的嫁给摄政王为什么新郎会是小师叔?曲曲折折版:你没见过喝了两次孟婆汤,却仍然难以忘掉刺你穿胸一剑的夫君---之人吗?你没见过为了让心爱女人保全当家的城主夫人之位,竟对皇帝慌称女儿是男儿身---的亲爹吗?你没见过千辛万苦配好假死药想金禅褪壳赶赴新生活时,药却被盗窃,躺在棺材里的变为了亲妹妹,自己却要接替她的人生,替她嫁给“骗子小师叔”---的故事吗?简单轻松版:本门穷得不知为何,那碗绿幽幽的孟婆汤对我却一点作用没有。。

    冉少棠问终九畴想怎么样,终九畴辜的望着她:“在下不想怎样。是有点儿累。这里像是不更方便我短暂休息。”习武之人耳目都比是寻常人敏锐,即使纪纲声音再小,他都听见这里地方小房子少,安顿下来他成了难办难题。终九畴深喑冉少棠的顾忌,心安理得的把刺手刺猬扔给了她练武之人耳目都比寻常人灵敏,即便纪纲声音再小,他都听到这里地方小房子少,安顿他成为棘手难题。。...

    冉少棠问终九畴想怎么样,终九畴无辜的看着她:“在下不想怎样。就是有点累。这里好像不方便我休息。”

    练武之人耳目都比寻常人灵敏,即便纪纲声音再小,他都听到这里地方小房子少,安顿他成为棘手难题。

    终九畴深谙冉少棠的顾忌,心安理得的把扎手刺猬扔给了她。

    冉少棠气的肺要炸了。她生平最恨被人威胁。

    可是眼下又没有破解之法。

    想了想,恨恨地瞪了终九畴一眼,走到纪纲面前,主动提议:“纪师兄,不如请终公子住我那吧。新盖的庭院地方够住。省得劳烦其他师兄搬来搬去。”

    谢迎刃正与纪纲商量着屋子里的四人都分别挤到哪个房间去,听到这话不由诧异:“你都不让我跟你同住,为何要一个陌生人去住?”

    冉少棠心道:还不是因为你个笨蛋。

    把我的底牌都亮给了人家。你以为我愿意啊。没看到我脸上写着一千个不高兴不开心不愿意不想干。

    纪纲正犯愁,听到冉少棠的建议,顿时觉得这小家伙还挺有眼力见。

    谁知十三这个傻师弟要拆台,他立即阻止。

    拉过十三,按住他双肩,“手”重心长:“让终公子住这里实在太有失礼貌。去少棠师弟那儿挺好。我听说那院子里还有个池塘,不知里面有鱼吗?”

    他语气和蔼的问少棠。不待她回答,又转而殷切看向终九畴:“终公子若是有雅兴,可以池边垂钓。烤鱼熬鱼清蒸都很美味。”

    他把谢迎刃扒拉到一边,这就要送客。

    谢迎刃却不肯答应,猛得挣脱掉纪纲的钳制,拉住少棠:“师父说是让我们两个共同照顾好终公子,我随你同去。”

    少棠本不想让十三参合进来。

    她与终九畴的事还没捋清,更重要的事,表面上终九畴是药王宗的恩人,私底下却不知他是不是另有图谋。

    像二师叔所说,进境山的路何其复杂没有人带路他是如何进来的?

    为什么这么巧他能遇到师祖与人打斗?种种疑惑若不解开,恐境山有危险。

    可是,谢迎刃一副你不让我去,我就不放你走的架式,实在令少棠招架不住。

    纪纲看到此,乐得顺水推舟:“既然如此,那就让十三跟着你去吧。冉师弟院子大,房间多,不差你一个。”

    说完,又向大门口迈出两步,已经有了迫不及待送客的架势。

    纪纲已经亲眼见证过,终九畴打断杨树时那一掌的威力。看到他们三人进门的那一刻,他就在盘算着怎么送客。

    虽说这事是师父安排的。

    可是,师父说的不一定就对。

    请神容易送神难。弄这么一位爷住进辰星堂,简直是给自己椅子上种仙人掌,不是找“坐立难安”么。

    而且,纪纲担心如果姓终的这家伙真是有所图谋,他们十几人是拦不住他的。

    师父的书房里藏着太多不能让人知晓的东西,这个姓终的离的越远越好。

    冉少棠、谢迎刃、终九畴顶着正午的大太阳,又从震峰往坤峰走去。

    中途路过镜乾峰,少棠停下来对谢迎刃道:“你和终公子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进去跟师叔说一声,省得他找不到咱们着急。”她终是放心不下师祖的安危。

    谢迎刃一颗心也正提心吊胆,惴惴不安。忙说道:“我也要去。我想看看师祖现在怎么样了。”

    冉少棠看了碍事的终九畴一眼,一时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让他也跟去,还是让谢迎刃留在原地等她,盯住终九畴。

    恰在此时,有个弟子突然从后山飞跑出来,谢迎刃认识他,忙迎上去叫住他:“李师兄,师祖情况怎么样了?”

    李智擦着额头上的汗,看清拦住自己的人是震峰的谢迎刃,又看了少棠和终九畴一眼,瞬间红了眼圈,斟酌着说道:“师伯先稳住了师祖的毒气。现在正在研究解毒办法。具体情形我也不清楚。我就是个跑腿的。我有急事,你别挡路。”

    说完,他挣开谢迎刃的手,往凌云殿方向跑去。转眼间没了人影。

    想到要爬那么多台阶,冉少棠与谢迎刃互相对视一眼,都替李智同门感到腿疼。

    冉少棠想了想,觉得刚才李智看终九畴那一眼有些与众不同。不知是不是师祖醒了说起这人什么。

    别是让他们防着姓终的吧。如果真是的话,现在带终九畴去师祖面前就是给他老人家制造危险。

    便说道:“咱们先回我那儿,有我师父与师叔们在,师祖应该不会有事的。”

    谢迎刃听到这句安慰的话,心里多少觉得踏实了些,点点头,跟着少棠继续沉默的往前走。

    终九畴边走,边好奇的问了一句:“丰宗主中的毒你们有把握解的了?”

    冉少棠自从被他抓住了把柄,就看他越来越不顺眼,听到他语气里都是对宗门的轻视,便呛道:“我们没把握,你有把握?”

    终九畴看着她:“我可以试试。”

    “你什么意思?你会解毒?”谢迎刃的大眼睛立了起来,像是看到了黑夜里的星星微光。

    终九畴:“不会。”

    冉少棠没好气的怼他:“那你试什么?”差点就信了他的邪。

    “我有一颗灵丹妙药,可解百毒。不知能不能救的了你师祖。”

    “什么灵丹妙药?你拿出来看看。”谢迎刃立即上前就要抓终九畴的袖子,被终九畴轻易避开。他可不喜别人碰自己。

    冉少棠显然比谢迎刃冷静,她冷哼了一声:“我们药王宗传承数百年,什么灵丹妙药没有。终公子就别在鲁班门前耍大刀了。”

    谢迎刃奇怪问道:“他耍刀应该没事,师弟你是不是说他不能耍斧子?”

    终九畴看着冉少棠渐渐憋红的脸蛋,“哈哈哈哈”的仰天大笑起来。

    冉少棠真想跳起来给谢迎刃一个脖流子。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她狠狠瞪了笑得欢的终九畴两眼:“笑够了吗?笑够了就把你那个破药拿出来鉴定一下真伪。”也不怕把大牙笑掉。

    终九畴怎么会听她的。

    他收了笑:“东西暂时不能给你们看。不过我这灵丹妙药的名字你们也许听说过。”

    “你能少卖关子吗?我们在这儿大太阳底下站半天,人都要晒化了。”少棠极不耐烦的打断终九畴的故弄玄虚。

    终九畴也不生气,慢悠悠说道:“菩提混元丹。”

    这几个字普普通通,拼在一起却让冉少棠与谢迎刃振聋发聩,忍不住齐齐大喊:“菩提混元丹!”

    “你怎么会有菩提混元丹?”

    “那你不早说?”

评论
评论内容: